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相亲来了

更新时间:2015-10-10 16:57:51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600

一处普通的住宅多层小区。

  婶婶一溜小跑着下了楼,因为云静好刚步入小区的那一刻,婶婶就在楼上看到了,她快走几步,迎上了侄女,看到云静好一脸的疲惫,顿了顿,推心置腹着,“怎么样,和圣哲谈了没有?”

  “婶婶,我饿了!”她什么也不想说,今天的心情全部让华圣哲他妈这个顽固的老太太给搅黄了,不过,她好在看清了华圣哲的虚伪面孔。

  既然他一直嫌恶自己的职业,为什么不早说?还耗了自己和他这么多年?

  云静好噔噔噔的迅速的爬上了二楼,拉开叔叔开好的门,穿过客厅,为了不让叔叔担心,她一边强扯出一丝笑容,“叔叔,我回来了。”

  虽然她很小住在叔叔婶婶家里,可是他们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外人看,自己也没有感觉那种寄人篱下的生活。

  “这个丫头……”婶婶气喘吁吁的声音,她被静好甩得很远。

  闪进自己的小卧室,

  云静好扔下了挎包,坐在床头开始发呆了下,自己是不是当初选错了,所有的人为什么都在嫌弃自己的职业?

  这并不是挠头的。

  身边的风言风语,她早就淡然了,可是竟然连相恋十年的男友竟然也如此看自己?当初,华圣哲可是一无反顾的支持自己的职业。

  为什么现在突然翻了脸。

  很快,

  客厅传来婶婶的呼唤,“静好,开饭了,你最爱吃的家常豆腐,酸梅小排!可乐鸡翅!”

  “来了!”敛去脸上的阴霾,云静好扯着笑容拉开了房间的门,不想家人跟着一起担心。

  饭桌上,

  婶婶道,“静好,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一边说着,边夹了一个鸡翅放到她的碗里,“最近太累了,瘦了,多吃点肉。”

  “嗯!”她低头忖思了会儿,还是打算实话实说,不然骗来骗去早晚有露陷的时候,“叔叔,婶婶,”她终于抬起头来,顿了顿。

  “我和圣哲的事情可能黄了!”她小心的说了出来,然后就低下头不再说话,一个劲儿的往嘴里扒饭。

  空气很快静止下来,

  下一秒,

  “咳咳咳!”云静好被rou丝呛着了。

  婶婶立刻放下手中的碗筷,拍拍她的后背,“你看看你,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明天我让刘婶,李妈,给你介绍好的,个个都要超过他,哼!”婶婶很是生气。

  叔叔的脚在桌子下狠狠的踩了婶婶一脚。

  要是换作在平时,云静好肯定一百个理由推三阻四,这一次,云静好,却是很郑重的放下碗筷,“我会去的,时间地点婶婶来张罗就好。”

  “好好,我马上去联系!”婶婶很高兴就要起身。

  “吃完了再去!”叔叔朝着婶婶挤挤眼,意思是先陪静好吃完饭再去,现在还接着这个话题多赌得慌。

  “叔叔,婶婶,我吃饱了!”放下碗筷,静好很自觉的闪进自己的小屋子。

  云静好的职业受贯了白眼,受尽了周围邻居的岐视,她问自己,有没有后悔选择这个职业?还记得,德国霍姆斯教授给自己讲解时触动她心灵的话。

  “你们国家这方面的女医生特别少,而且专业性也不高,相对其它的专业来说处于薄弱地位,我希望你能够选读它,医生无论任何在科室,都不分高低贵践,只在你有一颗医者仁心就够了,每个岗位都是治病救人的神圣职业,所以你不但要尊重它,还有珍惜这个专业,会给你们国家这方面的发展推进到一个新的台阶。”

  “我相信你!”霍姆斯教授最后安慰的拍着她的肩膀,“你将会救治更多这个方面的患者,是我们作为医生的责任和义务,我们应该为自己的职业自豪。不要怀疑动摇自己的信念!”

