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速之客

更新时间:2015-10-10 20:12:40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573

因为手中提着东西,云静好直接按了门铃。

  “今天这么早?”婶婶却是一脸眉飞色舞的去开门,还换了一件非常时尚的衣着,头发梳得整齐利索,闻着味道,就是喷了发胶,她笑咪咪的把食材交给婶婶,不想把不高兴带进家庭气氛里来,否则又会让上了岁数的婶婶和叔叔跟着自己操心,静好有点于心不忍。

  “病患少,所以提前下班!”她撒了谎。眼角有些虚得垂了下去,趁势低头去换拖鞋。“今天有什么好事?这么高兴?”云静好一边问了两个问题。

  “今天来客人了!”婶子一边提着食材往里面走,一边念着,“贵客,我刚说出去买菜,你正好买回来了。”

  客人?云静好不由的在肚中打着问号,家里向来不来什么客人,都是因为自己的职业,七大姑八大姨的都离自己婶婶他们远远的,恨不得没有一丝旁系血亲,自己就像个霉头,谁也不愿意靠近。

  只有叔婶待她像亲人。

  家里好久不来客人了,所以云静好换好鞋后,放下包,有些眼神飘移的望向了隔断门里面的客厅室。

  脸上浮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她向里移动步子,刚想开口称呼什么,可是看到来人,她立刻顿住了。

  怎么回事?

  秋穆清,她怎么来自己家里了?

  云静好尴尬的上前搓搓手,“秋阿姨,您好。“她还是扯出一丝淡淡的笑容,非常好礼貌的问好。

  秋穆清今天换了一身正式的着装,淡蓝色的名牌套装,发鬓整齐盘起,皮肤白皙,眼睛敏锐,大气之中多了一层华贵的大家风范。

  听到云静好唤自己后,秋穆清从沙发上缓缓站起来,一脸的笑容,慈眉善目,“静好,我冒昧打扰,还清见谅!“她也知道,搪突的上门毕竟有些不妥,不过,她还是下定决心来了,其实上次,她离开的时候,就悄悄的打听了云静好住在哪里。

  她由衷的喜欢这个姑娘。

  “我找你商量点事情!”秋穆清开门见山的说明来意。

  “秋阿姨,不用那么客气!”云静好笑笑说,“我从医院回来,身上细菌多,我去换件衣服。”转身离开了客厅的方向。

  云静好自然,落落大方,娴静温雅,惹得秋穆清的目光再次深深的扫过她一眼。

  “咳咳咳!”婶婶端来茶水,正好看到了秋穆清的那一眼,笑笑说,“我家静好年方二八了,本来做医生挺好,可惜非选一个咯应的科室。”

  “无论哪个科室都是为病患看病,都是医生的天职,我们无可厚非,难能可贵的更有些医生坚持自己的职业操守,无论在哪个岗位,他们都是值得我们敬重的人。”秋穆清说得很沉稳大气,她也是这么想的。

  “哟,亏你是个明白人!”婶子的唇瓣激动的嗫嚅了下,她似乎N年没有听到过这样宽心的话了。

  然后二人随便的聊了一些家常。

  过了一会儿,云静好简单的冲了个澡,换了一身清爽的衣服出来,大方的走进客厅,坐在婶婶的身边,“秋阿姨,让您久等了,什么事?”眼睛澄亮,

  “明天早上,有一个偏远山区的义诊,不知道你没有兴趣?”

