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来到警局

更新时间:2016-12-04 18:00:34 作者:大少 字数:3034

鹿子鸣和老高一起来到警局,一进门就看到不该见到的人。

  张亮一看这不是宋夏雨的那个地下情人吗,怎么会来到警局?

  “这位先生,来到警局所为何事,是要报案还是找人?”张亮说话的语气里带着不欢迎的口吻,仇家见面自然少不了互掐了。

  “呵呵,原来是张队长啊!我是来找人的,听说你们抓到的凶手被关在这里,我想来看看,顺便把人带走。”

  “看到是可以看,只是要带走这是什么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哦,难道你这是要和我们警方作对的咯!”

  旁人从他们对话的语句里可以听出来两个人是有过节的,话说要把凶手带走又是怎么回事?吃瓜群众在旁边静静的听着。

  “那这么说你们就是不肯放人了?你作为一个队长破案的方式会不会太过于草率了,都还没着手调查清楚就光凭一字一句作为证据。”

  “那也没办法啊,我们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才将凶手缉拿归案的,岂是你说放就能放的。”

  最后张亮靠近鹿子鸣的耳边说了一句“是那家伙自己跑来的,就算是替人顶罪的,那他就是真的凶手,别忘了还有人等着要他的命呢!”

  张亮说完,擦过他的肩膀就要离开。

  “今晚准备救人!”鹿子鸣说完这句话,就和老高离开警局了。

  张亮脸都被气绿了,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说晚上劫持罪犯,他一定不能放任不管的。

  心想到自己这边还有陈志明这个靠山,马上打了一通电话提醒陈志明晚上有人要救杀他儿子的凶手。

  陈志明听了勃然大怒,还没有人敢这样跟他做对的!重力的放下手中的文件,叫上一帮人晚上在监狱的路上杀了桀。

  这一整天宋夏雨心神不宁的,感觉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暴风雨来临的前一秒总是那么风平浪静的。

  削苹果手指被划到,喝水被开水烫到,想想今天也是倒霉到家了。

  看着鹿子鸣坦荡的样子,看不出来是要做什么。那还是自己的父亲有危险了?

  从上次联系到他后,他们都已经有一两个月的时间没联系了。现在联系不到他,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她也无能为力了。

  “不管了,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希望爸爸没有事。”宋夏雨双手并拢,嘴里念念有词的。

  “怎么了?”鹿子鸣看到宋夏雨的脸色有些苍白,关怀的问道。

  “没什么事,我的胸口从早上一直闷到现在,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没事的,能发生什么事啊!”

  鹿子鸣把她揽进怀里,轻轻的拍着后背她的。感受到鹿子鸣平稳的呼吸声,宋夏雨平静下来。

  “对了晚饭快好了,马上就可以开饭了。”“嗯,我们一起去吃饭吧!”鹿子鸣牵起宋夏雨柔弱无骨的玉手,来到楼下饭厅里。

  鹿子鸣草草的吃过晚饭,对宋夏雨敷衍了一声就回到书房,反锁好门,换上自己的衣服就来到他们汇合的地方。

  这次任务,灰熊、巴哥、鹰眼负责半路劫持,鹿子鸣负责后勤撤退,毕竟他不方便出面这次大乱斗。

  指针指到十二点了,再过一个小时就可以行动了。而警方这边都没有接到什么风声,也没怎么当回事,就算发生突发情况,还有陈志明带来的在半路埋伏的人。

  准备就绪,每个人的身上不是别了一把枪就是一把匕首的。寒铁散发出来的冷光,冰冷无情。

  战争一触而发!

  凌晨一点钟,警方准时把桀送上车,一路上有多辆警车护送。

  “呼……”一辆奔驰S600从警车身边呼啸而过,“呲嘭”的一声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急刹声,前面的一辆警车被撞变形了,而那辆奔驰S600却安然无恙。

  成功拦截下来,车里的人扣动扳机,对准前方。

  后面的车辆反应过来,马上手持警抢,做好防御。

  “快,全方位戒备,有人要劫走罪犯!”前面的人高喊了一声,随着“嘭”的一声,子弹穿过胸膛,那人便一命呜呼了。

  听到枪声,警车里的人纷纷下车,用车身做掩护,全方位警戒。

  “砰砰”又是两声枪响,应声倒下两名警员。

  “看来他们这些人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一颗子弹一个人头。”浩子躲在警车后面,他们带来的人已经死了三个了,照这样下去死伤惨重。

