第二十九章 和我结婚

更新时间:2016-03-17 00:40:19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302

那个死字,像浸了死亡蜘蛛的毒汁一样塞满了云静好的耳膜,甚至狠狠的戳破,然后毒汁开始流漫到大脑各个角落,大脑开始停滞,然后流到喉咙,血管,再从血管蜿蜒的爬到心尖上。

  心,

  立刻停止了跳动。

  云静好像疯了一样的捂住耳朵,紧紧的闭上双眸,沉稳冷静的她从来没有如此的紧张害怕过。

  不知过了多久,

  她才满头大汗的从风世安的怀中钻出来。

  一丝走廊里的凉气贯穿了她的脸庞,汗液开始慢慢的消退,她吸了一口气,华圣哲早就不见了踪影。

  心终于放了下来。

  双手慢慢放开耳朵,她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低头一看,竟然还在风世安的怀中,云静了尴尬的愣了下。

  赶紧抽出了身子,“那个刚才谢谢你!”她知道,风世安是为了配合自己。

  低头,下午那一朵被华圣哲扯落的胸花,还颓败的躺在冰凉的地上。

  心痛得颤了下。

  不甘的华圣哲最后一句话还在自己耳边嗡嗡的轰鸣,“失去你,我会死!”她不敢再想下去,心骇得厉害,最后转身进病房。

  通过窗口一看,风世安已经闪身离开。

  云静好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

  第三天出院的时候,

  绝世风华的风世安竟然开着炫色的柯尼塞格来接婶婶出院,惊得云静好险些挂掉下巴,不过一向平平静的云静好还是压住性子,平淡温和的上前,“谢谢你,今天这样太客气了!”

  世界限量版的豪车!

  高傲冷漠,贵气逼人的一代男神导演!

  像一阵急速的炫风一样的开始在医院爆开了!

  “听说车子很贵,NO1都上亿了!”

  “是吗?”

  “世界仅有两辆!”

  “要是劳斯来斯撞上它,姐姐什么也别说,扔下车子跑路,维修费给你多少分之一,你也承受不了!”

  “这么奢贵?”

  “当然!好莱坞巨星导演的坐驾当然得龙临天下。”

  “秋穆清女士的吩咐,我不敢不从!”风世安很诚肯的望着她,狭长的眼角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

  风轻云淡的望了眼四处奔涌而过的粉丝们,刷拉的让助理从车里掏出一摞东西,然后漫天的洒了下去。

  助理大声道,“这是风导的签名!”

  “今天特签一百张,接到是幸运者!”

  “真酷!”

  “帅呆了!”

  “零绯闻名导,简直爆了眼球了!”

  不顾医院处处粉丝的喧哗!

  云静好穿过人少的地方准备坐上那辆她听都没有听过的豪车。

  “对不起,云小姐,请您坐这辆!”豪车身后是一辆加长版的路虎。助理很恭敬。

  这可能是留给他女友坐的吗?云静好暗忖,自己真的有点过时了,这个人不但有洁僻,还有女友洁僻。

  小区楼下,

  他未上楼,她懂得。

  她送风世安到小区门口,都没有说一句话,直到他上车的时候云静好才淡淡开口,“谢谢。”

  “可不可以换一种方式?”风世安玩味的回头看她一眼,下颔一指车子,那辆炫彩的柯尼塞格,她有几分犹豫不决,不知上还是不上。

  “上车!”

  这辆豪车是特制的,安了后排椅。

  云静好坐在后排,眸里疑惑重重,可是她沉稳的性子告诉她,为什么上车。换什么方式?下一秒,她就会知道。

  面对华圣哲的时候,她没有为自己留下了多少沉静。

  又过了几秒,云静好终于听出了最后风世安的意图。淡然开口,“你说。”

  “和我结婚!”

  她茫然的望着前方,心跟着咯噔的一下。

  “为什么?”

  “我们都被逼到了死角,必须结!”风世安急踩刹车,车轮与地面巨大的摩擦声震得她的耳膜嗡嗡的响。“你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车子顿然停下。

  云静好依旧一副平淡不惊的表情,那一双明明微微红肿的眼睛,刻记着提醒她,昨天刚刚发生过什么?

  垂眸沉默,几秒后,她抬头,脸上的表情变得淡然,和从前一样,安静的像一朵白白的水仙静静、优雅的伫立在波光鳞鳞的湖边。

  “同意!”

  “好,这是协议,请签字!”风世安冷漠的从抽屉里抽出一张打印好的契约协议。

  她没有问为什么,只是从头到尾安静的看了一遍,然后刷刷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云静好。

  心仿佛更疼了。

  “云小姐,可要看好条件!”风世安有些漫不经心的提示。

  “这只是一个契约婚姻,我们只是一个向家里交待的形式夫妻。”

  “我同意!”云静好静静的望着远处,声音里平静得像一汪湖水,好像已经知道这样的结局。

  “期限是一年!”

  “我同意!”

  “还有作为名人,必须隐婚!”

  云静好咬牙道,“我同意!”

  “一年后,我们各奔东西,我会付你五千万的补偿金。”风世安确认六年前救过自己的小女生就是她,所以他真的想给她一些补偿。

  风世安继续冰凉冷漠的声音。“其它风家的资产与你没有任何瓜葛!不要异想天开!”

  每一个字都像一道道寒风,一阵阵无情冷酷的吹醒在她的耳畔。

  她冷的颤了下,“请风导继续讲,”云静好保持自己淡然的声音,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还有我的行踪,你无权过问!”风世安冰冷的声音,像冰碴子一样下了通碟,“否则契约解除,五千万,你一分得不到。”

  车厢里的空气被那一句句冰冷的语言,冰得气温骤降,云静好裹裹衣服,她有些怕冷,但她毅然决然的声音,“我也有条件!”

  风世安的冷眸骤的一下子斜过来,寒气四溢,修长的手指敲在车座顶,她居然也敢跟他谈条件?

  “希望你能够尊重我的叔叔婶婶!还有别让他们知道我们之间的契约,直到我们各奔东西的那一天。”云静好平淡的声音,却有一丝说不出来的底气。

  她有自尊与尊严,不管在哪里,她不想再丢下。就像乞求华母一样,乞求来的终究不是你的。

  内心的伤痛淡淡袭来。

  他愣了下,然后薄薄的唇角微翘起来,“可以。”

  “还有”云静好有些难以启齿,舌尖打了几个圈之后,她不好意思说出来,自己明明不是一个唯钱是图的女人,但也是目前迫于无奈。

  “那个”

  一向平静淡然的她,提到钱字,她感觉有些无处安身,“那个,我想租借一处市中心的房子,让我叔婶搬过去住。”

  她可以忍受各种诽议,可是叔叔婶婶岁数大了,再也禁不起这样的折腾了。

  “不用了,我已经盘下来一套房子,给你叔婶安渡晚年!”

  “什么?”云静好不可置信的望着他,原来他早料到自己会答应。

  早已转过头的风世安,抬腕看表,强势霸道命令的口吻,“去家里取户口本,身份证。”然后,车子嗖的一下了像炫彩的流星迅速离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