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庭审

更新时间:2016-12-03 19:02:58 作者:大少 字数:3034

今天是桀审判的第四天,人民法院里坐满了人,都是来旁听这次审判结果的。

  一定要把这个杀人如麻的家伙枪毙,只要他一天存活在世上,人心惶惶的,对他恐惧到极点。

  “嘭!”的一声,大门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脸上的表情严谨,踩着沉稳的步伐来到法官席上坐好。

  喧闹的审判室里顿时鸦雀无声,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正义的神色。今天这个恶魔终于受到受到制裁了。

  “啪!”法官拿着锤子敲了一下,开始庭审。

  律师手握成拳,宣示着自己的一言一辞都是真的,没有半点虚假,最后落章,审判就此开始。

  律师呈上证据,在众人面前大肆痛斥罪犯的滔天罪行,引来旁听者的一致支持。

  长久以来H市的人就生活在一种平稳、祥和的环境中,大事小事随时有发生,但是每次的事件都不及他犯下的重大。

  法官坐在席坐上,表情时而冷冽时而充满戾气,他作为法院最高的代表,势必一定要好好的审判这次的案件,给人民群众一个交代。

  坐在最后一排的宋夏雨和鹿子鸣两个人的脸上阴沉沉的。

  “这个人枪毙了都不解恨,这简直就是禽兽嘛!”“就是啊,幸好我们的人民警察靠得住,将他缉拿归案。”“陈氏集团的少爷都敢杀害,这也是人家的一种本事。”

  一边传来一道幽幽的声音,被这里的人听到了顿时又是一阵喧嚣。

  “他是不是和他一伙的?”“你这个人怎么回事,难道你就不怕被抓起来?”“我这也是就事论事,但是抓起来也好,我们也不至于生活在恐惧当中。”

  最后男子说的那句话才平息了众人的怒意,要不要这里可就要发生一场大乱斗了。

  “肃静!”下面出来悉悉索索的议论声,影响了法官的判断,法官说完便又是一场寂静。

  一个小时过去了,审判还没有结束,暂时休庭。第二次庭审的时候听众席上的人群散了一半,宋夏雨和鹿子鸣来到前面坐下。

  不远处,鹿子鸣看到也来到法院听审的陈志明,老狐狸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意,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鹿子鸣的心里感到不安,看来要是法院不给判死刑的话,那陈志明就会自己动手了结桀的性命。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兄弟给自己背黑锅,他一定要把桀救出来。

  这世上欠什么都行,唯独不能欠人情。

  鹿子鸣没有打算继续听下去的意思了,拉着宋夏雨离开。

  “你干什么呢,审判还没结束呢?好歹我也要当面谢谢人家吧!”“以后有的是机会。”说完,鹿子鸣强硬的把宋夏雨塞进车里,引擎拉到最后一档,凶猛的在高速公路上狂奔。

  宋夏雨一时被鹿子鸣突入而来的怒意吓到了,双手紧紧地吊在车顶的手柄上。

  “他今天是怎么了,吃过药了?”宋夏雨不解的看着鹿子鸣脸上一副要杀人的表情。

  旁边的车辆飞快的后退,匆匆的擦肩而过。好几次宋夏雨眼看着就要撞上了,绝望的闭上眼睛。

  经过几次的命悬一线的夺命塞车,宋夏雨头晕眼花,胃里一阵排山倒海的翻滚。强忍着吐意,宋夏雨慢慢平复心情对鹿子鸣喊道“姓鹿的,你还要不要命了,你想死我可不愿和你一起陪葬!”

  宋夏雨的声音在旁边响起,鹿子鸣意识到自己的幼稚,他这样做无疑是在找死,心里不爽还要拉上别人。好在宋夏雨在最后一刻制止了,要不然两个人都难逃命运的魔爪。

  车速缓缓地减慢下来,宋夏雨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好在鹿子鸣还有一点理智。

  “鹿子鸣你怎么会这么幼稚呢,你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对不起,我只是一时冲动,夏雨对不起。”

  鹿子鸣带着愧意,但是心里的不甘又有谁知道呢?

