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调查

更新时间:2016-11-30 13:26:47 作者:大少 字数:3031

一群人打完招呼,各自回家。

  晚上宋夏雨和鹿子鸣煲电话粥,两个人聊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

  分开了几天的两个人,感情快速升温,有聊也聊不完的话题。

  鹿子鸣还是像往常一样,用平淡沉稳的声调说话,而宋夏雨则激动中带着点娇羞,几日未见情郎,心里有这说不出来的激动。

  “对了,你看新闻了吗?现在又出现了和陈天明死相相似的死者,我觉得警察一定会把两件事结合起来的。”

  “嗯,我已经知道了,看来是天助我也。”“嗯,其实我好担心你的。”宋夏雨终究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心里的话。

  鹿子鸣听了后,心里乐开花了,但口吻里还是强装淡定。

  聊了半天,两人才依依不舍的挂断电话。

  玩了这么久,宋夏雨早已身心疲惫了,简单的洗漱好就飞奔到床上沉重的躺下去,眼皮一沉陷入深深地睡梦中。

  柔软的大床,淡淡的薰衣草香味萦绕在宋夏雨的周围,伴着好闻的味道,睡得香甜。

  老高接到鹿子鸣的电话,要他想自己汇报今天发生的事情,他一定要保护好宋夏雨,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

  “嗯,很好我知道了,时间也不早了,老高你也早点休息了吧!”接到老高汇报的信息,鹿子鸣也放松了不少。

  提心吊胆了一天,这下也该好好的休息了。

  此时的警局里还是灯火通明,每个人的办公桌上堆满了一叠厚厚的资料,数据员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击,发出有序的响声。

  办公室里响起一阵又一阵的催命电话铃声,一时之间忙得不可开交。

  纸张飞扬,桌上到处散落着雪白的A4纸。晚上接到报案的时间可真多,所以说大半晚不回家准没好事。

  而刑侦队这边接连着查了四五天的案件了,每天都在加班,身心俱疲。倒在椅子上,随便的披上一件外套就沉沉睡去了。

  夜深人静,只有他们这里一阵热闹,每个人都在操守这自己的岗位。

  刑侦队队长张亮拿起那天在会所沙发底下的耳坠,仔细的观察,只是一只做工比较精细,看起来比不是很昂贵的坠子。

  “这会是谁遗留下来的呢,难道说是一种暗示?”张亮看散发出耀眼光芒的坠子,做出自己的判断。

  事件曝露出来的马脚越来越多了,昨天又刚死了一个人,继续调查先去,相信过不了多久便会水落石出的。

  “浩子,明天和我一起去现场看看,有什么地方是我们没有发现的。”“好的,张队。”

  坐在他背后的男人应了声,双手一直保持在键盘上,继续敲击。

  张亮没有继续想下去,来到兄弟们的办公桌上敲敲桌子。

  “今天就加班到这里,打家累了一天了早点回去休息,明天继续勘察现场。”

  说完,拿起椅背上的外套随意的搭在肩上,打着哈欠走出门。从警局到他家要不了多远的路程。

  迎着漆黑的夜色,灯光下的身影挺拔修长,渐渐的消失在远处。

  梦中,鹿子鸣梦到自己和宋夏雨在夏威夷度假,热烈的阳光,金色的沙滩。蔚蓝的大海伴随着海风席卷在金色的沙滩上,一道道浪花哗哗作响。

  两个人手牵着手一起漫步在柔软的沙粒中,被海水冲刷过的沙子凝结在一起,上面印下了两个人的足迹。随着又被海浪冲走,消失在广袤的大海中。

  鹿子鸣的嘴角扬起,弯弯的幅度就像天边的一轮弯月一般,好看明媚。

  “铃铃铃”床头上的闹钟响了,将他从睡梦中惊醒。深处光洁的手臂,“啪”的一下关掉。房间里又一次恢复了宁静。

  鹿子鸣挣扎了一下,便从床上起来。今天没有什么事情,要不就去看看宋夏雨吧,这么久没有见到她了,心心念念的慌。

  鹿子鸣一改往日的西装革鼎的样子,转而换成一套休闲服。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抖擞的,阳光满满的。

  鹿子鸣看时间还早,于是打了一个电话给宋夏雨,今天想与她一起吃一顿早餐。

  “喂,你好!”耳边传来宋夏雨带点陌生的口吻,看来她一定没有看名字就接电话了。

  “小懒虫,快点起来了,我们一起吃早餐去。”鹿子鸣好听的声音成功的把宋夏雨唤醒,听说要和他一起去吃早餐,心里乐开花了。

  马上从床上翻爬起来,飞快的来到衣橱边翻找,今天穿好看点,这是他们整整意义上的第一次约会。

  “你到哪里了,我还有一会儿才出门,如果还在路上的话那就慢慢来,不着急的。”