  婶婶的敲门声,

  云静好换了一副淡定的神情,拉开门,“婶婶,我没事?”

  婶婶亲切的拉着她的手,“孩子,”她语长心长着,一脸的叹息,“我不是催你,不是不想你住在家里,只是不你也快三十了,再……”她说不下去了,“邻居们天天骂我们是sao货,贱人,还诅骂我们嫁不出去,我不怕被戳脊梁骨儿,可你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不能让他们在嘴下这么的糟蹋?”

  “婶婶我知道你们对我好!”云静好暗暗吸了口气,微笑着,反手拍拍婶婶粗糙的大手,“别担心,我明天就去相亲。”

  “嗯嗯,别想着那个华圣哲了,都过去了。你跟他都谈了多少年了!他才说不愿意,哪有他这么耗人的,改天见了面,我非得好好的骂他一顿!”婶婶理直气壮的样子。

  看着婶婶也上了岁数,鬓角的白发多了不少,云静好故意笑了一口,“对,我要嫁出去!”她好让长辈放心。

  “对了,”婶婶欲言又止,“静好,明天相亲的时候,不要说自己是男科的女医生,男人多多少少会顾忌这个。”

  “嗯!”她苦笑了下,心里也跟着一涩。

  “等生米煮成熟饭,再说也不迟!”婶婶的节奏很恐怖。

  倒,云静好的心里百般不是滋味,可是脸上依旧保持着淡淡的笑容。

  ……

  “今天静好可是心思不轴了,要换之前,无论如何劝她相亲,她不是找各种理由拒绝,就是死活不肯。”婶婶低声看了看静好的门紧紧关着。

  “之前是华家和她没说清,现在看来是真的黄了!”叔叔拍了拍婶婶的肩膀。

  第二天下午,还没有下班的时间,

  云静好就收到了婶婶的电话,“静好啊,那个刘婶介绍了一个,要不要晚上见个面?”她语气和蔼的征求静好的意见。

  “好。”

  “晚上早点回家,好好打扮下。”婶婶耐心的叮嘱。

  “好!”云静好挂了电话,脸上一片疲软,自己真的嫁不出去了,她笑了笑。

  想起了华圣哲在大学里给自己说的话,心中一动,那时,他们第一次看电影的时候,播放着青春的一个电影,他也深情的告白:“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转眼这句话已经说了十年,

  而他们马上就要各奔东西,其实一个月前就已经各奔东西。

  云静好有一个月没的收到过华圣哲的电话了,看来他真的厌倦了自己,看来华母说得是真的,他真的不再和自己联系。

  今天病患倒是不多,她看着钟表到点了,抬起头向外面走去,夕阳西下,余辉洒在她浅绿色的风衣上,融上了一层淡淡温柔的色彩。

  黑玫瑰餐厅里,

  换了一袭紫色的长裙,让本来就高挑的她,更多了一丝女人味,比起冰冷甚至挂着一丝浅色微笑的医生脸来说,顿时清目了许多。

  手是握着一本她非常喜欢的小说《简?爱》,这本书是她约会的暗号。

  她希望她的爱情与生活平平静静,简简单单的来爱,用不着惊天动地,一世平安就好。

  唇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清雅,淡然,有点冷,又有点暖,给人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有一种美叫做朦胧。

  正好在不远处的风世安正陪着母亲喝咖啡,一见到那一抹清雅的笑容,老妈倒是先发现了,一本正经着,“世安,看看这个怎么样,不比你的那个什么女人差多少?”

  “差远了。”

  他无聊的说着,可是眼角却有意无意的朝着那个女人看了一眼,发现她并没有朝着这边看着意思,这个样子比她当医生的时候,显得温柔了一丝,没有那么生硬了。看上去还很漂亮!清淡娴雅。

  “男人婆!”他不假思索脱口。

  “我看一点也不男人婆,女人味很浓,还有一种清新雅致的感觉,不过……”老妈一摸额头,“我好像要哪里见过,等一等,我想一想。”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