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表白被拒

更新时间:2016-12-07 19:12:14 作者:大少 字数:3058

虽然她作为不是知名企业家的千金小姐,虽然她也不像宋夏雨那种校花级别的人物收到大家的喜欢,但她也有自己的闪光点,也有自己的优势。
  那天晚上,接到薛仁义的电话,她本以为他终于看到自己了,宋夏雨只是一个过客。
  接到他的电话,匆匆穿上外套就来到他的面前。
  脸上的惊喜抑制不住的涌现出来,她喜欢他好久了。
  但当听到是把她叫出来就是为了给宋夏雨打个电话,心底尽是失落,眼神也黯然失色。
  宋夏雨已经嫁人了,为什么还是对她不死心呢?如果早点认识他,或者自己家比宋家有钱,他是不是就会喜欢自己了?
  孙小池感觉很累了,她默默付出的还不及宋夏雨的一个微笑。讽刺极了!
  丢下手里的东西,蹲下身捡起地上的石子就往河里丢去,把这些石子都当做自己的烦闷,一股脑的往里扔。
  “咚咚”几声,河面上荡起一圈圈的涟漪,再一圈圈的漫延开来。
  宋夏雨对于薛仁义的表白,内心没有一丝动摇,反而觉得这样有些反感。或许她的心早就被鹿子鸣全部霸占了吧!
  “学长,那个其实你知道的,我已经”宋夏雨快到嘴边的话被薛仁义打断了,他不愿接受她的拒绝。
  “没事,我会等你的,我们不是都相互喜欢吗?”
  薛仁义有些蹦不住了,笑起来比哭都还难看,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别人拒绝自己。
  “宋夏雨我真是再给你机会,不要给脸不要脸!”薛仁义心里恶狠狠想着。
  “哎,你们两个在这里啊!”男班长实时的来到两人这里打断,宋夏雨算是送了一口气了。
  她可以听的出来薛仁义口吻里带着点怒意,还好班长来了。
  “帐篷已经搭好了,我们准备做晚餐,大家一起动手,可以快点。”“嗯,好的,那学长我就先去帮忙了。”
  宋夏雨起身拍拍裤子上的杂草,和班长来到大部队那边。
  看着餐布上摆满的各种食材,鸡腿、烤肠、蔬菜、牛肉,真是应有尽有!
  “哇,今天的晚餐这么丰富啊!”宋夏雨吞吞口水,兴奋的喊了出来。
  几个女生弯着腰整理食材,塑料袋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看到宋夏雨来,几个女生打过招呼,分工有序的进行,男生负责支起烤架。
  这么美好的时光,还是一年前了。那段回忆一直停留在她的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
  “对了,你们有看到小池吗?”宋夏雨环顾了四周,都没有发现孙小池拿到活泼的身影,平时这种聚会她是最喜欢的了。
  “不知道哎,听人说她好像在河流那边。”“好吧,那我过去找找。”
  山路有些陡峭,幸好宋夏雨穿着一双平底鞋来,要不然就会一路摔跤的过来。
  “小池,你在哪里啊!”宋夏雨边走边喊,河边的孙小池可以隐约的听到。
  声音渐渐靠近,孙小池的心绪收了收。不管怎么样,她和夏雨都是好朋友,好姐妹,为了一个男的不至于断绝她们的姐妹情谊。
  大学里她第一个交到的朋友就是宋夏雨了,说来两人也是一种缘分,同住于一间宿舍。
  “哎,夏雨我在这里,这里的水好清亮啊!”朝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孙小池也大声喊到。
  听到回应,宋夏雨加快了脚步,很快孙小池的那张小脸出现在自己的视线前方。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找你找了半天,走吧,我们吃烧烤去!”宋夏雨一过去就拉上她的手。
  握住宋夏雨的手紧了紧,两人对视一笑,一边走一边说说笑笑的。
  来到一班人聚集的地方,他们都已经在开始烧烤了,青色的烟雾袅袅升起,一直冒出树林。
  “哇,这么丰盛!感觉刚刚的面包和牛奶白吃了,我闻到这个味道又饿了!”孙小池把手放在肚子上,轻轻的揉起来。
  烤肉的香味钻进每个人的鼻腔里,香味一直随着食道滑到肚子里。
  “咕~”大家的肚子都叫起来,爬了半天的山坡,每个人都饿的饥肠辘辘的。
  “烤好了吗?我快要饿死了!”孙小池快步跺到烤架面前,铁芊上的肉正滋滋的往外冒油,外焦里嫩的。
  “在等一下就可以了,话说你真的有这么饿吗?”男班长抬起头坏坏的笑笑。
  “要你管啊,我饿了吃东西不行啊!”孙小池也站在旁边用刷子在每一串烤串上刷满酱料。
  烤肉和酱料的香味一股接着一股的钻进孙小池的鼻子里,这下更饿了!
