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打酱油

更新时间:2017-02-28 08:48:10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14

“没错!我真的只是路过。”

  张灵很郁闷,为什么说句大实话就那么让人难以相信,自己长得很有欺骗性吗?为什么现在总是这样,很让人受伤好不好。

  谎话没必要说三遍,在张灵的再三强调下,魏剑平勉强信了。

  “算了,就当我今天没来,你们该干嘛干嘛。有一点,人质我救走了,看能不能向那小妞讨点赏,有多少算多少。”

  魏剑平兄弟忐忑的把放下心,或许眼前的年轻人真的是路过,最终要的是,他对自己没有敌意。

  “谢谢了,兄弟,杀了那畜生,我们兄弟就回部队自首,以后也没办法感激你。”

  “回去是死,为什么不赖活着。”

  张灵的问题让魏剑平粱兄弟颓然一笑:“我们没地方跑,部队要查,根本不愁找不到我们兄弟,反正都是死,还不如爽快点。”

  张灵很不喜欢魏剑平的态度,他的观念,从来就没有什么事情比生命更严重。

  “如果想活,听我的。报了仇,去南洋,印度尼西亚,那里有很多海外华人组织,你们应该是国内部队的吧,在国内纵横无敌,但是国际上,恐怕也没那么大精力对付你们两个逃兵。”

  “你是……”魏剑平眼睛里闪着疑问,张灵的话里带来了太多的信息。

  “不用问了,我就说这么多,你们走吧,警方不会让你们在她们眼皮子底下杀人,那家伙也就是个乡长,出了这里,你们兄弟杀他像杀只鸡一样简单。”

  活着,真的是一件很实在的事情,只有有机会,是人都会珍惜。

  魏剑平兄弟想了一会儿,终于走了,虽然警方围的像铁桶,但是他们自然有办法,不需要张灵担心。

  善后工作自然有警方处理,虽然说没有抓到主犯魏剑平兄弟,但是却保证了人质零伤亡,而且当成击毙三名歹徒,这个结果已经非常让人满意了。

  甚至在安婕的眼里,魏剑平兄弟逃脱,恐怕也是张灵故意的。这个,她猜到了结局,却没有猜到过程。

  安婕第一时间找上张灵,而张灵也正在等她。

  “宋队,那个,赏金跑了,救出人质也有个价吧,随便给点。”

  “好啊!去警局拿吧!”

  “不兑现?”这个张灵可不满意了。

  “你先想想你袭警和偷警察枪械的罪名吧,跟我走。”安婕冒出狐狸一样狡黠的目光,看好戏似得盯着张灵。

  “你过河拆桥。”张灵怒瞪了眼前的小妞一眼,愤恨恨的。

  “这个要讲证据的,先生,你偷警察枪械的证据就是这三个歹徒,他们身上的子弹都有编号,就算你现在把枪塞我身上,你也赖不掉。”

  安婕半眯着眼睛,笑盈盈的跟张灵分析,就像只刚偷了小鸡的黄鼠狼。

  忽然,安婕脸色一变,后背被硬硬的东西顶到。“混蛋,还真往我身上塞!”

  一想到这家伙那双贼手,安婕就牙痒痒,谁知道这家伙刚刚塞枪的时候有没有趁机乱摸。

  “这不用带手铐这么严重吧。”张灵愕然的看着手腕上冰凉的手铐。

  如果这年代还有枷锁的话,安婕绝对会给张灵套上去一个,那样这家伙溜起来也没那么方便。

  那边的善后工作安婕根本没心思,拉上张灵就往警局走,亲自把张灵送进审讯室。

  留守的警员们傻眼了,还从来没见过这位姑奶奶亲自审讯的,里面那位是要遭了多大的罪啊!

  小警员们一边看热闹一边庆幸,从身后偶然走过的一位中年人眼角的余光瞟向里面,立即惊讶的揉揉眼睛,怎么会是他?他怎么到国内来了。

  审讯室里明亮的强光,安婕一本正经,并且不时抬头莫名其妙的看张灵一眼,看得张灵心里发毛。

  “身份证拿出来!”

  “身份证?没带。”张灵说真的,他真的没身份证。可是,他说实话真的很难。

  “你……”安婕正要暴怒,可转念一想,这不正好跟自己的猜测吻合吗?

  “那行,别的证件也可以。”只要张灵拿出他的军官证,安婕的猜测就完美了,不过张灵掏出来证件让她又失望又愕然。

  “还有别的证件,出生证可以吗?是不是要我证明我是我自己!”

  这混蛋!明显是插科打诨吗?

  安婕看的很清楚,张灵摆明了不好好配合。

  算了,反正这点小事,她也没想多计较。

  “那你怎么把那些歹徒击毙的?而且,周青的枪是怎么落在你手里的?”

