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天冷!

更新时间:2016-12-14 17:13:39 作者:大少 字数:3079

苏羽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翻过身盖上被子睡着了。
  客厅里宋夏雨和莫妮耀聊得火热,被莫妮耀说的一些莫名其妙的话逗乐,双肩不断抖动。
  客厅里尽是两个人的欢笑声,忙完的陈妈也加入到她们的聊天中,三个人何乐融融的。
  深夜,天空开始飘起白雪,晃晃悠悠的飘落在地上,最后融化消失不见。寒风凶猛的刮,而屋里的人睡得香甜。
  早上起来雪还在继续下,只是落下来的雪还没来得及堆积就已经融化了,化成一滩水,铺在地上。
  下雪的天气很冷,风一吹来暴露在外面的皮肤一阵刺痛,就像一把小刀划在脸上一样。
  宋夏雨和鹿子鸣两人穿着厚重的羽绒服来到商业街,看看哪一处适合开店。商业街的人流饱满,每天都有新老顾客前来到自己心仪的小店面前。
  懂行情的鹿子鸣一眼就相中了转角处的一家店面,这里的客流量是最大的,而且又处在最显眼的地方。
  很快两个人找来房东,商讨完价格之后,就交了定金和一年的房租。
  宋夏雨满心欢喜的回到家里,还特意下厨,给他们做了一桌好吃的。
  饭桌上宋夏雨把她要开咖啡馆的消息告诉苏羽和莫妮耀,间接性的要他们两个一起帮忙,这样下来就会省了一笔开销。
  精打细算的宋夏雨很会持家,鹿子鸣也表示赞同。接到喜欢女生的求助,苏羽又怎么会拒绝呢,现在正是自己表现的时候了!
  几多欢喜几多愁,张亮这边还在坚持不懈的努力寻找鹿子鸣杀人的证据,可算是愁死了一帮人。
  鹿子鸣太过狡猾,在他身上根本就发下不了任何的蛛丝马迹。
  夏禹阳脸色微变,气色凝重。一时间气氛沉重,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严肃的表情,这一次再失败那么就只能说明他们的能力不够。
  夏禹阳来到事发现场,血腥的场面还维持着最初的样子,只是房里的腥臭味已经没有了,那股令人作呕的味道终于消失了。
  环绕了几圈,终于在桌子边发现了一只女士耳钉,还是钻石的。
  “势必一定要找到这只耳钉的主人,她一定与这次的案件有着莫大的关系!”夏禹阳洪亮的声音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一字一句都很清楚。
  这只耳钉一定是那天晚上参加聚会的人不小心落的,张亮的心里已经有一个人选了,只是要经过对证之后才能下决定。
  张亮对比过了陈夫人的所有饰品,里面都没有发现与这只相同的耳钉,接下来就是走访了。当天张亮就找到宋夏雨,拿出耳钉直接了当的问。
  宋夏雨这才发现这是自己掉的耳钉,还是鹿子鸣送给自己的,对于她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张亮当然不能给她,作为唯一的证据,他才不会轻易地放开。
  宋夏雨又一次被带到警局了,他这一次已经习惯了他们的审问方式,于是主动配合。看着她这么配合的样子,看不出有什么端倪。
  张亮还是不死心,问了当天晚上鹿子鸣身在何处,见了什么人?宋夏雨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并表示他一直和自己待在一起,晚上两个人还一起去了某个地方。
  她说的这些都与鹿子鸣提供的证据是一致的,并无半点虚假。
  警方暂时还不能定宋夏雨的嫌疑,先让她回家。
  宋夏雨继续来到店里,请来装修工人看看要怎么布置店面,忙到晚上就把今天进警局的事情忘了。
  一大早宋夏雨就把睡着的人叫醒,今天要陪着她一起买材料,现在有些店家打着国外进口,知名品牌的幌子坑人,宋夏雨自然是不吃这一套的,四个人来到老城区,这里有很多批发商,如果眼力好的话,就可以淘到好货。
  这里是一整条的批发街,到处都充斥着商贩的叫卖声。嘈杂的喇叭声一直在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街上还有各种有名的小吃。
  鹿子鸣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一路上他都在紧紧的牵着宋夏雨的手,不肯放开。苏羽来到宋夏雨的旁边,与她只隔了一厘米的距离,他也要保护好宋夏雨!
