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拒绝

更新时间:2015-10-10 20:16:10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198

刷的,云静好还是淑礼有度的站了起来,双手交叉在小腹前,露出一丝微笑,“秋阿姨好,风董好,两位董事好。”

  “静好,哟,你来了!我真高兴!快,快,快坐!”秋穆清一见云静好温良贤德的静好站在那里,连忙紧走几步,扶上静好的双臂示意她坐下,脸上阴云一扫而空。

  推推金丝眼镜,风宇成暗道,盼曹操来曹操就来。

  “这就是静好啊!”两位老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一通云静好,干净的脸上不着任何粉黛,一身湖蓝色的小套装,正得体,衬得她精致干练,皮扶白皙,大方得体,端装有度。

  “妈,一会儿把静好看跑了!”秋穆清笑着打趣婆婆。

  “我知道,就你疼未来儿媳妇,我还疼未来孙媳妇呢?”老太太架着一件带着金链的金丝眼镜,一头银发的坐在静好身边,“以后,别叫什么董事,叫我奶奶,那个是爷爷。”

  “好,奶奶!”云静好头皮一阵阵发麻,可是还是叫一声奶奶。

  风爷爷也开怀的一笑,“果然,穆清眼光不错,算是找对人了,我们喜欢!”

  风世安的脸上是一阵阵难堪。

  这一下,他倒是后悔带云静好来这里了,分明是让她劝家人的,这下倒下,这份天平的倾倒会更重了。

  一见面,熟了,静好这边又要加分了。

  他的露露怎么办?

  心中暗自焦急的风世安,紧紧的收缩拳头,骨节处泛起一层冷光。

  这个信号有点不太好。

  手心里不由紧紧的攥出一把汗。

  “爷爷,奶奶,妈,爸,我们今天说正事!”风世安有点受不了众人像明星一般的捧着云静好的样子。

  “看,孙了吃醋了!看不得我们对他媳妇好!”奶奶调侃。

  倒!风世安的脸一片青色,不过,他也不好发脾气,只是眼角的流光扫向了云静好那一张粉嫩的小脸上。

  这个女人,都快三十了,皮肤还不错。

  脸上一片发凉,云静好注意到风世安给自己递过来的眼角,连忙客气的握握秋穆清和奶奶手,很郑重着,

  “秋阿姨,风董,爷爷,奶奶,我想说,我和风导演之间不合适,更没有什么感情基可言,所以希望你们不要拉郎配,再说这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不能实行包办婚姻。”

  焦燥的风世安听到云静好的劝说,脸色才稍稍缓和下。

  “静好,哪里是包办,你看你中毒了,世安急得那样子,我的儿子我清楚,他可是巨大的洁僻,一般人,他是从来不抱的。”秋穆清拉着云静好的手,笃定的说。

  “救人一命胜胜造七级浮屠!我想风导演也是这样想的,他是外冷内热型之人,我很敬重他!”云静好淡定道,“这跟感情没有关系,这是国家的美德。”

  “听听,静好说得多好,多么了解世安,外冷内热,你们才接触几天就这么的默契?”秋穆清的眼眼咪成了一条缝。

  “伯母!”云静好简直被说得哑口无言。

  “就是!说得好!”奶奶也附和着,“静好,眼光独具,一代名医,世安才华横溢,一世名导,这才是天作之合,配得好,穆清。”

  静好无奈的耸耸肩,这怎么能这样,一张嘴,对付四张口,虽然风世安的父亲与爷爷微笑着,可是他们纯摆明是妻管严的默许啊。

  风世安的拳头明显的握紧了不少。

  云静好压了压心头的忧郁,他们居然总能把自己堵得严严实实,最后,她不得不说,“伯母,风董,爷爷,奶奶,我有男友,是我的同窗,是青梅竹马,希望你们不要拆了两对婚姻,破坏两对幸福的人!”她只能这样说了。

  “你男友是谁?”

  “华……华圣哲!”云静好咬咬牙,有点心虚,不由搪塞出口,垂下眸子,指尖却不由的抖了下。她本不想提起,这是自己难以抹掉的伤疤。

  “你是说那个华家?”秋穆清反而笑了起来,轻嗔静好,“伯母知道你嫌和世安没有感情基础,华家的订婚请柬,我都收到了,我只知道华教授只有一个宝贝儿子,难道还有另一个?”

  指尖瞬间刷的一下子全部蜷紧,心也着一抽,那道伤痛,不自觉得再次从自己的胸口裂开,一片鲜血涌出,痛得她的眉角跳了下。

  眸底腾起一层淡淡的湿气。

  “宇成,去屋中把华家的订婚请柬拿出来,让静好看看。”

  “不用了!”静好的声音有一些发抖,连牙齿也跟发颤。

  闷了好久,云静好才从秋穆清的语言里抽出颤抖不已的身子,华圣哲他真的变了心,这么快?

  心,疼得顿如刀绞。

  他怎么可这样对待自己?

  强迫自己保持镇静,她的目光扫到风宇成手中握着像火一样发烫的请柬,眼角不由的刹那间湿润了。

  “秋伯母,就算我现在没有男友,可我也不想一样盲从的结婚嫁人,而且我更不想嫁入豪门!”云静好深深的凝聚着秋穆清那一双精锐的眸子晃动一丝。

  语气很坚定,仿若没有什么可以撼动。

  她起身,大步向外走去。

  身子一直绷得像打了雕塑了般。

  略微沉吟一刻,

  老成的风宇成赶紧打破僵局,“世安,去送送静好。”

  秋穆清愣了愣,笑着催促儿子,“世安,赶紧去。”并朝着他挤挤眼睛。

  风宇成儒雅的笑望着自己聪慧的妻子,“穆清,这次是不是过头了?”

  “不过头,必须给她当头一棒,静好这孩子才能清醒,而且我也考察了她的人品,她和华圣哲是清清白白的,放心!”秋穆清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打破了屋里的尴尬。

  “那就好!”风爷爷和奶奶附和着。

  云静好一言不发,沉郁着一张白纸般的小脸。

  华圣哲是她的痛,虽然她不说,但不意味着她可以不痛,她的心也是肉长的,而且也会痛。

  默默的随着她的步子,风世安一样的静默,她看得出她不是一个贪慕钱财的人,不过,她黄了自己这门亲事,他倒是想给她一些补偿。

  风世安的心头莫名的冒了这样的想法。

  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眼见她的身体就要穿过他车子的时候,风世安猛的伸手,一下子拽住她的细腕,“上车!”

  拖着有些麻木的她上了车。

  修长的指洒按起一款舒缓的音乐《昔日重来》

  “当我年轻时,

  我喜欢守候在收音机旁,

  等待我最心爱的歌播放,

  每当我独自想起,

  心情是多舒畅!“

  “关掉!”云静好突然间发出冷冷的声音,一字一顿,咬得非常有力。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