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自残

更新时间:2016-12-11 14:23:42 作者:大少 字数:3072

张亮用手紧紧的捂住嘴巴,拼命的往厕所跑去。仿佛到现在还能闻到那股浓烈的血腥味。
  “张队、亮哥,你怎么样了?”两个人一起跑到门口,看着狂吐不止的张亮,差点没把苦胆吐出来。
  浩子走过去给他拍背,另一个给他倒水漱口。
  “我没事。”张亮接过水,灌了一口,把口腔里的呕吐物清洁出来。事后,浩子喊来一声给张亮做全身检查。得到医生的确诊后,没什么事,静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打开电视,张亮看到了前几天播报的新闻内容,陈志明一家遭到满门抄斩的事情。就在事情发生的第二天,陈氏集团从此换了一个新的接班人,但是具体是谁也无从得知。
  他昏迷的这几天,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自己的强大后盾也没有了。张亮有些气愤,双手紧紧的握住透明的玻璃杯,一使劲手里的玻璃四分五裂,鲜血直流。
  张亮丝毫感觉不到痛楚,手里的血滴在纯白的棉被上,一片一片的晕染开来。
  前来查房的护士看都张亮这自残的行为,被吓了一跳,看到他手上的鲜血直流,立马找来纱布和药水给他包扎。
  张亮呆呆的看着电视里的女主播那张红润的唇瓣一张一合的,但是所有的信息传入耳里。
  女护士觉得是他刚醒来,精神还有些恍惚不正常,这才没有斥责他。说来这个人也是有点可怜的,无父无母,身边的朋友也没几个。
  给他上好药、吃药,就离开病房了。
  下午时候,局长前来看望他,原本一个高大、威猛的男儿变成一个颓废、胡子拉碴的大叔,不由得心疼这个已经三十的男人了。到现在都还没找到自己心仪的对象,他这个做局长的多少有些不称职。
  “我听小浩说你醒了,所以过来看看你。”局长的眼里少了平日的威严,多了几分疼惜。他把张亮当成了自己的第二个儿子,一直以来这个小子对他也是很孝顺的,只是有时候很叛逆,跟自己的儿子一样。
  现在就只有他们俩夫妻生活在国内,儿子每年就只能回家一次,待的时间也只有仅仅四五天的时间。
  两个孙子孙女见面的时间也是少的可怜,对于爷爷奶奶是谁,恐怕都不清楚。局长苦涩的笑笑,还好现在他还有张亮这半个儿子。
  视线定格在张亮那双缠满纱布的手上,隐隐的可以看到浸出来的血。伸过手,轻轻的圈住。
  “孩子啊,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凡是不要想得太多!”局长缓缓地开口说到,看着他的伤,心里尽是痛。
  张亮缓过神来,看到一脸慈祥的局长,这感觉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父亲一样,一时忍不住,扑在他的肩上痛苦出来。
  忍了这么久,该是爆发的时候了。
  哭的撕心裂肺的,张亮是第一次哭的这么痛快,这么揪心。
  一时之间的委屈、不满、抱怨全都通过眼泪的形式表现出来,张亮这是有多痛啊!
  房间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还有张亮痛哭的声音。透过玻璃,传到外面的天空里,感觉老天爷跟着感伤起来。
  天空下起了绵绵细雨,外面升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环绕在医院的周围。
  孙小池今天晚上要去应聘一家酒吧做兼职,反正已经放假了,还不如找点事情做,她也总不能一直依靠家里人,做一辈子的啃老族吧!
