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枯燥的生活

更新时间:2016-12-09 20:51:15 作者:大少 字数:3036

还记得小时候父母都说把她送到学校,这样每天就能有更多的时间读书学习了。可是她想回家,每个周末看到小朋友们都有自己的爸爸妈妈来接,而她就只能待在学校里练舞、学习。
  这些枯燥的生活快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了,而她也是在一个周末失去了母亲。
  这一天她好不容易回一次家,刚进门就看到母亲那双严厉的眼睛,还一直抱怨自己不听话,她的希望就这样落空了。
  宋夏雨一时气愤,跑出家,而母亲就在后面追。宋夏雨跑到了马路上,刚好有一辆急速驶来的车辆,母亲就在那一刻推开自己,而她就倒在了血泊中。
  年纪尚小的宋夏雨就这样失去了一位自己的至亲,那一年的她都是生活在悲痛中的,母亲的死是自己一首造成的。要是当时听她的话,要是自己没有冲出家门……
  只可惜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假如、要是。
  从那以后,宋夏雨就拼了命的学习、练舞,终于在少年时期赢得了自己的第一项让全家增光的奖项。
  宋夏雨的成功有一些是来自母亲,更多的而是来自自己孜孜不倦的学习、缔造、天赋而得来的,能够得到今天的呃成就,是一直以来母亲的愿望。
  回想起自己的童年,宋夏雨挂在眼角的泪花顺着脸庞留下来,滴在手上。陈妈看着落泪的宋夏雨,急忙伸出手给她擦掉,还一边安慰。
  “怎么了,是阿姨做的粥煮的太难吃了吗?我们重新换,不哭啊!”
  接着宋夏雨的眼泪越加的凶猛了,止都止不住。一旁的陈妈急了,看着大哭出来的宋夏雨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做了。
  放下碗,宋夏雨紧紧的搂住陈妈的脖子,附在他的脖颈处大哭出来。
  废旧的仓库里,张亮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并伴着音乐声响起。屋子里音乐的声音四处传开,回荡在这间空旷的屋子里。
  手机屏幕上是陈志明的联系号码及备注名,屏幕熄了又亮,亮了又熄的。就这样一直重复了不下二十几遍,打电话的人已经爆走了,手中的手机不知被摔了好几回了。
  渐渐醒过来的张亮终于被一阵吵闹的手机铃声吵醒了,这下是彻底的清醒了。
  滑过接听键,陈志明苍老的声音响起,并伴着疑问的口气。张亮前面的事情都记得,唯独就是宋夏雨被就走的那一个场面记不起来了。手扶在太阳穴处,使劲的想怎么都想不起来,头痛的厉害。
  张亮只好应付性的说宋夏雨被人救走了,有人在后面偷袭自己,把他打晕了。
  张亮的回复没有受到陈志明的怀疑,挂了电话才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天空的颜色带点灰色和青色,外面的路还可以看清。
  张亮一路上扶着额头,一边摇摇晃晃的走出仓库。
  来到仓库的旁边上停放着一辆跑车,正是他前些日子劫持宋夏雨的那辆。翻遍了所有的口袋,才找到自己的车钥匙。
  启动跑着,发动机发出有些嘈杂的声音,连打了好几下都没有把车大着,这里荒无人烟的,是不会有人来帮助自己的。
  早在鹿子鸣离开的时候,他就把张亮车里的汽油抽干了。他就是要给张亮一种希望,转为绝望的样子。
  天色越来越黑,张亮早已被饿的饥肠辘辘的。他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车厢里全都是冰冷的气息,张亮倚靠在座椅上,闭上眼沉思。
  已经一天没有喝水、吃东西的他现在头晕眼花的,脑海里全都是那次和陈志明吃饭时的场景。满汉全席,各种山珍海味。
  光是想着就让人流口水,张亮苦逼的砸吧着嘴,现在的他就只能坐在黑漆漆的车厢里幻想着食物。
  陈妈终于安慰好宋夏雨了,哭闹出来的她心情总算是恢复了平静。放在一旁的粥已经变凉了,陈妈下楼再做一顿。
  眼圈红肿的宋夏雨坐到梳妆台前,从镜子里看到核桃一样大的眼睛,不禁有些滑稽。晚上鹿子鸣回来了,听陈妈说宋夏雨今天大哭一场,来到他们的卧室。
  坐在梳妆台前的宋夏雨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思绪回到了她的过往。
  鹿子鸣脚步轻轻的来到宋夏雨的后面,单手撑在梳妆台上,整个人呈一种半包围着宋夏雨的姿势。透过镜子看着里面的宋夏雨,哭红的眼睛在她白皙的脸上尤为明显。
  “怎么了吗?”鹿子鸣低下头,在宋夏雨的耳边问了一句。缓过神来的宋夏雨被突入而来声音吓了一跳,转过头就看到鹿子鸣的那张俊脸无焦距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此时两人的距离只有一厘米,只要再靠近一点,就可以亲到对方的唇上。
  宋夏雨水灵灵的眼眸看着鹿子鸣的薄唇,清晰可见的轮廓上面是一条一条的纹路。鹿子鸣的唇就像有魔力的一样,宋夏雨不知不觉的就亲了上去。
  对于宋夏雨这么主动,鹿子鸣的内心微微荡漾。一股暖流涌进对方的心底,在那里绽开了一朵叫做幸福的花朵。
  一阵缠绵后,鹿子鸣的双手搭在她的肩上,语气里尽是暧昧。
  “今天就先到这里,以后有的是机会,你感冒还没好,多注意休息。”说完,然后就在她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宋夏雨脸上潮红一片,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纯属一时激动?