  宋夏雨用肩膀和脸颊夹住手机,双手拨弄着衣服,不知道自己要穿什么。

  “行了,我知道了,我等着你,不管有多晚。”收到鹿子鸣这么暖心的话,宋夏雨心里更激动了,巴不得现在就出现在鹿子鸣的面前。

  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自己心仪的衣服,搭配好后换上,给自己换了一个小卷的发型。

  “今天就给你一个惊喜吧!”宋夏雨兴奋的样子,嘴上挂着甜甜的笑容。连房间里的气氛也被带动起来,充满了一股甜甜的味道。

  她今天梳了一款今年最流行的丸子头,既可以减龄又可以展现出一股灵动的气质。穿上一件厚厚的白色毛线衣,下身是一条百褶裙,脚上踩着一双十厘米的黑色红底高跟鞋。

  接下来就是化妆了,听说今年韩国的咬唇妆很好看,也很适合今天自己穿的这一身搭配。

  上好底妆,接下来便是彩妆,淡淡的妆容将宋夏雨衬托得清丽脱俗,看起来就像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一样。

  要是鹿子鸣看到自己这一身装扮,一定会很惊讶吧,自己以前都是素颜朝天的,为了今天的约会还特意为他画上精致的妆容,一定会非常开心的吧!

  士为知己者亡,女为悦己者容。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今天的宋夏雨和平常不一样哦!

  整装完毕,背上她的香奈儿的经典花色包包离开韩秉炀的别墅了。

  十分钟左右,鹿子鸣的轿车停在她的眼前,今天鹿子鸣就绅士一会吧,亲自下车为宋夏雨打开车门。

  “哎呦,不错哦!”鹿子鸣看着经过一番打扮的宋夏雨,打心底里发出的称赞的声音。

  “怎么样,是很不错吧!”宋夏雨骄傲的看着鹿子鸣,能得到喜欢的人的赏识对女生来说是一种莫大的优势。

  “不错不错,小样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嘛!”鹿子鸣强势的把手放在宋夏雨的纤腰上,拉近与她的距离。

  上了车,两个人的手紧紧的交织在一起,心连心。

  看着窗外飞快闪过的景物,虽是阴天,但是也影响不了好心情的他们。

  从离开家来到餐厅,已经是十点过了,再过一会儿便是午饭时间了。但是也无妨,直接跳过早餐吃午餐也是可以的。

  “张队,这里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连打斗过的痕迹都没有,这要如何查起啊?”浩子抱怨的声音,全然是让这次的案件难住了。

  “不要心急,只要是他做过的,一定会露出马脚的,只要我们找到足迹就一定会破案的。”张亮拍拍他的肩旁,越过他来到房间的另一边。

  死者的房间里没有出现打斗的痕迹,也不是谋财害命,房间里的值钱的古玩和名画都没有被拿走,那会不会是仇杀呢?

  被张亮发现的那只耳坠已被送去检验科做DNA脱氧核糖酸化验了,结果要一会儿才能出来,现在能做的就是回到案发场地继续找证据。

  就在这时,陈志明的电话打来了,里面响起一道不悦的声音。

  “张队长,事情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了,怎么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啊,我找你是为了让你帮忙的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的话那我还是另寻高人吧!”

  “呵呵,陈董事啊!这种事情是急不得的,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一点线索了,相信过不了多久一定会水落石出的,陈董事您别着急。”

  张亮他那虚伪的笑意估计也只能骗骗陈志明了。

  挂断电话,张亮低咒了一声“哼,有钱了不起啊,要不是看在你出手这么阔绰的份上,我才懒得搭理你呢!陈天明的死那也是他活该,谁不知道他有一个有钱的爹,整天臭显摆,到处惹事生飞的。”

  陈志明打完电话又折回会议室继续开会了,公司的员工们还有董事们看着日渐消瘦的陈志明,担心他吃不消先喊他回去休息,会议什么时候开都可以。

  “谢谢各位董事了,我没事的,我们还是继续吧!”陈志明揉揉太阳穴,示意继续会议。

  他怕自己停下来就会想到自己儿子惨死的样子,那画面就像一个梦魔一样,只要自己闭上眼睛就会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一个小时的会议时间结束后,陈志明刚一来到办公室门口,眼前一黑就瘫倒在地上了。

  助理看到晕倒在地的陈董事,连忙汉人前来帮忙,送去医院。接到电话的陈夫人立马赶到市医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