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未婚妻

更新时间:2016-03-17 00:38:01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217

“私奔只是传说,不是现实!难道你让我抛下病中的亲人,远赴他乡?不,我做不到,相信你也做不到。”笑到最后,云静好眼角的雾气越聚越多,聚到水眸再次藏不住的时候,她猛的转头,一颗晶莹瞬间垂落。

  啪的一声!

  落地而碎。

  像她的那一颗碎裂的心。

  趁华圣哲发愣的时机,她迅速的抽回自己的纤手,坚定的口吻,“圣哲,昨天我已经说过的话,不会收回,我们已经彻底的完了,我请求你忘了我!”

  是应该说这句话了!她觉得。

  “不,静好,我们是相爱的!”

  “爱情不是一切,我还要我的亲人!”她的步子又向后退了一步,一提到亲人,静好不由自主的望到病房里的婶婶,心头更加难受。

  一切皆由她而起。

  冷静的云静好下定决心,“圣哲,你走吧,你的未婚妻正等着你,还有你的母亲望眼欲穿。”

  “静好!”他大声的疾呼,伸出手臂试图要向前抓住她。

  感觉突然间,静好离他好远,他竟然够不到。

  “这里是医院,希望你不要吵醒了病人!”云静好平静的劝慰他,脸上安然无漾,仿佛在和一个普通的人说话般的语气。

  她转身纤指触及冰凉的门把,“圣哲,我不希望你的母亲再来打扰我们。这是我对你的最后一次称呼。”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她纤弱的身子靠在门板上,肩膀开始疼痛的抽搐,咬着嘴唇,一声不吭的任凭眼泪稀里哗啦啦的落下来。

  “哭过了,心会好受一点。”婶婶无力虚弱的声音。

  抹去眼泪,云静好激动的趴到婶婶的床前,“婶婶,我对不起你,若不因为我,你也不会住院。”

  “都怪我!”云静好深深的自责着,她觉得真得对不起婶婶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

  “好了,我好好的,过两天没事,我们出院,一家人在一起。”婶婶摸过静好光滑如漠的乌丝。叹了口气。

  “俗许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时间会抹平一切的。”静好的语气有些无力的坚定,因为她别无选择。

  “你要忘了他,就像他也要忘了你。”

  婶婶一副开朗的性格,很少说这样深沉的话,她的头微趴在婶婶的臂弯处,觉得这一刻很舒服很安心。

  手上怎么有血?静好低头一看立刻脸吓得发白,再向上看,液体没了。

  她立刻冲出了房间。

  婶婶望着她倔强的背影摇摇头,这个孩子。叹了口气,“如果你妈妈在多好。”

  当天晚上,待婶婶睡着了,云静好默默的坐在长廊里。

  昏光里,漫天的酒气袭卷着走廊。

  一道身影缓缓的走向她,无奈悲伤不甘,

  “静好!”在她一步远的地方停下来,“你能忘记我吗?”失落无奈的声音。

  “你怎么来了,今天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她转过头,不想再看华圣哲一眼,语气坚定决决。

  “我给你来送吃的!我只爱你!”华圣哲浓情的表白,“我真的不能失去你!”

  “那你能失去你的母亲吗?”云静好一把打掉华圣哲手中的饭盒,眼角在黑暗中的湿气盈上来一丝,不过华圣哲却看不清楚。

  这是一个无法选择的选择。

  “静好!”

  “够了!华圣哲,我要说多少次你才能明白,我们已经完了,求你别再来找我!”云静好激动的猛的一下子从椅子坐起来。

  云静好真的不想她的亲人再次遭受到华母的各种为难。

  婶婶住院已经够了。

  “我不相信你可以忘了我!你做不到!”华圣哲歇斯底里的咆哮在走廊里轰轰的回响着,引来走动的病人不时的回头看看,到底发生什么?

  护士一瞪眼,“嚷嚷什么?”

  “这里没事!”云静好好言相慰把护士哄走。

  为了彻底让华圣哲死心,她一横心,咬紧牙,“圣哲,你已经结婚了,我不想背负各种骂名。”

  “还有,我也要结婚!”

  “没人敢娶你!”华圣哲的眼角里布满了腥红的血丝,不相信的挥舞着拳头。

  云静好再次悲凉的笑了,连华圣哲都这么认为,没有他华圣哲,世界上好像真的没有人敢娶她了。

  以前他的失踪,他的种种,此刻,云静好什么也不想追究了。

  “我已经有了结婚的对象!”静好咬牙。

  “你没有!”华圣哲摇摇头。

  “我相亲的对象!”云静好信誓言旦旦坚定。“所以,我们应该放过彼此。”

  “你骗我!”华圣哲的酒气催发着他的神经线剧烈的跳动,突然间,他猛向前几步,双手按在静好的柳肩上,大力的摇晃着,“你骗我!”

  发髻松了,一头乌发凌乱的披散下来,可是华圣哲像疯了一样的还在摇晃着云静好。

  那一刻,她感觉到天旋地转,脑浆都快要倒出来了。

  她的身体被晃得恶心难受,眼冒金星,浑身已经没有了一丝力气。

  “住手!”一道磁哑的声音,像魔力一样的唤醒了云静好那一颗麻木的心脏。

  一把提起华圣哲的衣服,猛的用力,一下子将华圣哲推到走廊的墙上,“她是我未婚妻。”风世安一把揽住她欲倒的小身板,裹进自己宽大温暖的怀中。

  云静好感觉这一刻好温柔。

  莫名的,她缩缩身体,本能的蜷在那一抹安稳里。

  鼻子酸胀,有一股黏黏的温热液体流出来,抬手一抹,华圣哲闻到一丝浓烈的血腥味。

  酒气弃斥着脑门,他手掌撑墙,向前紧走几步,怒喷着一双窜满火焰的眸子,抬起另外一只手臂,指着云静好的方向,“静好,告诉我,你们在骗我是不是?”

  “是不是?”华圣哲又喃喃着重复了一遍,他真的难以置信。

  “不是,我就是他的未婚妻。”云静好恢复一丝清醒,缓缓从那一抹温暖的怀抱里抬起头,冷静、从容,添并了几分冷漠,这样的华圣哲太让自己陌生了。

  “静好,别离开我好吗?”华圣哲开始害怕失去静好,发出软软的求音,夹着一丝深深的悲伤。

  “错,是你先背叛了我!”云静好淡定的纠正,不想再给华圣哲一丝希望。

  “我不能失去你!”华圣哲喃喃着。再次朝她伸出手掌,以前只要他一招手,静好就会笑容满面的奔进他的怀中。

  下一秒,

  一丝冰冷的空气从华圣哲的双掌划过。

  “失去你,我会死!”凄厉的声音像半夜的冤魂一样惨叫在寂静的上空,让人听了十分的发麻疹人,就连云静好也突然浑身一抖,下意识的向着那一抹温暖的胸膛里面钻了钻。

  风世安的嘴角勾起一丝淡然的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