  宋夏雨知道他心有不快,发泄出来也是情有可原的,只是不能任由着他胡闹、任性下去。

  宋夏雨和鹿子鸣换了位置,由她开车,车速加到均码,安全的到家。

  鹿子鸣回到书房,吩咐老高不要让人靠近,就连宋夏雨也包括在内。

  接到电话,弟兄们也知道了桀的消息,请求鹿子鸣下令救出他。鹿子鸣示意他们不要心急,一时半会儿桀是没事的,到押送监狱的那天他们再劫持也不晚。

  为了稳定大家的情绪,鹿子鸣决定今晚暗地里来到他的总部和大家开会,一起商讨解救桀的办法。

  鹿子鸣把社会上的生死兄弟们都联系了一遍,想要杀害他的人,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中间鹿子鸣的公司接到紧急电话,鹿子鸣全权让老高代替自己处理。现在没有什么事情能比得上自家兄弟的性命要紧的事情了。

  打了一下午的电话,鹿子鸣的嗓子嘶哑干疼,从回到家到现在一滴水都没有喝上。

  宋夏雨端着一碗自己亲自熬的稀饭来到鹿子鸣的书房门口。

  宋夏雨站在房间门口对里面的鹿子鸣柔声说“今天一回来你连饭都没有吃,水都没喝一口,我怕你饿所以煮了点粥,我就放在门口你出来拿,我不打扰你了。”

  宋夏雨蹲下身,放好起身正要离开,里面传来鹿子鸣沙哑的生意。

  “你不要走,陪我呆一会儿好吗?”鹿子鸣用恳求的语气对门外的宋夏雨说,此刻的他就像一个被遗弃的小朋友一样,声音里带着无助。

  宋夏雨听到这里,心就软了,她很想和鹿子鸣一起面对所有。

  门把手拧开,宋夏雨从地上端起热粥,冒着白色的雾气。鹿子鸣闻到这个味道,是他最喜欢的鸡肉粥的味道,看来他的所有喜好都被她铭记在心了。

  在自己冲动时有她阻止开导自己,在自己无助时有她陪在身边,这感觉真好,有她在身边的感觉真好!

  鹿子鸣喝了一口热水,端起稀饭吃起来,早上就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到现在胃里的东西全都消化了,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很快一碗热粥就被他消灭干净了,宋夏雨继续给他盛满。

  宋夏雨就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鹿子鸣大快朵颐,她觉得很满足,自己做的东西看着喜欢的人吃的津津有味的。

  法院审判完后,桀又继续被关押在黑暗的小屋里,里面就只有一扇窗户,还被钢筋隔断了。

  这是他自愿的,无论结果是什么,他都要自己承担。

  高大魁梧的他坐在房间的角落里,单脚落地,另一只脚打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随性洒脱。

  他虽然看起来很强大,但是此时此刻的他看上去比以往多了一些孤寂、无助。他就只不过是被人捡回来的,这条命早已不是他的了,自从他救了他的那一刻起。

  那一年的那一天,要不是他在雪地里看到奄奄一息的自己,恐怕早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他很小就是去了父母,一个人独自漂泊流浪,无依无靠。

  鹿子鸣跟他非亲非故的,无意之间救了自己,才捡回了这条烂命。从那以后他誓死就跟在他的身边,无论刀山火海。

  在这里面有多少人是和他一样的,曾经一度被这个世界抛弃,就在绝望的时候突然出现面前的那个男人就像一个天使却又像恶魔的人,教会他们好多东西,怎样在这个凶神恶煞的世界活下来。

  有那么一刻,他们一度以为这个男人是神,他们心中的神!

  审判结束的那一刻,有一个男人放声大笑出来,扭过头看过去,陈志明苍老的笑声回荡在法庭里。嚣张肆意,带着点夸张。

  回到家的陈志明心情大好,吩咐保姆今晚多做些好吃的,消沉了这么些时日,也该吃点好的补补身体了。

  陈夫人看着他脸上抑制不住的笑意,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瞧瞧这是什么事情把你笑成这样?”“哈哈哈哈,夫人凶手一抓到,只要等他被送到监狱的路上,我派点人过去半路劫杀,我们儿子的大仇就报了,哈哈哈哈!”

  陈志明的笑声回荡在宽旷的别墅里,保姆在厨房都能清晰地听到他的笑声。听起来多少有点瘆人,不知这次又是那个命不好的家伙遭殃了。

  还记得陈天明在的时候,在外面花天酒地的,祸害了不少姑娘,有人找上家门来威胁,不料没威胁到,反而还葬送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在他们手中的人命不知有多少条了。

  “哎,缺德的一家子啊,迟早是要遭报应的,儿子惨死了自己都还没有一点悔改。”保姆淡淡的开口,她作为一个妇道人家,又怎么有能力插手这种事情呢?每天在陈家提心吊胆的,生怕有一天会迁怒自己。

  她早就想离开陈家了,只是外面的薪资都没有他们家出的高,为了攒钱给儿子治病不得不继续待在这里。

  想想也是一个苦命的人啊!

  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着,一个小时的时间做了十几道丰盛的菜样,光闻着味道都感觉是人间美味。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