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对我笑笑吧

更新时间:2017-01-15 23:15:08 作者:苏小楼 字数:1965

两天后。

  一辆车驶向顾家别墅,安静的绿林中,独栋别墅花园好似一个世外桃源,曲径通幽,清静怡然。

  车停在别墅门口,苏洛下了车,在管家的引导下到了别墅大门前,只听里面猝不及防的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

  “滚!”

  随着瓷杯的碎裂声,还有一个男人的厉吼声,暗沉沙哑的嗓音,如薄雾,带着那么强烈的霸道压迫,氤氲在空气里。

  苏洛面无表情的推开门,只见那个男人猩红的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眸光移开,恢复了以往的气定神闲。

  而他身边站着的高傲女子,温柔如水的眸光在看向苏洛的那一瞬间,燃起一抹震惊。

  她早就忘记了这个女子是谁,但是,顾墨沉身边居然有一个如此俏丽动人的女人,她怎么从来不知道?

  “你来了。”

  他的声音气若游丝,四周的佣人立刻退了出去。

  苏洛朝他走近,坐在他对面,他的俊脸更加苍白,仿佛经历了一场浩劫,深邃的目光剧烈的涌动着,嗓音低哑暗沉,凝视着林君竹清晰开口,“滚出去!”

  “顾先生,动怒不利于身体健康。”她低着头,面无表情的用笔在报告单上做上记号。

  “墨沉,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林君竹震惊的浑身颤抖,泪水仿佛一碰就掉,“我……我只想陪在你身边。”

  她的声音满满都是祈求,无助的凝着顾墨沉,苏洛至始至终都是一个旁观者,一言不发,一声不响。

  他不再说话,沉默如同巨大的黑幕笼罩在他们的上空,林君竹满头大汗,额上渗满汗珠,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

  “今天顾少如果没有空,那么我改天再来吧。”苏洛正欲起身,却见顾墨沉抬起手,示意她坐下。

  苏洛瞥了一眼林君竹,只见她的贝齿咬紧薄唇,死死地盯着她,半响后,怒气冲冲的拽着外套扬长而去。

  空荡荡的大厅里,只剩下顾墨沉和苏洛。

  苏洛优雅的坐下,并拢细长的美腿,甜美的面孔上露出一个淡然的浅笑,“顾少,其实你不用动这么大气,这一切都是林小姐的弟弟惹出来的祸,和林小姐无关。”

  下一秒,顾墨沉丢给她一个威慑冷冽的眼神,纵使苏洛早已习惯,却还是猝不及防的心尖发颤。

  他的眼神带着看穿一切的敏锐,苏洛被他盯的浑身难受,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缓慢的低下头。

  “过几日就是顾少与林小姐结婚的日子了,顾少不要因为林成浩的事影响了你和林小姐的关系。”

  苏洛呆在顾墨沉身边不算久,为了报仇,她拼尽全力考上了医学院,并以最优异的成绩毕业,毕业后又费劲千辛万苦成为顾墨沉的私人医生。

  顾墨沉又怎么可能,把她和当初闯进宅子里的那个小女孩联系到一起呢?

  她依旧淡笑,凝视着他,唇边的笑意好似绽开的玫瑰,带着锋锐而魅惑的刺,她永远忘不了自己立下的诅咒,永远忘不了,她一定要这个男人血债血偿。

  同顾墨沉坐上了车,苏洛低着头,看向自己的脚尖默默的发呆。

  顾墨沉要带她去哪里?

  这段时间来,为了对付顾墨沉,她只能先从他身边的人下手,第一个就是林君竹玩世不恭的弟弟林成浩。

  林成浩可以抓得错处太多,从他下手,一来容易,二来,正好给她试试手。

  正当她想的入迷,手腕突然被强力握住,纤细的皓腕被他的大手死死拽住,苏洛猝不及防的发出一声嘤咛,抬眸看去,只见顾墨沉冷魅而高傲的眼神,“别动。”

  对上顾墨沉逼近的目光,苏洛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跟在顾墨沉身边这么久,她知道他不近女色,除了林君竹,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靠近顾墨沉,因此林君竹的顾夫人地位算是坐定了。

  只不过,近来因为林成浩,二人的关系变得十分僵硬。

  为了报仇,接近顾墨沉成为他的女人又有什么关系,从一开始,她就已经决定这么做了。

  “顾少……”

  苏洛半推半就的往后靠,车厢很大,足够她挪动,她支撑起自己的腰部,柔若无骨的腰身贴近他,媚眼如丝,额前的长发散乱了一丝,搭在脸颊处,她的妩媚带着勾引,冲他嫣然一笑。

  他平静的目光未曾有任何动摇,眼底衔着一丝轻蔑,“当初来我身边的时候,说随我怎么样都可以……”

  他话音刚落,苏洛的手被他松开,她的眼神有片刻的呆滞,水眸一转,素手轻轻解开里面衬衣的纽扣,纽扣崩掉……

  车厢内有片刻的沉静和死寂,因顾墨沉不喜欢被窥探,后车厢和司机的驾驶座是被分开的。

  苏洛睁着猫儿似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楚楚可怜又带着几分无助和悲凉,看着人心都酥软了。

  他的面色已经平静,像是欣赏一件廉价的货物一般,平静中带着几分冷嗤。

  “还是对我笑一笑吧,苏医生……”男人毫无表情的甩了一句。

  “顾少的命令,我自然遵从。”她平静的脱了自己的衣服,白皙清透的皮肤如珍珠般散发着光泽,微红的面容上露出妖娆的笑靥。

  她那么艰难的成为顾墨沉的私人医生,那么艰难的留在他身边……

  弱肉强食,本就是个适者生存的世界,而她最好的武器。

  一个是手中的手术刀,另一个就是婀娜多情的媚笑。

  “很好,”他一手顺着她的锁骨抚摸着她的下颚,带着几分玩弄和轻蔑,突然一手扼住她的下颚,“我留你在身边,是提拔你,别让我失望。”

  苏洛很清楚此时此刻自己的地位。

  她是顾墨沉的医生,也是顾墨沉的玩物,更是顾墨沉的武器。

  她要讨好他,献媚他,也要帮他除掉对他不利的人。

  当帮他除去所有的敌人后,最后一个,就是他自己!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