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强行逼供

更新时间:2016-12-01 22:04:08 作者:大少 字数:3074

“张队长这是要强行逼供啊!”站在一旁的鹿子鸣伸出手挡住宋夏雨的面前,将她护在身后。

  鹿子鸣站在旁边打量了一会儿,充满敌意的看着张亮,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很不喜欢。

  穿着一身便衣的张亮,眉眼之间透露出一股怒气,薄唇紧抿带着一丝威严的气息。

  两个人站在一起,鹿子鸣要略微比他高出一点,只是鹿子鸣身上散发出来的王者的霸气,气势上要比张亮还要强上好多。

  “这位先生还是麻烦你不要妨碍我们办公务,事件重大若是出了什么岔子,您可担待不起哦!”

  两个互看不顺眼的人眼睛里擦出火花,一股浓浓的火药味在他们之间蔓延开来。

  宋夏雨心想在继续这样下去一定会把事情闹大的,况且鹿子鸣的身份特殊,要是他的真实身份被发现的话,那他就保不住了。

  权衡了之中的利害关系,宋夏雨最终还是选择和他们一起去警局配合调查。

  该来的还是会来的,逃也逃不过,那就让自己给他顶罪吧!他救了自己这么多次,也该是时候还了。

  宋夏雨要给鹿子鸣顶罪,他自然是一万个不愿意。要是宋夏雨去了,他们一定会百般为难她的,或者严刑逼供。他绝对不会答应!

  “张队长的左手风格就是这样的吗?找不到凶手就用其他无辜的人来代替,我真的很怀疑张队长是怎么当上队长的!”

  鹿子鸣说话的口吻里带着质疑的味道,很是不屑。

  对于鹿子鸣的不屑,张亮痞痞一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就当做是被够咬了一口,敢质疑他的人,他是第一个。

  “我这也是奉命办事,结了案才好给群众一个交代啊!”

  张亮暗地里提醒鹿子鸣,他可是收了陈志明的托前来办事的,要是你档案阻挠,那么你就是和陈家过不去。

  鹿子鸣有这个本事可以把陈氏集团收购了,只是怕这么做会招来更多的仇家。

  宋夏雨的父亲也是因为自己的逼迫,才在暗中陷害自己,如今变成一个鬼混,还要依靠他人的魂魄才能生存下来。

  “行了,你们都不用再说了,我去就是了,没必要把其他人牵扯进来。”宋夏雨鼓起勇气说出了这句话,她知道这次的事情是逃不过的了。

  递给鹿子鸣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就和警察上车了。

  “真是没有,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以前的那个勇猛、刚毅的鹿子鸣去哪了,做什么事情只要是自己想做的,认定的,那就是他的。

  现如今因为一个宋夏雨他要小心、犹豫的下决心。为了不伤到她,最终没有冒险说出自己的名字,而是在暗中安排人保护好宋夏雨。

  “老高,我们在H市的警局里有我们的人吗?”老高听到鹿子鸣严肃的口气,想必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少爷,警局里的刑侦局长和我是老朋友了,我相信他一定会帮这个忙的。”

  “那就好,这件事那就拜托你了。”交代完老高,鹿子鸣心里的那块石头还是没有落地,一直悬在半空,好像时刻都要砸落下来,让他没有一点防备。

  晚上十点,陈志明醒过来,看到自己躺在洁白肃静的病房里,旁边还有一个朝夕陪伴自己的人,心里有了一点安慰。

  还好自己还有她,并没有失去全部。

  以前他的全世界都是围绕在儿子的身上,现如今陈天明死了,自己没有了期盼。

  看着熟睡的妻子,陈志明的内心充满了愧疚感这么久以来是她一直默默陪伴在自己的身边,支持自己。

  陈志明缓缓的抬起手,轻轻的抚摸她柔顺的头发,他很喜欢她留长发的样子。

  还记得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那天她一席白裙,站在舞台的中央演奏小提琴,随着她的琴声自己也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时而婉转灵动,时而低沉感伤,自己的情绪伴随着她的音符律动的节奏而变化。

  打从那一天起,他就爱慕上了这个女子,她优雅大气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迷人的光环。就像一个从天而降的仙女一般,清丽脱俗。

  岁月就是一把杀猪刀,在每个人的心底刻下了一道印记,随着岁月的流逝,它越来越深,越来越让人刻骨铭心。

  那一天他向她求婚了,在一帮好友的帮助下,终于得到了自己心仪的女子。曾经的陈志明也像少年一样浪漫、天真过。

  他们美好的回忆一幕一幕的浮现在脑海中,感动、喜悦的画面全都排山倒海般汹涌而来。

  时光飞逝,转眼之间他们都已经过了这么多的风雨,一路上坎坎坷坷的走过来。

  陈志明眸光流露出满满的柔情,熟睡中的人儿皮肤白皙,保养尚好。只是眼角的皱纹暴露出了她已经不年轻了,正慢慢的老去。

  “嗯。”陈夫人轻哼了一声,感觉头上有一股温热的气息。她这是睡了多久了?

