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阴宿旅馆 第四十七章 蹲肩孩

更新时间:2017-02-10 16:10:47 作者:南宫下 字数:2338

“老邓大叔,你慢慢说,怎么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老邓大叔,但是听他的口气,像是事情很严重。
  “阿曜,你,你真的能帮我“办事”吗?”老邓大叔急促的说道。
  “你在家么?我去找你,见面后再说。”我没回答他,直接说道。
  “在家。”老邓大叔回答一声。
  “对了,我家里有事,先去一下,晚上打我电话。”挂断电话后,我对周八发说道。门上有我的电话号码,他知道。
  “行。”周八发点了点头。
  临走时,我看了看还在打游戏的新疆人哈奈,这货自始至终都没发现我的到来。
  “他?”我指着哈奈,朝周八发问道。毕竟是第一次见面,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这么走了,总感觉不好。
  “没事,你去忙,这小子就这样,待会我跟他说。”周八发说着,也躺回自己的床上,估计是去浏览校花榜了。
  我走出学校后就打车朝汽车南站走去,老邓大叔是临夏人,不过由于他在这里工作,老婆也在长途车上当助手,所以一家人在金城汽车南站租的房子。
  我下车后就轻车熟路的朝老邓大叔家里走去。当初我跑黑车的时候,偶尔去他家里打开水,所以路很熟。
  我一进门,就听到屋子里有哭泣的声音。出租屋很小,也很黑,而且充满霉味。不大的房子用简陋的板子从中间隔成两间,一间老邓大叔老两口住,另一间他女儿邓琳琳住。
  “老邓大叔,怎么回事?”我进屋后发现老邓大叔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他老婆趴在床沿上啜泣着,床上躺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女,正是老邓大叔的女儿,邓琳琳。
  此时的邓琳琳双眼紧闭,脸色惨白,嘴唇铁青,更重要的是,她的两边嘴角出两束毛发从嘴里朝外长着。看着极为渗人。
  “阿曜,你来了?”见我进来,老邓大叔急忙走过来,着急的问道。“你,你怎么一个人?先生呢?”
  之前我答应老邓大叔,会帮他“办事”,他以为我会请“先生”帮他,结果我一个人来了,他自然会这样问。
  “先看看琳琳,之后再慢慢跟你解释。”一应付一句,然后朝邓琳琳的床边走去。
  邓琳琳我之前就认识,长的漂亮,只因穿着朴素且不打扮,所以看起来很普通。不久前听老邓大叔说她考上了金城大学,他还特地请我吃了一顿饭庆祝了一下。没想到,刚刚开学,就发生这种事情了。
  “阿姨,您别难过,我看看琳琳。”我走过去拍了拍邓琳琳她妈妈的肩膀,安慰的说道。
  “呜呜,是,是阿曜过来了?”邓琳琳她妈妈抬起头,看着我呜咽的说道。
  “阿姨。”我点了点头,然后俯下身,朝床上的邓琳琳看去。
  此时的邓琳琳一动不动,嘴角处的两束毛发垂在脖子两边。
  “阿曜,你看这……”看了看床上的女儿,老邓大叔心疼的看着我。
  “怎么会这样?”我看着邓琳琳,对老邓大叔问道。
  “前天琳琳去学校报到,回来后就这样了,你说我就这一个女儿,万一……”老邓大叔,说到最后就要哭了。
  “邓大叔你别着急,我再仔细看看。”说着,我坐在床沿上,翻开邓琳琳的眼皮一看,她的瞳孔收缩的很小,眼睛内一大片白眼仁。
  她这是在昏倒之前受到了极度的恐惧,才造成的瞳孔收缩,只是她嘴里的这两束毛发……
  我用手轻捏开邓琳琳的嘴,另一只手扯住一束毛发往外一拉。
  “呃,啊!”
  就在我还未用力,只是轻轻一拉之时,原本昏迷不醒的邓琳琳尽是疼的颤抖了起来。
  “阿曜啊,我试过了,这个不能扯,一扯,琳琳会很痛苦。”看见床上疼痛难忍的女儿,老邓大叔心疼的说道。
  明白了,这两束毛发是从她身体里长出来的,至于是什么东西,还不清楚。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肯定撞邪了。可是,我从一开始也没能从她身上看出一丝邪气。要知道现在的我,眼睛能看见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想了想,我从背包里拿出一张早就画好的黄符,贴在了陈琳琳的嘴上。同时念道: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欶!”
  一边说着,我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指向邓琳琳的嘴上。
  “咳咳咳……”
  随着我万法咒的施展,原本昏迷不醒的邓琳琳剧烈的咳嗽起来。
  “拿盆子来。”见邓琳琳有反应了,我朝身后的老邓大叔喊道。
  “盆。”琳琳她妈拿过一个洗脸盆,递到我面前。
  我接过盆子,然后从床上扶起邓琳琳,让她对准洗脸盆,吐了起来。
  “呕……”
  “呕!”
  随着邓琳琳的咳嗽,只见从她嘴里吐出一团又一团黑乎乎的粘稠液体,粘稠液掺杂着密密麻麻的黑色毛发。
  随着邓琳琳的呕吐,顿时房间里就充满了及其恶心的臭味。我敢保证,就算是屎也比这个味道香的多。
  吐了一会儿后,邓琳琳这才缓过来,仰着脖子,脸朝上,大张着嘴,一动不动的看着屋顶。
  “琳琳,琳琳,你怎么样了。”琳琳妈妈轻轻的拍了拍邓琳琳的后背,看着洗脸盆里满满一盆黑乎乎的东西,即心疼又惊讶。
  吐完后,邓琳琳妈妈拿水给她漱口,我也站起来给老邓大叔说道。“琳琳撞邪了,她现在的身体很弱,不过因该没事了。”
  “阿曜,你,你怎么会?”老邓大叔并没有说感谢之类的话,他反而看着我,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你怎么会这个?”
  “很难说……”
  我看着老邓大叔,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屋子内顿时充满邪气,朝床上的邓琳琳看去时,只见她眼神中充斥着一抹血红色,她双手平举胸前,就朝她妈妈脖子上掐去。
  “不好。”我顿时反应过来,一个健步冲过去拉开还未反应过来的邓琳琳妈妈,同时另一只手打开了邓琳琳的双手。
  随后我再次朝邓琳琳看去时,只见她肩头上蹲着一个只有人头大小的孩子,这个孩子见我看他,他竟然冲我笑了起来。
  “老邓大叔,带着阿姨快跑。”我来不及回头,对身后的老邓大叔说道。
  “阿,阿曜,怎么,怎么会这样?”
  “琳琳,琳琳。”琳琳她妈妈顿时大哭了起来。
  “大叔,信的过我就带着阿姨离开房间,把门关上。”我看着面前的邓琳琳,对身后的老邓大叔吼道。
  “阿曜,我,我信你。”老邓大叔稍稍犹豫了一下,坚定的说道。
  “琳琳她妈,走,快走。”一边说着,老邓大叔拉着琳琳她妈朝外走去。
  “不,琳琳……”
  随着邓琳琳她妈妈的撕心裂肺的叫喊声,房间门被关了起来。
  关上房间门后,我顺手从背包里拿出师父给我的黑匕首,朝邓琳琳肩膀上的那个孩子看去。
  “原来是你在搞鬼?”一边说着,我用匕首指向那孩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