  她租的公寓里就只剩下宋夏雨一个人,昏暗的房间里一个身穿白色卫衣的女孩静静的坐在沙发里,双手紧紧地保住自己。
  光着脚丫,脚底传来冰凉、刺骨的寒意。房间里的空调温度开的很低,是宋夏雨自己调的。
  抬起眼睛,透过玻璃可以看到窗外下起了小雨,一丝丝透明的线滑过空中,打在窗上形成了一颗颗渺小的水珠。
  宋夏雨头靠在沙发上,眼睛一眨也不眨的就这样呆呆的看着窗外的景象,直到视线变模糊。
  她不想再继续消沉下去,她正在慢慢的缓过来。
  晚上,孙小池再一次接到了鹿子鸣的电话,口吻里还带着慢慢的自信,说宋夏雨就在她的那里,他想要她帮自己一个忙,想把宋夏雨重新追回来。
  鹿子鸣满满的真诚,孙小池也不是那种见不得朋友好的恶人,于是和鹿子鸣商量好了对策,时间就定在明天晚上。
  孙小池就负责把宋夏雨哄出家门,鹿子鸣就在门口等候。
  晚上孙小池兴高采烈地抱着一瓶香槟回家,她的面试成功被录用了,特意买来香槟庆祝。屋子里充满了孙小池喜悦的气氛,宋夏雨也被她感染,自己也跟着开心起来。
  孙小池把蛋糕切好,两个好姐妹席地而坐,拿着高脚杯碰杯庆祝。酒过三巡,两个人的脸上泛起微微的桃红色,粉嘟嘟的可爱极了。
  这一晚孙小池和宋夏雨聊了很多,大多数都是她们大学时候的美好回忆。接着两个人聊到了婚姻,一辈子能遇到个对的人是相当不容易的,需要耗尽自己一辈子的运气。
  孙小池在这一刻转换成爱情顾问,一言一句都是如此的认真严肃。接到鹿子鸣电话的那一刻起,她就想撮合他们两个人,她希望宋夏雨不要错过了自己一生的幸福。
  能看着好姐妹幸福,她很快乐。
  孙小池说了一大堆,宋夏雨多少还是有些动容的,他也不想错过自己的幸福,更想把它稳稳的抓在手中不放开。
  晚上,鹿子鸣的手边是一杯温热的蓝山咖啡,他正在计划明天向宋夏雨表白的场景,女生最喜欢的就是浪漫的氛围。这一点,鹿子鸣似乎很自信。
  书房里的人一直亮到很晚,鹿子鸣已经泡了好几杯咖啡。
  一早起来,孙小池就精神抖擞的换好工服到酒吧上班,新人第一天都是从早班转到晚班的,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一定不能迟到。
  晚上和鹿子鸣约好的计划也在顺利的进行着。
  白天酒吧里的客人不是很多,淅淅零零的坐着几个人。孙小池倒也觉得清闲,这么轻松的工作,工资也挺高,她很喜欢。
  孙小池在酒吧里的表现很好,受到了店长的称赞,今后好好发展。孙小池很快就从酒吧下班回家了,她很期待今天晚上对宋夏雨告白的场面。
  下午五点,孙小池就收到鹿子鸣的短信,要她把地址发过去,一切都已准备好了,就只差最后一步了。能否成功,就看这一次了。
  鹿子鸣开着他的保时捷911,鲜红的颜色看上去时尚又妖艳,他希望红色能给他带来好运。
  公寓楼下,停放着一辆限量版的跑车,引来路人不少羡慕的眼神。要是自己能坐上一辆这样的跑车,那就知足了。
  鹿子鸣一个人来到孙小池她们家的楼下摆好一盏盏心形的灯,来到一颗树下,把定制好的水晶球一个一个的挂在树枝上,晶莹剔透的水晶球里面是一张张宋夏雨的照片,上面都是好看的笑容。
  灯的旁边还围了一圈烟花,到时候鹿子鸣使用自己的鬼力点燃就可以了。一切都在顺利的进行着,现在就等女主下来了。
  公寓的人看着他搞这么大的排场,这是要表白加求婚的场面啊!于是喜欢热闹的人怎么能错过这么一场盛大的表白呢!
  孙小池接到鹿子鸣的短信,现在就只用喊宋夏雨下楼去了。孙小池拉着她,编了一个理由,说是一起去买菜。
  两个人手挽手的坐着电梯来到一楼,外面看上去有些热闹。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刚一出去,宋夏雨就看到鹿子鸣那熟悉的身影,站在人群中,手拿着一束鲜艳的红玫瑰。
  孙小池挣脱开宋夏雨的手,默默的站在旁边看着他们两。
  鹿子鸣缓缓来到宋夏雨的面前,与她保持了半米的距离。开口,邪魅又具有磁性的声音想起,旁边的姑娘听到这个声音更是不能自己。
  “夏雨,我知道我做的有些事情是不对的,这些日子里让你伤心难过,是我该死。我觉得我们之间应该冷静冷静,但是没想到我却差点错过你了。”
  鹿子鸣动情的说到,眼睛里都是满满的真诚,感觉要从他的眼睛里溢出来了一样。
  宋夏雨听了完全不为所动,绕过他径直走开。鹿子鸣手快的一把拉住宋夏雨的手臂,强势的往怀里一带,宋夏雨就被他紧紧的禁锢在怀里了。
  “你放开我,这里这么多人,我不想让我们之间太难看!”宋夏雨使劲的挣扎着,但是却没有力气。
  “夏雨,我错了,我不能没有你!”鹿子鸣朝她喊了一句,怀里的宋夏雨算是彻底的安静下来了。
  他需要我吗?宋夏雨很难相信鹿子鸣说的话,在他的句子里,她不知道那句是真那句是假。她很傻,天真的以为鹿子鸣说的都是真的。
  “你知道吗?在你离开的那一天,我以为我的世界就此变成灰色的了,但是我不想放弃,我要把你找回来,因为我爱你!”
  鹿子鸣说完这三个字,宋夏雨心头一震,抬起眼看着鹿子鸣。此刻的她已经心软了,她总是没办法拒绝这样的鹿子鸣。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