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趁热打铁

更新时间:2016-12-12 15:49:14 作者:大少 字数:3026

紧接着趁热打铁,把以前他们经历过的种种说给宋夏雨听,宋夏雨眼角一片湿润,眼泪落在他的衣襟上。
  宋夏雨问鹿子鸣这些照片是在那里得来的,他们之间也没有拍照留恋过。鹿子鸣说这些都是通过她的朋友们得来的,虽然他们之间没有什么照片,但是只要能找到她的,就行了。
  宋夏雨感动,紧紧的抱住鹿子鸣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胸前。
  他们一起经历过生死,一起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这些都深深的烙印在她的心里,无法抹掉。
  一连几声鹿子鸣说了“我爱你”这三个字,宋夏雨的心软成一滩泥。接着便是两个人的深情对望,然后就是一阵舌吻。
  “嘘嘘”的几声,周围的烟花燃气,银白色的光芒把他们包围,放在地上的灯也随着绽放出彩色的灯光。树枝上的水晶球一闪一闪的,就像一群精灵一样。
  周围的人连忙拿出手机录像,不能错过这个绝佳的时机。就算是被人虐了一身也无所谓,因为他们是真心祝福的。
  一阵拥吻过后,鹿子鸣一直在她的耳边说些甜言蜜语的话,但是他是会真的做到,他愿意用自己的一身守护这个女人。
  孙小池提着宋夏雨的行李赶来现场,最终还是错过了鹿子鸣表白的画面。孙小池一股脑的把宋夏雨的行李塞进鹿子鸣的手里,她就把这个好朋友托付给鹿子鸣了。
  孙小池要得了他的真实名字,一听到瞬间傻了。原来宋夏雨嫁了这么一个有钱的土豪老公,怪不得没有对外说出来。
  不过这也是人家的隐私,她也没权多问。现在她也是土豪的朋友了,瞬间感觉自己高大起来。
  孙小池语重心长的和鹿子鸣说了半天,宋夏雨在旁边都插不上一句话。
  最后宋夏雨悄悄的把孙小池拉到旁边,希望她不要对外面的人说自己嫁给了鹿子鸣,免得到时候尴尬,朋友之间的距离也会越来越远。
  “你放心好了,这件事就只有我知道,再说了你嫁谁只要是对你好的,能给你幸福的,我就放心了!”孙小池拍拍她的肩膀,义气的说着。
  告白成功的鹿子鸣抱得美人归,俊逸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两个人牵着手离开了大家的视线,来到那辆红色的跑车前面。鹿子鸣把行李放好,贴心的给宋夏雨系上安全带。
  一路上踩着油门轰到家门口,就连跑车的鸣笛声也伴着喜悦的气息。
  陈妈看着鹿子鸣成功的把宋夏雨带回家,连连夸赞鹿子鸣有本事。
  接过行李,把它们放到衣帽间。
  鹿子鸣一路上都在搂着宋夏雨的腰,手都不带换一下的。两个人来的楼上的卧室里,鹿子鸣把他心里要说的话统统吐露出来。
  宋夏雨内心一阵暖意,幸福的味道充斥着整个房间里。
  而此时,中央省厅里正加紧派人赶往H市,在城市的临边上,十几辆大卡车轰隆隆的交响。
  每个人的手上都配有一把枪支,表情凝重,看上去就像一批死士一样。
  这是一支经过特殊训练的军队,每个人都精通搏击术。
  这一群车队浩浩荡荡的绕过许多城市,最终的目的地就在H市。
  夜晚如约来临,深沉、寒冷的气息涌来。明天就是立冬了,寒潮汹涌的袭来,这个冬天注定冰冷刺骨。
  郁郁葱葱的树叶经过了夏天的热烈,变成秋天的金黄,最终成为冬季里的一片枯叶。季节在不断的变化,时代的步伐也在匆忙追赶。
  早上宋夏雨还窝在鹿子鸣温暖的怀里睡觉,这种舒服安心的感觉给了她满满的安全感。
  和好如初的两个人感情越加浓厚,由最初的陌生变成依赖,信任。
  屋外一阵寒风刮过,卷起光秃秃的树枝上的枯叶,一路飘到水池里。落在池面上的那一刻,睡眠上微微荡起一圈波纹。
  这一些就像画里的景物一样,仿佛时间被暂停了一样,一切都待在原地静止不动。
  中午鹿子鸣和宋夏雨到了一家高级餐厅,他今天晚上准备在这里举办一场宴会,前来这里定好会场。本来这些事情由老高做的,但是想到自己没什么事情就和宋夏雨一起来到这里看看。
  他现在就想和宋夏雨到处多走走,来弥补以前他们没有过的回忆。
  在那一天起,他知道不需要什么生生死死的誓言,需要的是长长久久的陪伴。
  宋夏雨挽着鹿子鸣的手臂,小鸟依人的样子。嘴角永远是伴着微笑的样子,两个人一同踩进酒店的红毯上。脚底传来柔软的触感,高跟鞋的声音也消失在地毯上。
