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见到活的了

更新时间:2015-10-10 20:14:40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655

云静好头低得很,不想让楚嘉树再往里开了,想提前下车,可是即便提前下车,小区的人们也看到了。

  她轻嘲着,随便吧,爱咋说咋说,嘴长在别人身上,还不让人说?

  云静好像平时一样大方的在自己楼下下了车子。

  又是一阵稀嘘声传来,

  “又是那个贱骨头?”

  “不知道是不是什么样的不长眼的看上了这个不要脸的贱骨头?”

  “里面要是男人,不瘸子就是傻子?”

  “看你说的,傻子会开这么好的车,瘸子也不能上路啊?”

  “……”

  当然,楚嘉树一直开着天窗,这样的话,他一进小区的门早就听到了。本来他不想下车,可是当他听到这样抵毁云静好的时候,觉得还是下车,这样他们的嘴巴自然是闭上了。

  华丽丽的美男子,绝世面容,一副绿色的墨镜挂在俊逸的脸上,一身白衣,身材颀长,他一下车,立刻引来一阵尖叫。

  “啊,真帅啊!”

  “这下贱骨头发财了!”

  有几个休假的与静好相仿年龄的女人,嫉妒的眼中小火苗窜了又窜,“这个男的一定期中邪了,才和静好一起回家。”

  “不对,这个不是传说中的影帝吗?”

  “那个《倾世容颜泪》,你看见过没?”

  “对,对对!就是他!”几年少女激动的眼睛直冒光。

  “……”

  正在这时,一直窗口望着楼下的婶婶,双眼恨不得挤出千万朵桃化出来,这下静好可是很长脸了。

  她噌噌的坐电梯下楼。

  脸上的皱纹都飞了起来,几步就走到车前,婶婶一眼就望到了男神楚嘉树,惊得嘴巴一直长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说话都激动的结结巴巴起来,

  “你是那个天王影帝?”

  “赶紧楼上坐坐!”婶婶一脸的惊艳,上前主动的去请楚鼓嘉树。又呛了一句,“终于见到活的了!”

  倒,这句话,倒是让楚嘉树一愣,心道,平时见到都是死的么,呸呸呸!

  楚嘉树还有意无意的瞥了眼静好的方向。

  静好赶紧上前打圆场,“婶婶,他还有事。”

  “有事吗?”婶婶热切的眼神,让本来想离开的楚嘉树舌尖转了转,笑了起来,比桃化还灿烂,“我就是有事,也得上去坐坐,要不然太不礼貌了。”

  云静好的眼皮一抽,他们根本就不熟。

  楚嘉树原来是不想上去的,可是见到婶婶的热情,还有云静好的貌似不情愿,他反而想要了解下这个风世安的奇葩有多奇葩?

  “阿姨,来得匆忙,这些薄礼别见怪!”楚嘉树从车后厢中提出两盒雪茄,还提一件精致的珠宝包装盒。还有一套精致的柳洲奇石,他托朋友刚刚送来的,只能割爱了。

  “哎呀,”婶婶的声音明显比平时高了,笑咪咪的嗔怪,“过来就过来,还带什么东西?”

  云静好尴尬的站在身边,心里在想,这些东西如何归还给楚嘉树,他和她不熟。而且一点儿也不熟。

  此时,小区的男女老中幼纷纷的涌过来,个个脸上的惊艳,还有难以置信,影帝来咱们小区了!

  蜂拥似的人们就要围个水泄不通。

  机伶聪明的楚嘉树桃眼眨眨,清清嗓子,“大家安静下,不过,你们要去小区门口等一下,二十分钟后,风华绝世的捧了小金人的风靡全球的风导演,马上就来了!”

  “啊?”

  “风导演?”有人不明所以。

  “漂亮得不像话的导演!”有人解释。

  “绝世风华,高贵冷傲的风男神!”

  人群里开始炸开了锅,个个一副痴迷的样子,眸底窜上一团闪闪的红桃心,这是要爆棚的节奏……

  多一半人群,尤其是满脸崇拜痴迷的少女少妇们,尖叫着,纷纷哗啦啦的涌向了门口。

  云静好望着涌动的人群叹了一口气,“他们这两个人真是祸人不浅啊!”

