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我改主意了

更新时间:2015-10-10 20:16:24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056

这一首歌是,静好和华圣哲初识的第一首歌,那是一个新生同学的联谊会上,舞曲优扬,旁边的一位阳光男孩绅士般的伸出白皙的手指,温文尔雅,“可以陪我跳支舞吗?”

  她和他一曲终罢,

  云静好自叹说,“这歌很好听,虽然过时了,但意境犹然而新!”于是站她身边的华圣哲对她说,“我唱好了,天天当你的收音机。”

  泪水决堤而出,浸满了云静好的整个脸庞。

  往事美好,却不可追忆。

  音乐嘎然而止,

  垂眸,她抬袖擦去脸上的泪痕。吸吸鼻子,暗然嘶哑的无力,“放我下来。”

  她看到再走过一条街,

  自己就可以安然的到达家了。

  风世安的车速而慢,一改从前仿若一道黑色流光的炫彩;也不再像暗夜里刹那而过的流星,瞬间消散。

  拉开车门,她回头,平静的声音里有些悲伤,“我想散散步,你回去吧。”

  喉咙涌动下,风世安看着夜色里的萧瑟女子,心里有一丝微微异样,他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反正,他嗯了声,转头上车。

  “无论什么结果,我都很感谢你!”风世安知道今天母亲的话过重了,刺激到了云静好,内心不免有点自责。

  车子迅速的驶离。

  云静好默默的一直走,直到走到家门口小区的时候,那一种悲伤的感觉还没有从自己的胸口挤出来。

  吸吸气,她抹净脸上的泪,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静好回来了!”一些酸拉巴结的声音。

  尤其是她走到自己楼单元里的时候,一些脑袋从窗口伸出来,“那是你男友吗?”

  “还是你雇佣来的模仿秀男模?”

  云静好充耳不闻,这种事情她相信一定会在小区里疯传。

  “是不是又被你的‘一手功夫’吓跑了?“

  几个人注意到云静好一声不吭的往楼上走,更加笑得肆无忌惮,“看看,肯定是跑了,这么丧气,谁娶谁倒霉!”

  “不,谁娶谁离婚!”

  “就算今天来两个男神,一听她的职业,八成早吓跑了,再说,她长得也就一般般,上大街,一抓一大把。连个胸也没有!”

  “就是!”

  “长得白净,撑死是馒头。”

  ……

  握握拳,云静好深深的吸了口气,想回击,可是自己心力交交粹到不想回击。

  砰的,一声关上门的时候,

  她才有一种从大气层里释放出来的感觉,云静好不是不想回击,只是自己的心伤到了没有一丝力量。

  是华圣哲带给她的巨大伤害。

  华圣哲,她内心喃喃数遍。

  感情的骗子!

  一晚上,云静好辗转反侧的睡不着。

  凌晨的时候,

  云静好突然听到楼上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静好?静好?”压低的嘘音。

  一个激灵,

  猛然从床上坐起来,云静好心惊胆颤的打开灯,一头汗水渗出了鼻尖,密密麻麻的一层,这么疹人,谁在喊?

  难道是梦?

  明明听到了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云静好撩被下床,趿上拖鞋,拉开窗帘,她的目光一下子瞪大了。

  华圣哲的身影?

  使劲的揉揉眼睛,云静好一片发愣,真的是华圣哲,转身,啪的一声打开屋内的灯光,她返回呆呆的站在窗台前。

  没错,是华圣哲,她认识他。

  太熟悉了,以至于在黑夜里,一眼就能将他认出。

  云静好的心狠狠的抖了下,有一张大手狠狠的将自己的心攥了起来,不断的加力的揉捏,揉到她的心不再完整,甚至不再跳动的时候。

  她扭头拿起手机,哗哗哗的按着健字,指尖不停的哆嗦,“圣哲,你走吧。”以至于,短短的几个字用了好几钟,才发出去。

  水水的眸光里映着一丝淡淡的清波,微微的荡漾着,一波接一波。

  “不,静好听我解释!”华圣哲回复的短信。

  一想到秋穆清的请柬,她的心再次狠狠的揪了下,哗啦啦的短信,“你要订婚了,以后和我再无瓜葛。”

  泪水瞬间流下。

  云静好仰起头,深深的吸了口气,又一道泪水蜿蜒的流进了微微开启的口腔里,一丝咸涩涌来,就像心一样,她尝到苦,痛,悲,而且还要将主这一切统统的吞咽下去……

  关掉手机!

  云静好躺在床上,泪水不断的涌出来,内心呢喃着,“别了,圣哲。”

  是你先抛下了我们的誓言,而让我像个傻子一样在原地的等待你,而你却背叛我们曾经的美好,却和别的女人订婚。

  背信弃义的人,你知道是我平生最讨厌的人。

  华圣哲坐在地上,眸光瞬间沉寂,仿佛没有了生机。

  第二天的早上,

  刷拉的一声,云静好拉开窗帘,目光下意识的扫过昨天华圣哲所站的地方,空空如也,她苦笑了下,昨天晚上一定是一个梦。

  一个她不想,想起的梦。

  匆匆起床,静好发现叔叔婶婶一早的就去公园里打太极去了。

  吃罢早点,云静好下了楼,准备在楼后边的小广场上休息一阵,还棒了一本泌尿系统的人体结构图。

  她坐在小广场,坐在长椅上,忽然就想到昨天,她帮风世安擦试椅子的场景,回首眺望不远处的黄葛树下,那一张空空如也的黄色长椅……

  怎么想起他来,真是晦气!

  怕什么来什么。

  风世安的电话再次毫无征兆的打进了她的电话,云静好真的不想接,昨天她已经把话说到那个份上。

  她觉得风家也应该知难而退了。

  清清嗓音,云静好平淡无波的声音,“什么事情,我昨天已经说得够明白了。”

  “不过,我改了主意!”风世安倒是一脸的嚣张,还有一丝玩味。

  “风导演,结婚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人的事情,我不同意,难道你还能绑着我去登记。”

  “如果你乐意,我倒不反对,这样的登记别开生面,还有创意!”风世安的话竟然不觉的多了起来。

  云静好惊讶了一刻,沉默了。

  昨天,他还信誓言旦旦的要自己不要多想,还说女友很正点,很漂亮,一直不是很坚持,还要自己帮他?

  他怎么改变主意了?

  云静好不知该说什么了,反正心中一片震惊到无语。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