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一卦千金

更新时间:2017-01-17 13:53:54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839

“吴先生,能不能给我找几枚硬币。”

  吴学军很快让家里的人帮忙找来了几枚硬币,张灵用硬币,占起了很简单的阴阳卦。硬币在张灵手里,片刻之后,被撒落在茶几上。

  双阳卦!显然,事有可为。

  想要凭几枚硬币来测人气运和吉凶,看起来都觉得有点不靠谱。事实上,一般相师进行这样的占卜,并不是针对对方,而是为自己参与这件事来定吉凶。

  相师为人消灾劫难,趋吉避凶,自己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就会沾染一些因果,这些因果,很可能会牵涉到自身。

  那么,自身是凶还是吉,相师自然要先有把握,才敢下手。

  “怎么样,张先生,能不能为我躲过这一劫。”

  从张灵进门,到现在,吴学军终于耐不住性子,问了起来。

  “最近你是不是有做过什么坏气运的事情?”张灵问道。

  吴学军想了想,欲言又止,向他这样的地产商,平时接触的事情太多了,要说坏气运,一下还真想不起来。

  张灵也没真的向他询问答案。

  “你的中年劫,加上冥冥中命犯煞星,导致你最近气运崩坏。而从面相看,你的额角深凹,主小人作祟,看来确实有人在害你。我不能帮你找出这个人,只能指点一下。”

  “那就请张先生出手,为我找出这个人。”

  如果说吴学军一开始有点瞧不上张灵的意思,现在心里已经隐隐有些期待起来。毕竟从进屋到现在,陈德全没有开过一句口,都是张灵在盘算。

  而且就算长相年轻,但是一举一动,都是高人风范。

  吴学军一双眼睛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看人还是有一套的,你要是真的在他面前装大头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随着一言一行下来,吴学军心里渐渐有些期待。

  可是,张灵却摇摇头:“我只能指点你方位,具体这个小人作祟,应在谁身上,你自己会清楚。”

  张灵并不是神仙,而且跟吴学军也不熟,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算到到底是谁。

  但是,从吴学军的面相,以及为吴学军测算风水气运的过程,张灵已经渐渐有些眉目了。

  “额角深陷的位置在左侧,以人中为轴,推算方位,当在西北!这个人和你气运交缠,关系应该很深,而且应该很密切。”

  张灵点到即止,这种事情说多了,容易产生误解。

  吴学军正听得认真,张灵却不说了,这下就跟猫挠了心一样,正想多问两句,可是张灵却没有开口的意思了。

  西北,关系密切!

  吴学军脑子里面忽然灵光一闪,浮现一个人影来。

  像吴学军这种大富商,怎么可能没有点风流韵事,和其他人一样,吴学军也有几处金屋,藏了几个娇没人。

  在西外环,吴学军包养了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那叫一个水嫩,吴学军简直流连忘返,最近都被缠在那儿。

  而有天晚上,吴学军把投标方案带在身上,去和那个小三风流了一夜。

  除此之外,吴学军再也想不到其他地方出现了疏漏。

  这个贱人!

  想通了这点,吴学军咬牙大恨。

  小三的事情可以放到一边,吴学军对张灵,那眼神瞬间就不对了。

  大师果然是大师,一点就通啊!

  “吴先生,我看你的气运,求财一事,并不是这么容易。”

  “哦!”

  吴学军把刚刚想要提出的问题噎了回去,仔细听张灵怎么说。

  “你印堂晦暗,这段时间气运不济,不止是小人作祟这么简单。气运不济,本该破财免灾。”

  “张先生说的有道理!”

  如果是刚进门的时候,以吴学军对张灵的印象,劝说他破财免灾,吴学军根本不屑一顾。我请你来这,可不是来告诉我怎么吃亏的。

  不过,从张灵刚才的一指点,吴学军发现了招标方案的疏漏,对张灵已经收起了小看的心思,尽管并不认同张灵的说法,可却没有反驳。

  “那张先生能不能为我改运,价钱的话,都好说。”

  张灵微微一笑,察言观色是相师的看相的基本功,吴学军那副不放在心上的态度,张灵怎么可能感觉不到。

  既然这样,张灵也没必要多说,有时候总要吃一些亏,才会知道错。

  “吴先生先过了眼前这一劫再说吧。”

