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被甩了

更新时间:2015-10-10 20:12:08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459

一位脸面包裹的年轻男子敲开了云静好的门,“请进!”她没有抬头,认真专注的一直往电脑里输入着刚才病患的信息记录。

  “你好!”门口一道阳光清朗的声音。

  云静好转头微微一笑,“稍等,请坐!”颔首指了指病患的专用位置,然后继续录入信息,大约一分钟的功夫,她才正式的转过身子。

  “请问,叫什么,哪里不舒服?”一边拿过病历本,一边准备记录。可是等了几秒钟却没有听到对方的反应。

  “云医生,我只是象征性的检查一下身体,然后您给我写一张检查单就可以。”一个大约不到二十来岁的男孩子的声音,云静好现在听得出来,这还是少年,声音略显嚣张。

  “好,麻烦你到检查室!”云静好起身,一边戴手套,一边吩咐身后的助手,“麻烦把检测仪器准备好。”

  男孩子的眼神有一丝淡淡的惊慌闪过,求助的目光望向了身后站着一动不动显得有点着急的医助手。

  “那个……云医生,这个孩子,是我亲戚家的孩子,就别检查了,给他开个单子吧,他只是去当个兵,没有那么严重,再说孩子的身体一向健。”助手一边解释,一边看了看包裹严实的男孩子,心里有点没底。

  因助手了解云静好的性格与为人,脾性很好,就是原则性太强,有些偏固。

  “哦?”云静好的尾音挑出一个大大的问号,有些莫名的看了眼助手,然后转头,看了看那个刚才微微嚣张的男孩子,大方的继续戴手套,一层再加上另外一层。“既然身体健康,简单检查一下,然后开好单子签个字就好了。”

  助理倒是僵硬的站在那里,愣了好久,才反应,抬步上前,轻拽了拽云静好的袖子,低声道,“你知道他是谁吧?”

  云静好奇怪的看着助理费心费力的样子,不由的猜到了什么。脸色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他可是地QU委的公子,要去参军,你就给他一个机会吧!”助手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云静好脸上的变化。

  可是助手却没有看到她想要看到了,云静好的脸上一片平静,甚至眸中没有任何的波动。

  助手不禁有点发呆。

  趁着助手发呆的功夫,云静好上前走了几步,望着那个只露着黑色眼睛的男孩子,“如果想要单子,必须检查。”她的声音很轻,却很坚定。

  “云医生……”助手尴尬着急的声音。又上前一步。

  男孩子也愣了愣,他没有想这个医生居然敢这样说。

  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

  裹得脸部很严实的男孩了,目光直直的盯着那一张平静没有一丝波澜的脸,眼珠转了转,转身就要离开。

  助手上前一声,“那个等一下。”看到转身的男孩子身形顿住的时候,她再次唤云静好。

  “云医生,我实话给你说吧,这个孩子喜欢一个女孩子,就在大腿根的SI处纹了身,你也知道部队现在要求……所以……”助手没办法,只得实话实说。

  云静好扯动嘴角,扬起一丝笑意的看着助手,“呵呵!”

  笑得助手有些发懵,头发一阵发麻的昂头看着高挑的云静好,“云医生,这个能不能办?”

  “你说呢?”

  “我这个人向来坚持公平,公平的原则,不会在我的笔下发生一单虚假的签字。”云静好字字吐得很慢,却是个个铿锵有力。

  “云医生……”助手的脸尴尬了下,有些发红,她知道云静好的原则,但一想到人家送自己的红包,不由的咬咬牙,再抬头,以利相逼,“云医生,实话实说,人家是QU委SHU记,我们怎么斗得过人家,万一人家……”

  助手把话点到即可,她希望云静好明白现在的人情世故。

  “要么检查,要么叫下一个病号!”云静好摘了手套,继续安静的坐在桌子上。

  站在门口的男孩子早就憋不住了,气得哄的一声,把门拉开,因为力气过大,门板咣咣的在墙面上弹了好几下。

  “我先去趟卫生间!”云静好丝毫没有生气,她有她的原则,不想因为任何人任何事破坏自己的原则。

  “云医生!”助手还是不死心的追到了女卫生间的走廊,就在云静好要进去时候,一把拽住了她的袖子,“云医生,你真的一点儿也不计较后果?”

  “后果?后果就是我弄虚作假,满了权势之私,我办不到!”云静好依然坚持她的底线与原则。这和做人是一样的。

  “如果,你这样不买他们的面子,你还能在这里干下去吗?”

  “我以个人能力在私力医院任职,拿着股东们的工资,我就要为我的职业操守负责!我为病患们看病,也是遵守职业操守,不能让他们骂我们医生没有医者仁心,医者兽心不是我们背后听到的。”云静好扯了扯自己的袖子,示意助手放开,

  “你放开,我去卫生间。我不想拿着股东们的钱弄虚作假。”

  “可是我担心你的职业生涯!”助手以云静好的工作为要胁。

  “如果因为我坚持正义,坚持公平公正得罪了QU委/SHU/记,说明这个人也是睚眦必报之人,必定不是什么好的父母官,再说,我为他弄虚作假,就让真正有资格的人错失了这次机会,所以我不会这样做!有能者居之,无能者下之!这是古训!所以我更要坚持我的原则,放开我!”云静好有点烦了,助手也一直很乖顺,之前没有这样不给人面子。

  “云静好,你别嚣张太早了!”听到云静好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助手一下子急眼了,看左说右说,好说歹说都不顶用,立刻火冒三丈,“你别以为人家恭敬你一下,就登鼻子上脸。”

  助手暴怒!

  云静好却只是淡然的看着急得跳了脚的助理,不由的深感悲凉。

  助手一看云静好很淡然,更气的肆无忌惮起来,“别以为我愿意跟着你混,明天我还不伺候了,天天摸人家男人的xia体,怨不得嫁不出去,就连谈了这么多年的男友,也让人家甩了你了,真是不要脸的女人!”她狠狠的骂云静好,也污辱的自己的工作。

  “你是不是摸男人那个上瘾啊?真是不要脸,真是活该被人甩,被人骂,我真认为,你这样的女人一辈子嫁不出去!”

  云静好淡然好奇的眼光望着她,没有回一个字。

  “跟你在一个科室,背后天天受到人家的戳戳点点,这点气我也算是受够了,没想到你还么的顽固不化,真是外星来物!我不干了,我直接找主任,换科室!”助手一甩脸走了。

  不远处,刚刚拿自己血液化验单的秋穆清正好完完全全的听到看到了这一幕。

  叹了口气,听到发泄完了的助手扯了科室的工作牌,一脸的无奈,年纪轻轻的就这样没有原则性,真是!云静好转身进了卫生间。

  刚刚上完厕所准备起身的时候,门口进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她刚想推开门,就听到两个女人开始叽叽叽喳喳的唠着,

  “听说没?”

  “云泌尿,被男友甩了!”

  “早该甩了,整天摸别的男人的那个玩意,她男友怎么想?”

  “就是?我要是她男友,不甩她还等她天天马不停蹄的给戴绿帽?”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