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解围

更新时间:2016-11-29 21:48:28 作者:大少 字数:3179

“张队长,喜欢吗?不喜欢咱们再换一波。”

  “呵呵,陈董事我张亮呢虽然看上去纨绔,但是我也有自己的底线,今天我就陪您吃饭,交个朋友,这件事还是算了,我看天色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家了,明天就开始着手调查案件。”

  张亮提着礼物离开包厢,大摇大摆的离开酒店。出门拦了一辆的士,报出地址就在车上小憩一会儿。

  苏羽回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宋夏雨,好气息驱使,开口问道“夏雨呢,去哪里了?”“怎么,她去哪里还要向你汇报吗?”鹿子鸣没好气的回了一句,然后放下书朝卧室走去。

  “嘁,不就是问一下嘛,至于吗?”苏羽在他背后白了一眼,离开别墅来到自己住的地方休息。

  苏羽住的地方就在花园的一处木屋里,虽是木屋,但是里面也应有尽有。舒适柔软的大床,天花板还是玻璃制成的,晚上没事儿的时候还可以数数星星。

  屋子里面的灯光柔和,照的人懒洋洋的,昏昏入睡。

  苏羽直接上了床,双脚搭在一起一摇一摇的,看着星星点点的夜空。渐渐睡意来袭,沉沉的闭上双眼。

  鹿子鸣回到房间,有些不放心打了一个电话,确认宋夏雨安全的到达后,心里才落实了一些。今天晚上就只有他一个人,突然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陈天明的案件没有告破的一天,宋夏雨就要继续待在那里,想想也是有些难过。

  第二天,张亮带着一行人来到停尸房,经过几天的冰冻,陈天明的尸体上打了一层薄薄的霜。

  幸好当时没有急着拿去火花,要不然可就找不到证据了。

  张亮掏出手机拨通陈董事的电话,响了两声后,电话一端出来老成的声音。

  “喂,张队长有什么吗?”“陈懂事,我们需要解剖陈公子的尸体,还希望您能配合我们。”

  张亮简单明了的说完,经得陈志明的同意后,法医开始解剖。

  “小左,这个要什么时候才能解剖完?”张亮对新来的实习法医问到。看着他颤巍巍的拿着手术刀,这可能是他实习一来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吧。

  “这个可能要下午了,我会尽早给你消息的。”“嗯,那就麻烦你了,事情很紧急,辛苦一下吧!”

  小左看着已经干枯的尸体,这简直就是死了上千年的干尸啊,再裹上白色的棉布就是木乃伊了。

  “都已经成这样了,死亡时间很难确定,这下可就麻烦了。”小左一边看着尸体一边做出判断。

  张亮他们离开警署后,再一次来到案发现场。越过大厅,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陈天明死亡的包厢。

  “啪”打开灯,刺眼的灯光将包房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照明。张亮发现里面并没有打斗过的痕迹,包厢里还维持着原来整洁的样子。

  张亮随即又在包房里四处看看,发现沙发底有一只耳坠,淡淡的色在明灯的照耀下散发出迷人的光彩。

  张亮将耳坠放进证物袋里,“这一定是事发当天其中的人遗留下来的。”

  找到房间里唯一的证物,后面也没投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于是就带着人离开现场了。

  临近下午,张亮接到法医的电话,快速赶回警署。

  “怎么样,有什么线索吗?”张亮看着手术台上被解剖得不成人形陈天明,这样的场面他见多了,自然也就见怪不怪的了。

  “经过痕检科和解剖结果,并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我们都在想是什么东西可以将尸体抽干,而且又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是不可能完成的。”

  小左推推挂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一脸严肃地解说到。

  “而且也尸体上也没有发现抽吸的工具,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做出这么恐怖的事情来?”小左伸出食指指着干尸。

  “身体被抽干,这技术到底要练到什么级别去才会有这样的速度和技巧?”张亮靠在手术桌上,用手撑着下巴苦思冥想,还是想不通。

  “张队,经过调查发现死者当天晚上参加了一场聚会。”“嗯,行,把那次参加聚会的人全都找来问问。”“是,我这就去办。”

  一个白净帅气的小伙子冲进解剖室,新奇的对张亮说。

  从当天的聚会可以查出有多少人前来参加聚会,这些人里面有没有和死者又有过节或是发生冲突的。

  很快他们就找到了当天参加聚会的所有人,那天整个会所被包场了,所以没有其他的来客,这样排查起来的范围就很轻松了。

  接下来就是找这里的所有人问话。

  “喂,你好这里是H市刑警大队警署分局,我们想向您了解四天前陈天明死前发生……”

  接到电话的人全都被请到警署做笔录。

  “一整瓶的梦境全都有你,交汇在一起~”一道好听的音律传入宋夏雨的二中,将她从睡梦中吵醒。

  “是谁啊?大清早的就来电话!”宋夏雨不满的嘀咕,从被褥里伸出手到处扒拉手机。

  “喂,干嘛啊?”带着困意的她说话都没精打采的。

  “喂,夏雨,你接到警局的电话没有?听说那天出席聚会的人都要到警局做笔录哎!”

