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奇葩考生

更新时间:2017-01-17 13:46:58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71

一时间,整个考场内一片安静,落针可闻。

  等三位监考老师回过神来,眼睛里面已经冒出了亮光。表演系的艺考之所以会有诗歌朗诵这一环节,主要是监考老师用来评判考生的表演天赋。

  诗歌是感情的寄托,考生在朗诵的时候,能不能渲染出那种感情,可以直接的反应这个考生的表演天赋。

  在三个监考老师看来,张灵的表演天赋,简直是罕见。

  一个从来没有学过表演的学生,能够把一首很大众的诗词,朗诵出这种境界,不是天赋爆表是什么。

  眼前就仿佛那位苏大词人重生,站在亡妻的墓碑前,缅怀、思念,场景历历在目。

  这样一个天赋爆表,而且相貌非常的考生,简直是瞬间就拉高了这一届考生的整体水平。

  三个监考老师正要期待张灵接下来的表现,可张灵却依然站在那儿,不为所动,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嘛,还在等老师出题呢!

  按照惯例,接下来,就是考生的自由发挥时间,可以选自己擅长的才艺,给监考老师展示。

  可问题是,张灵根本不懂。

  看着眼前这个一穷二白的考生,几个监考老师面面相觑。

  “张灵同学,你的诗歌朗诵非常有感情,你……你还有其他才艺吗?能不能给我们展示一下。”

  才艺!

  这个张灵就完全是两眼一抹黑了,张灵最拿手的,自然就是风水相术,总不能现场给三位评委老师看个相吧。

  看张灵一筹莫展的样子,三个监考老师再次纳闷了。

  条件这么好,天赋这么好的考生,怎么到了才艺这一关,就犯难了!

  “这样吧,张灵同学,你能不能给我们做一些形体方面的展示。跳个舞也行!”

  其他考生在场的时候,一般都会自觉的准备好舞蹈,向监考老师展示。不过,张灵事先完全没这方面的准备。

  “不好意思,我不会跳舞!”

  张灵尴尬的说道。

  “不过,我会一套养生拳,不知道可不可以。”

  作为相士,张灵平时也注重强身健体,前世这套养生拳,是张灵那早死的师傅传下来,穿越前张灵一直用来强身健体。

  “养生拳!”

  监考老师还以为是某种武术,展现才艺的环节,也有的考生准备的就是武术,所以监考老师并没有觉得有多奇怪。

  “你试试看!”

  三个监考老师翘首以待,张灵上前一步,缓缓的拉开身架……

  养生拳的精髓在于舒展身体,所以看起来,动作比较缓慢,跟公园里打太极的老大爷差不多,三个监考老师直接眼晕了,这也能行!

  一套养生拳打下来,张灵站在原地,现场再次安静,不过这一次更多的是因为无语。

  北影曾经流传过某位考生来考试,现场做一套广播体操的奇葩事件,看来这次又长见识了。

  “好了,张灵同学,你能不能给我表演一下。比如,你现在是一个小偷,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家中……”

  要是其他学生,恐怕监考老师早就没有耐心了,哪来的回哪去。

  可张灵在形象气质以及表演天赋上,完全打动了这几位监考的评委。他们不由得对张灵抱着很高的期待,可现在,好像有点问题……

  “不好意思,老师,我没有见过小偷。”

  “那你想象一下!”

  “我想象不出来……”

  几个评委老师也是无语了,却不知道,张灵更加无语,怎么考试还考这个,这不是为难人吗?

  表演方面,张灵完全是一张白纸,反正光棍一条,不会就不会,不然出丑了,说不定还得扣分。

  打光棍心思的张灵,和几个评委就这样默契的进行着北影有史以来的奇葩艺考。

  交流了一下眼神,估计再这样下去,也看不出什么结果,几个评委决定改变策略。

  “这样吧,你表演一下被人打,打得很惨那种,奄奄一息,命都快丢了。”一个评委终于想到一个点子,就是不让张灵扮演这个扮演那个,不然眼前这个考生肯定会说,这个没见过,那个不会。

  现在让你本色出演,你总不能说不会吧!

  张灵认真的想了一下,这个场景,还蛮熟悉的,就是穿越前,张灵因为一时嘴贱,把那个官宦人家的真实命格说了出来,然后被痛揍一顿。

  “打我人是什么身份,是街头小混混,还是有权有势的人。”

  张灵非常慎重的问道。

  “可以说一下,这有区别吗?”

