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共舞

更新时间:2016-12-12 15:50:33 作者:大少 字数:3078

这次收购陈氏集团,他们也有很大的功劳。为了酬谢他们,鹿子鸣才准备了这次的聚会。
  转眼,会场的音乐换成了交际舞的风格,每一个音符就像躁动的精灵一般,欢脱、活跃。
  一只纤细细长的手出现在宋夏雨的面前,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洋人绅士带礼貌的邀请宋夏雨共舞一曲。
  鹿子鸣强势的把宋夏雨往怀里一揽,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男子只好摸摸鼻子,悻悻的走开去了,转身邀请在场别的女士。
  “走吧,这位美丽的女士,这么美好的夜晚,我们共舞一曲吧!”鹿子鸣单膝微曲,手放在宋夏雨的面前。
  宋夏雨提着裙摆,行了一个礼,把手放在他的手心上。、
  两个人摇曳着舞步,来到舞池中央。她和鹿子鸣配合默契,两个人完美的舞蹈功底展现在众人的面前。
  现场所有的风头都被他们两个抢去了,有的停下来观赏他们的表演,而有的也一起来到舞池中央比拼舞艺。
  音乐时而低沉缓慢,时而高亢欢脱,两个人随着音乐的变化改变舞姿。鹿子鸣紧搂着宋夏雨,两个人呈紧贴着的状态,姿势暧昧万分。
  鹿子鸣的唇边总是带着一抹弧度,唇角弯弯的,邪魅勾人的眼眸中带着一种深深的宠溺。
  此刻他的眼里尽是她的身影,曼妙、婀娜、柔软,看着她眉眼弯弯,眸光闪闪。今天他们是现场最登对的,也是在场最耀眼的。
  华丽的水晶灯下是他们倩丽的身影,光芒四射。
  在会场的角落里站着一个俊逸,冷漠的男人,冷冽的眼神一直紧紧的盯着舞池中央的两个人看,心口像有一团火熊熊燃烧。
  薛仁义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遇到宋夏雨和他的男人,这对男女在他的眼里异常的碍眼,手握成拳,手背上的血管冒出来。
  端起桌上的鸡尾酒就是一口咽下,心里的愤恨无法平复。
  张亮静静的躺在床上,脑袋里又不自觉得闪过那天晚上的画面,恐惧充满全身。看来她这是要去看心理医生了,时不时的就会出现幻觉。
  百无聊赖拿起桌上的杂志随意的翻动,里面的内容没有一张是吸引他的。上面身材凹凸有致的模特搔首弄姿的,摆出各种姿势。
  浩子坐在旁边陪着张亮,生怕自己一眨眼的功夫张亮就会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警局里局长正在组织进行开会,上级下达下来的任务必须完成。最高指挥官在地图上画出军队来的方位,而陈志明家的别墅在远远地郊区。
  而在远在四川的苏羽还在他们的寺庙里进行修炼,现在距离出关就只差几个小时的时间了。这段期间他们的门派了收了一个女徒弟,这也是他们这一群人中的唯一一个小师妹。
  苏羽出关了就要离开帮派来到外面闯荡,还有那个他喜欢的女孩,不知现在她过得怎么样了。
  苏羽已经离开了一个月,这一个月的时间里,足够让他们忘记很多事情。但是在苏羽的心里始终保留着那道倩影,一个爱笑的女生。
  精力分散,苏羽注意力不集中一股力量强硬的冲出来,“噗”的一声,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调整过来,继续完成修炼,他不想因为这样而走火入魔,最终见不到她。
  外面的大师兄焦急的等待着,里面没有一点响动,静悄悄的。小师妹也来到门口,迎接苏羽。
  终于到了最后一步,苏羽被一道金光包围住,大喝一声,金色的光芒就在那一刻消失。
  已近一个月没有出门的苏羽,刚一来到门口,就被外面强烈的光线刺得睁不开眼睛。用手死死的挡在眼前,过了半响才适应过来。
  刚一出门就听见一道软软糯糯的女生,惊奇的称呼自己师兄。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手就被一双小巧,柔软的小手握住。
  一旁的大师兄赶紧给苏羽介绍,“这是新来的小师妹,以后你们就是同门师兄妹了。”说完,古灵精怪的她朝苏羽俏皮的眨眨眼睛。
  胡子拉碴的苏羽也对她微微一笑,看起来多少有点违和感,就像一个大叔一样。苏羽的皮肤也没有以前白了,可能是一个多月没有洗脸的缘故吧!
