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召集人马

更新时间:2016-12-10 18:12:32 作者:大少 字数:3087

鹿子鸣低下头回视宋夏雨,搂紧她的香肩,启齿问到“怎么了,我有这么好看吗?”鹿子鸣自恋的笑笑。
  宋夏雨摇摇头,最终还是把自己的顾虑说出来,他怕鹿子鸣背着自己又去杀人。
  鹿子鸣用诚恳的语气对宋夏雨保证自己不会杀人,要她放心,搂着她进入梦乡。
  第二天鹿子鸣召集人马,决定就在今天晚上深夜行动,到时候也不会引起太多人的视线。陈志明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进入倒计时钟,鹿子鸣嗜血的伸出舌头舔舔嘴唇。
  张亮警示了陈志明,今天一定还有人来杀自己的,张亮一大早就带着一拨人马加强警力、戒备。
  张亮以为自己加派人马机会阻止事情的发生,实则上是他想错了,就算全部的人来了也无济于事。
  白天一切平常,到了晚上人心散换,是偷袭的绝佳机会。
  白天鹿子鸣照常陪在宋夏雨的身旁,和她聊聊天,说一些公司里的事,打发时间。到了晚上,鹿子鸣就像一只漂浮不定的鬼魅一样,随着人群来到陈志明的别墅。
  来到门口,身手敏捷的鹰眼翻身一跃就来到铁门的另一边,轻轻松松的就打开了陈家的别墅大门。
  深夜里,陈志明和夫人已经熟睡,张亮带来的人一个二个的开始犯困,眼皮微微的张开。张亮倒在车厢里的椅子上,睡着了。
  有的直接守在陈志明的别墅里,张亮带队的人都在另一边守着,在离他们十米到二十米的距离。
  晚上值班的家丁发现有动静,探出头来看看,一瞬间的功夫就被人拧断了脖子,软软的倒在地上。
  “有人!”最终还是被值班的人发现了,拉动别墅里的警铃。一时之间别墅里的灯都亮起来了,所有的人全部出动。
  陈志明也被嘈杂的声音吵醒,坐起身拿起床头柜的眼镜戴上。
  鹿子鸣带着人一路杀到别墅里,他并没有带多少人来,所以找来的帮手都是他借助的鬼灵。
  几缕青色的烟雾冒出来,几只飘忽不定的鬼就从鹿子鸣的身后冒出来。个个凶神恶煞的,猩红的嘴里飘出一股股腐烂的味道。
  紧接着便听到一群人传来恐惧的叫喊声,卧室里的陈志明听到这个声音,抖了一下。
  “老陈,发生了什么事了?”睡在身边的人起身,看着陈志明一脸恐惧的样子。
  “嘭”楼下传来一声巨响,别墅的地板上砸出一个大坑,还冒着烟。房间里到处都是鬼灵传来的幽鸣声,不管怎么样,他们是打不到这些半透明的东西的。
  鹿子鸣操控着他们游刃有余的,得心应手。他就站在旁边指挥着一群鬼,双手放在兜里。
  一会儿的功夫,鲜活的人变成一具干尸,枯萎的躺在地上。鹰眼这边拿起手上的刀,分分钟解决了几个人。这一次是他们没有半点损失,行动自如。
  而在别墅外面的张亮睡得死死的,根本就没有听到任何打斗的声音。早在他们要通知张亮的时候,鹰眼一个箭步冲上去一刀了解了那人的性命。
  鹿子鸣现在就像一个地狱罗萨一样,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微笑,都充满了致命的气息,鲜红的血液在他面前就像妖艳的红玫瑰一样,绽放开来。
  鹿子鸣这一夜吸食了不少的灵魂,但是这些都不能满足他,他需要更多的力量,更多的灵魂。
  现在他最想要的就是陈志明的灵魂了,尝起来一定非常美味,一定是自己没有吃过的味道。
  陈家的别墅里,原本还是一片辉煌、高档的住所,现在已经被干尸和残荷布满,雪白的地板砖上尽是鲜血和断手断臂。
  一时之间这里变成了地狱,而他们都是地狱里的妖魅和恶鬼,疯狂的席卷着这里的一切灵魂。
  很快,打斗声传到了楼上,这个声音越来越近,仿佛下一秒就会破门而入。果不其然,陈志明的猜想还是没有错。就在这一瞬间,鹿子鸣就站到了他们的面前。
  他的獠牙再一次暴露在人的面前,陈董夫人直接吓晕过去,陈志明眼睛瞪得老大,感觉就要凸出来的一样。
  鹿子鸣张开血盆大口,带着粘稠的口水,锋利的牙齿就在下一秒咬在陈志明的脖子上。下一秒,他的身体开始干枯,最终变成一副皮包骨。
  鹿子鸣贪婪的把他吸个精光,不留一点,凡是还有细胞的地方都已经被吸走了。他就是这么的恐怖,在杀人面前就是不留一点情面。
  他坚信在敌人面洽软弱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所以绝对不能心软。他还要变得更加的强大,让这些灵魂丰实自己。
  躺在床上的妇人缓缓醒过来,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就会看到更加恐怖的画面。睡在自己枕边的人变成了这样一具干尸,她的心里会作何感想?