  原本张灵那种不着痕迹的还好解释,而现在却根本没法解释了,这家伙全身上下的秘密到处冒泡。

  “他们自己内讧,那个大胡子想要杀人质,留平头的劫匪不准他杀,两个人争了起来,你打我一枪我打你一枪,就死了三个,那两个也跑了。”

  骗鬼吧!

  安婕眉毛一皱,目露凶光,对这个不说人话的家伙没好脸色。

  “你还别这么看我,真的,人质们都看见呢?”

  “那这么说,你从头到尾除了在门口打了个滚,其他什么也没干,那好了,赏金取消。”

  “咳咳咳……”张灵一阵剧烈咳嗽!

  “现在我问你,周青身上的枪你是怎么拿到的?还有我……”安婕一想到这家伙有可能往自己身上摸,脸色一红。

  “你给我说人话,不然我告你袭警和偷盗枪械,你的证据可在我手上。”把张灵拿捏在手里,安婕的感觉非常好,洋洋得意。

  妈的,被这小妞夹住老二了,拔都拔不出来,张灵心里愤愤的想。

  “我从那个小警员身上拿枪也就是手快而已,没什么?”

  “有多快?”安婕不依不挠。

  “你想知道?要不要亲自感受一下?”张灵敦敦诱导。

  “怎么感受?”

  “那你看好了……那边……”张灵的手一下子指向门口,小门关着,安婕在警局里雌威厚重,没人敢擅自开门。

  “你搞什么鬼?”安婕莫名其妙。

  “你没感觉到?”张灵眼睛瞄了瞄安婕裹在警服里丰满的胸部,欣赏上面张弛的曲线。

  刷……安婕的脸上红的滴血!羞涩只是一瞬间,暴怒却是持久的。

  “……你死定了……没人能救你!”安婕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口把这个家伙咬死,居然有这么无耻的人。

  安婕感觉胸部上松垮垮的,还有一点点凉意,丰盈的胸口已经挣脱了束缚。这个无耻的家伙居然趁着她转身的那一下,隔着衣服把他内衣后面的扣子扒开了。

  张灵的手很快,快的安婕根本没反应,要张灵提醒才能感受得到,这种感受很刻骨铭心,刻骨铭心的让安婕恨不得将张灵暴打一顿。

  穿越前,张灵曾经遇到过一个不开眼的小偷,把主意打到他身上。结果,当然是小偷很悲剧,被张灵逮个正着。

  风水相师,测算福祸,怎么可能栽在这上面。

  原本张灵准备把人送官府的,可是小偷苦苦哀求,提出了一件让张灵很感兴趣的事,那就是将他的绝技传给张灵,换取张灵放他一条生路。

  结果,张灵兑现了承诺,小偷逃脱一劫,张灵却学会了小偷的绝技。

  不过,张灵一般不会轻易动用,当做自己的杀手锏藏了起来。

  也不是张灵故意占安婕的便宜,而是故意激怒这位女警官。很显然,这位女警官老是针对自己,显然有什么目的,张灵打的主意,就是把她的目的套出来。

  “你自己说要亲自感受一下的……”

  张灵当然不可能让安婕得逞,很轻易的就躲开。

  安婕追了几下,才想到红着脸扣上后面的扣子,气呼呼的坐下。“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今天就像赚那十万块,谁知道连个零头都没捞到,还让你揍一顿!”

  “真的!”安婕眼珠子溜溜转。

  “真的,我身上就剩几千块,还是……”

  “你很缺钱?”

  张灵慎重的点点头。

  “那好啊,我要是遇上什么棘手的案子,找你解决,警局有悬赏和奖金,怎么样?”安婕诡笑着提议。

  “先把这次的账结了再说,以后看心情!”

  “袭警和盗窃枪械要判多少年呢?”安婕掰指头算一算。

  “行!”张灵咬咬牙,恨恨的答应。“先多少给点支援一下,再过几天就要睡大街了。”

  “哼!这次就算给本小姐的……”安婕想了半天,也没给这笔款子想个好名称。“谁让你乱动手脚。”

  “动下手就十万啊!”张灵懊恼的抚着额头。“妈的!十万就十万,有价钱就好办,你随便开,最好是陪睡的价也有。”

  “你去死!”安婕脸上绯红的呸了一口,走出了审讯室。

  “喂,你要不要放我出去?”

  张灵聊赖的坐在小审讯室里,也不知道那丫头发什么疯,是把自己忘了还是故意的?

  估计是故意的,难道今晚在这里过夜,也不错!反正身上余粮不多,能省则省,这里总比大街上舒服。

  而且,张灵自信,这个小妞,应该会放了自己的。毕竟,自己什么事情也没犯,还帮她抓住了劫匪。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