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交情

更新时间:2016-11-28 21:55:57 作者:大少 字数:3127

纯棉的桌布,上面没有一丝褶皱,椅子全都是请师傅高级定制的,旁边还有供人娱乐的设施,麻将、桌游都有。

  这间房是鹿子鸣专用的,每天也有专人负责打扫。

  “鹿总好久不见了!”一个在他们之中比较老成的人朝他问好。

  “大家都不用客气,今天来到这里就只是单纯的吃吃饭,玩耍玩耍,我们不谈其他的。”

  鹿子鸣说了这句话,大家都放松了,房间里的气氛也缓和不少。

  此次参加饭局的人都是鹿子鸣一些关系较好的商业朋友,里面大多数人的年纪都比他稍大些。

  “对了,你们听说了陈氏集团的公子哥离奇死亡的事情吗?”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子突然说了一句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

  “是啊,我们也听说了,而且这几天他那个老爹还在派人查呢。”

  包房里顿时热闹了不少,听到这些,大家都来了兴趣。

  “要我说那也是他活该,平时里各种作死,这是报应。”“呵呵,人在做天在看,也是时候了。”

  鹿子鸣只是静静地听着他们谈话,时不时的插进来一句,不至于和大家聊的话题脱轨。

  “嗡~嗡~”鹿子鸣口袋里的电话震动起来,掏出来一看是宋夏雨打来的。

  “小家伙这是想我了吗?”鹿子鸣拿起手机起身来到落地窗旁接听电话。耀眼的灯光下投射出他高大的身影,整个人看上去散发着王者的气息。

  “怎么了?”鹿子鸣微微起唇,一字一句都吐的清楚,好听。

  电话那头传来他极具诱惑的声音,宋夏雨几度听到他的声音都要被沦陷了。这个人的声音这么会这么好听,简直比电台里那些男主播的声音还要好听。

  “你什么时候回来?”宋夏雨故作淡定的对他说,但是也掩盖不了一股紧张的气息。

  宋夏雨你怎么会这么没有出息呢,不就是他长得帅,声音好听而已嘛,至于这么紧张吗?宋夏雨对这样的自己感到鄙视。

  服务员推着餐车来到包房,一一把菜上好礼貌的对他们说了一句便离开了。

  餐桌上都是这家酒店的特色菜,一场饭局下来至少要普通白领一个月的工资。菜肴的香味萦绕在房间的每个角落,让人闻到了不禁食欲大开。

  鹿子鸣作为这次饭局的东道主,自然也要做出主人的样子来,说了一番客套话,桌上响起叮叮当当的响声,能吃上这里的一口菜,可以说是这一辈子都满足了。

  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满足的微笑,包房里的气氛一片和谐。

  酒足饭饱,回到家时已经临近十一点了。鹿子鸣来到客厅,里面没有一个人,心想都这么晚了,他们也高该休息了吧。

  他径直回到房间,轻声关好门来到床边,皎洁的月光打在宋夏雨姣好的面容上。浓密卷翘的睫毛投下一到好看的阴影。

  看着宋夏雨熟睡的样子,鹿子鸣不禁有些痴迷了。酒精与荷尔蒙的作用下,看到的宋夏雨是这么的迷人。好在他还有意识,并没有想要有那个意思。

  来到浴室简单的洗漱,回到床上一把楼住宋夏雨就进入梦乡了。

  “他为什么又会在这里?”一大早鹿子鸣就看到自己不想见到的家伙,不是说好的不让他出现在这栋别墅里吗,又怎么和他们一起坐到饭桌上了?

  “哎呀,不要这样嘛,好歹人家也是客人。”宋夏雨拿出了女主人的架势,那样子还有一些得意。

  今天阳光明媚,天朗气清。老高看着窗外的蓝天,再转过头来看看他们三个,一脸欣慰的样子。

  草草吃过饭,两个男人都有事出门了,偌大的别墅里就只有宋夏雨一个人了。

  闲得无事,顺着楼梯来到楼上一间角落的房间。

  屋子里有些昏暗,厚重的窗帘阻挡了外面的阳光,里面也有一丝阴凉。

  突然宋夏雨的背后袭来一阵寒风,吹的她毛骨悚然。

  “这么热的大热天怎么会有这么冷的风那呢?”宋夏雨不明所以,但是她已经忘记了那次遇到的女鬼,如今仍在鹿子鸣的别墅里。

  “呼……”又是一阵冷风,宋夏雨有些害怕起来。“这间屋子不宜久留,阴森森的。”

  宋夏雨回过头,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睁大双眼,脸色发青的女鬼。头发凌乱的披散开来,看起来瘆的慌。

  “啊!”宋夏雨大叫一声,随即跌坐在地上。

  “你是谁?”颤抖着声音试探的问到。

  “我是谁,我是鹿子鸣的妻子,鹿子鸣是我的,谁都不准抢走。你这个贱女人不知好歹,敢跟我抢他,找死!”

