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别想太多

更新时间:2015-10-10 20:15:08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465

云静好坐在沙发上,无奈的解释,“婶婶,这个人家是救我的!怎么可以当真?”

  “怎么可以不当真?”婶婶犀抻的质问。

  云静好张张嘴,发现没有更好的词来反驳这个婶婶有力证据,彻底的无语。

  “看看,无言以对了吧?”婶婶故意嘲笑着静好,一副叉腰还看笑话的模样,继续挖苦,“静好,如果不熟悉,怎么抱得这么近?你看看,脸都贴上了……”

  “婶婶!”静好看着手机中风世安抱着自己中毒后的照片,心底里还是悄悄的荡起一片小小的涟漪。

  风世安那帅气迷人的侧颜,刚毅有型的面容,连抱人的动作都是那样的有完美有型,虽然看不到他的正面,但她也知道他的男神地位绝不是妄称的。

  云静好吸了一口气,自己只是一介普通的百姓人家,这样的富豪之门,她是不会不分轻重的枉想的。

  “婶婶,”想到此,她郑重的把手机搁置一旁,迎面望着正在幻想的婶婶,还有远处的叔叔,

  “以后这件事,不要再提了!云静好她简要的说了下风世安的情况,“何况人家有女友,救人还是救急的,所以不能混为一谈,美德与爱情不是同生同隆的双胞胎。”

  “好好好!居然这个风家,人家有对象,还逼静好成婚,简直岂有此理。”婶婶这一下了有几分恼火了。风家儿子有对象,非要和自己结什么亲家?岂有此理。

  “好了,婶婶别生气。”静好只得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劝慰着沙发上的婶婶,拉住她的手,“况且我真的不想攀附什么豪门,只想小家安居。”

  “我同意!”叔叔这次一本正经着。门不当户不对以后是要吃亏的。

  正在这时,

  楼下突然间传来一片喧嚣与燥动,震得窗户嗡嗡作响,挨着窗子近的叔叔,顺手把窗子关严。

  “真吵!”

  这根本丝毫不影响婶婶的话题热感度。

  婶婶虽然说刚才一听说风世安有女友,有点小着急,可是换过念来一想,还是真得舍不得,关健人家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家世还是一等一的好。

  婶婶开始有点婉惜这门亲事。

  咚咚咚!

  沉稳有力的敲门声。

  “乖静好,好好养病休息!”婶婶安慰着她,“你去里屋休息,我去看看什么人?查电表的,这个点?”

  门拉门之后,

  婶婶立刻呆住在门口,一动不动,手中的电费单子都掉到地上。

  下一秒,婶婶激动的舌头都有点发僵,“致远啊,赶紧着,有贵客。”

  叔叔匆匆从书房出来的时候,也愣住了。

  今天到底刮的什么风啊?

  风世安?

  他怎么来了?

  “风导演,坐坐,家里乱,呵呵!”叔叔一边收拾报纸出来,一边伸手表示欢迎。

  丝尘不染的黑色休闲小西装,棱角分明的脸上,一股英俊之气,自从进门后,刀削的面庞随着灯光的映照,显得俊美异常的线条有些温润。

  “那个,伯父,伯母好!”摘下墨镜,风世安提着东西优雅的放到一边,然后自然亲切的同叔叔,婶婶握手。

  “太帅了!”婶婶惊叫!

  云静好刚刚进屋就被婶婶的声音吵到了,她披着一头乌黑的散发,一件宽松发蓝的衣服走出卧室,“婶婶?”

  她想知道婶婶为什么还要尖叫。

  那一刻,

  当云静好看到风世安的那一刻,她立刻顿住了,唇角微微嗫嚅了两下,然后就僵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是什么状况,云静好有点弄不清。

  根根清爽犀抻的短发,目光如墨,深遂似海,一眼望去,有一种浓浓的魔力诱惑,就像一株黑色的罂粟,高贵冷艳、摄魄心魂。

  “静好!”婶婶赶紧提醒静好,眼睛挤了又挤。

  反应过来的云静好白皙的脸庞上浮起一层淡淡的粉晕,微微一笑,“你怎么来了?”

