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装嫩

更新时间:2015-10-10 20:12:51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554

“你是?”云静好回过头,就愣住了,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大约三十岁多一点,肤色白皙,双眸狭长幽遂,涌着一股不可捉摸的暗流。身材高挑,足足比自己高出一头。

  她的身高在女生中,已经出类拔萃的了,可跟他站一起,还是显得矮小可人。

  这不是餐厅的那个人?她正思考的时候,却又听到了那道清冽的男音。

  “我是风世安!”他很正经的介绍,不过眸中迅速的划过一丝小小的得意,看来挂诊那天,她并没有认出自己。

  听着名字有点熟悉,而且这个声音更熟悉……不过她还是一时没想起来。

  “云静好!”她友好的伸出白皙的手,自我介绍。

  风世安却是云淡风轻的盯着她的白嫩的手看,双手依旧揣在兜里,完全没有与她相握的意思。

  他的洁僻症很严重,别人的手,他都唯恐不及的能避则避……更何况她摸来摸去的手。

  云静好尴尬的缩回手,突然间想到了秋穆清,“你见过秋阿姨吗?”这样显得自己很不知趣,不如去找秋穆清吧。

  “我妈在那边,有点胃疼,让我过来告诉你一声。”说完,风世安潇洒的一转身,准备就走。

  “你妈?”她懵。

  “秋穆清!”风世安不得不重复一遍。

  啊,云静好瞬间秒懂。

  没想到,他刚刚转过身子的时候,一道清亮的身影已经迅速的窜了出去。

  连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风世安的眼角不觉得有一丝暗然,自己的自尊心有一点点的受挫,自己好歹是万人迷的金牌导演,全球有名,甚至已经打进了好莱坞,到哪里都是粉丝一片,狂呼,尖叫,不休止的让自己签名,无数大少妇、小萝莉的眼神直直呆呆的望着自己。

  她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难道真的不认识自己?甚至没听说过自己?风世安内心越是这样想,越是感到颓废,难道她真的不知道风世安?

  一定是她活得太悲摧了。风世安为自己辩解。

  风中,云静好纤挑的身材轻颤的小跑着,马尾随风扬了起来,有一种青春朝气的感觉,明明是二八未嫁,怎么还像小姑娘?

  “哼,装嫩!”风世安别过头去撇撇嘴,不客气的评价着。

  不过风中飞扬的青春背影,却不断的在他的脑海里浮现……

  一想到医院诊检查那次,他就莫名的想起她生硬的让自己tuo裤子的那一刻。他磨磨牙。

  得亏,她一直没有认出自己。

  还有她眉梢的那一颗痣?也迅速的闪过了风世安的脑海。

  “阿姨,你怎么样?”云静好小跑着跑到了院长办公室里,看到静躺在床上休息的秋穆清,气色看来还好。她伸出食指扣向了秋穆清的脉博,仔细的听着脉博的跳动。

  一分钟后,她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阿姨,没事,好好休息。”

  风世安走到门边,就看到那个女人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淡然优雅,和母亲秋穆清有说有笑,脚步自觉的就停了下来,又想到,

  她tuo自己裤子,

  又因为她,还被母亲逼婚!

  想一想,风世安立刻转头离开了。

  “世安!”秋穆清只是轻呼了一句,不指望风世安会回来。

  听到母亲的呼唤,想到母亲的病情,风世安还是不自觉的回过头,转身,几步迈进了院长办公室,“妈!”他以为母亲不舒服。

  “你替我陪云好去义诊,我们不能失信于人!对了,忘了介绍,这是云静好,我常提的!”秋穆清又指指风世安,对静好说,“这是我儿子风世安!”

  风世安动了动嘴角,一副别扭,不想答应的样子。

  秋穆清看到儿子不答应,眉头立刻蹙紧,然后哎哟了一声,“好,你不去我去,否则,我们就要失信于人。”

  “秋阿姨,你不舒服就好好的休息,让他伺候你,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不行!云好,你又不是我家的儿媳妇,不能代表我们家,我或许是他必须把支票亲自交到院长的手中,在仪式上要正规,要重视,这是我们关心儿童成长的一份心意,不能草草了事。”秋穆清微喘气的声音。

  云静好的脸微微一红,垂下头,也是,自己谁也不能代表,她不再说什么。

  秋穆清缓了会气息,咬咬牙,“静好,扶我起来,我要亲自交给院长。”

  “妈,我去不就行了!”风世安终于开口了,他知道母亲的小心思。

  风世安和云静好一先一后的来到义诊台。

  后边的静好先换上白色的大褂,就立刻进入到工作状态,严肃认真,对于她来说,医生是一份神圣的职业,她必须严格要求自己,认真看病。

  刚刚出现的风世安立刻引来一片cheng人区的燥动,连同福利院的其它老师,义诊的其它医生,个个目光中全是一阵阵惊艳。

  “那不是风导演吗?”

  “简直比电视上还要帅?”

  “是吗?”

  “真是帅极了!”

  “一会儿一定要个签名!”

  “别说了,院长来了!”

  周围又恢复一阵安静,少女少妇们那一颗颗隐隐燥动的心,在眼角的一明一暗的扫视里得到了暂时的满足。

  生命掌握在我们的手中!这是霍姆教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云静好时刻铭记于心。

  不像在医生里面对的是基本成熟的男人,她真诚的微笑着,这里是一群天真可爱的孩子们。他们很纯洁,不会用那种鄙夷的眼光看待自己。

  她很耐心,也很温柔,一个个的仔细为他们检查。

  很快就过去了百十来号。

  这时,

  有个大约十岁的小男孩子的嘴唇发紫,云静好还以为是心脏出了问题,仔细的听着他的心跳,就问,“你哪里不舒服?”

  “憋得慌!”

  只是普通的义诊,应该没有大型的器械可以检测,只能做个简单的超声波。她看了看远处,正好发现捐完支票的风世安一脸忧郁的望着远处。

  一片灿烂的晨阳包围了他,完美的用光辉勾勒了他颀长的身材,优雅迷人,气度不凡,心弦不由的被什么轻轻拨动了下,泛起一丝波晕,缓缓散开。

  “我带你去做个检测!”放下听诊器,云静好绕过桌子,拉着孩子准备去医务室里拍个B超,因为户外的光线不如屋中拍出来的效果好,有点反光,可是孩子却一动不动的昂着大脑袋,嘴里有一点白沫吐出来……

  这一下,云静好吓坏了,这是怎么了?她扬起小手轻轻拍打着孩子的脸。

  刚刚还站着的小男孩,一下子直挺挺的身子就要倒下,云静好急忙用双臂搂住他,紧紧抱住他晕倒的小身体,咬咬牙,对着旁边的医生说了一声,“麻烦帮一下!”

  有医生帮小男孩子扶到她后背,她咬牙向着医务室的方向走去。

  不知为什么,风世安回过头来的一瞬,发现那个女医生突然不见了。

  他冷吃一笑,不是很敬业吗?这么一会儿跑哪里去了,当循着远处的风景时,就看到福利院的院子里,那一抹纤瘦高高的身影正背着一个男孩子,一步一挪的向前走着。

  心突然间一动,仿佛有什么东西,从高空坠下,一下子砸进了自己的心里。

  想也不想,他连忙向着云静好的方向奔去,几步就跃到了云静好的身前,“一个女人家家的,逞什么能?”他平时话很少。

  听到一声头顶爆喝,满头脑汗的云静好,扭头淡然的看他一眼黑色的西装,笔挺的站在那里,干净整洁,一尘不染的干净,垂下眸子,继续背。

  那一件衣服一定价值不菲,她怎么能让他帮忙?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