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吃醋

更新时间:2016-11-28 21:50:36 作者:大少 字数:3062

“啊呃,早上好!”苏羽揉揉眼睛,一大早就起来看到宋夏雨,这是一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

  “快下来吧,我给你们准备了早餐。”宋夏雨在餐桌旁摆弄好她精心制作的早餐。

  今天宋夏雨穿了一件米白色的上衣,下身是一条牛仔裤,随意、家具。

  一件平常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竟是这么的好看,包裹住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围着围裙,头发随意的别在脑后,留下几缕头发垂掉在耳畔旁。

  苏羽看到她这么有女人味的打扮,眼球一直盯着她看,在他身旁,所有的风景都不及她好看。

  “咳咳”鹿子鸣出门就看到苏羽站在楼梯的拐角处,整个人呆呆的看着楼梯下面,走过去一看,竟然是在看自己的女人。

  还是当着他的面看得这么出神,他的内心强烈的不满,占有欲极强的他是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的。

  听到鹿子鸣在自己的背后咳嗽,苏羽马上反应过来,转过头朝他说了一句早就下楼了。

  “刚刚好都起来了,快下来吃早饭了,今天我起了大早,特意为你们做的。”宋夏雨并没有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不妥。

  但是听在鹿子鸣的耳朵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苏羽也有些失落还以为是他来到这里特意为他做的呢。

  “咕~”椅子与地面接触发出沉闷的响声,鹿子鸣绅士的为宋夏雨拉开椅子,这一切看上去是那么和谐,美好。

  但是在某个人的眼里这就是在不分场地的秀恩爱,给他吃了一口狗粮。

  鹿子鸣邪邪的一笑,一脸得意的样子。宋夏雨根本就没有察觉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火花,自顾自的吃早餐。

  “亲爱的,多吃点。这些日子里你为了我的事消瘦了不少。”鹿子鸣用极具魅惑的声音对宋夏雨说到,口吻里满是宠溺,眸光里尽是一片暧昧。

  “咳”宋夏雨听到鹿子鸣这么叫自己,差点没有把自己噎死。这人今天一起来就不怎么正常,难道是吃撑了脑袋被压到了?

  宋夏雨瞥了他一眼,没有理睬继续吃自己的。

  苏羽一阵窃喜,自找没趣,看吧人家都不打算理睬你的。然后胃口大开,大口大口的咀嚼食物。

  “来,这是你爱吃的培根蛋卷,多吃点。”鹿子鸣继续往她的碗里夹吃的。

  “他怎么知道的,难道我的脸上写的有吗?”宋夏雨莫名其妙的看着鹿子鸣。

  “你看看你,吃饭都这么急。”鹿子鸣伸出食指,在她的嘴角轻轻的擦了一下,然后又放进他的嘴里。

  “哎我说,你好歹也照顾一下我这个单身汉嘛,你们两个这样秀恩爱是不道德的。”

  苏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恶狠狠的看着鹿子鸣。

  “难道你都不觉得恶心吗?”“呵呵,为什么会恶心,我们都已经是夫妻了,这有什么的。”

  鹿子鸣特意把夫妻两个字严重,示意苏羽这是我的女人,你最好保持点距离。

  “哼,恶心的家伙。”

  鹿子鸣递给他一个我开心,你管不着的微笑,然后又继续风情万种的看着宋夏雨。

  苏羽这顿早饭吃的甚是煎熬,这个欠扁的家伙就是故意的,好歹我也救了他两次,怎么都不考虑一下我这个恩公的感受呢?

  “对了,我想跟你们商量一件事情。”吃过饭,宋夏雨把他们两人拉住,坐在客厅里。

  “什么事,说吧。”鹿子鸣淡淡的开口。

  “我想让苏羽和我们一起住,这样你又什么事的时候也好有个照应。你觉得”

  “我不答应!”宋夏雨的话还没说完,就受到了鹿子鸣的反对,要他和情敌住在一起,做梦吧!

  “我觉得可以啊!”苏羽笑嘻嘻的看着宋夏雨。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天天看到心爱的人了,何乐而不为呢。

  “我不赞同,这是我家我说了算。”鹿子鸣摆出自己是一家之主的臭架子,脸色臭臭的看着苏羽。

  “哎呀,你想想看嘛,你每次有危险的时候还不是人家苏羽帮你的,让他住在这里有什么不好的嘛。”

  宋夏雨觉得自己这样想完全都是为了鹿子鸣着想,这家伙怎么不明白她的好意呢?

