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来到医院

更新时间:2016-12-05 14:05:16 作者:大少 字数:3010

好久她都没有这样跳过舞了,身手都有些生疏了。
  从小她就很喜欢舞蹈,良好的家世加上她过人的天分,宋家出来的这个才女受到了诸多子弟的青睐。只是好景不长,宋家一时之间资不抵债破产了,只好嫁为人妇了,不过还好她遇到了一个自己喜欢他也喜欢自己的人。
  来到大学她第一个参加的社团就是舞蹈社,对于舞蹈的热爱已经深入骨髓了。
  大大小小的参加了许多比赛收获颇多,从一等奖拿到国际一等奖,霎时她的名声大响,在学校还有整个H市出了名。
  学长、学弟们每天捧着各式各样的花束来到她面前,为的就是求得女神一个微笑。
  现在她也即将毕业,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在人们的记忆中慢慢的消失掉。
  昙花一现只是给别人一种惊艳,留下的就只是一瞬间的记忆而已。
  没有音乐宋夏雨也跳的忘我,时而转动时而纵身一跃,就像一个精灵一般!
  鬓角的头发被汗水打湿,一缕一缕的沾粘在一起,脸颊就像水蜜桃一般白里透红的,泛着晶莹汗珠,就像刚刚洗过的一样,看到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咬上一口。
  跳累了的宋夏雨回到床边穿上拖鞋,十分钟后来到楼下。
  “阿姨啊,今天我们吃什么啊?”宋夏雨喜悦的声音从楼梯边传到厨房里正在忙碌的陈妈耳里。
  “小姐您起来了!”陈妈撩起围在腰上的围裙擦手,一脸慈容的看着宋夏雨,来到她身边示意她小声点,少爷在睡觉。
  “睡觉!他在哪里睡啊?”宋夏雨疑问到。
  “在那边呢!”陈妈努努嘴,向沙发的方向看去。
  “行,我知道了。”宋夏雨对她微微一笑,脚步轻轻的来到楼上找到一条毯子给楼下沙发上的鹿子鸣盖上。
  宋夏雨蹲在沙发旁边,静静的看着咫尺在前的人。紧锁的眉头皱在一起,在他光洁的额头上形成一个“川”字。
  紧抿的双唇,看上去没有一点血色。冰冰凉凉的脸颊,摸上去很舒服,就像一块翡翠一般,冰凉但不刺骨。
  顺着脸往下看,宋夏雨的视线定格在他凸起的喉结上,突然心生一计,宋夏雨邪恶的笑笑,深处食指在他的喉结上有一下每一下的挑逗着。
  “嘻嘻”宋夏雨笑出了声来,调皮的样子被旁边的老高看在眼里,真心的觉得他们两人
  很般配。老高不轻易露出笑脸,看着他们两个恩爱的样子终于还是露出笑脸来了。
  早在宋夏雨下来喊了一声,鹿子鸣就醒了,只是想闭上眼睛休息休息。没想到被这个调皮的宋夏雨逗弄,这口“恶气”他一定要出。
  就在宋夏雨玩的开心的时候,鹿子鸣突然睁开眼睛,起身单手一楼对着前面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宋夏雨就是一个回身,角度刚刚好。
  宋夏雨被鹿子鸣压在身下,痞痞的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一时之间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遍全身,宋夏雨就仿佛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通电了一般,那种感觉一直蔓延到全身。
  站在窗户边的老高心领神会的走开去,明亮宽敞的客厅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阳光洒在他们身上,将他们包裹在一层金色的光圈里。
  宋夏雨抬起眼正好落入鹿子鸣那双深邃的眼睛,一潭深不见底的清水一样,宋夏雨被他的眼睛吸引到了,眼睛眨也不眨的呆呆的盯着看。
  鹿子鸣的面庞正对着外面的阳光,苍白的脸上变透明起来,没有一丝波澜,有的只是带着一副痞痞的笑容。
  “你这是在干什么呢,难道你不知道这是在玩火吗?”“呃,这个、那个”
  宋夏雨的手抵在鹿子鸣的胸膛上,两只手指尴尬的画着圈圈。
  鹿子鸣只是想逗逗她玩而已,看着她的脸红心跳加速的样子,就忍不住想逗逗。
  宋夏雨支支吾吾的,一经鹿子鸣问到,脸更红了,小心脏也扑通扑通的乱跳。
  鹿子鸣刚一伸出手,宋夏雨的心一紧,赶忙闭上眼睛。
  “呵呵,你就这么怕我吗?”鹿子鸣揪过她的一缕头发,在修长的直接上一圈一圈的环绕。
  栗色的头发在阳光的作用下变成泛着微微的红色。柔顺的头发拿在手中,滑顺柔软摸上去很舒服,宋夏雨有着一头非常漂亮的头发。
  发丝间传来一股股香奈儿的洗发水香味,淡淡的一股花香味,不刺鼻很好闻。
  这个画面看上去鹿子鸣就像一个地痞流氓一样,压在身下的宋夏雨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
  逗完宋夏雨心情大好的鹿子鸣从沙发上起身,瞬间压在身上的重量没有了,宋夏雨放松下来。
  “起来吧,陈妈做好早餐了!”鹿子鸣伸出手拉起沙发上的宋夏雨。把手递给他,两个人手拉手的来到餐厅吃早餐。
  “嗯,陈妈做的就是这么好吃!”宋夏雨在鹿子鸣的面前顾及不了那么多,看到好吃的就忍不住。
  再说了两人结婚这么久,都“老夫老妻”的了,那还在乎什么淑女形象啊!
