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抓 打

更新时间:2016-12-13 17:40:11 作者:大少 字数:3065

男人反应过来,猛的起身一把抓住孙小池的头发。
  “臭女人,你尽然敢打我,爷看得上你那是你的福气,别不知好歹!”一把抓住孙小池摔在旁边的沙发上,高大的身影附在孙小池的身上。
  头皮上传来的痛感遍及全身,孙小池缓过神来,噌的站起来一脚踹在那人的小腹上。柔软的触感传来,孙小池踹在一身肥肉上,感觉像棉花一样。
  男人吃痛,倒在地上双手捂在小腹上,要知道孙小池穿的可是高跟鞋,这一踢是要命的感觉。
  周围的人立马起身围住孙小池,这个吃了雄心豹子胆的女人活腻歪了,他们的老大都敢打。
  孙小池马上做好防御的手势,双脚分开站立,手握成拳。
  “哎哟,看来是练过的呀!”一个头顶着四五种颜色的痞子来到孙小池的面前,痞痞的说到。
  刚要伸出手摸摸孙小池的脸,就被她无情的踢翻。身体重重的压在他们老大的身上,紧接着又是一阵惨叫。
  倒在他身上的小弟倒是没什么事,但是身下的人已经快痛晕了。嘴里不断的哼叫着,就像杀猪般的声音。
  孙小池这边的打斗声引来旁人的围观,酒吧里的保安也匆匆赶来。现场的人太多,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酒吧经理亲自出面解决。
  来到现场,看到强势的孙小池,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看到倒在地上痛苦喊叫的壮汉,经理喊人扶起。
  了解了事情的大概,理亏的是他们这一帮,经理也明确规定了里面不准打架闹事,医药费他们会照付,只是孙小池却被开除了。
  孙小池争执着这不是她的错,来打工也不容易,为什么就不能给她一次机会。
  经理给她说了一句话,让她没有还嘴的余地。
  “要想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就不得不适应一些规则!”说完这句话,双手放在兜里扬长而去。
  孙小池委屈极了,经理见她也不容易,于是把这两天的酬劳结算给她,然后就这样被开除了。
  孙小池换好衣服,拿上结算的钱从酒吧离开,漫无目的的走在冬夜的寒风中。
  脚踩高跟鞋,一不小心就陷进地砖的缝隙里,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今天本来就够倒霉的了,为什么连你都跟我作对!”孙小池取下脚上的鞋,远远的抛去。
  站起身抖抖身上的灰尘,朝前走去,走到一定距离后,又快步的跑过去捡起刚刚被自己扔掉的鞋。
  好歹这也是她第一次上班穿过的,至少也要留下一点回忆嘛。
  回到家,直接来到卧室,把自己摔进柔软的大床上,眼睛一闭就睡着了。
  黎明,天际泛起鱼肚白,在通往H市的路上,十几辆大型卡车伴随着轰鸣声终于来到他们所要到达的地方。
  经过几天几夜的时间,终于抵达H市的警局大厅。局长早已站在门口等候。
  车里下来一个魁梧、脸上有道明显疤印的男人,看起来是经过岁月雕琢出来的一个铁血男儿。锐利的视线扫过众人,强大的气息扑面而来。
  局长笑脸莹莹的上去迎接夜狼特殊部队的队长,两个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一别多年的老战友现在又重新聚到一起了。
  回想起当年的飒爽英姿,战场上奋勇杀敌,两个人一同经历生死,慢慢的战友情再一次浮现在他们的脑海里。
  两个人深情的拥抱在一起,这一别就是十多年过去了,两个人各自成家后,很少有联系。
  两个人相邀着来到接客大厅,就连最高指挥官来都没有这个待遇。
  这一次他来了一定会大获全胜的,他有这个信心。
  张身体恢复的张亮也感到警局,这除了局长,这个人也是他最敬重的人。
  此刻的他精神有些紧张,在部队里他经常看到他,那时候夏禹阳面目精神抖擞,神采奕奕的。身上健硕的肌肉一直是他们这一代年轻人追求的对象。
  部队里他是出了名的神人,也众多女生心目中的男神。
  “叩叩”门口响起敲门声,局长笑笑,说了一句“你猜猜看是谁来了?”朝门口努努嘴,挡也挡不住的笑意。
  张亮推门而入,在看到夏禹阳的那一刻起,自己的内心再也无法平静了。
  见到他后,自己连要说什么话都被紧张感覆盖了,脑袋里一片空洞。
  “哈哈哈,多年不见了你小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害羞啊!”夏禹阳站起身朝他走来,单手有力的在他肩上拍拍。