  身上的衣服传来一股浓浓的馊味,小师妹皱皱眉但是没有要远离苏羽的意思。苏羽并没有闻出自己身上的馊臭味,还是一脸傻傻的对小师妹笑笑。
  于心不忍让小师妹忍得这么痛苦,一旁的大师兄发话了,叫苏羽马上洗澡更衣,一身恶臭的出现在女孩的面前,好感度多少还是会打折的。
  苏羽有些奇怪,他们的这个门派很少有人知道,最终还是忍不住的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小师妹本名叫莫妮耀,从出生就跟在南阳道长的身边,现如今他老人家离世了,所以才来到这里投靠大家的,说来也巧,她学的和苏羽的差不多,这样过也算是同道中人了。
  吃过饭,一群人围坐在一起聊天畅谈,明天苏羽就要离开了,来的这一个月净忙着修炼去了,大家都没有好好的聚聚,就趁今天这个机会喊来大家为苏羽送行。
  深夜,寺庙里的灯盏全数熄灭,每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沉沉的入睡。而苏羽却没有半点睡意,他的心里有些激动,再过一些日子就可以见到宋夏雨了。
  头枕在手臂上,呆呆的盯着漆黑的天花板看,黑夜里他的眼珠有些光亮。
  晚宴过后的宋夏雨和鹿子鸣正要离开,宋夏雨就看到会场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此人就是薛仁义,正朝他们这边走来。
  宋夏雨驻足,呆呆的看着前来的人,她的心里多少有些忐忑的。
  要是鹿子鸣知道这是自己还没来得及谈的初恋,他的心里会怎么想?宋夏雨手不由自主的握紧,挽着鹿子鸣手臂的手也紧了紧。
  感觉到宋夏雨的变化,抬起眼看着朝他们走来的薛仁义,眼前的这个男人他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喜欢。
  鹿子鸣的眼神微微收敛,眯起眼睛看着他。
  “夏雨,好久不见了!”薛仁义帅气的脸上扬起一道好看的笑容,洁白的牙齿被一张饱满红润的嘴唇包裹着。
  宋夏雨也朝他微微一笑,示意打过招呼了。
  “这位先生是?”薛仁义明知故问,故意朝旁边的鹿子鸣挑挑眉。
  鹿子鸣也不示弱,手搭在她的腰际,姿势很暧昧。薛仁义脸色有些微变,但是还是强颜欢笑。
  要不是他,宋夏雨现在就是他的女人了!薛仁义恶狠狠的在心底里鄙视这个男人。他这么帅这么多金,为什么就要看上他的女人?
  虽然心有不平,但是现在他也不能怎么样,宋夏雨已经是别人的了,他在怎么想夺回来也是不可能的了。看着他们两个人眉来眼去的,想必感情也是很不错的了。
  鹿子鸣自身就带有强大的气场,薛仁义在他面前也只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罢了。
  气氛有些尴尬,鹿子鸣直接带着宋夏雨离开会场,站了一晚上脚底发麻,而且宋夏雨还穿了一双高跟鞋,他不想让她累着。
  心里想着就一定要付诸行动。鹿子鸣停住脚步,直接把宋夏雨打横抱起,完全忽视旁人的眼光。
  腾空起来的宋夏雨被吓了一跳,惊叫了一声,就撞进鹿子鸣那双深邃的眼睛。手自然的搂在他的脖子上,两个人一齐离开酒店。
  在后面的薛仁义看到这一幕,手重重的捶在光滑的圆形石柱上。
  半夜回到家,鹿子鸣打了一盆热水拿上毛巾给宋夏雨热敷。白嫩的双脚很细腻,上面没有一丝老茧。
  看来她保养的很不错,鹿子鸣的手摸上去,手感很好,很光滑。
  鹿子鸣在等待,等着宋夏雨说她和那个男人的“故事”。
  清晨一大早,苏羽就和莫妮耀一起离开,下山的速度就是着呢这么快,几千梯的石梯要不了多久就来到山脚下。
  一路上莫妮耀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就像一只麻雀似的。苏羽第一次觉得一个女生话的比他都还要多,第一次遇到一个比自己能说的人。
  这回换做是苏羽在一旁沉默了。
  说话说累了,就来唱歌。莫妮耀就像欢脱的野马一样,在路上各种欢腾。
  赶了一天的路,两个人早已精疲力竭,这还没到一半呢!
  晚上两个人随便找了一家便宜旅社,里面的前台人员暧昧的看着他们两人。时间很不巧,这家旅店就只有一间房了。
  莫妮耀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她是师哥,住在同一间房也没什么不妥的。而苏羽还有一些顾虑,他们两个才认识一天,还没有熟到住一间房的程度吧!
  犹豫了一会儿,外面的天色更晚了,两人还是住下来了。
  吃过晚饭,苏羽就来到旁边的沙发躺下,双腿蜷缩在一起,莫妮耀看着他睡得地方太窄太小了,于是主动过来和他换。
  没想到苏羽果断的拒绝了她的好意,翻过身闭上眼睛双手抱着手臂睡觉了。她从来都没有早睡的习惯,每天必须挨到十二点才能睡着。
  莫妮耀闲来无事,在房间里到处走动。一会儿打开窗户看看夜景,一会儿翻来桌上的杂志看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