  “对了,你昨天晚上又去加班了吗?看你一大早就倒在沙发上睡。”宋夏雨的嘴里包满东西,说话的声音也模模糊糊的,但是鹿子鸣知道她在问什么。
  “是啊,这几天公司有其他合作伙伴来视察,所以忙点。”他怎么敢和宋夏雨说昨晚是去劫人来。被她知道说不定又是一番担忧,他不想看到。
  “哦,加班这么辛苦,多吃点。”宋夏雨把自己爱吃的东西全部夹在他的碗里。
  陈夫人醒来,就知道自己又来到医院了,躺在洁白的病床上。环顾四周都没有一个人,手上的点滴静静的流进自己的血管里。
  嗓子干痛,想起身倒杯水喝。扶起挂药水的杆子,缓缓来到桌子边。
  “呼~渴死我了!”喝了一杯水下肚,终于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了。”
  VIP病房里,站着一个面容姣好、身材有致的女人,可以说是妇人吧!站在桌子边看着外面一片阳光明媚的风景。
  楼下三两个小朋友你追我赶的,欢快的嬉戏玩闹。年轻就是好啊!陈夫人有感而发,想当初陈天明这么小的时候也是如此的天真烂漫过。
  从小衣食无忧的他过着比平常人还要丰厚的生活,现如今人死如灯灭,所有的美好回忆瞬间化作泡影,消失不见。
  原本脆弱的她又不禁抽泣起来,养了这么大的孩子说没就没了。
  门口的陈志明正在和助理打电话,被人他不放心,就只好吩咐助理前来照顾夫人。
  小柔已经跟了她四五年的时间了,对于小柔他已经把她当做半个女儿了,对于这样的信任,小柔感到很幸运。
  贴心的她在来医院的路上还顺便带上吃的,临近中午了想必他们一定还没有吃过午饭吧!
  来到房间门口,又听到陈董夫人的抽泣声,她听到一些风声,杀害陈天明的凶犯被人劫走了。
  这一次陈夫人也是因为此事,承受不住打击才晕了过去。
  “董事长、夫人你们先吃点东西吧,人是铁饭是钢,为了你们的身体着想我就给你们带点过来了。”
  “别哭了,对身体不好。”拉着她坐到桌边,舀起粥一口一口的喂她。
  吃过饭,宋夏雨给他放好热水,鹿子鸣来到浴室褪光衣服,站在蓬头下。热水源源不断的从里面出来,顿时烟雾缭绕,白色的雾气环绕在身旁。
  鹿子鸣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身上的肌肉紧致强壮,身型修长。水珠滑过,滚落在地砖上,顺着下水道流走。
  鹿子鸣现在闭上眼睛都能看到昨天晚上火光四射的场面,十几号兄弟倒在血泊中。
  热水哗哗的流,鹿子鸣站在水下一动不动的。
  H大的后山处,橙黄的土地上有一座凸起的地方,从远处看起来像一座坟墓。好吧,那就是一座坟墓。
  鹿子鸣死去的弟兄们全都被葬在这里,坟墓的不远处还残留着昨晚留下的血迹。随着时间,变成了红褐色,现已经和地上的黄泥巴融合在一起了。
  经过一个晚上的抢救,浩子总算是死里逃生了。医院连夜从血库里调来几袋血浆,都不够用,最后是张亮给他输得血。
  他和浩子两人是一起从警校毕业的,从来到警局的那天两人就是生死兄弟了。
  昨天晚上他差一点就失去一个兄弟了,要是当时自己在场就能保护好他了。
  张亮懊恼的想到,实则上就算他在场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光是鹰眼的一刀他想躲过都很吃力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想想而已。
  经过急救,浩子还没脱离危险,被送到重症监护室。
  张亮来到他的病房门口,隔着厚厚玻璃看着里面静静躺着的浩子,眼圈通红,一颗眼泪滚烫的划过脸庞,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浩子带着呼吸器,不断地给他输送氧气。房间里的医务器械有序的响着,时刻把病人的情况通过电脑传送到医生的电脑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