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昏迷中

更新时间:2016-12-11 14:21:50 作者:大少 字数:3063

警员努努嘴,向反方向看过去,张亮还陷入昏迷中。
  护士和医生把晕倒的人抬到车里,马上呼啸着急促的轰鸣声开往医院。路上医生检查了几个人的身体,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受到惊吓晕厥过去。
  到底是什么样的场景才会把这些人吓成这幅模样的,这令医生很费解。
  而别墅里的人全都要疯了,看到这么血腥暴力的一面,每个人的脸上都挂不住了。还是一如既往的,该吐的吐,该晕的还是晕了。
  很显然的是其中里面的有几具尸体也是变成了千年干尸的样子,看来真正的凶手他们还没有抓到。
  赶后到来的法医也难这里没办法,这是他们有史以来的,最震惊、最强悍、最恐怖的一次刑事现场。就连资历较老的前辈也没能忍住,更何况新来实习的了。
  现场很难取证,每个人的身上都染上了鲜血,而且还很杂乱,提取罪犯的指纹来很麻烦。看得出来这是多人作案,只是这么残暴的杀人手法还是第一次见。
  陈志明的这一家是得罪了什么人,弄得满门抄斩,就连在这里打工的人都不放过。
  差不多用了一天的时间,他们才把现场取证完毕,一屋子的血腥味熏得身上都是这股强烈的味道。
  他们来到卧室的时候,看到两具干尸,法医一眼就看得出来这是一男一女的尸体。看来是他们两口子的,都遭到了同一个人的击杀。
  整理完现场用了十几个小时的时间,每个人早已精疲力竭了。从出来到现在连一口水都没喝上。
  这还没完,还要送到痕检科、DNA检测处。这一天晚上警局、医院还要殡仪馆忙得晕头转向的。
  很快街坊邻居都知道了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的,被挖新闻的记者报道出来。H市相当一部分的电台都在抢这条新闻。
  陈志明一家被满门抄斩的事情传遍了整个城市,无论是大大小小的新闻,这一整天都在播报这件重大的恐怖事件。
  新闻里,记者把自己潜进别墅拍到的画面用马赛克挡住播放出来,但是怎么都挡不住血腥的场面。
  爆炸性的新闻一经传开来,引起了社会上的恐慌,整个城市的上空笼罩着一股恐惧的气息。
  消息很快传到了中央省厅局长的耳里,这件事情必须尽快解决,不然社会秩序会紊乱,更多的犯罪分子会猖獗起来,到时候场面连自己都控制不了的。
  中央局长发话了,各个地方的警力加强,每晚换班轮流巡逻。
  很多人都很同情陈志明,一夜之间全家遭到滥杀,彻底的消失在世界上。儿子死了,夫妻两也在同一天晚上毙命。
  而就在这时,鹿子鸣也抓住机会,一并把陈家的产业全都合并在自己的企业范围里,一时之间鹿子鸣的势力范围扩大了不少。
  宋夏雨一大早起来就听到新闻里的消息播报的热烈,每换一个台都是这个消息。宋夏雨错愕的看着鹿子鸣,难道这些全都是他做的?
  看着鹿子鸣淡定的坐在餐桌上,拿起刀叉切着培根和鸡蛋,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宋夏雨很容易被鹿子鸣的表面所迷惑,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相信他。
  只好埋起头默默地吃着自己碗里的东西,餐桌上静悄悄的,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直保持沉默。
  鹿子鸣一时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跟她开口,如果说出实话,她会不会就这样离开自己。他是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没有人会想和恶魔生活在一起的。
  鹿子鸣很苦恼,最终还是咽下自己要说的话,把它们和早餐一并咽下肚。
  早饭过后,鹿子鸣直接拿上外套来到公司,连招呼都没有跟宋夏雨打的就走了。他想冷静一会儿,也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向宋夏雨坦白。
  宋夏雨默默地回到房间里,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下来。为什么鹿子鸣不跟她说,难道在他眼里看来就是一个外人吗?宋夏雨很痛心,她爱的人连自己都信不过。
  眼里就像决堤了的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小声的抽泣声渐渐变成了失声大哭,双肩强烈的抖动,眼眶里的泪水源源不断的流淌出来。
  鹿子鸣来到公司,把所有陈氏集团的产业全都调查清楚了,接下来就是收购了。他的野心勃勃让所有的人一同目睹,看到这么强势的老板,员工的心里也是忌惮三分的。
  鹿子鸣的心思一股脑的投放在收购的计划里,把一旁的宋夏雨冷落了。这几天的夜里,宋夏雨独自一人悄悄抹眼泪,第二天醒来眼睛都是红肿的。
  鹿子鸣已经有一个星期没回家了,他根本就是把自己忘记了,亏得她还惦记着鹿子鸣要怎么哄自己呢。看来是她多心了,收拾好行李就离开鹿家大别墅了。
  看来是自己爱错人了,这样做根本就不值得,她还是不要抱有任何的期许了。
  经过一个星期的努力,鹿子鸣总算是把所有的产业收入囊中了,接下来就是等着源源不断的利润滚进自己的腰包了。
  熬了几天通宵的他,眼圈黑黑,精力憔悴。能在一个星期之内搞定所有的麻烦和差乱,也就只有鹿子鸣有这种本事了。
  兴高采烈的回到家,准备把这个消息告诉宋夏雨的时候,就听到陈妈说宋夏雨走了。听到这个消息的鹿子鸣无疑觉得这是一道雷鸣,劈的自己晕头转向的。
  抓着陈妈的肩膀喊了一声“她去哪里了?”陈妈摇摇头,也表示不知道。她不知道宋夏雨是因为什么事情才会这样的,但是也跟鹿子鸣提点了一些,女孩有时候就是要哄。还给鹿子鸣加油打气,一定要把他们的少奶奶找回来!