  浩子快速抽出腰际的对讲机,向上级汇报。很快总部那边立刻派出全员,赶往现场救援。

  “快把里面的人放了,我们就不为难你们!”巴哥阴暗的声音传过来,犹如黑夜里的鬼魅一样。

  “笑话,这里面押运的是重要罪犯,想活命的就赶快离开,不然一会儿我们的援兵到了没你们好果子吃。”

  浩子也不是被吓大的,遇到这种情况就认怂,那是孬种干的事情。况且上级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不能辜负上级的信任。

  灰熊给鹿子鸣打了一个电话,杀了他们这么几个人都吓唬不了,那就动只好真格了。

  “杀!”鹿子鸣一声令下,接到命令的所有人全都冲出来,陈志明派来的那帮人听到风声也冲了出来。

  鹿子鸣的人全都身穿一席黑衣,黑压压的涌上来。伴随着一声声“杀”,整齐高亢。

  一时之间三个门派的人厮杀在一起,天色太黑,是敌是友都分不清楚。

  霎时火光四射,子弹在空中划过一道金色的光芒,“噗”的一声穿进警方的身体里。

  没想到来救人的这一帮势力这么恐怖,根本就不是他们的第对手,这样下去很吃亏的。

  凌晨时分,在市区外发生一场重大枪击事件。第二天事情传开了估计会惊动全市的人。

  “突突突……”灰熊拿起机枪扫射,顿时死伤大片。

  一时之间,火光把周围照明,对面的人倒下一片。

  子弹用尽,灰熊冲上前,一手抓起一个人,“咔嚓”一拧,没了气息。被灰熊一招致命的人,软绵绵的瘫倒在地。

  鹰眼手握一把日本武士刀,刷刷两下,脖子上多了一道血口。“噗”鲜血溅起一丈多高,鹰眼的刀刃和刀柄上布满鲜血。

  他是一名剑客,没有爆炸的肌肉,高高的个子但看起来并没有那么一点瘦弱。善于观察、心思缜密,锐利的眼神,漂移的身法,犹如一个嗜血的魔鬼一般,杀人如麻,拥有一颗冷血的心。

  鹰眼的步伐很快,但是手上的刀法更快。作为其中的一个主力,鹰眼也是一刀一个,一击致命。

  巴哥看似瘦弱,但双手充满了力量,手上带着的铁拳可以给他挡子弹,挨刀子。

  身形如影,快速的穿梭在敌方的人群里,凡事他闪过的地方,都会有人倒下,脖子上潺潺冒出的血液染红了柏油马路。

  鲜血就像汹涌的河流一般,源源不断的从身体里流淌出来。

  一时之间杀红了眼,每一个人的脸上溅满妖艳的红色。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

  鹿子鸣的人一个个都训练有素,每一个人的手法相同。

  深夜的天空下是一片喧嚣声,惨叫和冲杀声交汇在一起,下方也是一片通亮。

  眼看着带来的兄弟一个一个的减少,鹰眼气氛极了,这下刀法更加快准狠了,一刀两个人不在话下。

  随着灰熊也是暴吼一声,身上的衣服破裂,露出精壮的肌肉。手臂上的青筋暴起,脖子上的血管感觉要破出皮肤外面来。

  灰熊赤裸着上身,见人就杀。

  双方僵持着,死伤无数。

  警员和陈志明的那一帮死伤惨重,援兵久久未到,他们的境地机会越加的危险。

  被关在警车里的桀徒手摆平了里面的看守员,找到钥匙解开手铐,快速的跳下车参与到战斗中。

  捡起地上掉落的手抢,“砰砰”两枪又解决两个人。

  鹿子鸣拿着望远镜看到桀已经冲车里跑出来了,于是下令命所有的人立刻撤退。

  一时之间从四面八方冲出来十辆左右的车辆,鹿子鸣的人拿一些做掩护,拿一些抬起死伤的兄弟。负责开车的人老练的调动车头,远远的开走了。

  警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车辆开远去,没有余力继续追击。

  前面的鹿子鸣接到电话,里面出来兄弟死的死伤的伤的消息,鹿子鸣脸色一变,坐在车里的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刺骨的凉意。

  随着一群车辆的消失,又来一辆接着一辆的警车,“呜哇呜哇”的响彻长空。

  张亮接到另外的任务,没有和浩子一起护送罪犯。这是幸运还是逃脱呢?

  看着地上黑压压的躺着一群尸体,血液不断地翻滚出来,空气中飘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浓烈的血腥味。

  刚来到这里实习的警察没忍住大吐出来,把今天还有昨晚的饭都吐干净了。

  众人都在强忍吐意,被刚刚新来的警察一带,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哇”的吐出来。

  “这是我今晚刚吃的饭啊,还和老总喝的八二年的拉菲都吐出来了,这顿饭算是白吃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