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红鸾星动

更新时间:2017-01-17 13:52:52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51

不过,这舒媛的红鸾星到底应在谁身上,连张灵自己都没看出来,说明摊主后面那段,完全是在瞎掰了。

  你瞎掰也就算了,瞎掰到我身上,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尤其是舒媛看自己的眼神,让张灵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咳咳!毕竟千年桃花命,给张灵留下的心理阴影依然还在。

  这也让张灵对摊主的相术水平有了一个了解,略懂皮毛,能看不能算。相术水平实在有限,也就忽悠一些老实人。

  “红鸾星主姻缘,但是命格主火,在西方位,而且姻缘未现,怎么能确定应在谁身上?按我看,红鸾星动一方,离火坎水,以八卦推算,应了那句银汉迢迢暗渡,天河之隔,神女有心,襄王无情,说明另一方还没有动心的迹像。”

  说完,张灵认真的看向摊主,意思你给我解释清楚了,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你在这乱点鸳鸯谱,万一认真了怎么办。

  而张灵也不是在极力的撇清自己的关系,而是用相术,亲自为舒媛算了一把姻缘,这就是结果。

  红鸾星动,却是单相思,根本不靠谱的事。

  舒媛脸色紧张得不得了,尤其听到张灵说,另一方还没有动心的迹象,心里顿时一片失落。

  不过,很快,她的眼神又亮了起来。

  还没动心,不代表不会动心吗?

  张灵不是也说了吗?时辰未到,姻缘未现。这么说,时辰到了,自然就动心了。

  想到这些,舒媛心里又开心起来,偷偷看张灵的侧脸。

  却没看到,摊主一脸的猪肝色。

  摊主姓陈,名德全,在北京庙会摆了十几年的算命摊,但并不是每天都会出现,只是在心情不错的时候,才出来给人看相。

  久而久之,陈神仙,陈相师的名号,也渐渐的传开了,甚至一些官场、商场上的人物,也会把他陈德全请去当坐上宾。

  可是,今天陈相师却被人当场拆了台,而且还是一个年青人。

  并且,对方有理有据,理直气壮。

  怪就怪在,刚刚他陈相师做了老好人,以为面前这对年轻漂亮的姑娘小伙,是一对情侣。而姑娘羞答答的问姻缘,这种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吗?

  陈相师一本真经的算命看相,红鸾星动,正应了自己的看法,不由得多了几句嘴。最后心里一动,干脆撮合一段姻缘,所以把舒媛的红鸾星随口应在张灵的身上。

  本意的好的,要是普通人,说不定从此相信天生一对命中注定,以后幸福美满。

  可陈相师忽略了重要的一点,就是没有考虑过张灵的感受!更重要的一点,没考虑过张灵本身还是个相师的感受,并且相术水平比他高了很多。

  “原来是小先生,失敬失敬!”

  对方明显表现了比他高的相术水平,陈德全当然不敢轻视张灵这么年轻。

  相术水平高,而且年纪轻轻,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风水世家的年青人,很可能眼前的这位就是。

  “不知道小先生贵姓,老朽北京陈德全,献丑了。”

  自报家门,风水相士见面打招呼的惯用切口。

  风水相师的圈子说大遍布全国,说小,其实也没多少人,加上很多风水相师都喜欢出门游历,结交同行,所以很可能陌生的两个相师见了面,师傅或者祖辈还又过交情,甚至有可能是师兄弟,别到时候大水冲了龙王庙。

  “静海张灵!”

  张灵也自爆门号,如果是穿越前,张灵还会加个龙虎山张天师的旗号扯一下,但现在,不知道这个旗号管用不管用,张灵干脆不说,这样反而显得更神秘。

  “陈先生请勿见怪,刚才只是朋友起了玩心,并不是要消遣陈先生。”

  这种误会,还是要说清楚,否则,被人认为是故意装逼,或者是故意来砸场子拆招牌的,那可就不好了,平白无故得罪了人。

  每个风水师都不是那么好得罪的,不管水平高低,很可能某个风水师指点了一下位高权重的人,从而扯上关系。

  所以说,风水相师杀人不用刀,除了那些坏人气运命格的术法外,这一点也尤其让人忌惮。

  “张先生在相术一道的修为造诣,确实非同一般。”

  张灵既然放低姿态,陈德全也就干脆的认了,反正这里也没有外人。

  “红鸾星动,主姻缘,我一时口快,冒犯了。”

  一场误会很快就化解了,但是张灵却对陈德全很感兴趣,毕竟这是穿越以来,第一次遇到的真正风水相术界的人。

  尽管陈德全的水平不高,还停留在能测不能算的地步。

  可能测的相师,也是相师。

  “陈先生!陈先生!”

