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绝饶不了你

更新时间:2015-10-10 20:16:35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758

“风世安!”她头一次直呼他的名字。

  “钱不是万能的,所以你的结婚命令在我这里不会生效!”云静好竟然脾气出奇的倔了起来。

  她可以忍爱冷言讽刺,可以忍受各种责难,但她不会忍受威胁。

  砰的,

  云静好意外的挂断了风世安这个绝世男神的电话。

  连风世安也愣了,

  这年头,谁敢挂自己无敌神气的风家男神的电话,这两天就发生了两次。这个臭丫头。

  盯着书本上的人体结构图,好半天她都没有翻过一页去,胸口暗潮澎湃。

  她叹了口气,难道真的嫁不出去了。

  一阵微风吹来,书页哗啦啦的乱翻起来,好一阵恼人的秋风,她不禁皱起好看的眉头,凝视远处的风景。

  这样的清晨,大家都应该匆忙的上班了,哪里有闲心在这个小广场里闲逛。

  感觉后颈有些发凉的时候,

  云静好才转过头,静静的望着楼后的甬路,感慨万千,这个时候叔叔婶婶该回去了。

  起身,握着手机,一手棒书,穿过甬路,云静好准备回家。

  刚刚踏进小区的大门,

  此时涌进云静好视野里的一道人影,却让自己的心打鼓般的咚咚咚的跳将起来。她来这里做什么?

  找自己?

  不可能,上次已经说明白了。云静好的心中一通打鼓。

  华圣哲的母亲?

  偶遇,还是什么,不由自主的握书的手开始抓紧,她不知道为什么会遇到这个盛气凌人的老太太,心里有些没底,担心她找事。

  而且大庭广众之下,她一旦冲突,以上次的经验,云静好感觉一会儿就要赤果果的被华圣哲的母亲生吞活剥般。

  云静好本能的转身要离开小区,想要躲开这个曾经恋人的母亲,不想触这个霉头。

  “站住!”一道凌厉的怒喝。

  云静好转过去的身子,猛的就在这一道厉声里顿住了,她缩回迈出去的步子,淡然的转身,“华教授是喊我吗?”

  一贯平淡的声音,就像平时见到自己病号时的样子,静好内心强烈要求自己镇静下来。而且故意扯出一丝安然的笑意。

  云静好耳边能够感觉到周围的脚步声越来越多,心开始剧跳的厉害,可是她没有退路。眸色微收,潮水轻涨。

  指尖狠狠的扣紧书页,昂首挺胸,云静好不让自己有一丝的胆怯的样子表现出来,她可以与世无争,但现在她不能这样随意的污蔑自己。

  她已经和华家说得清清楚楚了。

  “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女人!”一上来,这个所谓的华教授对静好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怒骂。

  她站在云静好的面前,高度眼镜后她却摆出一份高傲知识份子的模样。

  怒骂的声音却是将华教授的气质完全的走了样。

  可是小区里的人却不在乎,他们在乎的只是热闹。

  云静好竟然脸上的笑容一丝也没有收回去,就那样握紧书,静静的望着咆哮如雷的老太太,浅声,却坚定,“华教授,我没有招惹你,也希望你要尊重我!”

  “尊重?你也配称尊重?”

  最终敛去脸上的笑容,云静好顿了顿,“我已答应和圣哲分手,你为何还要苦苦相逼?”她的声音尽管强迫保持平静,可是只有自己能听出来,声音里有一丝虚颤的音动。

  “原来,这个老太太就是她前男友的妈啊?”

  “人家找上门来了!”

  “可不是,一看满脸的火气,刚才还打听贱骨头的住处呢,原来早就备好了呢?就是算帐的瓣!”

  “看来贱骨头更嫁不出去了!”

  “肯定了!”

  “百分百!”

  一声声此起彼伏的嘲讽声音。

  华教授一脸青紫,“分手,你说分手,却在暗地里还在勾引圣哲,你这个不要脸的小三?”

  云静好眼神恍了下,小三,圣哲妈妈骂自己小三!呵呵!

  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人见人骂的小三了?

  “华教授,我不是小三,而且我也没有勾引圣哲,而且还希望你以后管好圣哲,以后别来打扰我!”云静好铿锵有力的回击。

  “你,放肆!”