  鹿子鸣等的就是这一刻,他很享受杀戮的快感,于是这样,他吸收到的东西就会更能丰实自己。
  “醒了!”耳边响起鹿子鸣那道阴暗的声音,不由得心里一紧。
  视线转过去,看到旁边躺着一个人,现在已是一具干尸了。还没等她大叫出来,鹿子鸣已经快她一步,将她吸个干净。
  一夜的功夫,陈志明就遭到了全家被斩杀,一个不留。凡是在这栋房子里的人呢都得死,因为他们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行动完毕,几个鬼魅的影子又被鹿子鸣收了回去。一群人快速撤离现场,只留下满屋的血腥和尸体。
  张亮一觉醒来一时午夜了,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是一点响动都没有。
  于是拨打陈志明的电话,空荡荡的别墅里响起手机的弦乐声,只是没有人接听。连续打了三四个,都不见有人接听。一个不好的预感用到张亮的心头,立马反应过来,下车一路冲到陈家别墅的门口。
  看到大开的铁门,他的这一猜想被证实了。脚步有些软,像踩在了棉花上。
  一进来,陈家的别墅里没有一点声音,沉静的可怖。屋子里的灯全部亮着,但是看不到一个人影。
  奢华、宽大的别墅里就只留下一些雕塑和园艺,这一晚看起来很空荡,很寂静。
  张亮壮起胆子,迈开步子朝屋里走去,一进门就狂吐不止。这么血腥的场面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到处都是尸块,还有浓烈的血腥味伴随在鼻腔里。
  这一吐,把他的苦胆水都吐出来,胃里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吐了,只能干呕。眼圈发红,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张亮手扶在旁边的墙上,努力的支撑起整个身体。双脚打抖,下一秒就要跪到地上。他不敢再继续往下看了,这一次世界上的冲击够他消化一段时间的。
  张良拿出对讲机都花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终于从腰间逃出对相机,感觉这使出了全身所有的力气。
  缓了半天,总算是有力气了,拿着对讲机放在嘴边,喊了一声求救后,眼皮一沉昏过去了。
  他已经支撑了半天了,终于还是受不了了,心里承受的能力远不及看到的场景。接到通知的警员们全部赶往陈家别墅,警笛声响彻黑夜的长空。
  红色的灯光忽闪忽闪的,照亮了陈家别墅的门前。这些人进去,又会有多少人晕过去呢?
  警察停在奢华的大院门口,就发现这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大门敞开,但是里面没有一个人。几个胆小的就围着一起举着枪走进去,眼观四方。
  院子里静悄悄的,连风吹过的痕迹都没有。冰冷的空气里带着一股诡异的味道,不仔细闻是闻不出来的。空气进入鼻腔里,有些刺痛让人忍不住的想打喷嚏。
  “报告,这里没有发现异常!”一个警员把自己看到的报告给小队长,示意执行下一步计划。
  小队长挥挥手,召集周围的人一起进到别墅里面。一到门外就能闻到浓烈的血腥味,发觉很不对劲,快步走进去。
  “呕”刚一看到这个场面就大吐出来,连踏进去的勇气都没有。看着队长这么强烈的反应,很多人都很好奇是什么,谁知往里一看,有的还没来得及吐就先晕倒了,还有的呈喷射状的大吐出来。
  一群人扶在墙边呕吐,别提场面有多壮观了。看到了不免觉得有些滑稽、好笑,一群大老爷们围在一起呕吐。
  旁边有几个晕倒的人已经毫无知觉了,而有的已经没有力气了。几分钟后,他们从恐惧中慢慢恢复过来,小队长马上呼叫救援。
  在现场的人进到屋里,看到晕倒在墙边的张亮,不省人事的昏睡着。几个人连拖带拉的把他带到外面。
  很快,警署接到消息,立马拿上枪支穿上警服,匆忙的离开。
  一时之间,警署里全员出发,来到现场。还特意叫来救护车并联系了殡仪馆的车队。
  深夜里,一行车队席卷着城市的黎明,一路上产通无阻。伴随着警车、救护车的声音,这座城市迎来了新的一天的黎明。
  来到陈家别墅,看到屋外的站着一群人,还有的睡在地上,实则上是晕倒还没醒来的。来的人询问了张亮人在什么地方,这次的事情不是他负责的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