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中年劫

更新时间:2017-01-17 13:53:25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147

对于大半夜的有人找张灵,连张灵自己都一头雾水,跟那个明显有些花痴了的酒店服务员一路走去前台,张灵拿起电话。

  “您好!”

  “小张先生,我是陈德全。”

  电话那头,陈德全厚重的声音传来,张灵顿时想起自己给陈德全算的那一卦,难道那一卦应验了?

  “陈先生,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张灵心中已经猜到,估计是陈德全那边的事情不顺,所以才给自己打电话。

  果然,陈德全说道。

  “小张先生,这么晚打扰了,您现在能不能麻烦来一趟三环的锦华公园,有重要的事情,我派人过来接您。”

  “这么急!”

  张灵犹豫了一下。

  “嗯!很紧急,小张先生,江湖救急,请您出手一次。”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张灵只能点头。

  “好吧!我在宾馆等你。”

  “多谢小张先生。”

  在宾馆前台等了一会儿,没多久,张灵就看见之前在庙会的那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出现在宾馆门口,朝他走来。

  “张先生,您好!陈先生让我来请您过去一趟。”

  “走吧!”

  出了宾馆们,外面停了一辆小车,中年人为张灵打开车门,然后自己开车,朝夜色中驶去。

  张灵一直没说话,现在对陈德全那边的情况,完全是两眼一抹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不过,从开车的司机,张灵已经可以看出,陈德全认识的肯定是一个大富大贵的人,这种人要办的,当然不是小事。

  半个小时后,车开进一家别墅,还没停稳,陈德全已经来到车门口,亲自为张灵打开车门。

  “小张先生,实在冒昧,这么晚了还麻烦你,真不好意思。”

  “既然来了,就先看看吧!”张灵下了车,和陈德全一起朝别墅大门口走进去。

  客厅里灯火通亮,巨大的水晶吊灯,悬挂在屋顶,灯下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膀大腰圆的西装男人,却是一脸愁苦的表情,发现陈德全进来,立即抬起头。

  “陈先生,人呢?”

  “吴董!人在这儿。”陈德全让开半个身位,给双方互相介绍。

  “这位是张灵张先生,家学渊源,风水相术方面的造诣极高。”然后又面对张灵,指着西装男人。“这位是吴氏地产集团的董事长,吴学军吴先生。”

  张灵点点头。“吴先生,您好!”

  “张先生?您好!您好!”

  虽然满脸的疑惑,但是吴学军隐藏的非常好,眼神一撇,询问陈德全,这就是你说的,请的那位高人?

  很显然,张灵的形象,跟高人完全不沾边。而且长相稚嫩,就跟一个小孩子差不多,吴学军本能的以为陈德全在忽悠自己。

  “今天这件事不解决,谁也别想走。”

  吴学军纵横商界,在北京这块地方,可不是什么善良角色。

  张灵并不管他心里想什么,不管是为人测面相气运,还是风水堪舆,寻龙点穴,事在人为,能做的就做,不能做的不好意思,另请高明。

  上至帝王将相,下到刁民恶妇,张灵都见识过,当然不会把这些事情放在眼里。

  “吴先生气息急躁,眼神暗黄,定是遇到了什么大事。你天灵有阙,损了自身之禄,吴先生请伸手。”

  张灵示意吴学军把手伸出来,面相之后,张灵看起了手相。

  “吴先生命理富贵,但是这中年劫,便是应在这了。如果我看的没错,此次吴先生恐怕是要破一大笔财。”

  不管是为谁看相测命,相士首先得给人一个心理震慑。

  这是因为,不管是在哪个年头,因为江湖骗子太多,傻子也学精了,不来个一唬二吓,别人根本不鸟你。

  那些江湖骗子,是完全扯虎皮拉大旗,吓唬人,本来没有什么事情,硬是被他们说的命运坎坷,身遭大劫,等被吓得六神无主了,那还不是任人宰割。

  但真正的相士却是通过别人的命格运理来推测,最多就是在措辞上,稍稍用一点夸张的手法。

  “张先生神了,这次确实是请两位先生来,为我免这一劫。”

  虽然一副惊愕的表情,但是吴学军三言两语,就真把张灵当神仙了,是不可能的。虽然张灵一眼道破他的真实状况,可谁又知道,是不是陈德全在路上跟张灵提前透露,所以两人一唱一和,在这里装神弄鬼。

  “破财免灾,并不是什么坏事。钱财是身外之物,吴先生又何必计较太多。”张灵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敦敦教诲。

  可事实上,这种身外之物,张灵一点也不嫌多。

  “是是!张先生当然不在乎这些,但我们做生意的,讲究的是顺风顺水,你一旦在哪个地方折了,半年爬不起来,生意早就让别人做了。”

  “那吴先生,此行是想求财还是改运?”

