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赔罪

更新时间:2016-12-03 19:01:36 作者:大少 字数:3067

张亮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今天带着他来全然是为了赔罪来了,心里很不服气,但是他也不能当着局长的面发泄出来。

  局长也对韩秉炀这个人物忌惮三分,知道谁不能惹,自己能保住这个位置也因为有这些企业大财阀的一臂之力。

  他还是识相的,领着人过来认错。

  十多分钟后,服务员把菜一一上好离开包厢。

  “韩总裁、宋小姐你们都多吃点!”作为H市的局长,要是被人看到在这里屈尊给晚辈斟酒,看定会被笑掉大牙的。

  一旁的张亮自顾自的夹菜送进嘴里,他并不想插进他们之间的谈话。

  直到晚上吃过晚饭,苏羽才见到师傅。二话不说的就“咚”的跪到地上,向师傅作揖。许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得意弟子,苏承欢的眼圈通红,连忙扶起地上的弟子。

  “小羽你回来了,这些日子我挺你师哥说你离开寺庙独自一人出去闯荡。”“是的师傅,徒儿想出去闯荡一番,好扬我道的光辉。”

  苏羽双手抱在面前,一本正经的说到。

  “好,好,好!”苏承欢连声叫好,双手紧紧地握住苏羽奉在面前的拳头。

  接下来师徒两人坐在一起畅聊,从小苏羽就深的苏承欢的喜爱,一直把他当做自己的接班人,门派未来的发展就要靠他了。

  “张亮快过来认识认识,你一个人坐在那边多不合群啊!”局长带着命令的口气说到,要不是有着点利益牵扯到,他才不会这么低三下四的。

  “这位宋小姐你还记得吧,前些天这么粗鲁的对待人家,连声道歉都不会说吗?”“哦,这位就是宋小姐啊,瞧我这记性真不好,竟然给忘记了。”

  张亮此刻选择装傻,脸上挂着敷衍的笑意。

  “没事,张队长每天这么忙,忘记了也是情有所原的,所谓贵人多忘事嘛!”宋夏雨举起酒杯,示意张亮干了这杯酒。

  宋夏雨率先喝下,纤细、白皙的脖子随着酒水的下肚一起一伏的。张亮怎能让一个女人瞧不起自己呢,一仰头把酒统统吞下肚。

  宋夏雨喝的有些猛了,酒劲上来了,一张小脸嫣红嫣红的,眼眸水灵灵的,看着就像一潭清水一般,明亮透彻。

  张亮看到这时的宋夏雨,有些迷人。仔细的一看,她还是有那么几分的姿色,只是当时自己太过于着急办案,而忽视了她的美。

  老高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们,他不能一时冲动上去给宋夏雨挡酒,这样的话会在他们面前露出马脚的。

  房间里此起彼伏的谈话声,有一声没一声的。老高在韩秉炀的耳边交代了几句就离开包房,向鹿子鸣汇报情况。

  “行,没事的我相信阿秉的,你现在帮我在警局问问桀的消息,我要把他从里面救出来。”“好的,少爷我这就去办。”

  老高向警局里的朋友询问了桀的消息,占时还会被关押在警局里,只要接到省厅里给他结案定罪后,再送到市里的监狱去。

  鹿子鸣将要在桀被送到监狱的那天到警局救出桀,如果行不通的话那就只能在半路劫持了。

  吃过晚饭宋夏雨有些醉意,走起路来颤颤巍巍的,站不稳。

  韩秉炀看到快要摔倒的宋夏雨,单手搂过她的腰肢,转了半圈,宋夏雨的重心不稳,跌到韩秉炀的怀里。

  幸好此时老高走开去了,要不然被看到又免不了向鹿子鸣汇报,到时候就会醋意大发了。

  早知道就不让这个女人喝酒了,醉成这样难看死了!

  韩秉炀撇撇嘴,在他眼里竟有了一丝宠溺的暖色滑过。他听说了宋夏雨准备鹿子鸣顶罪,顿时对她改观了不少。

  看来也并不是一个无情的人,鹿子鸣这下看来是找到对的人了!

  “喂,你的女人喝醉了,是要送到你那里还是?”韩秉炀痞痞的声音传来,带着一股暧昧的味道。

  “那就麻烦你把他送到这里了,今晚你就不要回家了,我们哥两好久都没聚聚了,要不就趁今天过来吧!”