  带着他坐到真皮的沙发上。
  张亮和夏禹阳打过招呼,双手放在膝盖上,不知道要往哪里放。张亮的手心都是汗,和夏禹阳的对话也是短短的只有几句。
  大厅里就只听到局长和老战友的好爽笑声,张亮的说声也被淹没在笑声中。
  夏禹阳一路过来也累了,局长把他安排在全市最好的酒店里,在他到的前一天就拍专人到房间里打扫,所有的一切都是换新的。
  张亮和局长亲自把夏禹阳送到酒店,到了那里几个人又聊了半天才舍得分开。
  很快鹿子鸣也接到了消息,这次省局派来的人是一个厉害角色,以前带过兵上过战场的。
  鹿子鸣要来夏禹阳的资料,曾经一度这个男人被称作为战神,是H市的骄傲,最后被委派到北京当任现在的国家最高级上将。
  现接到中央的任命前来支援,从北京大老远来到这里。
  干净整洁的房间里,所有的物品依次陈列摆放好,作为军人出身的他容不得一点紊乱。
  看着这么整齐的房间夏禹阳,心情极好。舒服坐在沙发上神展开四肢,仰着头靠在沙发上。
  休息一段时间后,接到局长的邀请。饭局的地点就在这家酒店里。起身简单的洗漱完,换身衣服就准时出现在包房里。
  这里的一切都按照他喜欢的来陈放,硕大的包房里就只有他们三个人。
  笑呵呵的来到他们面前“老弟你这样太破费了,随便吃点就好了,没必要这么浪费的。”
  局长站起身,给他拉开凳子,他亲自屈尊来到这里,自然是要把人家照顾周到的。
  三个人围坐在一起,喝酒聊天。
  书房里,一道高大的黑影投下来,鹿子鸣站过的地方都被他的影子笼罩。桌上静静的摆放着夏禹阳的资料,看来这次来的人不好对付啊!
  鹿子鸣伸出手伏在太阳穴处,轻轻的揉着。
  白天鹿子鸣的那帮兄弟在实训室里进行特殊训练,每个人的身上大汗淋漓。紧致的肌肉上冒着白色的烟雾,从体内散发出来的热量在空中慢慢的蒸腾。
  里面的训练场里能容纳下上百号的人,宽大采光度也好。
  他们一天的生活也很有规律,白天训练,晚上就来到各色的酒吧里聚会、玩乐,不亦乐乎!
  夜晚是狂欢的时刻,辛苦劳累了一天也该放松放松。
  饭桌上张亮听到夏禹阳这次前来就是为了解决这场暴乱,张亮瞬间来了信心,只要有夏禹阳助阵,他们一定会大获全胜的。
  张亮记得事发前一天鹿子鸣带着一大波人马来到陈家,这次的事情一定与他有关。
  晚饭过后,张亮找了个借口有事就提前离开了。他明天一定要找鹿子鸣问清楚,一定不能让这个杀人犯逍遥法外。
  喝了点酒有些醉意,张亮简单的洗漱好就回房休息了。
  深夜鹿子鸣已经安排好老高伪造出自己不在场的证据,到时候警察来了也拿他没办法,没有直接证据他们是不会随便乱抓人的。鹿子鸣吃定警方的这个弱点,一定要好好的利用。
  鹿子鸣没有想错,次日一大早张亮带着人来到他的公司,正在开会的鹿子鸣被进来的秘书打断,低头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鹿子鸣脸色微微一变,脸上一抹皎洁的笑意。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鹿子鸣很淡定的说了一句要他们稍等一会儿。这次会议至关重要,要是谈成了公司就会迎来十几亿的巨款利润。
  张亮他们一行人坐在接客厅里静静等候,倒茶的小姐身穿正装,凹凸有致的身材包裹在修身的套装里,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
  距离会议结束还有一段时间,张亮的脸上已经开始有一丝不悦。鹿子鸣纯粹就是在作弄他们嘛,好歹这么大一帮人在这里等他。
  会议室里的鹿子鸣意犹未尽,他还想让张亮继续等一会儿,他想看着张亮那张恼怒的脸。
  鹿子鸣也不急,反正他有大把的时间。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倒茶的小姐已经给他们倒了不少于五次的茶水。
  宋夏雨一早起来就不见了鹿子鸣的身影,他每天都这么起早贪黑的,而自己什么事都做不了。
  对于管理公司的这种事情,宋夏雨一点都不在行,她就想见简简单单的开一家自己的咖啡店。
  宋夏雨的父亲就很喜欢她泡的咖啡,和她母亲泡的味道一样。每每喝起都会让他想起已故的亡妻,幸好女儿遗传了她的手艺,要不然现在想喝都不知道要去哪里找。
  宋夏雨双手环在胸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屋外的风景。远处的花园里已经没有娇艳的鲜花了,园子一片萧瑟。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