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惭愧

更新时间:2016-12-02 16:03:37 作者:大少 字数:3084

“这件事情一定是你做的对不对,干嘛要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我这么做全都是为了你,我不想看到你在那里面受委屈。”

  鹿子鸣站起身跺着步伐来到她面前,柔情满满的看着宋夏雨。

  虽然知道这全是为了自己,但是拉扯其他人进来顶罪,让她很愧疚。

  “那你是怎么做的?”“他也是一个挺可怜的人,从小死了父母,孤身一人长大,被我遇到收留了他。”

  “所以为了报恩他就为你顶罪?”“也不全是,他还有一个重病在身的妻子,为了救她我给了他一笔钱,但是能活过来的希望也不大,就算是救活了也只是一个植物人。”

  宋夏雨的心地很善良,听到这样的消息对那个痴情的男人产生了莫大的敬仰,只是事情已成定局了,也没有挽留的余地了。

  鹿子鸣把他安排的所有事情全都告诉了宋夏雨。

  就在昨天晚上他来到宗里唐的家里,此人也是他想要报仇的人选,虽然和宋父以及于强新的关系不密切,但是与他们有关系的人都得受到惩罚。

  他来到宗里唐别墅里,看到令人恶心的一幕,等他们两个完事,女的睡着后,鹿子鸣才采取行动,汲取宗里唐的魂魄。

  事后鹿子鸣把他要对警察说的对了一遍,没有漏洞,第二天就到警局“自首”。

  人死后,就由他来替自己顶罪。

  正好韩秉炀从国外出差回来,听到消息说案件已经了结了,听鹿子鸣说宋夏雨在警方那里受到威胁,他这个做“丈夫”的自然要给她讨回公道了。这也是鹿子鸣的意思,虽然他不好出面,只好由他来做了。

  老高向局长播了一通电话,示意他带着张亮来到韩宅向宋夏雨道歉。

  “这些日子里辛苦你了!”鹿子鸣伸出左手,抚在宋夏雨滑嫩的脸庞上,今天的她没有化妆,又回到了平时素面朝天的样子,少了一丝妩媚,多了几分单纯。

  “哦,对了替你顶罪的那个人叫什么,好歹人家也救了我,连名字都不知道这也太没礼貌了吧!”

  原本变得暧昧的气氛被宋夏雨突然而来的疑问打断,鹿子鸣只好停止下一步动作了。

  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转而平淡的说“他没有名字,只有一个单字,桀!”

  “桀,好奇怪的名字哦,连姓名都没有。”宋夏雨垂下眼眸,觉得他可怜又孤独。

  鹿子鸣把宋夏雨的所有表情都看在眼里,看到她为了一个不相干的男人露出了这种心痛的表情,不免有些吃醋。

  鹿子鸣强势的把宋夏雨搂进怀里,双唇紧紧的贴在她粉嫩的唇瓣上,吸允她的美好。

  宋夏雨感觉呼吸都快被他抽空了嘤咛一声,张开双唇,鹿子鸣顺势滑进去挑逗。

  外面的冷风吹过,扬起树枝的枝桠,在空中摇曳着枝头。

  房间里的两个人没有受到一丝打扰,空气变得灼热,两个人更是火热。

  “哎,赶了这么多天的路,可算是到了,差点没把小命弄没了。”苏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步一步的踩着石梯跑到半山腰。

  看着脚下的风景,油然而生出一种王者的气息。所有的东西都被他踩在脚下,俯瞰世界的感觉,瞬间自己的形象高大起来。

  不就是爬了一座山而已嘛,至于把自己说的像世界主宰一样的吗?

  再过一会儿就可以到山上的那座古老的寺庙了。这里人迹罕至,没有多少人来过。

  苏羽爬了半天终于登顶了,双脚打散,不受控制了,一屁股坐在草丛上。

  已是晚秋了,草坪上的水珠冒在细小的草尖上,苏羽坐下来才一会儿,屁股上就传来一股冰凉的感觉。

  再怎么样他也走不动了,管它湿不湿都要休息一下。

  从宋夏雨被送到韩秉炀别墅的第二天就收到同门师哥传来的消息,听说师父已经闭关出来了,有重要的事情找他们。

  半个时辰后,苏羽起身拍拍屁股朝前面一排房子走去,裤子上一大片湿润,看上去就像尿裤子了一般。

  “师哥我回来啦,师父在哪里啊?”院子里一片寂静,苏羽一进门就听到他的大嗓门。

  “你回来啦!”苏羽听到熟悉的声音,扭头看过去,他的同门师哥从里屋走出来,快步来到他这里。

  “师哥,好久不见了!”苏羽看到亲切的人,顿时热泪盈眶,内心的激动无法言表。

  “师父刚出来没多久,在休息呢,快进来坐,赶了这么久的路很辛苦吧!”

