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恋爱的暖流

更新时间:2016-11-30 13:24:58 作者:大少 字数:3108

“哼,没想到你宋夏雨也挺有本事的嘛,竟然勾搭到这样的富家子弟。”李玲玉看到帅气家事雄厚的韩秉炀,心底打不住的嫉妒宋夏雨。

  两人离开警局后,警察又开始把今天审讯的内容进行排查。

  翻开韩秉炀的资料,韩氏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可以说是在整个公司里地位仅次于董事长了。

  资料上面是一张他的照片,颜值高、能力强,这是当今所有女生所追求的另一半,都向往自己能成为某个总裁或是CEO的对象。

  照片上和本人差不多,只是少了一种强势。英挺的剑眉、紧抿的薄唇,棱角分明的俊颜,连男人看了也忍不住的想多看几眼。

  “看来这个韩秉炀有两把刷子啊,怪不得宋夏雨说的这么有气势。只是当天韩秉炀并没有来到现场,可以说不在场的证据很充分。”

  走出警局,宋夏雨赶忙挣脱韩秉炀的手臂,与他保持距离。司机打开车门,把他们载回家。

  鹿子鸣在家闲了一天,没有宋夏雨在的日子里他很不习惯,看不到她就浑身难受,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习惯看到她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习惯看到她恶狠狠的用眼睛瞪自己的样子,也习惯她依赖自己,为自己伤心的样子。

  原来他们在一起的这些日子里,她的所有表情和面容都已深深的刻在自己的脑海里,他已经习惯她融入到自己的生活里了。

  今天没有一丝阳光,乌云不满天际,仿佛要降临一场狂风暴雨。鹿子鸣漫不经心的来到那天他和宋夏雨一起来到的花园。

  那天阳光明媚,白云朵朵。两个人一起漫步在遍地的花海中,蝴蝶飞舞,阳光洋溢,两个人笑得开怀。

  鹿子鸣仿佛也回到了那天,眼睛里流露出一股恋爱的暖流,直抵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恋爱中的人到处度散发着一股甜甜的蜜桃味,甜到让人发腻。

  “轰”天空闪现一道闪电,顿时雷鸣大作,闪电一直延伸到天际,顺势要把深沉的天空劈成两半,看来大雨即将来临了。

  鹿子鸣选择回到别墅里,静静等候大雨来临。

  “轰”又是一道雷声,震得人耳蜗发麻。紧接着便是突入而来的的瓢泼大雨,刷刷的冲洗着屋外的一切。

  道路两旁的树木被大风吹弯了腰,柔弱的小草还在迎着暴风的洗礼强硬的想要撑起身体。

  雨水打在透明的玻璃窗上,雨水一滴接连着一滴,汇成一道道水流,沿着玻璃窗四处漫延开来。

  鹿子鸣来到书房的沙发上坐下,单手撑腮,呆呆的看着窗外被雨水洗刷变得朦胧的景物,视线变模糊。

  “这雨下得可真大啊!”宋夏雨的心情不好,这下被突入而来的的大雨一下子弄的更加心烦意乱了。

  宋夏雨百无聊赖的玩弄着桌布上的流苏,纤细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随着她的动作,流苏晃动着身姿。

  “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我和小池约好的一起逛街这下又泡汤了。哎!”

  时间行云流水般一晃而逝。

  黑夜来袭,这一晚比平常还要凉爽,屋下的路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飞蛾看见光的地方快乐的在灯罩下面飞舞着。

  这一夜迎来了H市这一年的秋天,来的比以往还要早些。

  一叶落便知天下秋,早上伴随着凉爽的秋风,树叶缓缓的从枝头飘落下来,散落在道路各处。

  炎热的夏日悄然而过,凉爽的秋季踩着步伐匆匆来临。

  湿漉漉的石板小路上,低洼处还残留着秋天的雨水。

  “嘶,冷死了,冬天说来就来啊!”宋夏雨一起来就感觉冬天来了,下得她又赶紧缩回被窝里去了。

  “冷死了,这个鬼天气说变就变。今天穿什么啊,穿棉衣别人会笑话,但是穿薄了又会被冻成狗。”

