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证据

更新时间:2016-11-27 19:22:59 作者:大少 字数:3169

突然前方有一道微弱的橙红色的光,他顺着走过去,便来到了所谓的阴间。
  “我是死了吗?”鹿子鸣来到阴黑潮湿又闷热的地方,这里有鬼魂飘过,还有一些面貌狰狞的恶鬼。
  “看来我是真的死了,呵呵。”嘴角上扬,荡开一抹苦涩的味道。
  “也罢,我其实应该早就该和他们待在一起了,只是我的大仇未报,难免还是有些不甘心。”鹿子鸣也随着他们一起来到大门口。
  这扇门就只是用石子堆积而成的,中间荡漾着一圈圈水波还散发着一道幽幽的蓝光。但是真实的接触上去时,发现并不是水,这只是通往阴间的一条道而已。
  孟婆拿着一只碗里面装满孟婆汤,递到鹿子鸣的面前。
  “喝下它,把今生的痛与恨都忘了吧,来世才不会痛苦。”孟婆淡然的看着鹿子鸣,这句话她每天要重复成百上千遍,自己都快要变成一个复读机了。
  原来阎罗王给自己安排的这个官差是这么枯燥无味,早知道自己就跟着那些鬼一起投胎转世得了,这生活简直就不是鬼过的嘛。
  就在鹿子鸣要接过孟婆手里的汤时,一道声音传到他的耳朵里,好像是从上空传来的。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好像是那个女人的声音。
  “鹿子鸣,你快醒醒,你不能就这样离开我。”是宋夏雨的声音,从他的头顶上方传来的。
  “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可以听到她的声音?”鹿子鸣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突然在他的头顶上空,出现了一个白色的旋涡,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他把手伸进里面去,一道力量强硬的把他从鬼门关拉出来。
  嗖的一声,鹿子鸣就消失在孟婆的面前,随着那道力量回到人间。
  “咦,人怎么走了?”孟婆惊奇的说了一句,但是转瞬脸上又恢复了一如往日的平淡,刚刚的事情就像是没有发生过的一样,又继续重复她枯燥的工作流程。
  “鹿子鸣,醒醒啊!”急切担心的呼唤声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苏羽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苏羽累得快要虚脱了,在最后一刻又一次将他从死亡边缘拉回来。
  鹿子鸣醒来的那一刻,苏羽眼皮一沉,昏死过去了。作法这种事还是太伤身了,但是为了不让自己喜欢的人失望,还是铤而走险。
  “嗯”鹿子鸣从鼻腔里发出一声,紧闭的双眼慢慢的睁开,宋夏雨的面庞恍恍惚惚的重复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还伴随着一圈圈的转动。
  “你吓死我了,你不知道你刚刚差点回不来了吗?”宋夏雨带着责备的声音但是脸上一脸担忧的看着鹿子鸣。
  “我已经没事了,不用担心了。”
  “不行,你现在先回房休息,要不然我不放心。”
  “你这是在担心我吗?”鹿子鸣抬起眼,温柔的看着宋夏雨。
  “我”宋夏雨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每次他一有危险自己就会非常担心,而且也会变得脆弱。
  “呵呵,我真的没事了,扶我起来吧。”
  宋夏雨扶起鹿子鸣,就要把他送回房间休息,但是她已经忘记了为了救鹿子鸣耗光精力的苏羽了,躺在地上也没人察觉。
  可怜了躺在一旁无人问津的苏羽,是死是活都没有人管,好歹人家也拼命地救活鹿子鸣嘛。
  “少爷,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就这样消失了呢。”老高看着从鬼门关又一次逃脱的少爷,心里的石头顿时沉下去。
  “少爷,是这位上次救过你的先生接到信息前来救你的。”终于啊,还是有人发现了躺在地上的苏羽,要是再这样下去,他的存在感可就危机了。
  “你快把他送回房休息,他为了救我肯定耗费了不少精力。”“嗯,好的少爷。”老高将他从地上扛起来,放到客房休息。
  宋夏雨把鹿子鸣送回房休息后,亲自给他下厨煮粥。经过这么多事情,两个人的感情逐渐升温。
  傍晚,两个人都起来了,三个人坐在餐桌旁公用晚餐。
  “对了苏羽,子鸣这次又是因为什么才会出现这种状况的?”“这个啊,是他吸食了太多的灵魂,没有适应过来。简单的来说就是吃多了,被撑了,通俗的来说就是消化不良。”
  苏羽给她解释鹿子鸣的状况。
  “噗”宋夏雨听了苏羽的解说后,没忍住笑出声来。
  “笑什么,你以为我想这样啊!”鹿子鸣一脸委屈的看着宋夏雨。
  “哈哈哈哈,好了我不笑了,你这个贪心的家伙,这下好了吧。”宋夏雨幸灾乐祸的看着鹿子鸣。
  这个是有点尴尬,鹿子鸣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情。
  “咳,跳过这个话题吧,今天的晚餐这么丰盛,你们都吃好喝好啊!”鹿子鸣分明就是在转移话题。
  他们两个也没有继续下去,多少还是要给堂堂的鹿大少一点面子的嘛。