  男班长熟练的翻着烤串,一边撒上各种配料一边翻转着,看起来就是一个经常做烤串的老手。
  等了十多分钟,终于完成了第一波。孙小池急忙放下手里的刷子,拿起放在盘子里面的烤串大吃特吃起来,还不忘端过来和大家分享。
  十几秒的时间,盘子里的烤串全被一抢而尽。拿着烤串的人一人喂一口的来,大家都可以吃到。
  宋夏雨嘴里嚼着孙小池递过来的烤牛肉,咬上一口,里面的肉汁和酱汁跳满口腔。
  烤架里的碳火烧得热烈,火光跳跃,橙红的火光印在他清秀的脸庞上,眉峰笔直,挺拔的鼻梁旁是一双深邃的眼睛。
  孙小池坐在一旁吃着烤串一边看着他们的男班长,咋一看还是很帅气的。孙小池赏心悦目的看着他们男班长,正所谓秀色可餐,如是也!
  夜幕袭来,重重的笼罩在H市的灵隐山上,尹群人围坐在一起,聊天畅谈。
  中间是一堆正在燃烧着的柴火,冷风吹过,里面的火芯到处乱窜,慌乱的在空中飞舞着。火堆里的柴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被他们一群人的说话声淹没。
  “这快天就黑了,到了晚上好冷的哦!”一个女生缩缩脖子,把身上的衣服搂紧。一旁看着她的男生想要坐过去,给她披上衣服,不巧被另一个人抢先一步。只好悻悻的坐回位置,用余光看着那个女生。
  “今晚我们大家就要在这里过夜了,到了晚上你们都要小心点,要去干什么都要叫上同伴一起。”作为大家的班长,他有必要给大家强调安全。
  一行人纷纷点头,一致认同班长的。
  晚上薛仁义坐到宋夏雨的身边,向她靠近。宋夏雨反射性的往旁边挪了挪,坐在宋夏雨旁边的孙小池并没有发现两个人的异常。
  感觉到宋夏雨对自己的疏离,薛仁义微微皱眉,并没有继续靠过去了。
  夜晚鹿子鸣他们这一行人才到达临边他们的总部,继续来到着见看似破旧不堪的老房子,进门医生都已做好了准备接待伤员。
  刚一进门,里面的医生就听到门口传来的阵阵的痛苦呻吟声,快步来到门口为他们打开门。一路上血不断的滴落在地上以及洁白的地板上。
  鹿子鸣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和医生交流,势必要他们在最短的时间里救治这些受伤的人。鹿子鸣的话不敢不听,是他不惜花下中金才把他们从那个黑暗、恐怖的深渊里救出来的。
  他们这些医生在还没遇到鹿子鸣的时候每天都要经过非人的折磨和持久超长的工作时间。他们都是被一个较科学怪人的人抓来的,到这里不但工资都得不到,每天还会受到鞭打。
  他们来的同伴死了不少于二十人了,现在就只留下他们六个人。当初被抓来只是以为做做实验而已,没想到更让他们绝望的是每天就只有一顿饭,睡觉时间也严重的不足。好几次差点都死在手术台上了,超长时间的密集型工作是很消耗能量和体力的。
  本以为他们都要死在这里了,没想到遇到了鹿子鸣,再一次大型的铲除“黑科技”的行动中,将他们都解救了出来。
  从今以后,他们都把鹿子鸣当做是自己的再生父母,再一次给了他们生命和光明。
  受伤的人在进行抢救,没受伤的接到鹿子鸣的吩咐,把已逝去的人身上清洗干净,给他们换上舒适干净的衣服,全部统一在一天下葬。
  一时之间这件硕大的屋子里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脚步飞快。
  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还有一身黑衣的人交汇在一起,黑白分明的身影穿梭在鹿子鸣的面前。
  手术里传来血浆不够用的噩耗,所有人放下手里的事情,纷纷来到输血室输血。当然了,鹿子鸣除外,他已经是死了的人了,再把自己身上的血献出去拿自己就没命了。
  他也要靠别人的血和灵魂来存活。
  鹿子鸣看到眼前的场景有些眼花,干脆走开去,来到楼上的休息室休息,这今天为了把这些人的尸骨全部运回来,他已经想了好几天的计划了,现在总算是可以好好的休息了。
  手术室的门急促的打开又合上。
  终于到了晚上,城市清洁工才把H大的地上的血迹清理干净,一滩滩血水混杂着水和泥土,被冲到下水道。浓烈的血腥味渐渐消失,空气也不在那么的刺鼻了。
  两次任务都以失败告终,看来张亮的刑侦队的队长之名要不保了。眼神里都是杀气,眼睛里的血丝泛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