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阴宿旅馆 第五十章 离火绝云钉

更新时间:2017-02-12 21:58:50 作者:南宫下 字数:2037

“少废话,快把貔貅印交出来。”我看了看手里的匕首,然后冲时欢呵斥道。
  特么的,竟敢明目张胆的抢我的东西,反了他了。
  “交交交……”一边说着,时欢掏出刚刚揣进怀里的貔貅印。
  “拿过来。”我一手比划着匕首,另一只手一把扯过时欢手里的貔貅印,然后狠狠的推了一把时欢,把他推到了出租屋门口。
  “阿曜,这,这是怎么了?”见我动手,老邓大叔一脸惊讶的看着我俩,问道。
  “没事,大叔,我俩谈点私事。”我说着,一把将时欢推出了出租屋。
  “你敢骗我?”到出租屋外,我瞪视着时欢,冷冷的说道。
  “你先等等,这里面有误会,有误会啊。”见我来真的,时欢急忙笑嘻嘻的解释道。
  “有屁的误会,你让老子请你吃饭,有冒充我师父,还敢抢老子的貔貅印,你特么是不是欠揍?”我瞪视着时欢,大声吼道。
  “吃饭是你自愿请我的,至于冒充你师父嘛,这是一种商业手段,而貔貅印本来就是我的,你说这里没有没误会?”时欢这货见我生气,显然是理亏,可是他倒好,理亏了还把话说的这么没皮没脸。
  啥叫商业手段?装逼么?
  貔貅印是你的?你特么咋不说你是上官鳞龙呢?
  “你再说,信不信老子真动手了?”我看着依旧笑嘻嘻的时欢,气不打一处来,随地抄起一块板砖,就要往时欢脸上招呼。
  “停停停。”见我抄起板砖,时欢赶忙上前抱住我拿板砖的手,急忙说道。“消消火,这里面肯定有误会,别冲动啊,有话慢慢说啊。”
  “你都抢我东西了,还说是误会?”我问道。
  “那不是之前不认识你么?现在认识了,所以……”时欢左右看了看,随即压低了声音,说道。
  “什么意思?”我不明所以的问道。他不认识我,难道是天青道人没解释清楚?
  “之前你来找我,我跟你对接暗号,可你啥都不懂,我以为你是骗子呢,所以才那样做的。”时欢解释道。“你不知,现在的骗子太多了。”
  “啥,你把我当成骗子了?”我想了想,又问道。“那你为啥要拿我貔貅印?”
  特么的,自己是骗子,还赖到我头上了,贼喊捉贼啊。
  “都说了,那是不认识你之前才那么做的,现在不是认识你了么?貔貅自然归你了。”时欢一脸无辜的看着我说道。
  “那你现在怎么就认识我了,怎么就不认为我是骗子了?”我继续问道,我感觉这货是在绕我,是不是套路呢?
  现在的套路太多,太深,一不小心就会被套路。
  “这个,就凭这个,这个就是最好的证明。”时欢指了指我手里的黑匕首,笑着说道。
  “哦?”我看了看手里的匕首,除了黑乎乎的,就再没啥特殊的了。“这么说,你只人刀子,不认人了?”
  这货简直就是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类型,不给他点厉害,他还真瞧不起人了,擦的。
  “不是,我茅山内门天子辈弟子,岂是欺软怕硬之辈?”
  “之前掌教天青师兄跟我说过,有一位前辈的弟子就在金城,让我照顾一下,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
  时欢一脸贼兮兮的看着我笑道。
  听他说的这一点,好像也没错,天青道人好像也称呼师父为前辈,这么说,他说的是真的?
  可是,他又为何之前一直不肯主动认我?还企图想骗我。
  “那你现在怎么能肯定我就是天青掌教说的那个人?”我问道。
  “这就是最好的证明。”时欢依旧指着我手里的黑匕首,一脸憧憬又羡慕的说道。“谁不知道,一把黑匕首,上官鳞龙就曾踏遍天朝阴阳界的?”
  “你是说它?”
  我指了指手里的黑匕首,一脸惊讶的问道。听他的口气,这把黑匕首好像有些来头啊。
  “离火绝云钉,乃是名震阴阳界少有的宝物。”一边说着,时欢这货的眼神中那股向往的神色越来越浓。
  “卧槽,我读书少,你特么不要骗我。”我惊讶的看着时欢,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难道这货是在忽悠我?看着不像啊,他说的好像真的似的。
  我看着手里的黑匕首,突然想起了之前天青道人看见这个的时候,眼神也有些吃惊,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不管了,是也好不是也好,还是先去看看邓琳琳的情况再说。
  我想了想,就朝屋内走去,也没去管时欢这货,或许这货也解决不了呢?
  “哎,你干啥去?”见我朝出租屋走去,时欢叫住我问道。
  “你没看见她的情况么?万一严重了呢?”我看着时欢,微微皱了皱眉。这货到底能不能行啊?
  “严重个屁,你拿貔貅印压在她身上,再厉害的鬼也被你压的魂飞魄散了。”时欢白了我一眼,说道。
  “啥?你是说,她,她没事了?”听他的口气,好像没事了,不过也不对啊,没事了,那琳琳为啥还昏迷不醒的。“可是琳琳为啥还没醒过来?”
  “她的三魂七魄少了一魂两魄,能醒才怪。”时欢接着我的话说道。
  “啥,你说啥?她,她的魂魄……”我走上前,看着时欢问道,这种事可不能开玩笑啊。
  “你没看见吧,那是因为你没经验,就算你看不见也难怪,不过,我劝你这件事你还是别管了。”时欢说了这句话后,便转身朝外走去。
  “你等等我。”我冲时欢喊了一声,然后跑进出租屋,跟邓大叔说了一声,然后再朝时欢追去。
  时欢在外面等我,我走过去问道。
  “你说不让我管这件事,啥意思?”
  “这件事的水很深,你还是不要管的好。”
  “那,邓琳琳不就死定了?”
  “死倒是死不了,就是醒来后会神魂不定。”
  “为啥不能管?”
  “这件事情,我没把握能处理好。”时欢一边说着,脸色慢慢的严肃了起来。“之前那姑娘嘴里是不是有两束头发?吐完后是不是有个小鬼出现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