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神机莫测

更新时间:2016-12-04 17:59:27 作者:大少 字数:3055

在陈家工作的人都挺喜欢她的,在这一群人里作为唯一的长辈,大家都很敬重她。烧的一手好菜,每个人的胃都被她的手艺勾住了。

  陆陆续续的上好菜,距离桌子几步站好。工作了一天了,现在又是吃饭的时间,看到满桌子的菜肴,想不流口水都难,还要饱受煎熬的站在旁边看着他们夫妻两吃。

  “来人,给我开一瓶法国蓝菲,今天我要和夫人好好的喝一杯!”陈志明朝旁边的人喊了一句,拿起筷子加上一块糖醋里脊咀嚼起来。

  来到酒窖里,找到陈志明说的红酒,便快速离开。要是让他久等了免不了又是一顿大骂或者直接炒鱿鱼。

  对于遇到这样的老板,也是一种不幸!

  酒窖里布满了橙色的暖色调灯光,幽暗的酒窖里放了一排的架子,上面放上好上好的红酒和各种来自异国他乡的洋酒。每一种都经过分类好的,白酒是一种,红酒按照年份摆放好。这些都是陈志明心爱的宝贝,要是你一不小心打掉一瓶,那是你打好几年的工挣钱都还不了的。

  对于陈志明这么苛刻的要求,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出什么差池。

  来到厨房拿出醒酒器,往里面倒上鲜红的液体,一股纯纯的红葡萄酒味荡漾在空气中,让人闻了忍不住想要品尝一口。

  对于他们这些普通的人来说,一瓶纯正的葡萄酒是他们遥不可及的,一个月领那点微薄的工资,怕是连一个酒瓶都买不起的。

  在这种挥钱如土的家庭里,他们感受到了莫大的羞辱,自己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东西都比他们这些被“买来的人”值钱得多。

  小心翼翼的端着酒杯和器皿来到桌前,放上两只酒杯给他们倒好酒水再撤开。

  陈志明心情大好,食欲大开,看着桌上泛着金黄色的大闸蟹,示意旁人给自己打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来到他旁边,戴上手套夹起一只大闸蟹,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蟹肉和蟹壳分离开来,摆放在陈志明的盘子里。

  这么周到的服务,怕是就有在这里能享受到了,就只差被人一口一口的喂进嘴里了。

  硕大的圆桌上全都被摆满了,不留一丝空隙。对于两个人来说,这些也太过于丰盛了,简直就是犯罪。他们不知道桌上的这些菜加起来的价钱够普通人家吃一个月的了,对于那些贫穷的人,这些可能是一年的食量。

  陈志明的笑声在桌上此起彼伏的,一阵接一阵。

  他以为自己的计划全在自己的算盘里,高兴地还是太早了!

  墙上的时钟悄悄跑到十点一刻,晚上鹿子鸣随便编了一个借口,声称公司有急事需要自己处理,宋夏雨没有多想就一个人回房休息了。

  这下加班一定要到深夜了,还是不等他了。

  鹿子鸣换上一身黑衣,自己开着一辆限量版的兰博基尼来到市区的最南端,那里一度是警察都管不了的地方。

  不是管不了,而是不敢管。脏、乱、差这三个字形容这里的一切最适合不过了。

  大街小巷上到处都是被人乱扔的垃圾口袋,还有一些令人作呕、散发着恶臭的泔水和臭水沟。阴黑的高矮不平的石子路上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里面积满了恶臭的黑水。

  一道刺眼的灯光闪过,远处开来的正是鹿子鸣的那辆限量版跑车,路过的地方压起一道道水花,朝两边的墙壁上沾粘上去。

  车灯晃过的墙壁上到处都是一片斑驳的痕迹,这是路边的积水被路过的车辆溅起的水渍常年落在上面所留下的印记。

  鹿子鸣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来过这里了,还记得那是自己年少轻狂,带领着一帮兄弟在漆黑的雨夜里挥动银刀、钢管在一场暴乱中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拿着大刀,向着敌人的身上砍去,一刀落在动脉上,顿时血花四溅,脸上、衣服上、刀柄上到处都落满了殷红的血点。

  每个人都杀红了眼,眼睛看到的都是一片血红,仿佛这个世界上的颜色就只有妖艳的红色。

  那一夜的动乱惊动了整个H市,一时之间这个神秘的帮派就建立起来了,他们一到晚上就像鬼魅一般行走在这个城市的暗影里,没有踪迹,神秘莫测。

  紧接着一发不可收拾,这帮黑势力日趋壮大起来,惊动了全国,中央派来的特警和武警大队来清除这帮恶势力,都于事无补。

  后来渐渐的也就放弃了,他们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就随他们去了。

  每一年他们都要从缅甸、柬埔寨这些国家走私武器和各种医疗器械,毒品那是除外的。在他们这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如果要是有人染上毒品了,那就自行了结。所以没有一个人敢以身试险,都没这个胆子。

  他们当然也不知道鹿子鸣是这一帮人的顶头老大,一个出身显赫的大少爷又怎么会和黑道上的人有牵连呢?