  张灵当然知道三言两语劝不退吴学军,要是吴学军真的被劝的认了这个栽,张灵这戏还怎么唱得下去,那才叫嘴贱后悔呢!

  “既求财,也改运!”

  吴学军当然巴不得财运双收,不过,却眼睛微微的眯起,打量着张灵,就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风水相师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是对方要求,张灵自然没意见,不由得看向旁边的陈德全一眼。

  “张先生不用顾忌,放心出手,要是我有这本事,也不用劳烦张先生大晚上跑一趟。”陈德全倒是光棍,既然这次失了手,干脆承认技不如人,这样反而给了张灵面子。

  “吴老板的事情是这样的……”

  借陈德全的嘴,张灵知道了整个事情的大概。

  吴学军是做地产生意的,在北京上面靠着红色家族,下面跟三教九流都有联系,生意做的非常大,旗下好几个地产开发公司。

  如果说做生意的行业里,哪一行最在于风水气运,非地产商莫属了。

  很多楼盘在设计和开业之前,都会请风水大师现场堪舆。甚至一些工地动工,还有风水大师进行布局。

  吴学军纵横地产界这么多年,自然是对风水相术特别的厚爱。

  陈德全是吴学军认识多年的一个风水相师,在吴学军的生意上,陈德全出手指点过几次,事实证明,陈德全的指点,让吴学军成功避过几次风险,生意越做越顺,也越做越大。

  不过,这一次,吴学军却遇到了一件难事。

  两个月前,吴学军的公司在某个红色家族的透露下,看准了北京西郊的一块地皮。吴学军对拿下这块地皮,势在必得。

  连续两个月的时间,吴学军的公司都在筹备着招标的事情,一切都没出什么问题。

  然而,就在今天,吴学军收到一个消息,自己公司的招标计划,居然外泄了。

  这还得了,吴学军气急败坏,可是却两眼一抹黑,到底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现在完全不知道。

  重要的是,三天之后就要开始招标,这个时间,吴学军可以加班加点的重新做招标计划,但是如果不能找出这个真正的问题,难不保招标计划会再次外泄。

  吴学军也明白,肯定是自己这边出了内鬼。

  现在查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才想到了陈德全,要是陈德全能够帮忙揪出这个人。

  可陈德全的相术,还停留在能测不能算的地步,这种事情,那不是为难了。

  但是,这么多年交情了,陈德全又不能向一般的江湖相师一样,力不能及就撒手不管,所以这才想到张灵。

  陈德全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同时也算是给吴学军一个交代。你看,高人都给你请来了,他都没办法,这也不能怪我。

  听完这些,张灵的眉头直皱,这种事情,可不好掺和。

  能出卖吴学军的,当然都是能够被他信任的人,这些人不多,但肯定都跟吴学军有感情在。一个不好,这种事情做下去,就里外不是人。

  难怪陈德全不肯出手,除了能力不及外,恐怕这也是一个方面。

  这个老狐狸。

  “吴先生是想要我为你找出这个人是吧!”

  “张先生没问题吧?”

  吴学军话中质疑的语气,张灵怎么会感觉不到,不过张灵完全不放在心上。

  “我先给你算一卦吧!请吴先生说出你的生辰八字。”

  “一九五三年七月十九,大概是早上九点多钟……”

  张灵掐算生辰八字,时辰,吴学军和陈德全,耐心的等在一旁。

  生辰八字算的是人的命格和一个人大的气运,不可能具体到每一件小事情上去。如果说你近期不顺,某个算命先生直接掐了你的生辰八字,就测算这次事情的吉凶,那百分之百是江湖骗子。

  用生辰八字算命格,张灵主要是先确认一下,吴学军这一劫,是不是命中注定。如果是的话,那问题就不一样了。

  一般来说,风水先生,改运不改命!改运不难,只要梳理气运,调和阴阳,就能办到。但是改命就麻烦得多。

  命中注定,就得改命!这个工程浩大,而且就连张灵也要沾染因果,真是这样的话,张灵转身就走,不好意思,爱莫能助,你还是老老实实的破财免灾吧。

  张灵自己的千年桃花命格,都已经让他心力憔悴了,哪还有这功夫,给别人改命。

  但好在,通过掐算生辰八字,吴学军这一劫,并不是命中注定,只是一时气运不济,只需要改一时之运,那么就简单多了。

  确认了这一点,张灵才开始卜卦。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