  抬起头,就对上一双柔情、老成的眼神,只是眼神里少了平日的犀利和严肃。她对他温柔的一笑,可以看得出来她很疲惫。

  “醒了?”陈志明带着沙哑的声音问道。

  “嗯,我去给你倒杯水。”起身来到一张做工精致的白色桌子,上面放着一套透明的玻璃杯。

  拿起水壶倒上一杯水来到陈志明的面前。

  “喝慢点不要呛到了。”陈夫人细心的拍拍他的背。

  干裂的嘴唇有了水的滋润终于得到缓和,休息了这么久苍白的脸上渐渐恢复红润。

  “老陈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你突然晕倒,吓坏我了,我还以为你要丢下我一个人了呢?”

  说着说着眼眶又是一片湿润,晶莹的泪花顺着眼角留下来,在脸上划过一道湿润的痕迹。

  “我没事的,好了不要哭了,我这不是没事嘛。”陈志明连忙把夫人拉坐在床上,抬起手为她擦眼泪。

  柔声细语的陈懂事就只有在她的面前才会这样,他不忍心看着心爱的人伤心流眼泪,陈天明已经死了,他们要好好的活下去才是。

  “叩叩”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助理小柔来到门口关好门,来到陈志明的跟前,把手中的晚餐放在桌上。

  “董事长,您和夫人都还没有吃晚饭,我就买来两份清淡的热粥和小菜,你们快吃点吧!”

  小柔摆放好晚饭后,就站到旁边。

  “吃点东西吧,这几天你都没怎么好好的吃东西,身体都吃不消了。”

  端起热粥,自己都顾不上的就要喂陈志明吃。

  “好了好了,我自己来吧,让人看了笑话。”陈志明此刻还有些不好意思来了,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呵呵,那好吧你自己来。”

  看着感情很甜蜜的这对夫妻,小柔轻轻离开房间,透过门口的玻璃窗,看到让人暖心的一幕。

  这已经是宋夏雨到二次来到警局了,经过长达两个小时的审问,宋夏雨口干舌燥,好在一位女警官给她倒来一杯热水。

  “谢谢!”宋夏雨接过热水,双手抱住。隔着玻璃传来的温暖,让她心里有了一丝稳定。

  “宋小姐我们也不是要故意为难你的,你只要把幕后主使说出来我们一定会严惩不贷的。”

  看来是有人派来问话的,势必要从自己的这里问出什么来。

  “我都不是已经说了吗,我喝了好多酒,醒来就不在会所了,还要我怎样!”宋夏雨实在是不耐烦了,口气也不再变得和气。

  鹿子鸣又打了一通电话给老高,询问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老高如实回答,把宋夏雨在警局里面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这是局长亲自来视察,受老高所托,他不得不照顾宋夏雨这个人。

  “局长您来了!”眼尖的浩子看到局长来到办公室,立马起身给他让座,连忙跑到饮水机旁倒水。

  “局长请喝茶!”局长接过热水,轻轻喉咙。

  “这次的事件,你们调查的怎么样了?我听下面的人说还没有什么进展,你们这是怎么办事的?”

  虽然他用平稳的口气讲出来,但是语气带着一种威严。

  “这不,局长我们也在尽力调查,而且每天都在加班,现在我们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只要她把背后的人供问来就可以找到凶手了。”

  “我去看看。”局长放下水杯,来到审问室。看来里面坐的那个女人就是老高所说的宋夏雨了,只是想不明白这件事怎么去和一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子有关呢?

  但是看事情也不能光看表面,不能被蒙蔽了双眼。

  局长站在外面静静地观察宋夏雨的面部表情,她看不出一丝紧张、忐忑,反而很平静。

  “嫌疑人就是她吗?”“是的,在她的身上发现了好多疑点,我们觉得她和凶手一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孙小池和一帮朋友从外面玩回来,来到公寓楼下的时候,被一个小一届的学妹拉住。

  “学姐、学姐你知道吗?今天有警察来找宋夏雨学姐,而且他们都问了好多奇怪的问题。”

  “怎么回事?”听到警察来到学校来找宋夏雨,作为她的好朋友怎么能坐视不管呢!

  “你给我好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