  这里面就只有几个与鹿子鸣交情甚好的知道外,其余的一律被蒙在鼓里。

  绕过黑暗潮湿的小巷,鹿子鸣把车开到郊外,这里的视野也渐渐开阔起来,眼前不再是刚刚狭窄的羊肠小道了。

  经过十分钟的路程,来到一栋破败不堪的废旧房子面前,这里是他们长久以来的秘密集合地点。

  今天听说鹿子鸣要亲自来到这里,几个人早已来到房子里面等候了。房子外面闪过一道灯光,鹿子鸣停好车熄火锁好车就迈开大长腿踩着楼梯来到楼上。

  几个人听到外面的动静,纷纷站起来来到窗外,看到熟悉的车辆停在大院门口,就知道是鹿子鸣来了。

  楼道上响起熟悉的脚步声,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一种欣喜的笑容。

  就在鹿子鸣跨门而入的那一刻,一行人笔直的站好,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声“主上!”鹿子鸣好就都没有听到这个称谓了,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

  看到多日不见的兄弟们,他们一个个的比以前还要强大了,岁月在他们的脸上刻下了深厚的印记。

  这里面有鹰眼、巴哥、灰熊、夜枭,其中夜枭就是鹿子鸣在里面的称谓,夜来自于暗夜魅影,妖孽的气息。枭在古代蕴意好的有两种意思,勇健、强横而野心勃勃的勇者,还有一种是智勇杰出的人。

  一代枭雄,代表着王者、君临天下的浩瀚气势。

  其他三个人都是身边朋友的昵称,他们和桀差不多,只是情况要比他好些。都是九死一生的人,从死神的手里逃脱出来的人。

  鹰眼在晚上的视力很好,无论在多么漆黑的环境里,他都能看清楚。而且晚上也会像动物的样,发出幽幽的光。

  巴哥骨瘦嶙峋的,看上去不堪一击实则上暗藏玄机。他的小身板能折叠到最小化,身形灵活,行动起来比平常人快一半。一有什么风吹草动能在第一时间知晓,所以是他们这里面的情报员。

  灰熊就像他的名字一般,高壮魁梧,看上去就像一只灰熊一样。普通人在他面前矮了一大截,打架也不在话下。单手拎起,就像捉小鸡一般,一手一个。

  他们三个每天负责掌管帮派里的一切,大事小事都由他们定夺,鹿子鸣也是再有紧急事件的时候才会与他们汇合。

  鹿子鸣看到这些亲近的伙伴,那种油然而生的情谊一幕一幕的倒映在脑海中。鹿子鸣向他们走去,亲切的笑笑。

  “你们都来了。”鹿子鸣站在他们中间,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强势,王者的气息。在这里面年龄稍大的巴哥也要敬畏鹿子鸣三分。

  “今天找大家来是为了一起商讨救出桀的办法。”“我们也是为了这件事而来的,主上您有什么法子吗?”

  “我是这样想的……”

  一群人聚拢过来,鹿子鸣把自己的计划讲给大伙听。

  晚上睡觉的时候,陈志明搂着妻子,两个人细声的交流,为了给儿子报仇,他这个做父亲的费尽心思,心力憔悴。

  找到凶手也算是得到慰藉了,陈夫人忍不住又哭了起来,白发人送黑发人。

  半夜宋夏雨醒了一次,晚上吃的东西有些咸了,起来倒杯水喝。发现旁边空荡荡的,只有自己在这空旷的卧室里。

  “看来是很忙啊,都这么晚了还没回来。”宋夏雨低声呢喃,起身来到客厅的桌子上倒上一杯水,一口气喝了大半杯才解决口渴。

  顺着楼梯爬上去,折回房间继续睡觉。

  在四川的一座寺庙里,苏羽头枕着手臂,看着没有星星的夜空。

  “不知道宋夏雨怎么样了,不知道她有没有想我,或者是忘了我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苏羽在梦中梦到了她和宋夏雨初次见面的地方,在那里他们两个人一起经历了一场生死。

  第二天桀被关押到监狱的日子如约来临,时间就在今天晚上凌晨,鹿子鸣他们决定就在今晚展开行动。

  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好久都没有大干一场了。今天鹿子鸣还要做一场戏,到警局里要人,要不来晚上直接开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