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闯进

更新时间:2016-12-15 12:30:36 作者:大少 字数:3014

“救命啊,警察打人啦!”男子边叫边喊,周围围观的人也聚拢变多起来。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闯进这里?”警察威严的声音在男子的上空响起,手上还紧紧的揪着他的衣领。
  “我、我是住在里面的,我就只不过出来买点东西而已嘛,我的嘴谁啦?”说完还委屈的用手背抹抹脸上的泥水。
  警察看着他手上提着的啤酒和泡椒凤爪,觉得他并没有说谎,要他站在旁边,里面很危险。
  男子屁股上的泥巴印清晰可见,裤子已经被打湿了。冰凉冰凉的贴在皮肤上,冷风吹过,有些刺骨的冷。
  “你们先派几个人上去看看,切记一定要注意安全。”张亮委托完毕,看着从眼前消失的人影。
  超前的人领着他们进到废旧的房子里,脚步轻轻,猫着身子前进。把手指放在嘴前做了一个“嘘”的动作,所有的人停止前进。
  “大哥,警方的人已经潜进来了,我们该怎么办?”躲在暗处的人悄悄地观察了着楼道里的动静。
  “先不用管,他们是发现不了我们的,而且一会儿还会有人来。”
  巴哥接到鹰眼的消息,一会儿还会有其他两派的人赶过来,到时候打起来警方也没有还手的余地。
  今天他们准备大干一番,警察三番五次的来找他们的麻烦,连藏身的地方都没有,狗急了都会跳墙,更别说人了。
  几个人在里面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感觉待在这里危险系数很大,于是就撤退了。
  一无所获的人匆匆跑出楼层,站到张亮的面前禀报。
  一会儿嗡嗡的车流声渐渐逼近,浩浩荡荡的,听着声音貌似人还挺多的。
  “全部人员做好准备!”张亮高喝一声,心脏急促的跳起来。
  车流缓缓停在他们的外围,车上跳下来的人都是身穿花花绿绿的衣服,头上的发型更加夸张,简直要冲到天上的感觉。
  “前面的人你们听好了,现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还不快速速就擒!”领头的喊了一声,感觉画风有些不对。
  警察转过头错愕的看看身旁的人,这句话不应该是他们说吗?
  张亮笑笑,对于这些人很是不屑,缓缓开口“你们这些人是不是搞错对象了,警察就是来惩奸除恶的,还轮得到你们在这里叫嚣吗?”
  张亮来到外面,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带着嘲讽的笑意。
  “嘭”不是是谁开了一枪,气氛瞬间被点燃了,有的躲到车旁用车身作掩护。一声枪响后,场面有些混乱,混混们的脸上浮现出恐怕的表情。
  张亮这边的人不慌不忙的调整好战斗次序,一看就是经过训练的。
  当天晚上鹰眼把警察要来的消息放出去,为的就是引起这里的人恐慌,还有一些不怕死的蠢货前来与警方交战,现在得利的是他们这些藏在暗处的人呢。
  他们这一方默默地观察外面的情况,嘴角扬起得意的笑意。
  没过多久,又接着来了机车人,和前面来的人差不多,个个都是身穿诡异不着边的衣服,毛躁恶心的头发遮住了半张脸。
  这就是黑道上的古惑仔吗?
  一群人匆匆下车,嘴里还叼着烟,屌屌的样子。
  没想到这里黑道混混还挺多的,看来这是一场硬仗啊!双方势均力敌,但是要真的打起来,警方获胜的几率要大些。
  “你们这帮警察不好好的待在市里,跑来我们这些偏远的地方干什么,不是说好井水不犯河水的吗?”
  一道粗矿的声音响起,大冷天的还要赤裸着上身,身上的肌肉还很恶心的抖动,看着让人很想吐。
  双方陷入僵持中,都不敢打响第一炮。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远处的鹰眼传来消息,他现在在到处散播消息,把更多的人引过来,到时候他们就可以把警察套进去笼起打了。
  巴哥回复了消息,现在他们都不敢乱动,到时候只要里面的人一起哄,大战就会爆发了!
  鹿子鸣还在宋夏雨的咖啡馆里帮忙,对于临边处的即将爆发的战争一无所知。今天他们的店面进入到最后的装修了,吊上顶灯,装好墙纸就算完工了,接下里就是定制需要用到的桌椅以及其他的器材。
  苏羽看着他们这么秀恩爱,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旁的莫妮耀欠揍的来了一句“你喜欢人家,但她也没怎么睁眼瞧过你啊!”