  “那要不这样吧,我呢可以不和你们住在这栋别墅里,可以让我住在别的地方。”

  反正他一天看着鹿子鸣秀恩爱也是够了,只要有他在狗粮就是一把一把的往自己的嘴里塞。

  鹿子鸣觉得这样也挺好,方正他又不和我们住在一起管他的随便安排一间屋子给他就行了。

  “那行吧,我这久吩咐老高给你安排住处。”为了显示他的大方,鹿子鸣豪爽的答应下来。

  接到公司的电话,鹿子鸣有事要去公司处理,临走前还特意吩咐老高帮他盯住苏羽,不要让他有机可乘。

  老高从他的话里算是听出来了,原来这两个人是情敌啊,这下这栋房子里要热闹了。

  鹿子鸣走后,苏羽借机找各种理由和宋夏雨说话,好让他们有更多的机会相处。只是鹿子鸣走了还有老高替他看着,想要借接近那可是有点难度哦。

  来到公司,鹿子鸣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处理公务,想到那次让老高调查的陈氏集团,于是吩咐老高把所有的资料发给自己。

  陈氏集团是H市的一家巨型企业,陈氏会所是他们家的家产之一,这家会所已经开了二十年的时间了。

  陈氏集团的董事长叫陈志明,是一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为人心狠手辣、歹毒。而陈天明也因为有父亲的庇护才如此嚣张,妄为。

  最重要的是陈天明是陈家的独子,陈懂事唯一的儿子死于非命,这一切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发誓一定要找出凶手。

  看完陈氏的信息,鹿子鸣心里有底了,他们陈氏集团再怎么强大也终究比不上他丰厚家底,以及势力范围。

  鹿子鸣不屑的看着资料上陈志明的照片,把资料揉成团,一个完美的抛物线把它丢进垃圾桶里。

  “喂,小雨啊,那天我们聚会离开的时候怎么没有看到你啊,你没出什么是吧?”好友孙小池打来电话,慰问好朋友。

  “我没事啊,怎么了吗?”宋夏雨觉得小池好像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讲。

  “那你知不知道陈天明已经死了,就是李玲玉的男朋友。”“哦,知道啊,听说死的有点恐怖。”

  “是啊,我们听到惨叫声就跑出去看,没想到这么恐怖,简直就是一具死了千年以上的干尸嘛。”

  “不说这个了,这段时间都没联系你,还好吗?”“还可以,我好久都没有看到你了,我想找你一起去逛街。”

  两个人隔着电话聊了好久,天南地北的乱扯了一通。

  打完电话,宋夏雨觉得小池有些奇怪,总觉得陈天明的死和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还好她没有一时激动把话说出来,要不然鹿子鸣可能就有危险了。在外人看来他和平常人一样,但是只要走漏了风声,鹿子鸣是鬼的事情那就人尽皆知了。

  她也不笨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宋夏雨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这一天心神不宁的。

  陈志明还是不死心,一定要查出死因来,好歹他也在社会上也是有地位的人,儿子的死因都查不出来岂不是要被人笑话。

  接到陈志明的死讯,这几天为了给儿子申冤,花了不少心思每天回到家都是身心俱疲,整个人就像被抽空了一样。

  陈夫人看到老伴日渐消瘦,憔悴了不少。自己每天就沉浸在悲痛中什么都不能帮他分担,这让她感到很愧疚。

  傍晚时分,陈天明在外面奔波了一天,又是一脸疲容的回到家里。不忍心看到丈夫这样,陈夫人亲自下厨给他做点吃的。

  她这样做至少能给他一点宽慰。

  “事情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吗?”“哎,别提了就算是吧会所翻个地朝天也无济于事啊。”陈志明自暴自弃的说到。

  “那我们要不要请人帮帮忙,虽然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了啊,儿子死的这么冤,我们做父母的什么都不能做。”

  说完又开始抽泣起来,女人就是水做的一点都没错,动不动就开始流泪。

  陈志明用手指柔柔太阳穴,取下眼睛舒缓疲惫的眼睛。

  吃过饭,夫妻两来到书房开始找关系好的老朋友帮忙。

  晚上八点的时候鹿子鸣有一个应酬,与合作伙伴一起来到H市最出名的酒店应酬。

  鹿子鸣早已定好包房,时间一到几位老总齐聚一堂。听说是鹿子鸣组的局,他们都不敢怠慢,放下手中的事情立马赶过去。

  鹿子鸣的地位可以说是在全国排名前几的,在H市那就是无人能及的了。

  来到酒店,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整齐的站着一排排开的服务员,鹿子鸣一出现全部齐声问候。

  这家酒店也是他的经营的副业,在全国排名第一的酒店。

  天花板上挂着晶莹剔透的水晶灯,璀璨的灯光照在大厅的每一个角落,熠熠生辉,格外辉煌。

  服务员领着一群人来到包房,打开大门里面是一条红色的地毯,一直延伸到餐桌旁,桌子上摆放着一束插花。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