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找人顶罪

更新时间:2016-12-10 18:11:09 作者:大少 字数:3088

陈志明已经知道鹿子鸣找人顶罪的事了,陈天明就是他杀的。陈志明折回书房给张亮打了一通电话,示意今天晚上要他一起参加饭局。
  今晚就只有他们几人,接下来又是一场恶战要爆发了!
  鹿子鸣把昨天接到孙小池电话的事情告诉了宋夏雨,要她回个电话过去。
  电话那头传来宋夏雨熟悉的声音,孙小池心里那颗悬着的那块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会很自责的。”孙小池抱歉的说道。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孙小池被吓到了不在敢叫宋夏雨独自一个人出来了。
  孙小池一个人走在热闹的人群中,站在人群中的她孤单、零落,与他们显得格格不入。
  远处看过去,孙小吃拿到瘦弱、纤细的背影被淹没在人海中,人影渐渐变成一个点直至消失不见。
  此时在一家人气高涨的KTV里,薛仁义的身旁坐着两位打扮妖艳的女人。浓妆艳抹的,劣质的香水味紧紧的缠绕在薛仁义的周围。
  左拥右抱的他看起来很是享受,宽大的手掌在女人的腰上游走着,下一秒两个人就缠绵在一起了。而身旁的另一个女人被薛仁义晾在一边,端起桌上的鸡尾酒一口闷。
  女人从喉腔里发出嘤咛声,刺激到了薛仁义全身的神经。紧接着两个人不顾旁人的视线,开始热烈起来。
  女人站起身,怨念看了一眼缠绵在沙发上的两个人跺跺脚就离开包间,房间里就只有他们两人了。
  薛仁义就像一只猛兽一般,他很享受这种快感不能从宋夏雨的身上得到,那他就找替代品补偿自己。
  房间里的温度火热,两个人的身体也一片滚烫,音乐的声音盖过了两人的缠绵声。
  下午,鹿子鸣派人把宋夏雨要穿的衣服从专卖店拿到他们的卧室里。一行人手提这礼服,恭敬的站在宋夏雨的面前,供她挑选手里的礼服。
  宋夏雨看着这些衣服,眼花缭乱的,不知要选那一套了!纠结着,好看的细眉微微一皱。
  鹿子鸣站在旁边,手抵在下巴,眼里不是看着礼服,而是宋夏雨的一脸愁容。看着她这么可爱的样子,脸上满是笑意。
  看着他纠结了这么半天,鹿子鸣站起身默默地来到一排礼服面前,手指缓缓划过丝滑的面料上,视线最终落在一条湖蓝色的波西米亚的雪纺长裙上。
  她的身材穿上这一条裙子一定非常好看,纤细、修长。能完美的衬托出身材的曲线,完美的比例。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久了,鹿子鸣对于宋夏雨穿什么样的衣服一看就知,加上她是天生的舞蹈家,身材的底子那就更不用说了。
  鹿子鸣提着裙子来到宋夏雨的面前,眉目挑挑,痞痞的看着宋夏雨。
  默默接过礼服,宋夏雨来到洗手间换装。
  鹿子鸣遣走了外面的一群人,房间里的水晶灯把他的身形称托得越加高大,一道修长的身影一直延伸到落地窗边。
  宋夏雨拖着一席拽地长裙,雪白的皮肤在湖蓝色的称托下越加白皙、水嫩。略显凌乱的头发披散在肩上,浓密的头发下是一张精致的小脸。
  穿上这条裙子,S型的身材完美的呈现在鹿子鸣的眼前。宋夏雨此时看上去就像一个妖精一样,妖艳曼妙。
  晚饭时间陈家的保姆忙的天昏地暗的,从中午到现在就一直没有停下来过。看来今天是要来什么贵客了,陈志明很在意这次饭局。
  经过一番打扮的陈夫人看起来光彩熠熠的,整个人精神了不少。
  脖子上戴了一条珍珠项链,脖子上的细纹可以清晰的看到。岁月不饶人,风华正茂的年纪已经逝去,留下的便是以往的回忆。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皮肤白皙,但是也掩盖不了已经老去的事实,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在岁月之中消磨了青春。
  穿戴完毕后,也不再理会眼角淡淡的细纹,径直下楼,准备饭局。
  陈志明看着风韵犹存的妻子,完全不减当年的风华绝代,甚是动人,引得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
  临近旁晚,鹿子鸣他们准时出现在陈氏别墅。宋夏雨挽着鹿子鸣的手臂,右手提着裙摆,两个人一起跨进别墅大门。
  灯火通明,耀眼的水晶灯明晃晃的,有些让人睁不开眼睛。硕大的别墅里,大多数都是一些古香古色的玩意儿。
