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正主

更新时间:2017-01-17 13:56:35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08

“不好意思,现在我的搭档是张灵,我们刚刚已经进行了一次完美的合作。广告已经顺利的拍摄完成,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去问一下你的经纪人。”

  “什么!拍完了。”

  这下余震的脸色是彻彻底底的黑了下来。

  “开玩笑,谁拍的,我不在怎么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好意思,无可奉告,这不是我的意思。”杰尼芙一脸无奈的表情,她才不想多搭理这个看起来很轻浮的男人。

  还是自己的王子好,冷酷成熟,魅力稳重,反正什么都是好的。

  “是你!”

  余震很快就发现了站在杰尼芙身边的张灵,眼神顿时带着一份怨恨和不屑。

  “我当是谁,原来不知道在哪里找到的一个野模,哈哈!”

  余震冷笑的看着张灵。

  “不好意思,现在我回来了,这里用不着你,你可以走了。”

  张灵一直站在旁边,没想搭话,正纠结自己忽然出现的廉贞星坐命,可现在人家当面说话,张灵不由得皱起眉头,然后用一副白痴的眼神看了对方一眼。

  “杰尼芙小姐,抱歉,我还有其他的事情,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这么急吗?好吧!”杰尼芙顿时撅着小嘴。“我已经留了你的地址,我相信我们的圆还在,肯定会再见面的。”

  好吧!

  张灵只好默默的流着汗,缘分被解释成这样,也是够奇葩的,关键是张灵也挑不出一点毛病。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有些人,别妄想着一步登天。”

  这下张灵连头也没回,直接错过余震,直接走过去,跟导演打招呼,示意先走一步。

  “杰尼芙小姐,在中国有很多这样的人,整天做着明星梦,却根本一无是处,要不是我在这里,您今天可能要被骗了。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开始准备拍摄了吧。”

  “准备拍摄?”

  杰尼芙表情很厌恶的看了余震一眼,余震沾沾自喜的在杰尼芙面前抹黑张灵,却不知道,只能让杰尼芙更加讨厌他。

  “对!我必须在下一个通告之前拍摄完,然后赶紧离开。”

  “那你现在就可以走了,谢谢!”

  “什么!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广告已经拍完了,这里用不着你了,你可以走了。”

  余震脸色铁青,这可是刚才他讥讽张灵的话,现在原封不动的还了回来。这可就啪啪打脸了。

  就算再笨,在杰尼芙的一再强调下,他也意识到不对劲。

  “你是说,广告已经拍完了,就是刚才那个野模拍的,开什么玩笑,他凭什么可以拍,这是毁约,我要投诉。”

  杰尼芙懒得跟他废话,再者,对中文不好的她来说,说太多话了,真的心好累。跟自己的王子张灵说话,完全感觉不到,跟无关紧要的人,那就没那个必要了。瞬间懒得理你!

  “不好意思,无可奉告!”

  留下一脸懵逼的对方,杰尼芙含情脉脉的看着张灵离开,心里开始酝酿着下一次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见张灵呢!

  直接去找他,会不会让他觉得我很轻浮呢!东方男人不喜欢这种方式,他们喜欢含蓄,真是好麻烦呀。

  “什么!广告拍完了,开什么玩笑,没有我们你们怎么拍的。不拍了是吧,你们可别后悔,我们的通告多着呢,到时候别说我们不配合。”

  余震的那个胖女人经纪人,正跟导演吵在一起。

  “到底什么情况!”

  “他们说广告已经请了其他的人拍完,还说我们毁约,要起诉我们。”

  “什么!可恶!”

  余震目瞪口呆,张灵的样子,顿时出现他的脑子里面……

  ……

  二十天的复试很快就到来,张灵还像上次一样,没有任何准备,直接走进考场。

  相比起初试,复试的内容相对来说,要复杂得多,还有组合式的表演,一般都是小品,和即兴发挥设定剧情,自己编自己演。

  不过,由于张灵在初试中的表现,监考老师对他印象深刻。

  毕竟这样一个奇葩学生,想忘记都不是件那么容易的事情,明明感觉天赋爆棚,可是,你让他表演小偷,却说没见过小偷,让他唱歌跳舞,一概我就不会,看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样子。