  记得上次宋夏雨被绑架的时候,叫老高把她朋友的所有电话都找来,现在他直接找到孙小池的号码。
  电话很快就被人接听了,里面传来困意绵绵的声音。鹿子鸣焦急的声音响起,把还没睡醒的孙小池彻底唤醒。
  看着旁边睡着的宋夏雨,她不准备告诉鹿子鸣她在哪里,成功的蒙混过关后,孙小池看着眼圈红肿的宋夏雨,到底是什么事让这么相爱的两人变成失望呢?
  孙小池起来洗漱好,就准备给她们做早餐。生气归生气,但是该吃的还是要吃的,不能亏待了自己。
  鹿子鸣把她所有朋友的电话都大了一遍,都说没看到宋夏雨,每个人都神同步到问了一句“她出什么事了?”鹿子鸣敷衍的回了一句后,挂断点话,漫无目的的到处寻找宋夏雨。
  他不知道她经常去的地方,就连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他都差点找不到。鹿子鸣气急败坏的在方向盘上重重的打了一拳。
  原来他们之间连一次像样的约会都没有,就连她经常去的地方都找不到,他真是太失败了!
  鹿子鸣从车窗里看向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里都没有他要找的那一个人。这一次他是真的急了,找不到她连自己的世界都失去了色彩!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陈妈也没敢问多,走开做自己的事去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孙小池给宋夏雨说了鹿子鸣找她的事,她说了谎没把宋夏雨在自己这里的事告诉他。
  宋夏雨苦涩的笑笑,孙小池做得对,她现在想一个人静静,不想看到那个让自己伤心的人。
  “夏雨,我觉得鹿子鸣是真心喜欢你的,要不然也不会在你离开的第一时间到处打电话问的,我听得出来他很着急。”
  “要是真的话,那他就不会把心思放在扩大他的企业上了。”宋夏雨失落的说到,眼底里都是满满的伤感。
  孙小池也不好多说什么,这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她不应该插手去管的。
  找了一天,还是一无所获,他总觉得宋夏雨就在孙小池的那里,他也知道她就只有孙小池那么一个好朋友。
  但是现在她一定还在气头上,要是就这么过去把她接回来,一定不会成功的,反而还会失去她。
  鹿子鸣的心思缜密,这点后果他还是想得到的。所以他决定给宋夏雨来一场难忘的告白,要她知道自己的心里还是有她的。只是他需要孙小池的帮助,不知道会不会配合自己?
  鹿子鸣苦恼着,晚饭也没怎么吃好。这一个星期忘我的工作,身体消瘦了不少。
  张亮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洁白的墙面,洁白的窗帘,还有洁白的被子和床单。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全白的场面,整个人也被包裹在白色的世界里。
  “张队你醒了!”在一旁看护的警员看到睁开眼睛的张亮,兴奋的喊了一声。
  “亮哥你总算是醒了,你昏迷的这几天可把我们吓坏了!”浩子倒来一杯热水,给张亮润润喉。
  张亮还以为自己只是睡了一天两,哪知道一问自己睡了有一个星期,这几天总是迷迷糊糊的醒过来,还伴随着吐血。
  医生说是气急攻心,才会造成这样的。张亮努力的回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幅幅血腥、恐怖的画面涌进自己的脑海里,一阵恶心感顿时袭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