  张灵和陈德全说话的时候,有人大声朝这边喊来,很快就有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跑到陈德全的算命摊前,神情焦急。

  “怎么了!”

  陈德全似乎跟人认识,而张灵却飞快的看了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眼。

  “眼珠赤红,心焦火急,额前皱如沟壑,疑难重重,看来是遇到了什么心急的大事。”

  中年男人并没有太注意张灵和舒媛,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陈德全身上。

  “陈先生,我们老板请你立即过去一趟,他有重要的事情与您商谈。”

  “重要的事情!”

  陈德全沉默了一下,眼前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是一个大房地产商老总派来的人,这位房地产商,受过陈德全几次指点,生意顺畅,所以经常把陈德全当成座上宾,这一次,肯定是又遇到什么大事了,才会这么急急忙忙的找过来。

  “好!我收拾摊子,马上就过去。”

  陈德全点点头,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起帮忙,把陈德全的招牌和家伙全部拆下来。

  忽然,陈德全转过身,到张灵面前。

  “小张先生,抱歉了,今天朋友临时有事,改天再请小张先生一起喝茶。”

  “陈先生去忙吧。”

  张灵点点头,对方的面相心焦火急,肯定是出什么大事了。

  陈德全想了想,忽然抬起头。

  “小张先生,方便的话,不如一起走一趟。”

  “不了!”张灵摇头拒绝,相师出门,最忌同行,这种规矩张灵还是懂的。再说,张灵也确实不太方便,总不能把舒媛一个人丢下。

  见张灵拒绝,舒媛心里顿时甜兹兹的,今晚显然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尽管姻缘未到,也没把什么红鸾星应在张灵身上。

  东西没多少要收拾的,陈德全看的是面相,完全是一双眼睛,没有多余的东西。

  就在陈德全要跟那个中年男人离开的时候,张灵忽然开口。

  “陈先生,等一下!”

  “怎么了,小张先生?”

  陈德全疑惑的看着张灵,张灵似乎有点欲言又止,不过,还是开口了。

  “陈先生,我刚刚给您算了一卦心卦,此行似乎不太顺利。”

  所谓心卦,就是张灵在心中默默的为陈德全推算了一下这件事情的始末,没有借助任何道具,完全是按照八卦以及陈德全的气运,以及现在的面相各个方面推算的。

  “哦!”

  陈德全的表情顿时凝重起来,对于自己的水平,陈德全还是心知肚明的,前几次指点,说实话,有点运气的成分,陈德全感觉自己有点力不从心。

  听张灵这么说,当下更加有些举棋不定。

  “卦象变幻,并不明确,陈先生还是别放在心上。”

  张灵知道陈德全心里出现了变化,于是说道。

  不过,陈德全却没有想的这么轻松,认真的看了张灵一眼,说道。

  “小张先生在北京吧,能不能留个地址和联系方式,方便以后拜会。”

  “拜会就严重了,我就住在新西宾馆,我们都是学生。”

  “学生!”

  虽然陈德全早就觉得看上去张灵可能是学生,但是还是有些惊讶,毕竟,会风水相术,而且水平这么高的学生,实在是独一份。

  等张灵和舒媛离开后,那位四十几岁的男人也为陈德全收拾好东西。

  “陈先生,这两个孩子是干什么的,那个男孩跟您说话的语气……”

  显然,这个四十几岁的男人也看出了张灵的不同,毕竟,跟陈德全说话的时候,全是那些似懂非懂的批语。

  “没什么,就是两个来算命的年青人,走吧!”

  庙会里不能把车开进来,陈德全和中年人把东西抱到外面车的后尾箱里,然后疾驰而去。

  和舒媛再逛了会儿庙会,快十点的时候,两人回到宾馆,把舒媛送回房间,张灵洗了个热水澡出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房间的门铃响起。

  张灵还以为是舒媛那丫头又准备来粘人,赶紧穿好衣服,打开门,却发现是酒店的服务员。

  脸上长着一点小雀斑的服务员一看是个超级大帅哥,眼睛差点掉出来。

  “您好,帅哥,您是一个人住在房间吗?”

  “嗯!对!有事吗?”

  “需不需要我帮您收拾一下。”

  “暂时不需要!”

  “房间里有没有缺一些东西,我给您补齐。”

  “没有,很齐全!”

  “一个人住的习惯吗?”

  “习惯!你到底有没有事。”张灵有点头大了。

  “额!有人找您,打的是前台电话。”

  ……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