  苏羽看到师哥就像看到自己的亲哥哥一样,从小他就很依赖他,只要一眨眼没有看到他,心里就慌的厉害。

  两个人进到房里,里面很暖和,舒服的温度,让他感觉又一次回到家了。

  屋里传来两个人窸窸窣窣的谈话声。

  院门口的老槐树伴着清风摇动起来,树叶漫天飞舞,一片烂漫!

  这是一座遗留下来的古老房子,从祖上一直传到现在,现如今到苏羽这一代已经是第34代了。

  围着寺庙的围墙上铺着陈旧不堪的瓦片碎落在墙沿边,门前的那扇门看上去也有很长的年代了。

  韩秉炀早上开完会,就回到家里休息,从国外出差回来,时差还没来得及倒回来,又接到公司的紧急电话。

  这几天累得可不轻下巴上,两腮边都布满了青色的胡须。这不再是那个威严沉重的韩秉炀了,炸一眼看上去多了几分成熟。

  闭上眼,很快就陷入梦乡了,伴随着平稳的呼吸声,房间里的一切都仿佛被静止了。

  只有墙上挂着的时钟还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格一格的跳动,规律有节奏的响着。

  一觉醒来已是傍晚六点了,也该到吃完饭的时间了。

  “小亮,今晚你和我一起去一个地方。”局长来到张亮的位置上,拍拍他的肩膀。

  “去哪里啊局长?”“去了你就知道了,今天你就先提前下班,换一身衣服。”

  “遵命,局长!”张亮笔直的站好,朝他行了一个军礼。

  “呵呵傻小子这是在想什么呢?”

  殊不知局长喊他换衣服只是为了晚上好不失礼节,也是为了向宋夏雨赔礼的。

  “难道我张亮就要脱单了吗?局长今天叫我换衣服就是为了给我安排相亲的吗?”

  张亮在回家的路上蹦蹦跳跳的,来到路旁的树下纵身一跃摘下一片泛黄的树叶。

  痞痞的叼起枝干放在嘴里,一路上哼着小曲欢快的回到住所。

  “铃铃铃”宋夏雨落在床脚的手机响了,高亢的音调把她从梦中唤醒。

  鹿子鸣伸出修长的手臂,东摸西摸的才抓到手机。

  “喂,你在哪里?晚上局长会带着张亮过来一起参加饭局,也是顺便来向你赔礼的。”

  韩秉炀简明的说完,过了半晌电话那头才传来一道慵懒的男声。

  “阿炳啊,是我,夏雨还没有,我会转告她的。”“嗯”

  挂断电话,韩秉炀邪魅的脸上挂起一道似笑非笑的笑意。

  “这个女人一点都不矜持,好歹自己也扮演了几天丈夫的角色嘛,转眼又往“旧爱”的身边跑去了。”

  “嗯,是谁打来的电话啊?”“醒了!”鹿子鸣赤裸着上身,怀里是被他紧紧抱住的宋夏雨。

  “今天晚上有一场饭局,需要你出席。”“为什么?”宋夏雨睁开水灵灵的大眼看着上方的鹿子鸣。

  “去了就知道了,到时候不要打扮的太漂亮了,我担心你会被别人拐去了。”

  “噗嗤”宋夏雨躲在他的怀里笑出声,粉拳砸在他强健的胸肌上。

  鹿子鸣派老高那她送回韩秉炀那里,晚上两个人一起准时参加饭局。

  梳妆打扮好的宋夏雨怎么看都好看,有那么一刻韩秉炀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产生了一种错觉。

  只是这种错觉只维持了一秒,就马上清醒过来。

  韩秉炀的司机早已在门口等候了,宋夏雨提着裙摆踩着高跟来到车前。

  半个小时后,一辆高档的小车停在酒店门口,这里正是鹿子鸣旗下产业的一家酒店。

  下了车,韩秉炀示意宋夏雨把手搭在他的臂弯,既然是夫妻了就不要让人觉得他们只是陌生人。

  韩秉炀对宋夏雨的感觉很微妙,怎么都说不出那种感觉。

  包厢的大门被人推开,门外站着的两个人让张亮多少有些吃惊。“怎么会是他们两个?”

  看着局长脸上的笑容,他就知道今晚没什么好事,局长不说是怕自己不来吧!

  亏他还高兴了半天,还以为是真的要给他介绍女朋友呢,没想到又被套路住了!

  “韩总裁、宋小姐你们来了!”局长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两个,看上去他们真的很般配,手挽手的,想必两个人一定很恩爱吧!

  “局长让您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韩秉炀上前握住他的手。

  粗糙的触觉传来,韩秉炀看着眼前这个老练、沉稳的人,手上的老茧很厚,这是经过长年累月的训练才会形成的。

  打过招呼后,偌大的房间里就只有他们四个人,这未免也有些奢侈过度了吧!

  “韩总裁,前些天我的下属无意冒犯了宋小姐,还希望你们不要往心里去。”局长拿起桌上的酒杯注满酒水,和韩秉炀对碰一下,一饮而尽。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