  让他表演被人打倒好了,还问是谁在打,要是一般人,还要打回去……这到底是来考试的,还是来拆台的。

  就这么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考生,弄得几位监考老师又尴尬又纠结。

  为了不让人看起来是在给张灵开绿灯,复试的时候,几位监考老师给张灵出的考题特别特别简单,就是来一段走秀。

  为了担心张灵不懂走秀什么意思,甚至很直白的告诉他,你就从那边走过来就行了。然后,三位导师一番点评,说这段走秀有什么范,有什么气质,之类之类,然后一大通,最后一句话。

  恭喜你,考试合格。

  一锤定音。

  于是,张灵就这么云里雾里的走出了考场。

  但不是所有人都像张灵这么幸运,艺考的残酷性在这一刻体现出来,许多人都是背井离乡,十几岁就离开家庭,一个人只身北上,找培训班努力训练,就是为了这一刻完成梦想。

  但有梦想就一定会实现的,只能是传销。

  有人圆梦,就有人失落。

  很多十几岁的女孩,都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没有考好的,当场泪崩。

  等到放榜的那天,张灵在早早的来到了北影外的公告栏,通过考试被录取的考生,名字都会出现在公告栏中。

  由于是放榜日,几乎所有考生都会来看一看,除非是那些表现极差,没有任何希望的,不想再次承受打击。

  一大早,外面就有围了很多人,张灵只能远远的站在外面,不出意外的在第三排找到自己的名字。

  可还是有很多人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当场情绪失控,尤其是女生,大哭不止。

  “唯唯!你怎么了,不好了,唯唯哭晕过去了。”

  忽然,人群中发出女生惊叫的声音。围观的人不自觉的散开成一个大圈子,把几个女生隔离出来。

  其中一个穿着朴素的清秀短发女生,脸色傻白,晕倒在另一个长发女生怀里。那个女生也被吓的脸色煞白,情绪激动。

  “唯唯!唯唯!快叫救护车。”

  “有的同学匆匆忙忙去找电话打120,毕竟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张灵的目光自然被吸引过来,站在一旁。

  “哎!又是一个落榜的,看来今年又有很多人要失望了。”

  “我认识她,这个女孩叫唐唯,是我们培训班的,家境不太好,平时很节省,估计是落榜了,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晕过去了。”

  “是啊!谁能承受得住啊。我现在都不知道我该不该坚持。”

  听着旁边交头接耳的话,张灵不自觉的走了上去,看着晕倒的女孩。

  晕倒的女孩长相很精致,是典型的南方女孩,十分可爱,剪着短发,看起来清清爽爽,衣服虽然普通,但是整洁干净。

  “放心吧!没什么,只是急火攻心,一下子昏迷了,把她放平,拿点水过来。”

  张灵走了过去,把女孩抱了过来,然后平缓的放在地上。

  “这是谁呀!他要干嘛?”

  “好帅啊!我见过他,初试的时候跟他一起过来的,看样子应该是过了考试了,嗯!他要去对那个女生做什么……”

  “他会医术吗?这么年轻,还是不要乱动的好,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就麻烦了。”

  “这样被他抱着,好幸福啊……”

  “……”

  “你是医生?”

  长发女生这才回过神来,看向张灵的侧脸,一时居然不知道怎么办。

  “略懂一点。”

  穿越前张灵所在的大北宋,医和道通常都是不分家的。很多道士不仅精通相术,也精通医术,比民间的大夫医术高明得多。

  只不过他们的医术一般不会出手,但有时候会配合相术,给人消灾解难,更加增添人们心中的神秘感。

  张灵作为一个级别虽然不太高,但是总算入流了的相师,医术还是要懂的。这是行走江湖必备的技能。

  张灵的医术说不上多高超,一般的症状还是能够药到病除,由于平时走一些奇葩路线,所以一些疑难杂症也能歪打正着,对症下药。

  把女孩放下之后,张灵在女孩的人中上掐了一下,女孩渐渐醒了过来。

  “唯唯!”旁边的长发女生立即过去抱住短发女孩。“你没事吧,刚才你差点把人吓死了知道吗?”

  “你是?”

  “醒来的短发女生,眼神迷离,忽然发现眼前站着一个陌生但是却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心中砰砰直跳的男生。

  “唯唯!你刚才晕过去了,是这位同学把你弄醒的,吓死我们了。没考好就算了,明年再来,这样子你还要不要命了。”

  “丽丽!我不想再考了,好苦啊!我坚持不下去了,真的。”

  说着说着,短发女孩唐唯的眼泪,又开始出现在眼眶里,不停的转悠起来,随时准备落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