  这个纠结的气候,穿什么是每天都在纠结的事情。

  “叩叩”门口响起敲门声。

  “请进!”得到宋夏雨的回应后,门口传来把手拧动的声音。

  “宋小姐,这是为您准备的衣裳。”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端着她的衣物走进房间。

  “谢谢你了,放在这里吧,我马上起来了。”宋夏雨拍拍柔软的大床,示意她把衣服放在这里。

  “呵呵,没想到韩秉炀这个人还挺贴心的嘛。”宋夏雨完全会错意了,这是鹿子鸣一大早就派人给她送来的衣服。

  鹿子鸣看到橱柜里都是宋夏雨秋冬天的衣服,就只带了夏季的衣服。

  “这个小迷糊,忘带厚衣服了,这下该冷坏了吧!”提到宋夏雨,鹿子鸣的眼里满是宠溺。

  要是宋夏雨知道了鹿子鸣这么暖心的举动,必定又是一阵感动。

  宋夏雨穿上暖和的衣服,离开房间。

  “老高,两天不见你了,你去哪里了?”“呵呵,宋小姐这几日在这里可还习惯吗?”老高拿出管家该有的态度。

  “韩总裁一大早就出门了,所以今早就只准备您的早餐。”老高不严苟笑,从宋夏雨来到鹿宅的那天就一直看到他穿着西装,严谨的样子。

  “老高,不要这么严肃嘛,要经常笑笑。难道你都没听说过笑一笑十年少吗?”宋夏雨故意逗逗老高,笑得一脸灿烂的样子。

  经过今天的排查、走访、询问,警察还是没有一点线索,难道他的死就只能是一场无头案吗?

  警方接到报案,郊区的一栋别墅里又发生了一场命案,而且死相还和陈天明的差不多。

  警局马上派出人员前往调查,警车发出呜鸣声,正赶往案发场地。

  门口早已围好警戒线,一行人拿出脚套和手套戴上,以免破坏现场。法医拿出照相机拍照取证,按序排编好序号。

  “死者和陈天明的死相差不多,看来凶手是出自同一个人。”刑侦队队长张亮来到死者面前,看着干枯的尸体。

  “张队,死者已确定是林氏木业集团的总裁,林明风。”

  “死的又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啊!”张亮将两次的事情串联起来,发现两者之间的联系。

  “终于露出点马脚了,继续查下去就可以破案了。”

  晚上新闻联播准时播报今天的新闻,接连离奇死亡的人已经引起了社会各界人士的重视,要是不及时破案,那么就会引起恐慌。

  鹿子鸣打开电视,刚好播放今天发生的重大事件,唇瓣弯出一道好看的幅度,诡异的笑意浮现在他俊逸的脸上。

  “真是天助我也,这下就可以把视线转移了。”鹿子鸣深沉的脸上,露出令人惊悚的笑容。

  这一天也在不断调查,审讯的过程中度过了,H市的迎来了深秋的夜晚,车水马龙、璀璨的灯光点亮了这座繁华的城市。

  “喂,夏雨,今天晚上出来和大家一起玩耍吧!陈天明的事情已经过了,大家一起放松放松。”

  孙小池用手捂着耳朵,大声的朝电话那头的宋夏雨喊到。

  “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清楚。”宋夏雨只听到孙小池那边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快点过来吧,我一会儿把地址发给你。”孙小池挂断电话,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点击,分分钟的事情,就已编辑好短信发送到宋夏雨的手机上了。

  “嗡嗡”两声,宋夏雨的手机震动,收到了孙小池的短信,接到地址后,发现离这里并不是太远,和老高交代了一声就背上包包和朋友们玩乐去了。

  来到馨悦KTV的门口,就已经感受到外面的地板随着音乐震动,宋夏雨的心脏也随之有节奏跳动的跳动起来。

  绕了一段路,宋夏雨终于找到他们所在的包房了。

  推门而入,里面的人聊天的聊天,唱歌的唱歌,没有因为宋夏雨的到来被打断。

  宋夏雨挤到孙小池的旁边坐下,看着大家玩的这么开心,她也觉得放松了不少。

  这几天因为陈天明的事情搅得自己心神不宁的,现在有机会放松一下,又怎能错过这个机会呢。

  “夏雨你来了,上次的聚会弄得大家都不开心,所以这次我们没有叫上李玲玉了,我们自己玩自己的,不要受她影响。”

  孙小池一把拉过宋夏雨,把唇凑在她耳边大声的说着。

  “哎哎,这首歌是我的,谁都不准和我抢!”孙小池听到熟悉的音乐,立马送沙发上弹起来,快步来到麦前霸住。

  音律跳动,孙小池随之摆动起来,薄唇轻启,悦耳婉转的歌声传入众人的耳里。

  一曲完毕,切换到下一首。

  “小池好久不见你的唱功渐长啊!”“那是当然了,好歹我也是参加过校园十佳歌手的比赛好吧!”

  孙小池一脸傲娇的扬起头,高傲的说着自己的丰功伟绩。

  凉爽的秋季到来,冬天的脚步也悄然而来了,但是也阻挡不了他们那颗热情洋溢的内心。

  临近十点,人群褪去。他们这一帮朋友也散场了,老高打来电话,派司机来到宋夏雨聚会的地方。

  十几分钟后,一脸黑色的奔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宋夏雨精致来到车前,司机早已为她打开车门。

  一群人看着生活过得如此幸福的宋夏雨,顿时既羡慕又嫉妒。玩过了,有专车专人过来接送,而他们呢只能认命的挤地铁,挤公交。但是也没办法,人家就是有这个命。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