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查案

更新时间:2016-12-02 16:02:14 作者:大少 字数:3082

学妹把警察问过自己的问题都一一交代出来。

  她其实就觉得宋夏雨在聚会当天晚上无故消失就有些奇怪,但是她也没有那个胆子杀人啊!

  她们认识了这么多年难道还不了解彼此吗?

  “不行,我要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孙小池从包里掏出手机,联系人里找到宋夏雨。电话传来的嘟鸣声,响了三次还是没有人接。

  宋夏雨的手机开启静音了,孙小池打来的电话自然是接不到的。

  “那好吧,宋小姐也辛苦了,先休息一会儿吧!”女警官离开审问室,里面就只有看门的警卫和宋夏雨三个人。

  幽黑的小房间里,让人觉得有些害怕,宋夏雨又是一一个怕黑的人,在这种封闭的房间里她害怕极了。

  “张队,还是什么都没有问道,她死活都不说。”“臭丫头最还挺硬的,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张亮你要对谁不客气啊!”一道严厉的声音在走廊处响起,伴着声音传过来的方位,前方出现一道高大的身影。

  “局长您来了。”张亮朝他鞠了一躬,看得出来他很敬重面前的男人。

  从警校毕业,他就来到这所分局里实习到上班,从没有经验的一个小白到队长,这个男人在他的身上花费了不少心血。

  “难道你这个做队长的就只有这么一点本事吗?事情都还没有查清楚,就妄下结论,照你这样下去那世上的犯罪份子嘛岂不是逍遥法外了!”

  局长大声的呵斥这张亮,脸色微红,动了怒气。

  “局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怎么问都不说。”“事情做不好那就是你的能力问题,怪不得别人,别忘了当初你是怎么对我宣誓的。”

  听到局长的呵斥,大家都不敢往走廊那边靠近,生怕自己无故栽秧。

  “铃铃铃”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响了,警响了三声后接通了电话。

  “喂,你好这里是……”报出了具体位置,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充满恐惧的女声。

  “警察同志,这里、这里死人了。”“你在哪里,我们马上过来!”

  警局接到报案,又死了一个人。张亮马上带着小分队坐上警车来到案发现场。

  他们分工明确的进行工作,侦查案发现场、拍照取证,保护好现场。

  看到床上衣不遮体的女人,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看来这次死的人和前两次的差不多,而且看了干死的尸体后,就更加确定了。

  “把那个女人带回警局连夜审问,其余的就在这里取证!”张亮发下这句话,就带着人来到房间各处开始找证据。

  鹿子鸣在家等了两个小时,都还不见警察放人,心里放不下她。

  鹿子鸣就开始安排人动手了,为了让她能从警局里安然无恙的出来,鹿子鸣花了好多心思才想出的办法。

  为了救她不得不牺牲无辜的人了,只要有钱什么事情都好办。

  看来钱就是一种好东西,有钱能使鬼推磨。

  接到老高的消息,宋夏雨今晚就能回家了。鹿子鸣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害怕宋夏雨做傻事,为自己顶罪。

  “宋小姐,您没什么事了,可以回家了。”局长派人把宋夏雨送回家。

  从漆黑的小屋子里出来,来到外面的办公室里,一时之间无法适应强烈的亮度,刺眼的灯光刺的她眼睛生疼,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宋小姐这边请。”一位男警官给她带路,来到外面一阵冷风吹过,吹的她瑟瑟发抖。

  “嘶”吸了一口冷气,口腔里充斥着冰凉的味道。

  “宋小姐已经这么晚了,局长吩咐我送你回家。”“嗯,谢谢你了。”

  宋夏雨不想多说,钻进后座,闭上眼睛。已经是深夜了,外面的气温骤降,冷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已经按照你吩咐的做了,相明后天警方就能破案了。”鹿子鸣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听完里面的内容就把手机掐断,删除所有信息。

  回到韩秉炀的别墅,门口闪烁着橙黄色的灯光,两旁的树木被风吹的唰唰作响,摇曳着枝桠。

  宋夏雨收紧衣服,双手抱住自己。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往住所走去。

  高跟鞋与地面发出的清脆的响声,响彻在漆黑的夜色里。

  按下门铃,宋夏雨抬眼就看到一张慈善的面孔。

  “宋小姐您回来了!”保姆跑到门口开门,看到被冻得发抖的宋夏雨,连忙把她拉进屋。

  “宋小姐您先在沙发上坐一会,我给你熬点汤。”“谢谢你了,陈妈。”