  “呃,什么啊?”“是真的,李玲玉都接到电话了。”“嗯,我知道了,我们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做笔录就做笔录呗,不怕。”

  宋夏雨淡淡的对电话一头的孙小池说。

  “那要是接到电话了,我们两个就一起去警局吧!”“嗯,行。我先睡一会儿,昨天好累。”“嗯,那你好好睡吧,拜拜!”

  掐断电话,宋夏雨随手把手机丢在床角,继续睡她的回笼觉。

  老高来到房间门口,轻轻敲了一下,轻起薄唇“宋小姐该是吃早饭的时间了!”

  “呃,又是谁啊!还让不让人睡觉的了?”宋夏雨被搅得的气急暴躁的,轰的从床上坐起来,抱着头乱肆蹂躏一番。

  草草洗漱好,宋夏雨妥妥踏踏的来到餐桌旁坐下。

  此刻韩秉炀早已坐在桌旁吃早点了,指节修长白皙,甚是好看。

  韩秉炀拿起盘子里的三明治,刚好放在宋夏雨的面前,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的手比一个女生的还要好看几分。

  “什么人啊,手长得这么好看,比一个女生的保养还要好。”宋夏雨瞥了瞥他的手,拿上三明治就往嘴里送。

  韩秉炀对他的动作并没有看在眼里,继续优雅的咀嚼食物,小口小口的往诱人的红唇里送。

  没过多久宋夏雨把桌上的食物吃了大半,抽出纸巾擦拭嘴角。

  “我吃好了,韩先生请慢用。”丢下这句话宋夏雨就回到房间休息。

  她对韩秉炀既不反感也不喜欢,这是跟他处在同一个地方很尴尬,不像鹿子鸣的家一样,那里就和自己家一样,让她舒服自在。

  还好有老高和她一起来,要不然在这里连一个熟人都没有,她会闷死的。

  该来的还是来了,中午时分,还是接到了警局的电话。这下好戏开始了,这场戏一定要好好演好才行。

  宋夏雨走出房间,发现我偌大的客厅里没有一个人,老高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还有韩秉炀。

  “喂,小池我这就要去一趟警局,你在哪里我们一起吧!”“嗯,我马上就出门,我们在……”

  约好相遇的地方,梳妆打扮好后就来到相会的地方。

  两个人一同来到警局,发现里面都有好多熟人,都是那天聚会的大学同学。

  “怎么样了,有查出什么吗?”孙小池来到一群人的旁边打听消息。

  “不知道呢,他们都还在审问中,警察也什么都没有说。”“好吧,再等等可能就到我们了。”

  “宋夏雨是吧,你和死者当天晚上有发生什么争执吗?”

  “是有过,当时因为她的女朋友对我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同学听不下去了就为我解围,没想到陈天明就对他大打出手,于是我就阻止。”

  宋夏雨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原委说出来,听警察了也并没有什么不妥。

  “那有人说你当时说了一句对陈天明有威胁的话,请你吧原话再说一遍。”

  “嗯,我记得那天说了如果在不停手我就对他们不客气,我丈夫来了你们就惨了!大概就是这些了。”

  审讯的警察问了一些,就让宋夏雨离开审讯室,派人调来她的资料。

  “宋夏雨,韩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因父亲欠债才不得已嫁给韩秉炀,看得出来她这个爹直接把她出卖了。”

  听了一通宋夏雨的资料,看来她是因为自己嫁给了韩秉炀才会有如此的信心说出这句话来。

  “给我查查韩秉炀那天去过哪里,见过什么人。”吩咐下去,又继续回到审讯室问了一些简单的问题。

  一行人审问下来,就数宋夏雨、李玲玉和他们男班长的嫌疑最大。其他人都已回去,他们三人仍在警局。

  韩秉炀接到电话来到警局,和警官交代了自己不在场的证据,还把两个人的结婚证带来给警察看看。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如果有什么事,还希望你们能配合我们的调查。”“嗯,那我就带我的夫人回家了。”

  韩秉炀将手搭在宋夏雨的纤腰上,演戏也要让人看不出破绽。

  “怎么了,不是说好的要配合演出吗,难道你是想让自己暴露出来?”

  韩秉炀低头在她的耳边细声的说到,在外人眼里他们这是在秀恩爱,相互咬耳朵。

  在一旁的李玲玉看不下去了,甩手跺脚快步走出警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