  莫妮耀也是很享受的这里的气氛,一路上奔奔跳跳的,欢快极了。宋夏雨试图挣脱鹿子鸣的手,跑过去拉住莫妮耀。她怕被这些人把她撞到,地上湿漉漉的,摔在地上一定很冰很痛。
  警局里的一群加班的人正在苦命的敲打着键盘,黑眼圈重重的覆盖在眼睑上。手边的咖啡早已经冷却,咖啡渍一圈一圈的附在纸杯上。
  放在键盘上的手指都被莫光滑了,指腹上有一圈黑色的印子,手上的指纹清晰可见。
  要实在找不出证据张亮会疯狂的,自从接了陈天明的案子,他就没有一天是过得舒心的。感觉自己的心力不足,连呼吸起来都很沉重。
  办公室里永远都充斥着急促的电话铃声,有的是接到的骚扰电话,而有的却是家里的宠物走丢了,找警察帮忙。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警察也变得这么无所事事了,整天接到的骚扰电话,各种奇葩搞怪的案件,弄的人嘀笑皆非。
  浩子靠在办公桌上,手里拿着一支笔无聊的旋转着,签字笔掉在桌上有节奏的响声,弄得一旁的快睡着的张亮心神不宁的。
  “啪”的一声,张亮甩过桌上的胶布砸在浩子的面前,把他从空灵中拉回来。
  好不容易可以睡一会儿,竟然被这个小子搅和了。浩子抱歉一声,站起身伸展四肢,用手抓抓乱蓬蓬的头发,感觉那上面都可以成为鸟巢了。
  扫货完毕的四个人,每个的手里都拿着满当当的塑料袋,嘁嘁喳喳的摩擦着裤子两边。宋夏雨很满足的来到车前,把所有的东西放进后备箱里。
  跑了一整天的宋夏雨在他们几人中精神满满地,脸上的笑意都快要溢到他们的身上了。把东西放到店铺里四个人才一起回家。
  明天他们的店面就可以正式装修了,宋夏雨一脸的自豪感。
  黎明的街道上,一群醉汉勾搭着肩膀摇摇晃晃的走在空旷的石子路上。凹凸不平的路面上还积流有水,踩在上面积水四溅,裤脚上都是稀泥。
  阴暗的小巷处是一群人模糊不清的叫嚣声,寂静的空气里都是他们的声音、
  “嘭”面前走来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不偏不倚的撞在他们身上,酒意作怪,一群人拉扯住黑衣男人,吵着要他赔礼道歉。
  男子的眼里闪过一丝阴狠,瞬间的功夫前面的一个人就断气了,一命呜呼!他邪笑着靠近他们,手上的黑皮手套服帖的戴在上面,可以看出他拥有一双修长的手指。
  “你、你是谁?”一群人的酒醒了一半,看着瘫倒在地的同伴,有些心虚。这是谁,要杀他们?
  脚步迟缓,慢慢的往后退去。刚想要叫出声音来却被人一招锁喉,喉管被捏断,一口鲜血直流出来。
  所有看到他杀人的人全都被他一招毙命,惨死于阴暗的小巷里。
  这里是属于H市的三不管地域,连警察都很少涉足。所以不管这里是死人了还是出了什么大事件,都不会惊动到警察的。
  四五个壮汉一夜之间毙命,死相恐怖惨烈,并非是普通的击杀。屋子里,鹰眼正在擦拭着自己的爱刀,刀光冷冷的射在他的眼眉出,锐利的视线无法挡住。
  门口的走动声离房门口越来越近了,急促的脚步在最后一秒停在门口。门外的人试探性的敲敲门,得到屋里人的允许便径直来到他的面前。
  “鹰哥,我们的人无端被人杀害,还请您能给兄弟们逃回答公道!”男子双手抱拳,在鹰眼的面前祈求到。
  鹰眼冷冽的实现扫过来人的身上,站在前面的男子感受到了他的冰冷,不由得哆嗦起来。手上的动作停顿,放下棉布在腰间别好刀。
  询问了一些情况,鹰眼觉得此次的时间一定是有人在暗中捣鬼。他们的仇家也不是一两个,每天找上门的就有好几十号人,只是都被驯服了。
  他们能在这里称霸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戴上王冠,欲承其重方能称王!
  鹰眼来到他们惨死的小巷,血迹已经凝固了,在冰湿的地上铺上了一层“红毯”。有的还没来得及闭眼就断气了,有点睁大眼睛,里面满是惊恐。
  吩咐他们把尸体全部带回总部,好好给他们下葬。
  鹰眼并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鹿子鸣,现在帮里的事情大多数都是他们三个处理,事情也没必要闹的人尽皆知的地步。
  事后知道此事的另外两个人赶来,灰熊一阵暴怒,硕大的拳头砸在木制的桌子上,瞬间碎成两半。巴哥表情冷静,能有这样杀人能力的组织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过。
  单手托腮,尾骨拧成一团。鹰眼靠在沙发上,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他并不着急。
  中午吃过饭,三个人继续待在店铺里装修,看着自己的咖啡馆宋夏雨脑海里阵阵幻想。
  阳光明媚的一天,一道风景,一杯香醇美味的咖啡常伴手边,温热的气息扑在脸上,闻着咖啡的香味,手拿着一本书静静的品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