  “你的病怎么样了!”风世安温润的嗓子里有一丝淡淡乐感,磁哑动听。

  他看到现在云静好自然真实,一丝妆容也没有,如瀑的发丝从头而泄,衬上一抹净湖蓝的睡衣,有一点像静静的睡莲般的娴雅,清淡的绽放。

  与她看病时一本正经的样子判若两人,此时却多了一份真切的柔和。

  他一愣,感觉掌心有一丝丝的热气缓缓的冒出来。

  精明的叔叔朝着婶婶的方向挤了一个眼角,二人迅速的闪到了厨房,开始悄悄的交头接耳。

  “我已经好了,不用这么麻烦!”云静好指指沙发,客气的让座,她有一丝微微拘谨,因为她穿着睡衣,来不及去换了。

  风世安是有洁僻的,可是他微皱下眉头,还早挑了一处杂物少的沙发坐下来,他本来没有要留下来的意思,本来想着放下东西就要走。

  不知为什么有些口渴,他下意识的松了松脖间的领带,余光掠过一丝清娴的笑容,柔和静谧。

  空气停止了流动。

  云静好随手想倒一杯水,想到人家是有洁僻的,所以还是缩回了伸出去的手。

  其实,风世安倒是口渴的想喝,可是见人家又缩回手,本能的眸色微敛,“那个,我还有急事,改日再来看你。”

  正在这时,

  一个优美铃音的电话短信音,风世安的神情微微变了下,掏出手机看了眼,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容。

  懂事的云静好,赶紧微笑补充,“风导,你赶紧忙,我这里很好不用操心。”她也知道,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话题可言。

  太尴尬。

  “怎么不吃了饭再走?”婶婶热情的从厨房冲出来的时候,风世安抬手已经按了门把,不得不回头,“下次。”

  楼道里一阵清风吹来。

  渐渐抚平了同,风世安心头的那一丝涟漪。

  静好很快被婶婶逼下楼,

  “谢谢,你那天救了我!”云静好还是想表示感谢。

  “今天看你,不是我的本意,我是替我妈来的!”风世安很冷漠的回答了云静好的自己探视的缘由。

  声音较刚才在屋冷淡了许多。

  云静好其实想到是那样,不过她依旧保持一张平静微笑的面容,“不管如何,那天是你救了我。”

  大步流星的走下楼梯,风世安没有再说一句,如果没有老妈给自己找麻烦,他真的不用现在这么麻烦……只是周身上下泛起一层冰冷彻骨的气流,瞬间袭卷了身后的静好。

  她畏寒的裹紧风衣,小心下楼。

  “云静好,你别想太多。”这是风世安的最后一句提点的话。

  柯尼塞车旁,优雅容的风世安接通电话,“露,你在哪儿?”温柔如水的声音,像一阵阵微波,一波一波的卷进了云静好的心里。

  是的,眼前的高冷贵男人从来不属于自己的世界。

  她很平静,什么想法也没有。

  云静好的目光茫然一秒后,转头,就听到一阵阵嘈杂的议论声,还有狂叫风导的声音。

  上午,当云静好正在睡觉的时候,就听到了一阵电话铃声。

  婶婶压低的声音:“我知道了。”

  拍拍拍的,

  婶婶拍打着云静好的房间:“静好,我知道你醒了,这个点儿。赶紧起来吃饭!”

  “嗯!”她大声的在被窝里应了声。

  一边喝着豆浆,

  “那个,婶婶,能不能放点薏米,多放点,我最近上火!”云静好撒娇着笑着一脸讨好。

  “明天多放!”

  “对了,问你一个问题?”婶婶眼睛转了转,放下筷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