  两个人随着服务员的引路下,来到一间酒店里最大的会场,里面足足有一两百平方米宽。周围都是高档的国外进口的墙纸,整个会场呈欧式的装修风格。
  这是鹿子鸣最喜欢的欧式风格的会场,两个人都很满意,于是提前预定下来。就算没有预定,只要是他要的包房,酒店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腾出来打扫好。
  房间足够宽阔,能容下上百号人,桌子上洁白的餐布平平整整的铺在上面,没有一丝褶皱。上面还有白色的花束,插在乳白色的瓷质瓶子里,场面布置的很和谐。
  休息了一天,张亮决定出院,他在医院安逸的躺着,觉得很对不起死去的那一帮兄弟,手上的针猛地抽掉,血管里的血冒着血珠,附在皮肤表面。
  穿着病号服的张亮在医院里到处乱跑,一股脑的找出口,那感觉就像疯了一样。路过的护士和行人纷纷躲开,狐疑的看着张亮。
  浩子提着晚饭前来看护张亮,一进门就看到床上不见了张亮,马上喊来值班的护士询问,护士摇摇头表示没有看到。
  浩子迈开步伐,在医院里跑起来,一边跑一边四处看看张亮的人影。
  终于来到了一楼,看到门口有人进进出出的,那里就是出口了。张亮匆忙跑过去,与进来的人撞了个满怀。张亮重心不稳,重重的坐倒在地上。手上传来冰凉的感觉,一时之间清醒了不少。
  那人眼见张亮身穿着病号服,也是蹲下身想把他从地上扶起来。没想到挣脱了那人的手,快速的起身,冲出医院的大厅。
  看着人海茫茫,而他一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打车也打不到。
  一边的浩子抓住一个人就开口问,不放过任何路过的人。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耗子遇到了刚刚撞到张亮的人,对他说了一句张亮刚刚离开医院。
  浩子快步冲出医院大厅,来到门口,不远处就看到了张亮那道孤寂的身影。连忙跑过去,都不带休息的。
  “亮哥,你怎么出来了,天气太冷了,你还是先回病房里躺着吧。”浩子拉过张亮的手腕。
  浩子把手搭在张亮的肩上,两个人慢慢悠悠的回到病房。张亮从醒过来精神就有些不正常,收到了这么大刺激的他,一时还没缓过神来。
  一个多星期,痕检科的人员还有法医都没有发现事发现场没有任何的指纹,就连一丁点的证据都没有,现在这些都成了无头案了,法医根本无法做出判断。
  还有干枯的尸体,根本就查不出他们的具体死亡时间,但是能初步判定的是,他们都在同一天晚上死亡。
  局长接到这个消息后,也陷入了苦恼中,上次中央派来的人都没有解决好,现在又闹出这场惊天动地的爆炸性新闻,看来他这个局长也该下台了。
  时间匆匆溜走,旁晚六点一刻,宋夏雨和鹿子鸣准时来到会场。他邀请来的都是在商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而且之间合作密切。
  里面还特意邀请来音乐团,在现场伴奏。悦耳动听的音符飘进来客的耳里,音律跳跃,气氛热烈。
  每个乐师都身穿统一的黑色正式服装,男士西装革顶,女士露肩长裙。身形优雅、美丽,演奏出来的音乐也是一流的。
  小提琴轻快、婉转,大提琴低沉、高亢,旁边还有一架白色的三角钢琴,一道灯光打在弹琴人的身上,整个人笼罩着一束银白色的光芒。
  鹿子鸣和宋夏雨一起站在门口迎接来宾,两个人登对的样子,在别人看来就是天生的一对。郎才女貌,碧丽佳人。
  宋夏雨颔首微笑,身着淡绿色的齐膝裙,腰上束着一条同色系的纱织腰带。鹿子鸣上身是一件墨色的西服,袖子两边是两道白色的条纹,修长了他整个身线。
  笔直、高大,西装穿在他的身上简直就是量身定做的。完美的身材比例,修长好看。
  会场里有人窃窃私语,有的被桌上的精美食物所吸引,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品尝。而大多数人视线全都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赞美的声音连连不断。
  一群人手拿香槟,和鹿子鸣他们谈笑风生。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了笑意,都很满意这次的宴会。来到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是国外的,鹿子鸣的生意在国外也是做得响当当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