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转身离开

更新时间:2017-02-13 23:38:20 作者:苏小楼 字数:2012

苏落瞬间就释然了,伸手握住顾墨沉的大手,她对着他甜甜一笑:“谢谢你墨沉,你对我真好。”

  讲真说,顾墨沉真是21世纪不可多得的完美男友了,长得帅气,待人淡漠却极为有礼,最重要的是对她很好,几乎是百依百顺。像这样的男友能被她找到,她真是上辈子积来的福气。

  没过一会儿菜就开始陆陆续续地上来了,服务生看见他们是情侣,友好地说:“你好先生小姐,今天是我们店开业有一个活动,凡是情侣来我们店吃饭都可以获得一次抽奖的机会,请你们等下结账的时候到柜台小姐那边要一张小票,刮开有惊喜哦!”

  原来还有这样的福利啊,苏落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顾墨沉是大家族出生,有很良好的吃饭风度,连夹菜都感觉是一种无法形容的优雅。餐厅里面注意到她们这桌的人更多了,但全是女人。

  顶着山大的压力吃完饭,苏落擦着嘴压低声音对着顾墨沉道:“你说你啊,女人缘这么好,万一有一天我被你的追求者绑架了怎么办?”

  顾墨沉抬起头,递给她一个白眼:“有你这么诅咒自己的吗?”

  “哎呀,我就是说着玩的。”

  两个人又在餐厅里面聊了好一会儿,在去结账的时候刮奖,竟然神奇地刮到了三等奖——一束99朵红玫瑰,餐厅里面的气氛顿时又幽怨了好多,吓得苏落拿了红玫瑰就拉着顾墨沉匆匆离开了。

  吃饭也吃完了,苏落看了看阴沉沉的天气,心里莫名出现了一丝心神不宁。不过,这里离她家也不是特别远,走一会儿就到了。

  顾墨沉还有事情要处理,她不能再霸占他了。

  “墨尘,我看这天气可能要下雨了,你赶紧回公司吧,我也回家了。”

  顾墨沉拿着西装外套穿上,眼神很不解,“不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苏落扬起一个会心的笑容,她知道他是好意,但确实不能留他。帮他系好了西装领带,她看着他的眼睛:“好了,我一个人可以回去的,我们都各自分开吧,我先走了。”

  说完,她便跑了几步,一个人走开了。

  顾墨沉不放心她,远远地道:“安全到家记得给我打一个电话啊!”

  苏落没有回头,只是摆了摆手,示意她知道了。

  跑到了一个离餐厅比较远的地方,她才开始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气。那种心神不宁的感觉又更甚了一层,她皱了皱眉,心道一定要赶紧回家。

  谁知道她才松一口气,眼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黑,后来她就感觉被人带上了车。

  有一个粗狂的男声对着她讲:“老实点女人,要不然我就毁了你的脸!”

  ……

  而另一边的顾墨沉则是已经回到了公司,处理完紧急文件后给苏落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连续拨了好久那边都没有人接。

  怎么回事,不是说会给他回电话的吗?

  遭了,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想到这里,顾墨沉便有些慌了神,暗自想,“一定不会出什么事情的,现在治安这么好。”

  心里这样暗示自己,但没由来的,心就是不停的发慌。

  一堆文件处理完之后,顾墨尘这才从椅子上站起身,挥手将西装穿在身上,没耽搁的便朝着电梯走去。

  此时已经距离苏洛离开过了一个多小时了,路程竟这么远,还没有到达吗?

  往常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这边刚坐在驾驶座上,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手指在屏幕上来回的滑动,拨通苏洛的电话。

  “滴滴滴-”

  听筒中信号声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听,最后竟然被中途掐断。

  “不好,苏洛恐怕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了。”此时的顾墨沉心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路上没一点耽搁的就朝着苏洛家的方向驶去。

  而此时,刚被人捂住口鼻绑架进面包车里的苏洛,还没好好的睁开眼睛瞧瞧周围的环境,就已经被身后的一阵疼痛打昏了头,不省人事。

  脑袋一阵剧烈的疼痛之后,苏洛这才昏昏沉沉的醒过来,想要抬手抚摸自己的额头,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

  嘴巴被人用布赌注,双手双脚也被人绑在柱子上没有办法动弹,限制了整个人身自由。

  只记得自己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被人拽上了车,醒来便是这里了。

  抬眼望了望周围的一切。

  这大概是个废旧的小木屋里吧,周围的陈设仿佛已经很久都没有用过,落了一层的灰尘。

  想求救,但怎么也喊不出一点声音。

  都铎隐隐约约仿佛听见水声,没多久便从外面传来几个人的脚步声,接着,房门便开了。

  已经适应了小木屋里面昏暗的四周,突然一下,门被打开,外面的阳光倒是照射的有些刺眼。

  记得自己被绑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难道?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

  瞧见几个长相有些猥琐的男人慢慢朝着自己靠近,本能似得反应让苏洛不停的挣扎着,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哎呦你看,这女人脾气还挺倔的,瞧见我们竟然不求饶?”旁边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开口道。

  “事情已经办妥了,接下来就等着老大的口令了。”为首的男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因为头上帽檐的关系,苏洛根本就看不清来人的长相。

  她自问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怎么会有人想要绑架她?他们口中的老大又是谁?

  难道是顾墨沉的仇家?

  要知道在商场中的圈子,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平日里那些称兄道弟的人,转眼也会因为利益在背后捅你一刀。

  这点常识性的东西苏洛还是知道的。

  男人在一旁窃窃私语的几句,仿佛不准备对苏洛做出什么行动,接着便转身离开。

  小木屋的门又被重新关上,周围恢复了平静。

  也不知道顾墨沉现在知不知道自己失踪了?

  努力挣扎着,想要逃脱这个小木屋,却怎么也挣脱不开,绳子嘞的手腕生疼。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