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手感不错

更新时间:2015-10-10 16:01:28 作者:陌上杨柳 字数:2291

Y市,

  沿海最为发达的一座城市,市中心的位置,一座耸入云端的白色摩天大楼威然屹立。

  这是Y市最为发达、技术最为雄厚的一家私立医院。

  今天周五上午,

  男科主任门诊室,

  主任医师云静好正在认真的接诊病人。

  上午的阳光和煦的照在她的脸上,照的她更加明媚,在男性为主的男科里,她是为数稀少的亮色。

  “叫什么?哪里不舒服?”惯常的询问,云静好的眼睛一丝都没有瞟向捂得严实的病号。

  “风炎!”

  华丽、磁哑的声音像一道夏日里的清泉,流进她的心田。

  云静好微微一怔,视线从电脑上移开,翻过病历本核对上面的名字。

  果然是风炎。

  男人脸孔微微抽搐,长长睫毛垂下三分,黑白分明的眸子在女医生的脸上流连不去,似乎要看清她的一切。

  他的真名是风世安,很偶尔用一下这个名字,还是担心被八卦敏感的女人们发觉。

  接下来,看到云静好脸色淡定与沉着,并没有一丝好奇的样子。

  最后,让男人悬起来的那颗心悄悄收了回去。暗道,看来没有被看穿。

  不过,华丽丽的心却莫名的有些低沉,还有一丝落寞。男人垂着头,本来想说,说自己这个地方有病,这样说太跌面子了!后来干脆不说了。

  转念,他改了话题,“我只是婚检!”这个理由很充足,很给力,关健是给足了面子和里子。他暗暗为自己的快速反应叫好。

  耶!

  男人生怕被别人认出来,所以丝毫没有敢看女医生那一张洞察觉分毫的脸。

  “好。”云静好轻嗯了一声,皱眉看了眼捂得严实的男人,唇角微勾,下颔一指,“去里屋。”

  男人愣了下,目光望了下医生所指的屋子。是这间诊室里一个小套间。

  云静好淡然的连头都没有抬,生硬的挤出三个字,“进检查室,tuo裤子?”

  “啊!”男人的脸都微微胀红了一些,这绝对是最有史以来,他听到的女人最精爆的一句话,上来就脱裤子。

  男人犹豫了一刻,僵硬的身子微微站起来,步子有些不想动,冷爆了一句,“你对男人都这样吗?”

  “不tuo裤子,怎么看病?”云静好倒是一点也不矫情,干脆利索,抬眼回望了一眼戴着口罩的尴尬男人,一边从诊室的操作台上戴上最超薄的橡胶手套,接着又套了一层,一本正经的回头,

  “进屋,上床!”

  倒,风世安吸了口凉气,这句,比刚才还给力,想到老妈秋穆清还在门外盯梢,不由的沉下气来,看样子,这个女医是没有认出自己这个男神。他叮嘱自己要淡定。

  挪动步子,不如说是他挪蹭着进了屋子。

  站在检查室里,

  他环顾四周,检查室东西两边各一个简单的棕色的小床,床尾处,分别配有一架探照灯似的仪器,风世安是第一次来这种科室,还是被老妈秋穆清逼得。

  “如果不进来,老妈……唉!”风世安暗暗咬紧牙关,一世英名都让老妈毁了。

  “你愣什么,赶紧着,后面还有人等着!”举着戴好手套的双手,穿着白大褂的云静好走进检查室一步步逼近风世安的身旁,目光严肃锐利,她已经做好了准备检查。

  “怎么还不tuo?”

  “你看着,我怎么tuo?”他一脸的懊丧,虽然戴着口罩,云静好也能看到他眼中的一层衰气。

  不过云静好可是见多了这样的场面。

  风世安耳根都红了起来,手指僵硬的摸向了腰间……这是他这辈子干过的最为最为……自尊心受践踏的一件事。

  口罩后捂得严实的整张脸都火烧了起来,风世安偷眼看了下面容姣好的女医生,风淡云清、公事公办的样子。

  倒,她一点也不脸红,弄得风世安的心里开始忿忿的不平衡起来。

  眼睛斜过了她的胸牌—云静好,医学博士!

  她肯定脸皮厚!不过名字还取得不错,可惜了!风世安暗自咕嘟。

  “用不用帮忙?”

  “不!”惊得风世安连连摆手,他惊慌着,想一头撞在豆腐上死的心都有了,他的脸更烧了,像天边的火烧云一样,甚至可以滴出血来。亏了这张天下无敌的超级口罩,回头得好好的感谢助理给买了这样一个限量版超级大的罩子。

  不然……风世安绝对不敢想什么可怕的后果了。

  风世安朝自己身后扫了眼床,床有点短,一米八的完美个子也搁不下,他想还是就此散了这个要命的检查吧。

  “上床!”她没有一丝犹豫,因为病人要面子,耽搁的病情不少,她作为专科医生必须为男人们负责,为他们负责,也就是为千千万万名女同胞负责,云静好就是这样想的。

  咬牙,闭眼,风世安一百个不情愿的平躺在床上,像被待宰的死猪一样。

  直挺挺的身子绷得很紧像僵尸。

  一丝凉意浸过那一片敏感区域。

  “痛不痛?”云静好一边认真的仔细检查,手指腹小心的一处处按压,“这里痛不痛?”她很小心,很负责的检查。

  隔着手套,一丝淡淡的余温还是从云静好的指尖轻轻的传递到了他敏感的区域。

  风世安的心中一片燥热涌起。暗想,趁此机会一定好好的调戏下女医生,让她这么生硬!

  打定主意的风世安眉头紧皱,哎呀一声,吓得云静好立刻手指从他的下|体敏感区域迅速的撤回来,“怎么了,难受,用不用拍片?”

  “不是,不是!”狡黠的风世安看到女医生一片惊愕的样子,一下子爆笑出来,“我是说手感不错,医生可以再接再厉。”

  ……

  云静好的脸瞬间冰冷起来,“这里是医院,不是你玩乐的地方!”说罢,利索的从手上摘除下手套,走出里屋,来到诊室外的洗手台,很认真的去洗自己的手。

  风世安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头,扭过头,透过没有关的检查室的门,一动不动的盯着检查室外的她,以为她生气的要骂自己。可是她正安静的洗手,一洗就是认真的洗了三遍。

  然后云她头都没有回,扔过来一句硬邦邦的话,“穿上衣服。如果不放心,建议做个皮屑标本化验!”

  ……

  正在这时,

  还没等门外走廊的护士叫下一个号的时候,一位上了年纪的戴着口罩的中年妇女却是不顾门口护士阻拦,强行闯进云静好的诊室。

  云静好一愣,揉在后肩上的双手急急的收了回来,一看是女性,连忙客气着,“您好,这里是男性泌尿科,女性……”她剩下的“科室在那边!”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一阵阵冷笑。

  中年妇女窜到云静好办公桌的对面,抬手撕下了口罩,露出一张面孔狰狞的脸,开始破口大骂,“云静好,你这个贱|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