  再回头,无奈望着婶婶的背影,看着婶婶和楚嘉树有说有笑的上楼了。

  留下小区楼下还有少一半昂着头,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呆呆的望着心中的男神上了云家的楼。

  “这个贱骨头肯定会妖术!”

  “不,要么就是这个影帝哪里有问题?”

  “你才有问题?”

  “我又没说人你?”

  “不许说我的偶像!”

  “我就说他有病……”两个人像正在掐架斗狠的公鸡一脸的火药味,叉腰瞪目的准备干起来。

  ……

  朝楼下扫过一眼,云静好淡然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楚嘉树只是风世安的朋友而已,自己不会和他有什么交集,更不可能和风世安以后有什么交集。

  楼上,

  刚一进门,婶婶就激动的朝着屋只高分贝的喊,“那个,我们家来了《倾世红颜泪》的影帝,这部戏,是叔叔陪着婶婶哭得嘻里哗啦的看完的。

  而且一看就是好几遍。

  静好也跟看了一遍。

  尤其是里面的男主角,也就是楚嘉树所扮演的,在爱到浓于突然消失,令女主心肠欲碎,枉断情路,当她绝望的拨掉他们之间的定情信物-相思树的时候,才听到有人捎来口信,说男主不在了。

  那一天雪花纷纷,她默默的站在他的墓前……

  然后最后纵身跳下了山崖,临终,她说,你怎么知道,我不会陪你?往楼下跳的时候,她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喃喃着,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当时的云静好觉得这部戏是好几年难得一见的好戏。

  而且楚嘉树于主人公的那种演技的拿捏很到位,矛盾痛苦的心境,复杂的表情,他舍不得女主,但是病患缠身,却不得不分手,直到最后临终的时候,他才告诉家人,他要把最美好的回忆留给她,留给她的不应该悲伤,应该是美好。另让自己的死打扰她。

  她还有一个更美好的明天,不应该是悲伤的过去。

  静好也看了这个片子,也感动,虽然在婶婶的感染下,落了几滴,但终究想起是一场戏,很快,她便忘了。

  伴随她的生活最重要的是病患与医学。

  楚嘉树倒是自来熟的坐在沙发上,东瞧西瞧的,仿若家里的熟客,一点儿也不拘谨。一点儿也没有片中的深沉与悲伤。

  生活中的他是放荡不羁、藐视一切的。

  “你好!“叔叔听到婶婶的声音,激动的从屋中奔出来,一眼便看到了桃花艳艳、绝世娇魅,帅到迷死人的楚嘉树,不由的眼睛冒出一丝丝不可置信的精光,这样高大上的人物怎么突然从间出现在自己的家里。

  还以为是做梦呢?

  叔叔心潮澎湃的揉了好几下眼。

  是活的!婶婶上前拍了叔叔的肩膀,上前喜滋滋的提醒他。

  楚嘉树的眼皮又一抽,又被诅咒了。

  瞬间明白过来的叔叔一挤眼,向婶婶示意,怎么说话,怎么是活的呢?

  倒,还不如刚才那一句话。楚嘉树彻底被黑得无语了。

  比粉丝在微博黑自己还毒舌。

  真经典。

  云静好进门正好听到这两句话,嘴角扯扯,刚想说什么,就被一眼瞄到自己的婶婶望到自己说,“静好,赶紧给我们的天王影帝去沏杯最好的龙井!”

  “好!”她低头换了鞋,很乖顺的走进了厨房,这个家伙什么时候离开,这样多尴尬。

  不过,等云静好的水还没有倒好的时候,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阵欢声笑语。

  “那个配角角色演得不好。”婶婶一本正经皱眉。

  “嗯,我也这么看……”楚嘉树很配合。

  “你比镜头上还帅!”婶婶双眸闪闪的当场夸耀

  “呵呵,婶婶你也很年轻,比小区那些中年妇女//优雅多了,像那个国际影星什么的,如果化化妆!”

  ……

  云静好的头皮有点发麻,她以为像楚嘉树如此时尚的高标准的一代巨星,怎么和普通老百姓打得火热,还大侃特侃戏?

  不过,现在好倒觉得楚嘉树好像没有什么架子,很近民的那种,不像那种飞扬跋扈,耍大版的明星。

  不过下一句,她倒是听得有些在厨房呆不下去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