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下血本

更新时间:2016-12-06 20:24:08 作者:大少 字数:3095

韩秉炀从包里拿出一只雪茄,一股浓浓的烟草味,放在鼻前贪婪的闻了一下。“嚓”打火机的火光跳耀在他修长、指节分明的手上,食指和中指夹着雪茄。
  房间里的烟草味道弥漫开来,一缕一缕的撞进鹿子鸣的鼻腔里。
  鹿子鸣微微皱眉,他不喜欢这股味道,他也不会碰这些玩意的。
  韩秉炀的手边是一盒静静躺在沙发上,精致昂贵的雪茄。镶着金色的边纹,褐色的盒身,一盒里面就只有四五只香烟。
  韩秉炀抽的这一盒香烟可能要抵上别人半个月的工资,这是意大利产出的,一个月每个人只能限购一盒。
  韩秉炀贪婪的抽吸着,又很享受的吐出烟雾,在他的头顶上方升起。
  晚上局长亲自组了一场局,为最高指挥官的到来接风洗尘。张亮接到消息连忙从医院赶来。由于浩子有伤在身,不方便移动。
  酒店里华贵的水晶灯散发着一道道迷人的光线,大厅的服务员有序整齐的站好。前台的小姐画着精致的妆容,娇艳的红唇一张一合的,露出里面的贝齿。
  还有一些房客的笑语,张亮一进来就眼球飞快转动,把这里的环境打量了一番。踩着急促的步伐,来到三楼上的包房。
  在门口都能听到局长那声豪放、粗狂的笑声。张亮推门而入,一张硕大的铺上红色桌布的大圆桌坐满了人。酒店里的椅子、坐垫都是清一色的红色。
  整个房间里除了红色就是红色,喜气洋洋的一幕。
  看来今天局长是下了血本了,把将近半个月的工资都花在最高指挥官的身上了。
  张亮一进来就知道这家酒店的消费算是在这个城市里最高的了,档次、气氛、环境那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一家是可以复制得了的。
  张亮来到空位前坐下,旁边就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扭过头就看到陈志明那张老脸,一万个疑问从张亮的心头飞过。
  “他怎么又会在这里?”张亮端起桌上的水吞了一大口,赶得太过匆忙,口水都跑干。
  陈志明接到局长的电话,心想这也是一次机会,得好好的利用。既然来了那就不能浪费了局长的一片好心了。今晚的账单就由他来垫付,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为了除掉凶手也是费劲了心思。
  “夏雨,还有半年我们就要毕业了,我们组织了一次露营,你要来吗?”宋夏雨刚刚洗好澡出来就接到孙晓池的电话,电话那头喜悦的情绪都飘到自己的这边来了。
  “小池啊,这次可能我就来不了了,家里有些事情,脱不开身。”“可是我们就只能趁着这次机会好好的玩一通了,以后的这种机会就不多了!”
  里面传来孙小池可惜的叹气声。
  这次露营是薛仁义提出的,目的就是想讨回宋夏雨的芳心,他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放弃这么好的肥肉。
  薛仁义在旁边听到宋夏雨的不来的消息,就使劲的催孙小池一定要把她喊过来。
  不得已,孙小池就只好搬出薛仁义来了。
  “夏雨,难道你都不想见见薛学长吗?他听说你嫁了人,他每天都生活在自责当中,要是自己能帮你分担点担子,说不定你们现在早就在一起了!”
  孙小池的话重重的撞进她的心里,当初他们两个情投意合,就只差相互捅破那层薄纸。现如今后悔当时的矜持,要是都能主动点就不是现在的这种局面了。
  “那个小池,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只是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既然两个人都不在一起了,又何必要坚持到这一步了,再说了见了面有的只是尴尬!”
  宋夏雨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她何尝又怎么不想见到他呢?
  “那既然这样,夏雨你又为什么要继续隐藏自己的感情呢,说不定你们两个出来见见面就好了呢!”孙小池天真的想到,没谈过恋爱的她觉得什么事情都能见了面就能解决了从。
  “那就这样说好了,星期五我们不见不散!”还没等宋夏雨拒绝,孙小池就掐断电话了。
  “哎,见了面我们两个也是不可能的了。”从一开始宋夏雨就不知道自己对薛仁义的那份感情是不是爱情,她只知道自己想要的某些东西他给不了。
  在学校里每天都要看到他,但是正当两个人熟悉起来时,又发现那种感觉不是爱情。宋夏雨很苦恼,很惆怅。
  在一帮朋友的起哄下,他们相拥在一起,那一天宋夏雨很开心很快乐。
  可是渐渐的宋夏雨发现自己对鹿子鸣的依赖越来越大,闻到他身上的那股熟悉的味道就让她感到心安,有他在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全世界就是他。
  第一次见到他,戴着一张面具,不用看到脸就能够感受到那种冰冷的气息,光是看到一眼他的眼神就让自己瘆得慌。
  一次一次的和他靠近,才发现自己早已被这个男人身上独特的魅力所吸引。他们一起度过了生死,一起发现和了解彼此。
  想了半天,宋夏雨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当面说清楚的,要不然以后面见对方时,都会觉得愧疚。
  今天是星期三,距离星期五还有两天,既然是要露营那就少不了帐篷、睡袋这些了。宋夏雨连夜在网上购买了露营的所有必备物品。
  这是他和她的最后一次见面了吧!