  屋子里的空调把房间烘的暖和极了,舒服的温度让人困意连连。过了十多分钟,陈妈端着一碗姜汤来到宋夏雨的面前。

  “宋小姐快把它喝了吧,天气这么冷喝点热的暖暖身子。”宋夏雨接过碗,抬起头对她笑笑。

  喝过姜汤,身体暖和了不少,洗个热水澡就能舒舒服服的睡一觉了,把今天发生的所有不快统统忘掉。

  今晚的警局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说吧,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我是被他包养的,他说了只要我跟了他就就能满足我的物质生活而且我也开始喜欢上他了。”

  “呵,又是一个被包养的小三,现在的有钱人就喜欢这么玩吗?”浩子打心底里鄙夷面前这个打扮妖艳的女人。

  但是他也管不着,这是人家喜欢的生活。

  审讯完后,女人被关在看守所,明天再继续审问。

  早上六点多钟,天还黑漆漆的一片,警局就接到一个男人的自首电话。

  经过这么多天的“不懈努力”,他们终于抓到凶手了。

  一个身材魁梧高大的男人站在警局门口,双手张开。

  “把他拷上!”张亮有一种想要冲上去杀了这个人的冲动,分明就是把他们玩弄于鼓掌之中。

  “说,你为什么要杀这些人?”这次张亮亲自上阵,一言不合就开始对他实施私刑。

  “看来你们警察的能力就只有这么一点啊,我都已经杀了这么多人了都没有找到线索,你们可真够笨的。”

  男人不屑的笑了笑,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张亮。

  “你他妈的是不是不想活了,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张亮拿起别在腰际的手枪抵在他的脑门处。

  “呵呵,我早就已经无谓生死了,你杀了我可就什么都问不出来了哦!”他一点都不把这里当做警局,全然是一种来喝茶的状态。

  “啪!”张亮把手枪猛的放在桌子上,气急败坏的样子让男人看在眼里,好笑极了。

  “把你的罪证全部给我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要不然不会有你的好果子吃的。”张亮带着威胁的口吻,语气里带着一股怒气。

  “行啊,那你们要问我什么呢,就我一个人说未免也太单调了点。可以给我一支烟吗?”痞痞的样子,看了都来气。

  “给他一支烟。”“啪”打火机闪出一道火光,将香烟点燃,房间里顿时飘起一股浓浓的烟草味道。

  “你和陈天明有什么仇吗?还有李氏集团的李明飞。”“哦,这两个人啊,也没没什么仇恨,就只是你们警察做不了的事情我帮你们做了而已。”

  “你……”张亮一股脑的冲起来,却被一旁的浩子拉住。

  “哥,你冷静点,不要着了他的道了。”听他这一说,张亮才反应过来。

  “他这个就是该爱,拿去鞭尸都不够,所以我就直接了当的给他致命一击,就像你们看到的那样。”

  “那你都是用什么工具做到的?”“哦,很简单,我以前是学医的,对于脱脂抽血这方面还是有点了解的。”

  “那你都把它们丢在哪里了?”“这些当然是销毁了,难道还要带来给你们亲自做做示范啊!”说完又吸了一口烟,吐出来在空中飘散开来。

  张亮稳定好情绪,对于他说的这些话权当没有听到。

  “那你和宋夏雨是什么关系?”“宋夏雨是谁?”“你真的不知道吗?就是事发当晚差点被陈天明玷污的那个女人啊!”

  “哦,是她哦,出于正义,看不下去那个禽兽的所作所为,就救下她了,还顺便把她带出会所了,至于丢在哪里了我就不知道了。”

  “呵,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正义的化身,我看你和陈天明也是差不多的,你们没什么区别。”

  接下来的这一天,罪犯供认不讳,有理有节的全部说出来,大家换班审问,把案件中的所有疑点全部串联起来,没有发现什么漏洞。

  罪名成立,困扰着他们的案件也总算是完结,这下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休息了。

  结案,警方发布新闻,把他的罪责昭告天下,社会各界的人士也纷纷放心了,总算是把这个罪大恶极的凶犯抓到手了。

  警方并没有透露他是自己来自首的,要是在这么查下去最终会变成没有凶手的案件,只能无告而终了。

  昨天还被喊去问话,今天就破案,这速度也太快了,多少让宋夏雨有些吃惊。

  心想这一定是鹿子鸣干的,要不然警方一定还回来找自己,抓着不放的。现在她终于可以回到鹿宅了,再也不用每天担惊受怕被人发现。

  宋夏雨来到鹿子鸣的书房,相向他了解事情的经过。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