  一位监考老师扶着眼镜框。

  “当然有了,要是有权有势的人,我只能挨打,动起手来,对方人多势众,我也打不过,而且最后还要吃官司……”

  “那如果是街头小混混呢!”

  另一个监考老师黑着脸追问。

  “街头小混混,那就不是他打我了……”

  穿越前的张灵,可是江湖中人,每天翻山越岭,天南地北,没有一点拳脚功夫,早就挂在哪个荒山野岭了。

  穿越前开封府那一次,是因为对方惹不起,张灵才没有还手,加上那段时间,张灵餐风露宿,没有休息好,一下没注意,给翘了辫子。

  张灵很自信的回答,几个街头小混混,还不在话下,不过这是穿越前的张灵,现在的张灵,那就算了,身体条件还不错,可一天都没练过,被人一板砖就撂倒。

  这段时间忙着改命,张灵没来得及顾及这方面,不然这幅身体,是得好好锻炼一下。

  可是,监考老师却不满意了,你这也不表演,那也不表演,是不是来砸场子的。

  可是,看起来却不像,张灵一脸真诚,而且有点呆,似乎这个考生,对艺考的程序和规矩,一点都不熟悉。

  这他么就尴尬了,连刚刚出了主意的那个监考老师也摊摊手,表示我也不知道改怎么办。

  “那你会唱歌吗?”

  “不会!”

  “跳舞呢?”

  “不会!”

  “有没有拿手的乐器?”

  “没有!”

  “那你会什么……”

  “……”

  连监考老师也乐了,做了这么多年北影艺考的监考老师,什么都不会,还这么理所当然的学生,还真是第一次见。

  这时候,张灵的心里也忐忑了,毕竟,自己好像在别人面前,表现的一问三不知,这也不会那也不会,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正当张灵搜肠刮肚的想怎么给对方留下个好印象的时候,那位坐在最中间的监考老师表情特别无奈的说道。

  “这样吧!回去想好你会什么,再等二十天过来复试吧。”

  额!居然会是这样。

  过来复试,那岂不是说,初试过了!

  连张灵自己都一脸懵,这样也行!

  “谢谢各位老师,再见!”

  等张灵退场后,三位监考老师立即交换了一下眼神,那位最左边的男监考老师率先提出问题。

  “这……是不是太草率了,这个学生根本没有展现他的优势,就这样进入复试,会不会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虽然是提问的语气,可是这位男监考老师并没有太多质疑的意思,就是表情有点不安。

  “他的条件确实不错,但好像没有一点基础,就像块木头一样。”

  那位整理资料的女监考老师也出声附和。

  “光是他这张脸,就能给他打五百分,所以,一开始,他就满分毕业了,有些人,你不得不承认,他天生就属于舞台,属于这个行业。”那位坐在中间,年纪稍大的监考老师说道。

  “至于后面的表现,打零分都不是问题!你说他是木头,确实有点像,不过,就算是木头,也能让他长出一朵花来。”

  看来,艺考也没什么难度,就跟装大仙忽悠那些穷乡僻壤的刁民一个道理,你只要不露馅,怎样都行!

  出了考场,张灵挠着头把刚才的情况总结了一番,得出这个结论。

  复试要等二十天的时间,这二十天,张灵自然不回静海市了,而是待在北京等待复试。

  一天下来,静海市一中的艺术生,陆续考完了。结果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有顺利通过的,也有落榜沮丧的。

  不过,对于总体成绩,却比往年提高了很多,那位带考的腹黑老师笑的合不拢嘴。

  一大早考完的舒媛,早就满世界找张灵。

  “张灵,我通过了,满分成绩,你的药丸真管用。能不能再给我一点,下次考试我就不用紧张了。”

  顺利通过的舒媛满心欢喜,看张灵的眼神,原本就花痴,现在更是恨不得扎到张灵的怀里抱一个。

  不过,显然现在机会不合适,因为更多考过的同学,都跑到张灵面前道谢。

  有时候,心理作用就是那么奇妙,如果是普通人,让你别紧张,好好考,就跟一句废话差不多。

  但是,张灵披上了相术的神秘面纱,说出那些虽然我不懂你说什么,但是听上去感觉好厉害,好有道理的话,加上那颗神秘的黄色小药丸,考过的考生,都是状态发挥的极佳,一帆风顺,没有一点心理压力的,最后都是场场大捷。

  有时候人心就是这样,不相信,就是不信。但是只要给心理防线开一点小小的缺口,很容易就让人盲目起来。

  前世张灵最会玩这种把戏,现在,自然是无比的顺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