  张灵出言拒绝,你就这么张嘴一说,就给你办事,驱之则来,挥之则去。哪有那么容易!而且,一说到钱就俗了。

  尽管惦记的就是你袋子里的钱,但始终要做出一副风轻云淡,视钱财如粪土的样子。

  “既然吴先生已经事了,那我也就告辞了。”

  张灵站起身来,有离开的意思。高人就要有高人的风范,不拖拖踏踏,说走就走,毫无烟火气息,才更能给人神秘感。

  嘴上说离开,张灵却并没有行动。

  很简单!还没给卦金,大晚上的,总不能让人白跑一趟吧。

  “张先生,怎么能这么快就走,多待一会儿。”

  “俗事缠身!”

  张灵一句话应对。

  “吴董,张先生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今晚我都是厚颜请他出山,实在是打扰张先生了。”陈德全站在旁边,非常感激的看了张灵一眼。

  今晚的事情,陈德全是病急乱投医,对吴学军的事情,实在是无能为力,才想到张灵。没想到,张灵三言两语指点之下,吴学军豁然开朗。

  而张灵所说的一些卦相,陈德全有些接触过,有些连听都没听说过,更是云里雾里,一知半解。

  “张先生肯来帮忙,实在是太感谢了。”吴学军也站出来道谢。像他这种生意场上的人,自然会做。

  大晚上的请高人出山,怎么可能三言两语就谢了。

  不过,吴学军和张灵也是第一次接触,并不知道底细。

  风水相师这个行当,水可是深得很。听说南方的某些城市里,请风水大师布局家宅,测吉凶改气运,有的富商不惜一掷千金。

  如果你嘴张少了,就是对对方的大不敬。说不定还被人记恨。

  一时间,吴学军还真有点犯难,不由得把目光投向陈德全。

  “张先生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改天一定要好好宴请张先生,今晚打扰了,这卦金的事情,您看……”

  “我今晚只是应朋友邀约,吴先生不必客气。”

  尽管心里就等着你这句话,不过张灵依然把姿态摆的高高的。

  说钱!太伤感情了。

  不过,感情本来就是用来互相伤害的,咱们还是谈钱吧。

  “那怎么行!陈老先生是我的朋友,张先生您也是我的朋友,我吴某人从来不会亏待朋友,不如这样吧,陈先生的招牌是铁口直断,一卦千金,这样您觉得如何。”

  铁口直断,一卦千金!

  陈德全在庙会里摆摊出的就是这招牌,没想到现在吴学军却拿这个来说事。

  一卦千金!当然不可能是一千两黄金,按照张灵的理解,而是一千克黄金,就是黄金二十两,这已经是绝大的手笔了。

  张灵心里极为满意,可是脸上却是一副不温不火的表情。

  “张先生!”

  陈德全不知不觉,把称呼张灵的小字去掉。

  “您就不要推辞了,如果您不收,以后吴先生的名声不好听,我们这一行的人,可会对吴先生有意见。”

  “没错!张先生,您就收下吧!”

  吴学军倒不是惺惺作态,是真心实意希望张灵收下。

  今天张灵随手一指点,就破了他的难题,吴学军相信,以后打交道的机会肯定不少。要是现在张灵不收,就是说以后不好说话了。

  而且,风水界就这么大,还有个陈德全站在旁边,要是传出去,他吴学军请风水相师问吉,却不给卦金,那以后在这一行,可请不到人了。

  现在的黄金价格,也不过五十多块钱一克,一千金也就五万多块,对吴学军来说,完全不是什么问题。

  南方城市和香港,请一个风水大师,没有六位数人家根本不会搭理你。

  “好吧!那我就借一回陈先生的招牌。”

  吴学军满意的点点头,很快就给张灵准备了一张卡,里面是五万现金。并且让司机专程送张灵和陈德全回去。

  吴学军的宝马车上,张灵和陈德全坐在后座。

  对于穿越以来第一次给人看相算命,张灵还算是挺满意的,看来风水相术在现代,并不像之前自己想象的那么没落。

  只不过,底层的普通大众对风水相术的认知度降低了,而这些政商界的精英,对风水相术,还是比较认同。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