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阴宿旅馆 第三十一章 离奇的死亡事件

更新时间:2017-01-07 23:59:16 作者:南宫下 字数:2093

忽然看到这些血肉模糊的尸体碎渣,我肚子里顿时一阵翻滚,差点当场就将隔夜饭吐了出来。
  我单手捂着嘴,快速的跑到不远处的花坛边上,开始一阵狂吐。
  呕……
  呕~
  我知道,这样做对死者很不尊敬,可是我实在是忍不住了。鬼,我见过,尸体我也见过,甚至我还见过千年画中妖怪,可是,这一堆尸体碎渣实在是让我恶心难耐。
  我吐了好几分钟,才缓过一口气来。
  唐绍杰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背,朝我递过来一瓶纯净水。
  “漱漱口。”
  我接过唐绍杰的水,灌了一口,随即将水朝前喷了出去。
  如此几次,我才觉得好受了一些。
  等我漱完口,再次走到楼层入口处时,发现那里的担架都被抬走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看着整栋居民楼,对唐绍杰问道。
  “受害者是祖孙三代,一家五口人。早上家门紧闭,之后有人上他家借东西,发现家门锁死,而门底缝隙中溢出血迹。邻居立即报警,警察们开门后发现受害人一家五口全都遇难,而且还被碎尸了。”
  唐绍杰把他了解到的情况大概说了一遍。
  “那,是人为么?”我仔细的看着整顿楼层,有些奇怪的问道。
  “据调查,受害人家里并未发现任何可疑人的踪迹,而且,整个小区内的所有监控都未查到任何可疑现象。”唐绍杰一脸不解的看着我,说道。
  我也感觉事情有些奇怪,而且,只要我一抬头去看这栋楼时,就会有种很不好受的感觉,这种感觉说不出来,就是很不舒服。
  “走,去里面看看。”见我不说话,唐绍杰拍了拍我的肩膀,率先朝前走去。
  唐绍杰走在前面,我跟在他身后,有些奇怪的问道。“唐局长,你不是重点负责灵异案件么……?”
  唐绍杰告诉过我,他是重点负责一些处理不了的特殊案件的,可是杀人碎尸这种刑事案件也让他来破?这也算是灵异案件?扯呢吧?
  就在我的话刚刚说完,就见唐绍杰进入楼层,打开了受害人一家的家门。然而,就在唐绍杰打开那个家门的瞬间,我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及其强烈的气势随着唐绍杰的开门而从房子里面涌了出来。
  这股无形的气势磅礴汹涌,却是透过唐绍杰,直接朝我而来的。
  噗!
  就在这股气势从我身上呼啸而过时,我顿时感觉浑身一阵剧痛,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从我口中喷了出来。
  见我无缘无故吐血,唐绍杰立即跑过来扶着我,脸色震惊的问道。“怎,怎么回事?”
  “唐局长,这,这个房子很诡异,你,你自己小心点。”我强忍着浑身的剧痛,看着唐绍杰,说道。
  “你,你怎么回事啊,好端端的,吐血干啥?”唐绍杰根本不理会我说的话,而是问我为啥吐血。“是不是刚才你吐的太厉害了,吐出血了?”
  当然,唐绍杰这么认为也是正常,他以一个正常人的思维,绝对不会想到,我是被刚才的那股气势所伤的。
  “不是,是,是这里的一股气。”我对唐绍杰说道。
  “一股气?”唐绍杰有些不解的皱着眉,看着我问道。
  “我敢确定,这一家人不是人杀的。”我并没有去解释那股气,而是将话题引开。
  “你,你怎么会,会这么肯定?”唐绍杰见我肯定的回答,又满脸疑惑的看着我问道。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我看着唐绍杰,说道。
  听了我的话,唐绍杰点了点头,再次转身朝面前的房子里走去。
  我跟在唐绍杰身后,将几张黄符放在胸前,刚才是我没有任何防备,被那股气势冲击了,但是这回我准备好了。
  至于那股气势为啥只冲击我,而不冲击唐绍杰,那是因为,我看到了它的存在,而唐绍杰却看不到。
  就在之前,我刚到这栋居民楼下时,只感觉整栋楼层上,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沉闷感,而楼层的入口处,我似乎是无意间看到了一双眼睛似的,只是瞬间而已,却又感觉似曾见过,就是想不起来。
  正当我跟着唐绍杰走进楼层时,我顿时感觉到了一股气势在排斥着我,而且那种感觉我越往里走一步,就越浓烈。
  最后,唐绍杰开门,我被那股气势所冲击。
  走进房子之后,我顿时感觉有一股沉闷的气势压抑着我,很不舒服,就算是呼吸,都很难受。
  “唐局长,有什么发现?”我看着四处走动观察的唐绍杰,问道。
  “没有发现。”这家房子是普通的三居两室,客厅内干干净净,一切家具摆设简单整齐,根本不像是被害的人的家一样。
  要知道,这个家的主人,一家五口,一夜之间在家里被撕成了碎尸,而家里却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根本和案发现场没有丝毫关系似的。
  “奇怪了,怎么会这么干净呢?”唐绍杰看着我,说道。“就算是想清除痕迹,也做不到这么干净吧?”
  我也点了点头,四处查看,想找出破绽。因为我已经确定,这个案件不是人为,就算不是人为,也因该有蛛丝马迹才对啊。
  “局长,问了邻居没有,昨天夜里他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我皱着眉,尽量保持呼吸平缓,对唐绍杰说道。
  “有,好几个邻居都发现了昨晚夜深的时候,周围的宠物犬都很躁动,而且他们还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
  听了我的话,唐绍杰似是想起了什么的是,皱着眉,跟我说道。
  “邻居们说,昨晚他们有人听到了,小区内,好像有人在喊受害人一家的名字。可是,大半夜的,几个目击者起床拉开窗帘朝楼下看去,楼下的路灯照的雪亮,却是半个人影也没看见。”
  “什么?”
  听了唐绍杰的话后,我顿时明白了过来。之前唐绍杰说过,邻居们是从受害人家门缝隙底下溢出的血渍才报的警,可是,开门后家里面干干净净,这难道不奇怪么?
  想及,我转身朝受害人家的家门上看去。这是一扇防盗铁门,我蹲来,朝着底部挨着地面的位置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只见无数的如同芝麻大小的黑色虫子在门缝底部来回蠕动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