  订单发货,预计明天下午就能到了。因为是同城服务,订单到货的时间就会很快。
  宋夏雨呈大字型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洁白的天花板看,房间里的有一扇窗户没有关上,从外面吹来一阵凉风,掀起垂落在床边的被单。床头台灯上的灯罩摇摇晃晃的。
  很晚,韩秉炀才从别墅离开。躺在床上的宋夏雨也早已睡着,穿着单薄长裙的她露出粉嫩的脚丫,身上就只盖了被褥的一角。
  鹿子鸣看着她就像在看一个长不大的小孩一样,眼神里宠溺的柔光比卧室里的水晶灯还要明亮。
  掀开被子,鹿子鸣轻轻的抱起她,将她放平躺好自己在躺到床上。转过身来对着她起唇说了一句没有声音的晚安。
  大学里的生活就是这么惬意,即将毕业的他们也肆无忌惮起来,晚上到KTV里包夜,第二天继续在街边小吃摊或者餐厅里聚会。
  一时深夜一点了,他们这群夜猫子还在大肆喧闹。
  昏暗的包房里,薛仁义端着一杯鸡尾酒坐在角落的沙发上静静的看着这帮玩闹的人,脸上略显深意的笑容。
  表面是衣冠楚楚,实则内心丑恶。薛仁义就是这样的一个伪君子,依靠女人给他带来名誉。
  他一开始是不是到宋夏雨的家世是如此的显赫,本以为自己要错失良机,没想到宋夏雨亲自找上门来。
  角落里的薛仁义看着站在台上的孙小池,乍一眼看上去她也不比宋夏雨差。天生拥有好歌喉的她到那里都会主角。要不是他选择了宋夏雨,也可以考虑一下孙小池的,好歹人家也是国内五百强的千金。
  第二天下午宋夏雨的包裹被快递员派送到家门口,别墅的里一般都是不准生人进来的,宋夏雨就只好到门口拿包裹了。
  晚上在房间里收拾好要带上的衣物、还有帐篷睡袋,足足装了两个行李箱才装下。女生的收拾起东西来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什么都一股脑的往里装,生怕自己带去的东西少了。
  房间里一会儿传来宋夏雨的苦恼声,要装的实在是太多了。整理好行李后已经是睡觉的时间了。
  “你这是要出远门吗?”鹿子鸣看到卧室里摆在墙角处的两只站立好的箱子。
  “没有,同学举行的一次露营,这一次不去不成,所以我正准备跟你说呢。”“哦,去去也好,整天闷在家里还不如出去玩玩。”
  鹿子鸣很开明的讲到,他正好也有一点事情要做,宋夏雨在他怕自己被牵制住,她走了就可以行动了。
  晚上的警局里一大伙人正连夜开会,指挥官把鹿子鸣他们的逃跑路线画了出来,明天他们就按照这条路追击。
  第二天宋夏雨和一帮同学一起坐上去到灵隐山的大班车,一车人开开心心的,车里正播放着时上最流行的歌。
  深夜里,H大的女生公寓的后面,就是他们这里的后山了,幽幽的小树林里,一座隆起的小坡下面埋葬了十几具尸骨。
  趁现在的风波不大,鹿子鸣正想着把埋在后山的人重新下葬,给他们一个舒服的地方。第二天鹰眼接到鹿子鸣的指令,带上三十左右个人悄悄地潜进后山,把他们带出来。
  在H市的一座墓园里,鹿子鸣买下了墓地,为的就是好好的安葬已逝的人。
  宋夏雨出发的一小时后,鹿子鸣和老高一起来到H大。从他身旁路过的女同学都停下脚步花痴的看着鹿子鸣,鹿子鸣全然当作看不见,自己走自己的。
  他的到来引起了不少人的轰动,特别是在宋夏雨她们那栋的女生公寓。
  “少爷,我们这样做就不怕引起恐慌吗?”老高跟在身后,回过头看看那些女生。
  “不用管,在警察来之前,一定要把他们撤离。”鹿子鸣铁了心的要做,老高还有什么好说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