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赌她嫁不出去

更新时间:2015-10-10 20:12:20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325

继续坐在马桶上,云静好的脸上一片难堪,同是医生护士,怎么这么看待男科女医生?那些妇科的男医生们呢,怎么不受到诽议?

  云静好感觉人们的观念很偏势,陈旧。

  下一刻,听到的话,更让她的心里加倍难受了。

  “我们打赌怎么样?”

  “打什么赌?”另一个医生,好像是药剂室室的,云静好听得出来,平时不是好好的打招呼吗?

  “我们打赌她一辈子嫁不出去!”

  “我打赌她五年年嫁出去!”

  “为什么?”

  “因为她长得很还不错,脸蛋也可以……所以我赌她五年能嫁出去,脸蛋优于职业的男人也不在少数!”

  “倒,”

  “你们在打赌,云泌尿的婚姻?我也加入……”

  “我……”

  “还有我……”

  加入赌约的人越来越多,如火如荼。

  云静好的耳朵开始一片浆糊,自己不但早就被悄悄的有了外号,而且被别人打赌嫁不出去。

  “如果输了?天下第一楼的一间套餐,怎么样?”有人提议赌果。

  “好!”

  “好!”

  “好!”

  云静好差一点气得踹开门,这些人怎么这么埋汰自己,平时关系好着呢,一个静好姐左长右短的称呼。

  人心啊!

  电话铃音响了起来。

  外面的喧嚣一片嘎然而止。

  云静好冲了马桶,风淡云轻的从袋里掏出电话,“你好,主任?”推开门,直接无视刚才议论自己的女人们。

  云静好记得自己没有得罪过她们呀,而且每当婶婶送汤时,她们还跑来一起喝,怎么转脸就不认人了,还骂自己?

  刚才卫生间一阵嘻嘻哈哈的女医生们一阵大眼瞪小眼有,“刚才的话,云泌尿是不是全听到了?”

  “当然。”

  “可是她没有什么反应?”

  “哼,能有什么反应?刚听说她得罪了一个大人物,还能不能来上班都是一回事呢?哪有时间跟我们计较?”

  “真的?”

  “刚才吓死我了?”

  “吁……”

  “散了吧!”不知谁来了一句。

  然后,人们一轰而散!

  挂机,云静好步履匆匆直接走到主任的办公室,她很礼貌的敲敲门,有什么急事,非得叫自己马上过来,自己还有一大堆病号等着呢。

  砰砰砰!

  “请进!”

  云静好听到主任请进的声音,才推开门,走了进来,“主任,请问,有什么急事,我那里还有好多……”病患两个字还没有出口的时候,她一眼就扫到了主任办公室的客椅子上坐着两个人,

  一个是自己的助手。

  另一个是衣着华贵的中年女人,眼神很嚣张的扫过自己一眼,不如说是瞪。

  “云医生,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要不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中年的男主任戴着眼镜,一副关心的样子询问着。

  “我,很好?”云静好被主任问得不明所以。

  “不,我看你最近一定是休息不好,休息一段时间,等精神头儿好一些再来上班,就当单位给放年假休息几天,反正你一年到头也没有几天休息。”主任温和声音,却是一再的坚持,弄得云静好云里雾里的。

  “那就这么定了!”出门的时候,只听到主任那就这么定了一句话,都没有容静好插一句嘴。

  回到办公室,云静好还在想着主任的话,怎么好好的放自己的年假,病患这么多,平进还要求自己加班呢?

  忽然门外一个小护士没有敲门就直接推门而入,

  “云医生,你不是休假了吗?”

  “啊?”云静好一愣,不是自己刚刚得知消息吗,她们怎么都知道了?

  没等好缓过神来,小护士上前就拨了电脑的电源。

  “你干什么?”云静好不由的上前制止,大声呵斥,弯身就要阻止小护士的接下来抱主机的动作。

  “云静好,还以为自己哪头葱?”

  “听说,你不是被……”小护士机灵的转了转脑子,赶紧换了说法,“你不是要休假吗?”她知道主任以休假的名义要停她职。

  看样子,云静好不是蒙在鼓里,就是不甘心被离开。

  “休息,搬电脑干什么,回来还不是要用?”云静好挡在小护士的面前,不让她搬。

  “云静好,你这是做什么,你还不知道吧,你不是得罪人了,主任想停你的职,让你好好的反省一下!”

  小护士看着云静好固执的样子,不由的气得索性子一下子把事实的真相告诉了她。

  她以为云静好会大动肝火,可是云静好一丝火气也没有,她刚才见到小护士拨电源的时候,好似察觉到了什么。

  可是那种想法还是得到了证实,云静好很伤心,自己的技术在整个泌尿科是一流的,可是却处处受压制,她想只要自己好好的看病就行,没想到……

  只是一瞬间的悲凉染上心头,可是她的脸上依然是平静的如同没一丝波澜的湖面,平光滑如镜。

  “好,你搬吧!”云静好简单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的走出门外。

  “云医生,你怎么走了,我们的病还没有看呢?”

  “云医生!”

  后边排队的病患一看到云静好要走,不由的纷纷喊了句。

  眼圈有几分发红,云静好强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我不舒服,看不了了,一会儿主任会亲自给你们看。”

  “哦!”

  病患是无辜的,云静好是这样想的,没有哪一个人愿意生病。

  如果这里真的没有可以容身之处,她会选择国外的一所医院安身。可是那样,她就尽不了婶婶的孝了,还有叔叔,把自己培养到现在不容易。

  想着,想着,步子不由自主的溜到了医院后边的露天溜冰场。

  坐在石椅上,云静好凝紧秀气好看的眉头,看着远处欢乐的身影,不由的心中一片酸痛,恍若回到很多年以前。

  她刚刚认识他的时候,

  他会溜冰,在这里,原来还是场馆的时候,他带着自己去了溜冰馆,她胆小,不敢溜,华圣哲倒是潇洒的溜在滑冰场上,帅气阳光的身影引来周围女生的一阵阵尖叫。

  那一脸的青春与阳光的华圣哲满满的洒在她的心里,抹不去,擦不掉。

  眼圈再一红,他在哪里,他都失踪了一个月了。

  可是华圣哲,不失踪又什么用呢?他母亲要死要活的威逼他们分手,华圣哲难道也被这些世俗理念所shu缚,也不来理自己?虽然她听了华母的一片之词,她还是有些不相信那是华圣哲的本意。

  以前,他从来不嘲笑自己的职业,他很支持自己。

  最后,她嘲笑自己,太自以为是了,或许是各自留学的时间太长了,都忘了彼此那一颗青春与阳光的心胸被世俗被牵绊。

  广场上传出一阵阵的疯狂的音乐,

  “你既然决定离去,为何还留下残迹。”

  “我宁愿你冷酷到底,让我死心踏地忘记。”

  云静好拍拍身上的尘,咪着眼睛看了眼斜阳,今天还没有夕阳西下,时间还很早,她决定去超市给婶婶买些食材做饭。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