  “你没有勾引圣哲,他怎么从家里跑出来,不订婚了?还一直叫着你的名字,狐狸精!你不是小三谁是!”扬起手指,道貌岸然的华教授居然歇斯底里的满口污秽。

  云静好握紧电话,义正辞严的反驳,“你的儿子早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订不订婚,跟我也没有关系?”

  心刺痛万分,看来秋穆清说得都是实情。

  她不想再与圣哲妈妈,这个所谓名牌的华教授,有什么继续瓜葛下去的话题,云静好准备离开。

  好似猜到了云静好的意图,华教授猛的向前,一把揪住静好的衣领,“臭女人,休想离开,还我儿子!”

  华教授像疯一样的扯着她的衣领不松。

  衣领勒得静好的脖子,火辣辣的发疼发烫的时候,她咳咳咳的呛了几口,呼吸有点困难,她依然挣扎,聪明的眸子微转,“松手,我告诉你!”

  “不松!”

  云静好一把扔掉手中的书,手一下子扣住华教授的手背上,“你松手!咳咳!我告诉你!”

  不可置信的目光再次剜过云静好那张憋得发红的小脸,她看到静好的脖子上一道道青筋毕现,周围的人群发出一阵阵稀嘘和惊慌,

  “别闹,一会儿出人命了!”

  “就是,”

  “看贱骨头的脸都变色了!”

  “活该!”

  “……”

  听得有些疹人的声音,还有最重要的是云静好说可以告诉自己儿子的下落,华教授的手略松了松。

  云静好趁机身子迅速的后退一步,伏下肩头,头朝下,一顿猛咳,“咳咳咳!”

  有好事的人,从地上捡起云静好的书,故意递到华教授的面前,“这位夫人,看来你未来儿媳妇的书,真是让人看了羞愧难当啊?”

  那一页,正是男人最隐私的部位!

  气愤交加的华教授突然间有点后悔松开云静好了,还不如一把掐死她……一把把书甩到了她的脚底下,“不要脸的女人!”

  “把书给我,告诉你华圣哲的下落!”云静好的身子再次向后退了退,并伸出没有握手机的手臂。

  “你告诉我圣哲在哪里,我要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说实话,否则今天我绝饶不了你!”华教授一副誓不罢休的声音。

  云静好的心已经凉到冰点。

  按开手机,指尖依旧有些抖,咬咬牙,云静好迅速的按上一串数字,并按开免提,陌生的声音,“华圣哲。”

  就像她第一次认识他的样子。

  可是今天这三个字却是不一样的情景。

  “静好,你终于肯听我解释了!”华圣哲欣喜若狂的声音有点走样。

  华教授激动的就要上前抢手机,云静好这次却是利索的躲开了,同样的地方,她不能倒两次。

  她不明白,很斯文的华教授为什么喜欢动手。

  华圣哲,云静好握着手机的手指微微抖动在乌黑的发丝间。“你在哪儿?”

  “XCC酒吧包间。”

  云静好壮了胆子,长吸一口气,“华圣哲,你听好了,以后,你所有的事情都与我无关,希望你管住你的母亲,别再让她来打扰我,还有,我们彻底的完了。”

  此时华圣哲的母亲已经悄悄的按了短信,让亲朋友好友去找华圣哲去了。

  呼的一声,

  人群大部分散去,

  云静好孤伶伶的站在那里,目光微垂,悲凉万千,像被人丢弃小绵羊一样,孤独可怜,华圣哲她的母亲将自己活生生的架在烤炉上烧烤自己的自尊,直到烧得一丝不剩,她却没有一丝怜悯与同情。

  圣哲妈妈将自己堵在小区里,让自己在众邻居的围观下,将自己赤果果的剥了一个精光。

  那一刻,

  云静好的心也彻底的冻结了,华圣哲三个字冰冰冷冷的像死尸般的躺在自己胸口,已然没了生气。

  弯身捡起地上的书,她迈步向前走去,感觉心突然间掏空了似的。

  身后议论声依然不绝于耳。

  “真被甩了!”

  “看来完蛋了,她怎么也嫁不出去了。”

  “怨不得,人家一直不娶她,”

  “就是玩玩,男人不都是一个德性。”

  “也是!”

  “玩腻了!被甩了!”

  “是啊,谁要是娶了她,天天不得给老公戴绿帽子,而且不是一盏,而且成百上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