  里面的布置不亚于鹿子鸣的别墅,高档定制的真皮沙发,上面铺着一块羊毛毯子。坐在上面软绵绵的,舒服极了。
  陈志明和夫人看着两人一起到来,脸上挂起敷衍的笑意,看得出来里面只有虚伪,没有一丝真诚。
  和他们打过招呼后,陈志明领着他们一起来到餐桌旁,上面摆放着晶莹剔透的高脚杯,醒酒器里的红酒散发着一股纯正的红酒香味。
  鹿子鸣拉过凳子,绅士的请宋夏雨坐下,自己再来到旁边坐好。
  没过多久,菜陆陆续续的端上来,摆在硕大的圆桌上。
  陈志明的脸上闪过一道诡异的笑,今晚就是你们两个的死期!阴狠、毒辣,自己在商界摸爬打滚了这么多年,如果连这点野心都没有的话,那他就不叫陈志明了。
  整个饭局的气氛很诡异,宋夏雨很不自在,她真心不想来参加这次“聚会”的。
  藏在桌下的手紧张的捏着桌布的一角,手心里都是细小的汗水。总感觉今天要出点什么事,她的心里忐忑不安的。
  鹿子鸣紧紧的把她的粉拳包裹在自己宽厚的手掌里,示意她不要紧张。
  一顿饭下来,每个人都是在自己吃自己的,期间很少有话。陈志明只要一看到鹿子鸣,他的心里就痒痒的,恨不得当场杀掉鹿子鸣。
  这一晚,陈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小心翼翼的,整栋别墅里都充斥着诡异的气息,压抑、沉重,让人喘不过气来。
  几个人的硝烟最终还是被点燃了,就在保姆不小心打破一只高脚杯的时刻,迸发出来了。
  陈志明立马喊出家丁,一大群人把他们两个团团围住,不留一丝缝隙。
  鹿子鸣用手臂紧紧的护住宋夏雨,让她紧挨着自己。陈志明苍老的声音响起,浮夸的笑声回荡在别墅里。宋夏雨听了心里发麻,双腿也开始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
  “我已经派人查过了你的底细,没想到年纪轻轻的你这么有本事,比我的那个不才的儿子优秀点。只是你不知道自己是在找死吗?杀了我的儿子,害我苦苦找寻凶手。今天我要让你们都死!”
  陈志明说完,手一挥一群人就乌泱泱的涌过来。每个人的手里拿着刀、铁棍,目露凶光的看着被包围的两个人。
  鹿子鸣发给老高消息,立马带上人围进陈家。嘭的一声,厚重的大铁门被人破坏,闯进来。老高领着人进来,双方两边的人数差不多。
  没想到鹿子鸣背后还留有一手,着实让陈志明吃惊。
  鹿子鸣紧搂着宋夏雨,来到老高身边。
  “你们干什么,还不给我上,人都要跑了!”陈志明大喝一声,人群挤到前面,双方的距离就只离了一米远。
  “陈志明,你真觉得你就能这么容易的解决我们两个吗?”鹿子鸣冷冷的开口,从体内散发出来的冷意袭到敌方的脸上。
  看着他们畏手畏脚的拿着武器,鹿子鸣不屑的笑笑。他们这些人还是太弱了,根本就不配自己和他们动手。
  赶后到来的张亮带一个人来到陈家别墅,他不知道里面注满了人群。
  鹿子鸣就这样带着宋夏雨在众目睽睽下离开了别墅,看在眼里的陈志明气得胸口上下起伏,脸上铁青。
  正要喊人拦住他们,带队的老高一声令下,里面的人便动弹不得,他们有的人的手上拿着枪支,只要挪动一步,脑门上就会开花。
  赶来的张亮正巧碰到鹿子鸣他们两个。
  “怎么这么快就要走了?”张亮拦在挡住了去路,看来他们是落荒而逃了。
  “张亮看来你真是陈志明的狗,自己被耍的团团转也要对这个主人不离不弃啊!”鹿子鸣说的这句话激怒了张亮,于是搬出了自己有陈家在后面撑腰。
  鹿子鸣转过头笑笑,霸气的说了一句“明天就让你知道,黑暗世界的力量!”说完,带着宋夏雨离开了陈家。
  陈志明被这些人镇住了,冷汗冒出额头。吓得他们愣愣的待在原地,老高此刻是想笑的,但是笑出来未免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老高带着人马风风火火的离开陈家,张亮来到门口,看着大门被破坏了,从里面涌出一大群人马。
  张亮呆呆的看着这一群人从自己的面前走过,起码也有上百号的人。
  跑车里,宋夏雨回过神来,看着一旁开车的鹿子鸣,眼前的这个男人让她有些陌生。眉眼间流露出的目光,在那一刻让她感到恐惧。
  车厢里静悄悄的,只有跑车发出来的轰鸣声,车窗外是飞逝闪过的风景。
  回到家,鹿子鸣考虑到宋夏雨还没有吃饱,吩咐厨房重新做一顿晚饭。
  晚上,宋夏雨倚靠在鹿子鸣的怀里,眼皮一直跳,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了。抬起头,看着鹿子鸣的脸。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