  “可以!”云静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眉头思忖一会儿,“不知道我有什么准备的没有?”她暗想,让自己停职,八成仪器自己是一件也拿不出来。

  “不用,我们有出资方,什么都准备好了。你只要人去了就行,我们相信你的技术!”秋穆清非常肯定的相信云静好的技术。

  “静好,你明天不用上班吗?”婶子倒是坐在一边忽然想到这件事,她扭头看静好。她不知道静好被停职的事情。

  “我这两天休年假,你不用担心!”云静好继续扯谎。

  “真的?”婶婶不相信,好几年前的年假,都没有让她请假,甚至平进还得加班,怎么突然间让她请年假了。

  “主任看我最近太累,想让我休息几天,我想正好把年假休一部分!”云静好风轻云淡的说着,眼睛却是游移的望向了秋穆清身前的茶,“婶婶,秋阿姨的茶凉了,你赶紧去续一杯。”她赶紧转移了婶婶刨根问底的注意力。

  秋穆清只是淡然一笑,“那好,我也不便打扰,再见。”她起身离开,她知道云静好不愿意让家人跟着担心自己的工作。

  “真的没事?”婶婶不放心的眼神追着她看。

  “真的!”云静好自然的笑容回了婶婶。

  第二天,天没有亮的时候,云静好就早早的起来,换了一身薄薄的运动服,天气热了,快五一了,不用穿那么正式,穿运动装还是舒服。

  随意的扎了一个马尾。显得人精神利索干练,感觉还年轻了好几岁。

  “我家姑娘就是漂亮!”婶婶在她出门前,还不忘夸她一句。

  “自己家的跳蚤是不是都是双眼皮的?”云静好笑着背着背包下了楼。

  看静好样子没有什么事的样子,婶婶才叹了口气关上门。“休假的时候要是陪男友多好,可是她却又是义诊。”

  刚到楼下,

  一辆帕加尼的炫彩黄色停在那里,云静好无视直接想从车旁穿过,正在这时,车门打开了,一位也穿着休闲服的秋穆清向她招手。

  “静好,这边!”

  云静好愣了愣,望着从车内出来的秋穆清一眼,直到确定是秋穆清才快步走到车前,“阿姨?不是按照以前的老规定坐大巴?”

  “我顺便正好接你一下。”

  “嗯,谢谢!”她只得谢了秋穆清,人家已经停在楼下,不坐也太不友好了。

  这时,院里,几个晨练的大妈,大爷,看到平时低调的云静好上了如此惊艳的车子,于是三三两两的议论开来。

  “这是静好吗?”

  “是啊!”

  “我还以为眼花了呢,她这么贱的女人也配坐这好的车子?真是老天爷不长眼!”

  “就是!不要脸的女人!”

  甚至有个大妈故意把声音抬得很高,好像让静好听到似的,

  “屁股脏坐啥都是脏的,没有人要的臭女人,真是不要脸,天天和男人那个东西打交道,比古代的JI女还不如!”

  静好的脸抽了下,尴尬的笑笑掩饰着心中的无奈,脸上浮过的是一丝淡漠,这样的场景,她已习以为常。

  为何,在H国。有人就不能接受一个男科的女医生,她觉得没有什么可以丢人的,这是医生的神圣职责,治病救人,她责无旁贷。

  可为什么没有人理解?她们谁能保证,他们的老公,儿子,孙子,一辈子那个地方都不生病吗?

  秋穆清看到了一张难看的小脸,眸光浓遂了一些,加踩油门,迅速的驶出了小区。

  车子开往的是郊区的方向。

  出了小区,云静好淡漠的脸上才悄悄敛去那一丝难堪,握起的拳手才悄悄的松开一点,那个小区,她根本不敢出门,只是上下班的时候才会听到那些风言风语。

  她在乎怎么办?人家还一样的戳自己的脊梁骨儿,还不如不在乎。

  车子开到郊区后,一直开,一直开,开到云静好坐在车上睡着,直到醒来,才发现车子早已停了下来。

  本市最大的福利院,她的唇瓣动动,然后拉开车门,下了车,一丝清新的山野之风吹来,淡淡的,非常清新,比市里的空气清很多。

  福利院后面是一片连绵的山峰,她凝着远处缥缈的云雾在山绵间回旋,环绕,像仙境一般,视觉不由的陶醉其中。

  连自己的心都跟着飘了起来,一片豁达与幽远。

  “你好!”正当她出神的时候,一道男性磁哑的声音传来,沉稳,魅惑。

  她蓦然回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