  餐厅里就只有刀叉和碗碟碰撞的声音,每个人都心照不宣的吃着碗里的餐点。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照明,繁华热闹的商业街,熙熙攘攘的人群涌动。夜晚是一个美好的时刻,度过了白天紧张、热烈的上班时间,到了晚上就是放松的时刻了。
  晚上也是商贩们最喜欢的时候,因为到了晚上许多夜猫子不约而同的来到各个小吃摊上齐聚,而有钱的就选择在高档的酒吧或是KTV肆意畅玩。
  酒吧的舞池里跳跃着激情高亢的音乐,舞女们在里面尽情扭动身躯,往台下的人抛抛媚眼。
  她们很享受这种“优越感”,有点姿色就可以任性妄为,但是着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男人们也很享受这种挑拨,内心深处的情欲之火也彻底的燃烧起来。
  灯光闪烁,音符跳动,在这个燥热的夜晚,一群人的内心也是燥热的。
  而此刻的陈氏会所却是安安静静的门口摆放着暂不营业的牌子。在陈天明离奇死亡的包房里还拉着警戒线。
  陈氏的管家重新来到会所调出监控器,势必要找出少爷死亡的证据。这是董事长给他下的命令,他不得不遵守。
  “把这里当天值班的警务人员给我找来,我要问他一些事情。”管家来到总经理办公室,直接用命令的口气对总经理说。
  “好的,我这久马上下去找来。”经理有些后怕,生怕自己有什么做不不好的地方。
  没过多久,经理就找来当天值班的人,管家试问了几句,从中也没有发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只好来到值班室点出当天的监控录像。
  “这一切看上去都是正常的,没有没事不对劲的地方。”“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我在看看。”
  办公室里就只有管家,连续看了好几遍也没有发现异常。
  “难道少爷的死是天意?”管家脱口而出。幸好这里没有其他人,要是被听到了,传到董事长的耳朵里去,那就大事不妙了。
  他一直都知道陈天明是什么样的人,对于陈天明,他就只有做管家的业务,其他的他一律都不想插手。
  他只知道他们之间就只是一种交易,他需要他来管理他的日常生活,而他也能从中获取到丰厚的金钱。
  他的死是死有余辜,是他活该!管家有些庆幸,老天都看不下去了,终于还是收了他。
  陈志明回到家后,听保姆说自己的老婆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陈天明快步来到房间,一进门就听到抽泣声。
  “老婆,你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你在这样继续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多少还是吃点吧!”
  “我不吃,我吃不下啊。老陈我们的儿子这是得罪谁了,为什么要这样对他?”陈母转过身来环住,陈志明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腹前泪奔起来。
  “老婆,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我们的儿子平白无故的死去,我一定会找出来是谁的。”
  陈志明的老脸上露出凶狠严肃的表情,眼里的厉光就像一把利剑一般,要把人刺穿。
  安慰好夫人之后,让她吃了点东西喝杯二牛奶让她休息,而他就来到书房拨通管家的电话。
  “喂,事情办的这么样了,有找到什么线索吗?”“董事长,少爷的死因实属离奇,监控录像里什么都没有发现。”
  “废物,我要你来干什么,我养了你这么久要你何用,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陈志明脸色震怒,青筋暴起,厉声斥责管家。
  他就不信了,好端端的一个人会变成这样,就算他倾尽家产,也要找出这个人,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誓不罢休。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给我找出来,找不出来你就给我消失,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陈志明直接放下狠话,随即挂断电话。发完脾气的他,胸口随着呼吸上下起伏,脸色铁青。
  陈天明死的第三天还是没有查出他的死因,而人们的视线又被转移到另一见新闻上了。
  这座繁华的城市,每天发生的命案、离奇事件太多太多,以至于他们都麻木了。
  而它们也会随着时间的消磨,变成一道模糊的影子,漂浮在城市的每个角落。
  地球会永远围着太阳转,但是世界上少了谁,地球依然会转,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在调查案件的时间中,一天就这样结束了。太阳依旧升起,生活也还要继续往下过。
  “早上好!”宋夏雨看到苏羽哈欠连天的走出房门,朝他说了一句早安。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