  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撇了撇醉在怀里的女人,嘴角扬起好看的幅度。

  将她打横抱起塞在后座,自己来到副驾驶坐上,系好安全带,吩咐司机地址,径直来到鹿子鸣的别墅。

  别墅外响起鸣笛声,鹿子鸣就知道是韩秉炀来了。

  吩咐家仆打开大门,鹿子鸣也来到门口,到车里抱出宋夏雨,还不忘扭过对韩秉炀说“你先进去坐会儿,我马上就来。”

  然后抱着宋夏雨回到卧室,给她褪去外衣,这样可以睡得舒服一点。

  红彤彤的脸上就像被太阳染过的红霞一样,可爱万分。鹿子鸣笑了笑,给她盖上被褥,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一吻。

  关上灯,轻手轻脚的离开房间。

  鹿子鸣手扶在楼梯上,呈螺旋状的楼梯一直延伸到楼梯口。

  韩秉炀几年前来到鹿家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的,现如今一直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别墅里整体呈现出欧式装潢的风范,客厅的一角架着一台钢琴,洋气又典雅。

  璀璨的水晶灯,一珠连着一珠的,看起来价格不菲。

  “这么多年了,还是以前的样子!”韩秉炀有感而发,看着熟悉的场景让他想起了多年前的他们。

  两个人从大一就认识的,说来也巧了,不打不相识。两人在一次斗舞大会上比拼,双方僵持不肯服输,直到筋疲力尽。

  “哎,我说既然我们两个这么好斗,不妨做个朋友咯,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嘛!”鹿子鸣率性的讲到。

  多一个朋友也好比多一个敌人强的多,从小鹿子鸣就深知这个道理,为人也重感情,厚道。

  现如今回想起来也是一番美好的回忆。那时候的他们就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每天成堆成堆的女孩涌上来,都想得到两位大少的青睐。

  每天变换不断的爱心便当,各色的礼物扎成堆的放在他们的位置上,和他们同班的女同学受到学校一半的女生嫉妒。

  从小到大他们一直在享受这种待遇,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和耀眼的光环,放在人群里定是最耀眼的那一道光芒。

  “是啊,这几年你在国外过得有声有色的,公司在国际影响力上也是排名前几的,比我强!”

  鹿子鸣在酒柜里拿出珍藏多年的红酒,取出两只晶莹剔透的高脚杯。“啪”转开瓶塞,往高脚杯里注上鲜红的酒水。

  很快空气里就扬起一股好闻的酒香味,鹿子鸣先递给好友,自己再端起酒杯,晃动红酒。

  时隔两多年,这对兄弟在目光的交接中重逢。两个都已经在风雨中磨平棱角的男人,已经没有年少时的轻狂。用最真实的笑容,阐述着重逢的喜悦。

  客厅里的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一起回想年少时的种种,里面藏满了他们珍贵的回忆,说也说不完。

  时间悄悄滑过,两人不知疲惫,一直就这样坐着聊到深夜。桌上的酒瓶早已空了,酒杯里还残留着剩下的酒水。

  张亮回到家洗漱好,早早的躺倒床上,已是深夜了,但是却没有半点睡意。眼前晃过的确实宋夏雨那张精致的脸蛋,久久的挥之不去。

  只是宋夏雨的身份特殊,不是自己能招惹的主,这种事情还是想想算了,要不然不好过的将会是自己。

  翻过身,张亮闭上双眼不知不觉中睡着了。深夜的天空漆黑得恐怖,伴着凄冷的凉风。

  第二日起来,宋夏雨支撑起身体,把手放在太阳穴处轻轻的揉到,早知道昨天晚上去就不要喝这么猛了,吃亏的终究是自己。

  起来并没有看到鹿子鸣的身影,这个房间她很熟悉,就是鹿子鸣的卧室。

  昏昏沉沉的下床,来到洗手间的门口,没有看到前面的墙,不小心装上去。“咚”的一声脆响,宋夏雨感觉自己的脑浆都要被撞出来了,脑门通红一片。

  “嘶,痛死我了!”宋夏雨把手捂在脑门上,眼眶里泛起点点泪花,这一撞可撞的不轻啊!

  随便的捧了一把水浇在脸上,顿时清醒了不少。以后喝酒这种蠢事还是少做,丢脸的可是自己。

  宋夏雨缓缓来到楼下,饭桌上早已准备好丰盛的早餐,只是客厅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难道是家里来客了?

  宋夏雨来到客厅就看到鹿子鸣和韩秉炀正坐在客厅里谈笑风生,两个人的交情看起来非常不错。

  他们两个该不会就这样一直坐在这里聊了一整夜了吧!

  “你们两个不饿啊!”宋夏雨开口问道,昨天晚上没吃好多酒醉了,现在胃里空荡荡的,肚子里的馋虫正催促自己该吃饭了。

  “马上就来,你的酒醒了吗?桌子上有醒酒汤,把它喝了会好过点。”鹿子鸣贴心的超桌子呶呶嘴。

  “嗯,你们也过来一起吃吧,坐了一夜你们可真行!”

  “呵呵,走吧一起吃早餐。”

  两个人一起起身,来到餐桌边坐下,在腿上垫上餐布。餐桌上一阵安静,只要餐刀交响的声音。

  吃过早饭,韩秉炀接到一个电话急忙从鹿家离开。

  现在事件已经结束了,她也就可以和韩秉炀终止这场演出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