  女鬼恼怒的看着宋夏雨,面部表情扭曲看着让人倒胃口。

  “不,不要杀我。”宋夏雨用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往后躲。嘴里不断的重复刚刚的话。

  “救命啊!救命啊!”宋夏雨使出全身的力气拼命的大喊。

  就在这时老高突然出现,及时就下宋夏雨。

  “阿阴,你再继续这样下去我会直接向少爷反应,到时候你连鬼都做不成。”老高用威胁的口吻对女鬼说,然后扶起地上的宋夏雨。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爱鹿子鸣,我不想看到他和别的女人亲热的场面。”

  阿阴恶狠狠的看着她,眼里尽是要把她碎尸万段的样子。

  “你还是死心吧,我们走不用理她。”老高扶着宋夏雨就往门外走。阿阴是离开不了这个房间的,就只能是在特定的某个时间段才能出来活动。

  上次宋夏雨接连二三的被威胁,吓唬都是因为她的怨气太重,才会跑出来。后来鹿子鸣用自己的阴力才将她镇住。

  宋夏雨蜷着身体双手抱紧自己窝在沙发上,老高看到她被吓坏的样子,马上给鹿子鸣打电话。

  接到电话,鹿子鸣用最短的时间赶到家,看到被吓坏的人儿,很是心痛,走过去一把将她拥在怀里。

  冰凉的感觉传来,还有一股香草的清香,这感觉宋夏雨是多么的熟悉,顺势靠在他健硕的胸膛上。隔着衣物也能感觉到他的急喘的呼吸声,这让她很安心。

  “没事了,没事了。”鹿子鸣在她的耳边低声安慰,柔魅的声线穿进她的耳里,顿时让她安心了不少。

  她其实都知道鹿子鸣有很多的女人,这些女人也都是因为他的需要而死的。所以她不想多问,就这样躲在他的怀里挺好的。问着熟悉的问题到,听着安心的呼吸声。

  两个人抱在一起的镜头不小心被走进来的苏羽看到,这一下又被虐了一次。

  “咳咳”苏羽尴尬的咳了一声,沙发上的宋夏雨反应过来立马弹开,离开那个舒心的怀抱。

  “呃,那个我去给你们小水果吃,你们先坐在这里聊聊天。”宋夏雨起身,尴尬的撩起垂露在两边的头发,快步的朝厨房走去。

  鹿子鸣闭上眼睛双手叠放在脑后,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叠交,整个人看起来慵懒又邪魅。

  此时的陈家别墅里,陈志明正和夫人商量要怎么找人帮忙,事情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了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这让他们有些绝望。

  “老公,要不我们今天晚上组一场饭局,请朋友们帮帮忙。”陈夫人看着焦虑的陈志明。

  “嗯,也只好这样办了,你先去准备好,打扮打扮,晚上我们一起去。”“嗯,行。”

  陈夫人离开书房回到房间挑选衣服,陈志明在想着要送些什么东西给他们。

  时间飞逝,日落黄昏时间,陈氏夫妇将准备好的礼物装进后备箱,和司机一起来到鹿氏旗下最大的酒店。

  在他们来的路上就已经有人提前到达了,两人来到门口,听到房间里传来细微的谈话声,看来已经有人提前来了。

  来到包房里,和老朋友们寒暄了几句,几个人围坐在在一起,直接进入主题。

  “这次来呢,是想请几位朋友帮帮忙,我儿子的死因实属离奇,怎么查都查不出来,出于无奈只好麻烦你们了。”

  “陈老弟说的是什么话呢,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还有什么麻烦不麻烦啊!”一个比较年长的老总开口说到。

  “是啊,天明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已经把他当做是我的儿子了。”

  “你放心这个忙我们是帮定了。”“我这里倒是有一个人的联系方式,是H市刑侦大队的队长,专门负责这种力离奇事件。”

  “老哥真是太感谢你了,陈某真是感激不尽!”说完命保镖拿出准备好的礼物。

  全都是一些高档货,在全球也算是珍奇的了。有檀木制作的烟斗,上面雕刻的龙图栩栩如生,一看就是出自名师的杰作。还有一些是国外托运来的高档茶具、丝绸等。

  “听说高夫人最喜欢的是法国丝绸,这是特意从法国托运过来的。”“呵呵,真是让您费心了。”高董事接过陈志明手中用精致包装的盒子。

  “这是老公中意已久的烟斗,在一次拍卖大会上我花重金才拍下的,点点心意,还望笑纳。”“你这是太客气了,你这样做岂不是把我当做了外人看待!”

  陈夫人在旁边静静的坐着,适时的插进一句,她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儿子,才不会来到这种地方当陪笑的,这么掉档次的事情,她就只做这一回。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