  鹿子鸣来到楼下,吩咐陈妈多做点好吃的,顺便把菜都端到他们的房间里。
  晚上,废旧的仓库边响起了嘈杂的声音,还有电筒的光线。
  有人第一时间发现了那边有一辆车,里面貌似还坐着一个不是是人还是鬼的家伙。
  “哎,这边有人!”那人喊了一声,所有的人都跑过来。
  “叩叩”有人试探性的敲了敲车窗,等着车里的人回应。
  张亮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外面积攒着密密麻麻的人头,突然心里一惊,还以为自己落到了食人族的手里。
  随着这阵惊吓,张亮彻底的清醒过来,才看清楚眼前的场景。原来是四五个人啊,吓死了还以为自己到那里去了。
  张亮被陈志明派来的人救了,坐在车里,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看着外面飞快倒退的景象,张亮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落魄感。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没想到他竟然会落到这样的一副田地,他很不甘心,但是他又不能记起来是谁在背后给他一击。
  来到陈志明家的会所,张亮尴尬的坐在大圆桌旁,眼前全是吃的。已经被饿晕头的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面前的所有东西全都吃掉。
  “张队长,今天辛苦你了。”赶后来的陈志明陪笑的看着张亮,现在这个人还有一点利用价值,不能就这么浪费。
  陈志明这个老狐狸精明的很,对于还有利用价值的人,就会以各种方式诱惑,或者威胁。
  看着张亮眼里的饥饿感,陈志明也不再继续和张亮乱扯一通了。
  默默离开房间,张亮抓起桌上的鸡腿就往嘴里塞,管他做什么,先吃饱再说。房间里就只有张亮狼吞虎咽和桌上碗盘碰撞的声音。
  晚上,鹿子鸣来到书房里,靠在老板椅上闭目沉思。陈志明这个人看来不得不除了,三番五次的找宋夏雨的麻烦,实际上也是在找自己的麻烦。
  陈志明,不是我不放过你,而是你天不知好歹了,杀了你的儿子你就应该检点一点。既然你不仁,那就不要怪我不义了!
  鹿子鸣幽森的眼神里闪过一道凶光,他这样表示着有人要丧命在他的手上了。
  恰巧第二天鹿子鸣和宋夏雨接到陈志明的邀请,请他们到陈家别墅里聚餐。
  “来的正好,我还想着要怎么进去呢!”鹿子鸣微微起唇,薄唇扬起一道好看的幅度。
  宋夏雨可就不那么想了,恐怕这次去了会凶多吉少,要不喊鹿子鸣别去了。
  宋夏雨的顾虑鹿子鸣都看在眼里,只是这次他一定要斩草除根,免得留下后患。往后陈志明和仇家一起找上门来那可就难对付了!
  鹿子鸣心里早已打好算盘,陈志明和张亮这两个人必须死!
  鹿子鸣眸光冷冽,双手扶在沙发的两边,食指有节奏的一上一下的敲打。
  今天晚上就好好的会会陈志明,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鹿子鸣虽然已经掌握了陈志明的弱点,但是陈家别墅毕竟自己都没有去过,在自己不了解的地方还是小心谨慎点好。
  “今天我们真的要去陈家参加聚会吗?”宋夏雨一脸担忧的看着鹿子鸣。鹿子鸣回握着她的手,微微用力。
  鹿子鸣安慰好宋夏雨,还是派些人力过来守在陈家,以免东窗事发。
  “对了,晚上的饭局准备好了吗?”陈志明穿着家居服来到厨房,大理石制成的桌子上摆满了各种新鲜的食材,保姆被包围在这些食材里面,忙碌的整理。
  “老爷都已经准备好了。”得到保姆的回应,陈志明点点头就离开厨房了。
  今天他要让宋夏雨这对狗男女葬身在这里,为他的儿子报仇。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