  话音刚落,苏羽用恶狠狠地眼神看着莫妮耀,要不是她是一个女生的话,他早就把她打得不下八百回了。
  转过头继续拿着手里的东西摆弄,不再理会他们这群碍眼的人。
  “嘻嘻,我说对了吧!”莫妮耀脸皮超厚的凑过来,对着苏羽的耳边轻轻来了一句。但是苏羽的脸色起得发红,丢下手里的东西就一把抓过莫妮耀的衣领。
  看着面前袭过来的爪子,灵活的多开,跳开与他拉开距离,苏羽不死心,一路上追着喊着叫莫妮耀站住。
  宋夏雨和鹿子鸣默默地站在旁边看着他们两人嬉戏打闹,还有苏羽脸上的红晕都可以清楚的看到。
  房间里有些凌乱,苏羽还要顾及脚下的东西,不能被绊倒了。莫妮耀吃的这么多,为什么身子骨这么灵活,这对于他来说是莫大的耻辱啊!
  “这两个人还真是冤家,不打不相识!”“这样有什么不好呢,每天都有精彩演出!”身旁的鹿子鸣坏坏的说到,宋夏雨笑笑,用手肘轻轻的顶了他一下。
  马路上车来车往的,繁华的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一天的时间也在繁忙和嬉笑中度过了。
  天色暗了下来,警方和黑道两头的人还在僵持中,另一边看戏的人都快没有耐心等下去了。
  天空阴沉的厉害,偌大的落地窗面前,身披黑色大衣的男人负手而立。一双鹰隼的眼眸一瞬不瞬的注视着窗外,不知是在看风景,还是在思考什么。
  他的嘴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冷笑,立体的五官掩映在暗色的阴影里。
  吱呀一声,门被轻轻的推开了,稍显急促的脚步声在静谧的房间内响起,显得格外突兀。
  他置若罔闻,情绪没有一丝变化,依旧凝视着窗外。
  走进来一个脸上疤痕交错的男人,细细一看,极其恐怖。
  他快速的躬了躬身子,略显难色,哑着声音说道:“于总,计划出现了纰漏,鹿子鸣似乎没上钩。”
  站在窗外的男人的手动了一下,猛然转过身子。
  灿如星辰的双眸闪闪发光,但眼底的冷意令人不寒而栗,后脊生凉。棱角分明,宛如刀刻的脸庞,俊美得不可方物,足以与鹿子鸣相媲美。
  他薄唇抿成一条僵硬的直线,居高临下睥睨着眼前之人,“那就想方设法的让他上钩。”
  “是。”刀疤铿锵有力回答,声音在房间内经久不息。
  "要是他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疯狂反扑,到那时?"
  于强新阴鸷着眉眼,胸有成竹的回道“一个死人,活着况且做不了什么?死后,量他也难掀起什么大风大浪。"
  他挥手示意,刀疤立即会意,缓慢的往后移动着步伐。
  "慢着。"
  刀疤,蓦然停住了脚步,屏息以待。
  于锦新单手插兜,步伐从容,走向不远处的某人。
  他弯下挺拔身躯,附在刀疤的耳朵边,慢条斯理的说了些什么。
  听及如此,刀疤眼睛一亮,目露兴奋,转身,关上了门。
  转眼之间,于锦年背往沙发上一躺,双腿自由交叠着,假寐起来。
  H市临界,角落里出现了一个穿着怪异的人,他单手一掷,向黑道人群里扔了一个威力十足的炸弹。
  “嘭”的一声,火光四射,浓烟滚滚。地上炸了一个洞,人群中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惨叫声,残肢断臂四处乱非,有些人甚至来不及呼救,就粉身碎骨,变成灰了。
  张亮这边的人很幸运的逃离了劫难,似乎那个爆炸是故意针对那边的。
  他诡异一笑,漆黑如墨的眸子里满是算计。
  黑道那边的首领头子误以为是警察这边扔的炸弹,毕竟这里除了这堆警察,其余的人都是自己人,根本不可能下手。即便分属于不同的地盘,拥有不同的势力,此时也应该齐心协力,共同抵御外敌,之后的事,之后再算。
  想到这,其中有个黑道头子,手下损失惨重。此时此刻,犹如一只凶猛的老虎,眼底燃起熊熊怒火。
  他振臂一呼,“给老子打。”
  剩下没受伤的或者轻微受伤的都纷纷朝着对面毫不顾忌的开了枪。
  一时间,火力十足,烽烟四起。
  俗话说,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至于是谁,不得而知。但这丝毫不影响幕后之人所想要达到的目的。
  破旧不堪的楼层里,隐藏在内未被发现的鹿子鸣的弟兄,兴奋的一个望着一个。
  巴哥静静的站在桌子前,听到外面的枪林弹雨,也难掩兴奋之色。
  “果然,不出所料,打起来了,到时候,就能轻易脱身,坐收渔翁之利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